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波光粼粼【完结】──冈田君如是说

时间:2021-01-13 18:38:48  作者:冈田君如是说

 =================

前半段社畜的独白 后半段认真谈恋爱
==================
 
  ☆、第 1 章
 
  列车摇摇晃晃,窗外照进来的大太阳打在脸上,一个激灵,他突然清醒了。
  叶粼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火车上的粗昵座椅,随列车行进有节奏的晃着。阳光下飞舞在空中的细小颗粒一览无余。
  他偏一偏头,老旧车窗外一大片大片的荒野一下子跳入眼内,冬日的暖阳慷慨地撒在荒草枯竭的土地上,晃得他眼睛疼。
  他闭了闭眼睛,看见眼皮下的一片血红。
  脑袋有点疼,像被套了一个不断缩紧的紧箍,一下一下压迫着大脑,但尚可忍受。
  手习惯性的往身旁摸了一把,希望能碰着一瓶水或者是一个背包,却摸了个空。
  叶粼睁开眼睛,木讷地往旁边转头,像一个关节老化的机器人。
  旁边的座椅上是一片空荡荡的阳光,他伸手摸了摸,已经被晒得暖洋洋。
  再往旁边的座椅也是一样,甚至他抬头张望,发现往前和往后的座椅上,都是一样的空荡荡,这一节车厢里,根本只有不超过五个人。
  他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扑的一下结结实实的一声,小颗粒就又在阳光中飞舞。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毛衣,外套,脖子上搭着半垂不垂的围巾,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行李,没有背包,甚至连瓶水都没有,他就这样来搭火车了。
  他把脑袋往粗呢座椅的椅背里窝了窝,重新闭起眼睛。
  一些零碎的片段在脑海里闪过,过了一夜,那些片段却没有因此褪色,即使不想想起,仍然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重新进入他的思维。
  层层交叠的文件、觥筹交错的酒局、震耳欲聋的喧闹、野兽一般的笑脸、冲进鼻腔的浑浊烟味、橘色的灯光流转,节奏强劲的音乐在耳边炸开、天旋地转的痛感...
  他皱紧了眉头。
  适时列车的广播响起,叮咚的清脆响声过后,机械女声端端正正地说道,
  “各位旅客您好,列车即将到达终点站小山站,请您带好自己的物品到车厢两端下车,祝您旅途愉快。”
  车厢里开始有了动静,前前后后的旅客开始站起来拿架子上的行李,有的人在松动几个小时没活动的筋骨,也有人趴在车窗上往外看。
  小山站?怎么是这里?
  叶粼把手插进外套口袋,掏到一张揉皱了的车票,展开一看,上面确确实实印着
  “X城南→小山”
  列车缓缓停下,发出“唰——”的气声,宣告旅途的结束。周围的旅客纷纷拖了旅行箱,踏着微微左右晃动的车厢地板,轱辘轱辘地从身旁经过,只有叶粼还呆坐在座位上,出神地呆看着两手摊开的车票。
  “小山”
  他无意识地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买的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坐上的车。
  从昨天到现在,脑子像倾塌的城墙一般一路倒塌下去,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看不清人,也想不了事情,大概全凭那股难以捉摸的本能,驱使着这具躯体去行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最近他把握不好时间流逝的速度。尖锐的声音突然凭空炸开,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突然炸响在耳边的尖锐声音吓了他一大跳,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手中的皱纸壳从指间脱落晃晃悠悠飘落在地。
  他扭头,是列车员大姐。她四十多年纪,微黄的卷发挽成一个髻扎在脑后,带着列车员的帽子。身材不高,身板结实,制服平整地贴着她的肩,上面洒了一大半金灿灿的阳光。
  “别人都下车了,你还在这儿干嘛呢!”
  大姐的嗓门儿大,一下子把他惊醒,什么都顾不得想。
  “嗯..好..我这就下车。”
  他忙不迭捡起落在地上的车票,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迈步就要往外走。
  “哎——等等,”
  大姐狐疑地上下打量他,
  “就带一个人?没行李?”
  他也跟着大姐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点点头,
  “嗯,就我一个,没行李。”
  说完要走,大姐迟疑的开口,
  “你..没事吧?”
  她看眼前这个年轻人脸色苍白得吓人,精神看起来也不太好的样子。
  “我没事。”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问候过他了,即使是微小的善意他也能感到些微的热度。
  他朝大姐展开一个浅淡的笑容,
  “我走了,再见。”
  挥挥手下了车。
  脚踏到实地上,那阳光也洒了他一身。从身后照过来,整个后背都暖洋洋的,像是被人从后面拥抱住的感觉。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这张脸好像已经很久没笑过了,有些不习惯这种肌肉运动,刚刚应该笑得很难看吧。
  小山站是个小站,车站小而简陋。下车的人也不多,这会儿站台上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他一个孑然的身影。
  他把手插进外套口袋,迈开步子。
  他在这个城市度过了高中时代,毕业后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过,但这个车站和当年几乎一样,根本就没有变过。不同的只是前不久元宵节时挂上的喜庆红灯笼还没有摘,红彤彤的,给清冷的车站生添上一丝清冷的喜气。
  他把车票插进改扎口,嘀的一声,闸口应声打开,扑面而来的风是小山的风。
  小山是个不出名的小城市,在海边,离他的家乡很近。
  只要从这里的港口,再搭一个小时的轮渡,就能到他长大的地方,一个叫做小山岛的地方。
  他在那里长大的时候,小山岛就是一个被世人遗忘、孤零零伫立在东海上的一个小岛。一天里,到海岸城市小山能有两班轮渡,从小山再坐火车,才能到繁华的都市,都市的中心。
  这两年宣传干净海滩的旅游广告渐渐火热起来,连小山岛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也渐渐开始发展旅游业,虽然还是小众,游客不多,但在近海城市的旅游宣传中偶尔还是能看见它的身影。甚至前些年,同事还拿着旅游宣传单问他这是不是就是他的出身地。
  不过现在是冬天,旅游淡季,这种地方压根没人去。
  都到这里了,去小山岛吧。
  这样的想法突然跳了出来,叶粼自己都深感意外。
  过年都没回去过的地方,高中毕业以后都再没回去过的地方,今天要去吗?
  今天非节非假,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在X城也许开始下雪了,可是在这个海边三四线小城市,是个阳光普照海风和煦的平平无奇的日子。
  去吧。
  这个想法一瞬间清晰了起来。
  没有理由,没有目的,却觉得一定要这样做。
 
