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顾我明天【完结】──祢罗

时间:2021-01-13 18:36:31  作者:祢罗

 

 
  ☆、第一章
 
  夜晚,屋外的风呼啸的吹着,更显得晚上的寂静,静的连一片树叶缓缓飘落到道路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突然间,暴雨有如倒下来了一般迅猛。
  “刺啦刺啦”的雨声,吵醒了在房间里浅睡的常山。
  皱了皱眉的常山,静静地睁开眼,一片黑暗以及吵闹的雨声进入脑海,不适感涌入身体。
  常山随即蜷缩在一起,因为不适感,常山陷入昏迷中,口中不停地喃喃着。
  “我知道错了,爸爸放我出来可以吗,里面好黑啊。”
  “里面好黑啊,真的好黑啊,放我出来,放我出来!”
  “求求你了,放我出来,好不好?”
  “里面真的好黑啊!”
  *
  清晨,雨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消散,只有道路上的雨水,才让人们知道,原来昨天晚上下过雨。
  灰色被子里蜷缩的常山,睁开了眼,一瞬间的迷茫,让常山无法适从。
  神展开蜷缩的身体,常山愣了愣,便随即起身,将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洗漱完之后,把一切放在它们该放的地方,整整齐齐,不容出任何的差错,便出了卧室。
  看到父母以及弟弟常栊双,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
  这些早餐都是弟弟最喜欢的,而自己喜欢的他们恐怕什么都不知道吧!
  吃完之后,常山去房间里拿自己的画作,就准备去学校。
  “爸,妈,我去学校了。”常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坐在沙发上,希望能得到一些回应,而正在此时,常离远抬头看了看,并没有说什么,淡淡微笑的常山,随后转头走出了门。
  那孩子的笑脸,愈看愈让人感到莫名的陌生了,常离远皱了皱眉,并没有多想什么。
  华煦看到常栊双瘦了不少,想着今晚给常栊双好好的补一补,让他好好的高考。
  而常栊双回到了他房间,从房间透过窗户看到那一小抹哥哥的背影,不用看脸,都知道那是哥哥,因为哥哥很爱他的作品,托着下巴看着常山慢慢消失在能看见的地方。
  街上,常山拿着画作,因是画布,难免不了大了些。
  想着是打滴还是公交,自己盘算了一下,还是选择坐公交。
  上了公交,刷了一下公交卡,选择一个位置坐下,小心翼翼的放好画作,这次去学校是要交作业的,老师布置的作业是画一幅油画,时间期限一个月。
  一个月里要等油画干透,又费了不少时间,期间又画了不少色彩和素描,所以一个月并没有闲下来。
  常山看着车窗外面的车,人,房子,各种各样的东西,后来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妈妈,你看,哥哥脚边那个长方形的东西是什么啊?”小女孩好奇的问了问自己的妈妈。
  “哥哥那个是画,就是平时你也不是用蜡笔来画画吗!”妈妈的话一下子点醒了小女孩。
  “妈妈,那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用那样的纸画画啊!”小女孩问。
  “当然可以啦!小言喜欢就可以。”小女孩开心的看着常山脚边的画作,眼里的光芒愈发浓烈。
  常山看着旁边位置上的母女,笑了笑,小女孩的眼睛很漂亮。
  因为她的眼里有星星,也有对未来的憧憬。
  快到Z大的公交车站,常山提前拿着画作就往车门走去。
  随后到站了,常山便拿着画作往Z大美术系快步走去。
  画室比较远,常山两步并走一步,不到20分钟就到了。
  “常山,你来了,快点,给我看看你的画,肯定又跟我们不一样的吧。”黎承拉着常山的胳膊,让常山一阵恶寒,随后常山还是把画作交给了黎承。
  “哎,常山,这次的作品跟上次的更有冲击力哎!简直神了。”黎承看着面前的画作,挑了挑眉,眼神中尽是些不屑。
  常山的这幅画颜色主调是黑色,一个人的痛苦绝望显得淋漓尽致,不管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人即将从天空掉落在地面的画面感。
  “常山,哪个是你的画。”习老师看到常山来了,便想看看这次,常山又画了什么样的画?
  “习老师,我感觉这幅画比上次的更好哎!”黎承捏了捏下巴。
  “确实不错,老师很喜欢,但是常山你经常画的是这样的风格,你可以尝试一下其他的风格的。”习老师见常山没有反应,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常山并不是不会画其他的,只是觉得暗色系的画更来的顺手,没有为什么,你问了,就是没有啊!
