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空是绵绵的糖【完结】──七分白

时间:2021-01-14 02:49:21  作者:七分白

 

十年如一日,一日如十年。爱一个人等一个人,最后看他爱别人。
十年前的贺延城为了见姜善一面什么都做得出来。
十年后再见,贺延城竟然已经结了婚。
……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相信吗?”贺延城问。
“我不相信。”
“我没办法相信了。”姜善说。
或者说,是不敢相信了。
他只相信过两个人,一个姜爸一个贺延城,可他们都离开了。
于是他不得不承认并且接受这个现实,自己从始至终都是个孤儿,那些人都是短暂的停留了一下就走了,只有孤单是永远的形影不离的。
 
贺延城(攻)X姜善(姜林)(受)
 
HE,攻算是有苦衷,受的命运坎坷挺惨的。
 
 
  第一章
 
  
  冬天的时候,姜善总说自己宁可热死也不愿意冷死。
  也许是因为冬天风大路又滑。
  夏天的时候他又说自己宁愿冷死也不愿意热死。
  或许是因为夏天不止热,蝉叫更是让人心烦。
  上次他就没忍住把一只趴在厨房窗户网上的蝉给弹飞了,声音消失的那一刻,简直太爽了!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想起一首歌:“这是飞一样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太应景了。
  不过比起春天满天飞舞让人讨厌的柳絮和秋天喜怒无常的狂风阴雨,他觉得冬天夏天似乎能稍微好那么一点点,仅仅就那么一点点。
  “叮咚。”
  门口的感应器响了一声,说明有客人来了。
  “欢迎光临善城咖啡,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姜善脸上带着热情灿烂的笑容。
  来的是一位长得很漂亮很有气质而且身材高挑的大波浪黑卷发的美女,裸色的尖头细跟高跟鞋看起来至少有八公分,身上穿着一件米色翻领中长款风衣连衣裙,手里拿着一个黑色信封手包。
  身材长相堪称完美。
  “给我一杯拿铁和一杯意式浓缩。”谭茜笑容大方从包里递给姜善一张红色人名币。
  姜善在点单的机器上操作完把找的钱和一只粉色小熊递给她,笑着说:“这是找您的钱,这个小熊您放在桌子上,东西上齐了我们会收走,您先找个地方坐,咖啡好了给您送过去。”
  “好的,谢谢。”谭茜笑了笑把钱装进手包,拿着小熊找了个靠落地窗的座位坐了下来,眼睛却一直在看着姜善,打量着他。
  姜善丝毫没注意到,他正准备咖啡呢,店里的员工小李从外面吃晚饭回来了。
  他一进来就注意到了那边正在座位上翻看杂志的美女,小李笑得贼兮兮地挨着姜善的肩膀,一边问一边系牛仔围裙腰那里的带子:“那美女谁啊?以前没见过啊!长得也太漂亮了吧!简直跟明星一样。”小李看着落地窗边坐着的谭茜两只眼睛都在放光。
  姜善把做好的意式浓缩咖啡放在托盘里,也笑道:“确实像明星,我也是第一次见,应该是新客,以前没来过的,因为她看起来似乎对咱们店的点餐小熊有些意外。”
  小李看了看谭茜桌子上放的粉色小熊,笑着说:“一般第一次来店的客人都对咱们的小熊挺意外的,因为大部分咖啡店都是号码牌或者小票之类的,只有老板你才能有这种独特的想法,用不同颜色的小熊当作取餐号,客人们都挺喜欢的。”
  姜善脸上笑着,脑海里却好像隐约响起了一个声音:“以后你要是真开店,就不要学那些人那么老套,比如取餐的可以不用号码牌,用不同颜色的玩偶代替……”
  那个声音好像很远又似乎很近,远得时候像很多年前的,近的时候却像就在耳边。
  小李又拍拍他的胳膊,兴奋地低声八卦道:“老板,那个美女应该是在等人吧,你猜他是在等男朋友呢?还是在等别的什么人呢?”
  姜善回过神低头给拿铁拉花,头也没抬,“你有那八卦的心还不如好好练练拉花,来三个多月了还跟刚来似的。”
  这家咖啡店是姜善半年前的时候开的,他一个人来到这里,选好了这家店面,然后自己找人装修,自己取的店名,自己选材料买机器,自己一个人打扫完全部的卫生。
  虽然过程很累很辛苦,但是全部都弄好了开张以后就觉得无比的满足和有成就感。
  算是暂时在这里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吧。
  咖啡店刚开始的几个月生意算不上很差,但也不是很好,于是他想招一个人来帮忙做咖啡看店,自己出去再考察一下,看看是哪里有问题,是经营模式不对还是价格之类的问题。
  结果没想到自从小李来了店里以后,生意居然一天比一天好,根本没时间也不用去考察。
  这倒是真的很神奇,明明小李那个人总是嬉皮笑脸的刚开始会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姜善那时候都以为他干几天就会走那种,但生意确实是他来了以后变得好起来,真的很奇妙。
  也许可能真是他给自己带来了好运,所以姜善就提前结束了小李的试用期,让他提前正式上班了。
  只是小李来了三个月了,别的都学的快,做的也不错,就是唯独拉花,怎么学都学不会。