  ☆、第 2 章
 
  他掏出手机查了查轮渡的时间,第一班轮渡是早上十点半,离现在还有半个小时。
  相当正好的时间,快一点就赶得上,慢一点就赶不上,令人忐忑的时间。
  他像突然通了电的机器,强行提起了精神,就要冲到马路边上去拦出租。刚迈出一步,就停住了。
  他都忘记了,在这个城市,有比出租车更便利,更快速,也更好找到的交通工具。他转而回身,快步走回车站口,那儿果然三三两两停着几辆摩的。皮肤晒得黝黑的本地司机闲闲地倚坐在上边等客,耳朵上夹着烟,地上还聚拢着一地的烟壳子。
  他随便挑了一辆,说了地点,对方递给他一个头盔,套上上了车,话不用多,摩托瞬间开始飞驰。
  他说赶时间,摩的司机因此开得很快。摩托轰鸣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一路如影随形。风鼓起他的外套,靡靡地甩在身后,胸口灌满了海风,却不觉得冷。
  摩的在老旧的马路上一路飞驰,如入无人之境,顺顺当当超越了行进的小车。一路风驰电擎,由大道拐进街边小道,在狭窄的街道中穿梭。即使这样也没有丝毫减速,把叶粼甩得晕头转向,最后“唰——”的一下停在了一个污水横流的菜市场门口。
  叶粼从车上摘了头盔踏到地上时觉得眼前在天旋地转,一路的轰鸣声把他震得有些耳鸣。
  司机也不摘头盔,仍旧跨坐在摩托上。他看见司机朝自己伸出黝黑的手掌,嘴巴里说着什么,但是他听不清。
  他拍着耳朵,一边傻子似的大声问“什么——?”
  好在菜市场本来就嘈杂,他再大声也淹没在这嘈嘈声里了,显得他不那么像傻瓜。
  “二十!二十!听不清吗?”
  司机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钻进了他的耳朵。
  “好贵!”叶粼抱怨道,
  “不贵了!你说要快,我都闯红灯了!”
  叶粼知道他在瞎扯,这地方摩托就算闯了红灯也不会有人管的,这些司机本来就不会理会红灯。
  他环顾四周,
  “这儿是哪?不是港口!”
  周围太吵,叶粼不得不扯着嗓子和他说话,对方也扯着嗓子回过来,
  “穿过菜市场就是了!这是近路,我不会骗你的!”
  叶粼将信将疑,这小山的港口他来过几次,从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捷径。
  “快点快点!给钱!”司机的手在眼前摊着,十分不客气地要着钱。
  叶粼看了眼时间,离十点半还有十分钟。他本不善于砍价交涉,时间上也不敢再耽误,如数把钱递了过去。
  司机把票子利落一折,塞进胸前衬衫的口袋里,吹起口哨再次轰隆隆地启动了摩托,风一般的拐过塌了半边墙面的巷角,不见了。
  留下叶粼和旁边摆摊的大妈相看两无语。
  菜市场在门里边,可摊子像满溢出来似的,摆到了门外边。摊贩们一个摊子接一个摊子,各自划好了地盘,摆开商品,摇着苍蝇拍子好整以暇地坐着,等顾客上门。
  叶粼下车的地方正挨着一个卖海产的大妈。彼时她正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叠放在膝上,手指头支棱着一截苍蝇拍,好奇地盯着叶粼看。
  大妈的小板凳很低,叶粼几乎以为她就坐在地上。旁边摆满了沾满泥沙的麻袋。袋口敞开,里边是密密麻麻一层堆一层的小沙丁鱼,旁边一个袋子里是缠绕的乌贼,再旁边是蛏子,几个袋子摆开,将大妈围绕在中间。而大妈抬着脸,脸上是常年风吹雨打的深色皮肤,从那满经沧桑的面上又透出一丝明亮亮的好奇之色,由下自上泰然自若地打量着叶粼。
  “小伙子,来玩的啊?”
  叶粼被大妈毫不掩饰的探究目光刺得咳咳了两声,
  “不..不是。我是本地人。”
  大妈闻言往后缩了缩脖子,“看不出来哎,本地人还不知道港口在哪里哦?”
  叶粼辩解,
  “我知道,但是不知道还有这条路。”