  勤奋倒是勤奋,可就好像真的一点天赋都没有,就像当初拼命学习却还是成绩稳坐倒数第一的姜善。
  小李看着他刚做好的拿铁,摸了摸头发有些苦恼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老板,拉花我一直都有在练的,可是就是不行,唉,我也很烦啊!”
  这倒是真的,见姜善各种拉花都拉的那么好看,小李心里是真的佩服又羡慕,无奈自己的爪子实在是不争气啊,看来以后还是要更加努力练习才行。
  姜善把做好的拿铁也放进托盘里,放上搅拌棒和纸巾以及奶和糖。
  “老板,我去送吧。”小李已经端起了托盘。
  其实他这么殷勤主要是想看美女,有点肤浅,却又真实。
  “行,那你去。”姜善怎么会看不出他的那点心思,笑了笑靠在操作台边缘,解开牛仔围裙腰间的绳子重新系紧了些。
  小李恨不得笑成花儿,他把托盘里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收回小熊,殷勤地对谭茜说:“您好,您的咖啡已经上齐了,请慢用。如果再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喊我。”
  谭茜微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钻表然后又低头继续看杂志,心里却不由忐忑。
  是自己来早了呢,还是他压根就没打算来,难道说上次的事情真的让他那么生气吗?
  既然这样,那就赌他一定会来。
  别的不说,就冲这咖啡店的名字以及刚好姓姜的老板,就不相信他会不来。
  此时正是八点半左右,不过今天晚上店里没什么人,目前就谭茜那一桌。
  小李拿着托盘和小熊刚转身准备走。
  这时,门口又传来一声熟悉的“叮咚”。
  一个小李认为不管是从长相身材还是穿着气质都透露着一个“贵”字的年轻男人进来了。
  只见那男人没有去点东西,而是直接走到了看杂志的谭茜面前,坐了下来。
  他没有看对面的人一眼,而是对小李说:“给我一杯热水。”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但就是感觉没有什么温度,有一种淡漠在里面。
  而且不得不说,这男人长得真帅,比好多明星都帅,跟那个美女简直太般配了,一看就像一对。
  小李收回自己乱七八糟的幻想,转身笑道:“好的,请稍等。”
  到了收银台,他放下小熊和托盘,见姜善又在练拉花,有点被刺激到的感觉,“老板,那位美女的应该是男朋友来了,要一杯热水,要不你先去送,我再练练?”他笑着把托盘递给了姜善。
  “行,我去送,那你好好练。”姜善笑着拍了拍小李的肩膀然后去倒了杯热水。
  刚才感应器响的时候他正低着头拉花,还没来得及说欢迎光临,一抬头的时候就看见一个气质出众的男客人已经直接朝那个美女那里走过去了。
  看来那应该就是那位美女在等的人。
  应该是男朋友吧,毕竟两个人外形气质看起来就很配。
  郎才女貌。
  虽然他只看到了一点侧脸,但就那一点就感觉那男的应该长得很不错,而且看他的穿着,品味也可以。
  “靠,我什么时候也被小李传染的这么八卦了。”姜善自嘲地小声嘟囔。
  他端着水走过去,笑容阳光地朝低着头盯着自己手不知道在想什么也看不见脸的男人道:“您好先生,您要的热水。”
  男人闻言抬头看向姜善,就一眼,他瞬间笑容消失脸色苍白地僵在那里,只感觉自己胸闷的喘不上来气,心慌的要死,那种窒息的感觉特别难受。
  那张脸是他十年来无数次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的,贺延城的脸。
  虽然十年过去了,他变得看起来成熟了许多,没有了以前那种年少轻狂放浪不羁的样子,但那张脸姜善绝不会认错,那就是他,就是贺延城,让他想起名字心就会痛的人。
  他想再往前走一步,结果不知道是腿软还是绊到了,总之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仰面跌倒躺在地上开水也撒了一身。
  他感觉到胸前很烫想站起来的时候,手又不小心撑在了碎掉的玻璃杯的碎片上,手掌瞬间就流血了,他抬起手掌,拔掉上面插着的一小块玻璃碎片,轻轻“嘶”了一声。
  贺延城看着他,似乎也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
  这时,姜善听到了一句话,让他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心如死灰。
  “老公,他好像烫到了你快帮忙拉他起来。”谭茜嘴角带笑,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有些狼狈的姜善,又看向对面目光紧盯着姜善的贺延城。
  老公?
  老公?
  老公?
  她喊他,老公。
  她喊姜善等了十年的贺延城,老公。
  姜善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那一瞬间好像失聪了一样,什么都听不见了。
 