  大妈手往后边一指,“喏,一穿过去就到了,近得很。”
  叶粼往那个方向望了望,除了层层叠叠的商贩,半点港口的影子也瞧不见。但大妈的话给他吃了个定心丸,他点点头,
  “好的,谢谢你啊。”
  “不谢不谢。”大妈狡黠地看着他,“不过就是,你怎么看也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离开家很多年了,是有点不像。”
  大妈还要抓住他再唠,他及时打住了话头,朝着市场深处匆匆忙忙跑去。
  在市场里又实在是跑不起来。
  商贩们大多像那位大妈一样,或是用盆,或是用麻袋,装着海产,在地上摊开,卖什么的都有,往地上一看那就是百花齐放,地上的污水垃圾也是花样繁多。走得快了会被鱼鳞滑了脚,或者踢到个牡蛎壳,或者一脚踩进腥臭的污水里溅一脚。
  这个市场卖海鲜的商家居多,在门口海产的腥味已经很浓,一进去,简直就是扑在鼻尖。
  叶粼自小也是闻着这股海的腥味长大的,只不过很多年没有闻过了。置身于这片市场,一下子又被久违的味道包裹住。
  叶粼担心岌岌可危的时间,心焦,但又不得不放慢脚步。好容易挤出了喧闹的菜市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抬眼,眼前赫然就是港口的大牌子。
  他举手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就开船了。他不敢磨蹭,喉咙已经干渴得要命,还是提一口气朝售票厅跑去。
  好在小地方又时候对时间没那么讲究,十点半,要上船的小车才开始缓缓开动,等到人可以上船,已经又过去十分钟了。
  现在不是旅游季,去小山岛的人少得很。三层的小轮渡,除了最底下一层放要上岛的小车,大多数人都呆在二层的船舱里,三层的小眺望台上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
  叶粼搭着楼梯的扶手,楼梯被翻涌的海浪打湿,滑得很,他走得小心翼翼。
  上了三层,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看海。
  他好多年没有看海了,突然间又看到,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至少昨天这个时候,被接踵而来的失望打击得心灰意冷的自己,绝不会想到第二天的自己会坐在去小山岛的轮渡上,眼前就是许久不见的那片海。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满溢,照在翻涌的海水上,波光粼粼的,闪烁着,起起灭灭,伴着海浪的声音。
  他闭起眼睛,侧耳细听着海浪的声音。呼啦啦的来,又呼啦啦的去,很远又很近。
  即使一个小时后下了船,他也仍然举头四顾茫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此刻听着海浪,却一点儿都不担心。
 
  ☆、第 3 章
 
  他在小山岛其实是有家的。
  一座石头垒的老屋,屋檐两端高高翘起,像骄傲的燕子。屋前同样是石头垒的及腰高的小墙,自石头缝里伸出花儿草儿,海风一吹,一墙的花儿草儿就一起摇晃,这么晃着,许许多多个日夜就过去了。
  这是他曾经的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他,曾经一起挤在这个小小的家里,过得很快乐,也很幸福。
  这个家现在是他一个人的家了,而他这个唯一的主人,也早已经丢弃了老屋,奔赴往灯红酒绿的现代都市,不再想从前那座石头垒的屋子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