  第二章
 
  
  姜善仔细回想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
  只能隐约想起来,好像是突然出现的贺延城把他抱到车里然后送到医院的。
  他路上似乎跟他说了不少话,但他一句都不记得了,整个人就是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被带到医院的。
  然后发生了什么,然后好像是医生给他的手消毒以后包了起来,说是也不严重,打了破伤风针,别沾水两三天就会好,胸口倒是万幸那杯不是开水,所以只是烫红了,擦了药膏很快也会好。
  再然后发生了什么,好像是贺延城接了个电话匆匆忙忙走了。
  可是那真的是贺延城吗?
  姜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或者看错了,怎么可能会是他,一定是幻觉。
  十年了,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他已经不敢再期盼了,因为无数次的失望已经让他逐渐承受不住了。
  他刚刚下定决心要一个人好好生活。
  所以那一定是幻觉,姜善在心里对自己说。
  反正具体是记不清了,因为他十年前发过一次很严重的高烧,从那以后只要一发烧就记忆不太好,老是忘记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至于昨天发烧,说是情绪引起的。
  对于这个姜善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么多年唯一陪伴自己不离不弃的,那就只有动不动就发烧了。
  打了一上午点滴,下午医生说没什么事就可以回去了,又另外配了吃的和外用的药,姜善付了钱就打车回了店里。
  “叮咚。”
  小李一看门口,急忙跑过去,扶着姜善就开始问:“老板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昨天不是还发烧呢吗?已经好了?烧退了?”说着伸手去摸姜善的额头。
  “烧已经退了没事了,就是手不能沾水,这两天要多辛苦你了。”姜善不露痕迹地推开小李的手,笑了笑。
  他还是很不习惯别人碰自己。
  不过小李似乎也没注意,放下手一边点头一边连说道:“好,那就好。”
  “那烫到的地方呢?还痛吗?还有手,手怎么样?”小李又问。
  姜善坐在操作台旁边的小休息室床上,笑的无奈:“只是烫红了,没事擦了药就好多了,手也没事,不沾水勤换药很快就好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关心我。”
  小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摸了摸头发,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那是因为原来偶尔发烧也不严重,而且……”他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你还学会卖关子了!行啊李柠。”姜善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而且原来就算你发烧,你也没哭过啊。”
  姜善愣了愣,问道:“我哭了?”
  小李诚实地点头回答:“是的,你哭了。把我都吓懵了。”
  “不是吧,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哭,是你看错了吧!”姜善感觉到有一丝熟悉的心慌,很难受,说不出来,但他知道小李说的多半是真的。
  “怎么会是看错了。”小李一本正经地看着姜善,两只手放在大腿上,认真地说:“你昨天不知道怎么了,看到一位美女客人的老公后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摔倒把水倒了自己一身不说,还被碎玻璃割破了手。我当时正练拉花呢,听见声音跑过去看的时候那位先生就已经抱着你往外走了……”
  姜善越听脸色越苍白,那只没受伤的手紧紧攥着短袖的一角。
  小李没发现他的异常,还在接着说:“还有……老板你和那个先生是不是认识,我看那个先生抱着你往车上走的时候好像挺担心你的样子,而且他还叫了一个我没有听过的名字:姜林。”
  “当时他老婆的脸色就变了。”
  小李想起那男人叫老板姜林的时候,那个美女一脸的心如死灰。
  “老板,姜林是谁啊?”小李还没注意到姜善已经惨白的脸,还在想这个姜林会不会是老板的兄弟或者是……老板的儿子?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姜善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这句话,“昨天真的是另外一个人,送我去的医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