  可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
  常山的专业是油画,经常性的一副画要干个好几个星期,所以常山也会帮人画画,赚点费用。
  而常山则是一点一点的攒着一笔钱,不管是多是少,存起来才是王道。
  还好常山不是那种花钱大手大脚的,一但习惯了,万一没钱,不是很惨吗?
  所以常山深知这种道理,走遍天下无敌手,也是这种道理,常山从小在一众小朋友当中,那是一个富有,在其他小朋友买什么小玩具的时候,而常山却是买吃的,馋死其他小朋友,偶尔高兴的时候,分给他们一点点。
  玩具当然不如吃的来的实在,玩具总得坏,吃的从来不吃亏,所以吃的永远都有理。
  不过俗话说大人不做选择,有时候还是可以的,害,就是这么厉害。
  可平时画画这么费钱,什么画布,框架,颜料,笔等等等等。
  所以常山才更好好的开始自己有如清心寡欲般的生活,除了必须要去的地方之外,常山很少花时间去玩其他的,拿这些时间,还不如都画几张画,提高一下自己的能力。
  毕竟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干,可偏偏有时候一种无力感充斥着全身,而你没有办法反抗和对峙,说你不该出现。
  在过几个月,常山就要大学毕业了,常栊双也要高考了,他们的关注点在常栊双身上会更加严重的吧!
  毕竟平时……并且他们对于常栊双是那一个宠爱集一身的人,而他也不过只是个陪衬罢了。
  黎承见常山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画,嘴角不知为什么扬了扬,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直到常山走后,黎承打了一个电话给某个人。
  “喂,常山今天将画交了上去,习老师很喜欢。”黎承汇报着常山在学校里的动作。
  “嗯,你们马上要毕业了,你应该好好的监督常山的毕业作品,不要让他交到老师那里听懂了吗,如果做得好,我会给你一个好位置的。”那人冷笑道,想着常山的毕业作业即将被人阻拦,到时候常山应该会生气的吧!
  “好,你要说到做到。”黎承坏笑的说着。
  黎承想着怎样才能阻止常山交毕业作品,他必须要为他的未来不惜代价的创造一切可能性,谁都不能拦着他。
  随后黎承跟着常山的方向走去,那人交代过了,他要随时悄咪咪的跟着常山,还要反馈一下常山的一些行径。
  常山迈着步伐走进了一间教室,那间教室是Z大原先的老教室地方偏僻的很,虽然平时也有一些专业的学生会来这个地方谈恋爱,但是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除非有人告诉他,再加上后来这间教室后来有了钥匙,进不去,所以现在反而更少的人会来这里偷偷摸摸的做一些东西,而钥匙就是常山找开锁师傅装上去的,方便一些东西的发生吗!
  常山冷漠的坐在椅子上,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寂静,阴森森的让人不自觉的发怵,但是常山好像跟没事人一样,面无表情的走进去,将书包放在桌子上,托着下巴,静悄悄的等待一个人的过来。
  “刺啦。”一声,黎承有点害怕的打开了这间教室,因为他可是听说了这间教室的传说,不少人说他们偶然走到了这间教室时,听到了一些声音,他们好奇的走上前想要一探究竟,没想到刚走到窗户旁边,他们看到这间教室挂满了一些布条,而布条中间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走过,而且离窗户越来越近,那些学生因为害怕,尖叫的跑走了。
  那些学生也跟学校反应过,但是校方说没有他们所说的布条和人影,所以有不少人认为是死人来夺命来了,校方知道这件事情被人有心利用,赶紧让导师下达通知,不让学生以谣传谣,而且禁止学生去那个地方,校方还说会将那片区域改造一下,但是一直没有进行,便耽搁了下来。
  虽然这件事过了也就两年左右,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这件事,都不敢靠近这片区域,就怕万一他们有去无回,但由于新生的到来,那些新生也是大着胆子去撞撞壁,没想到还真的被他们撞上了,而且此次是一个人体标本立在教室中央,但是在大白天的情况下,那些学生也真的是害怕的不敢靠近,立马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黎承想着这些事情,心惊胆战的打开了门,周围一片寂静,他很奇怪为什么常山会来这个地方,难道他不怕吗?
  走近一看,黎承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定睛一看,看到了常山坐在最后面的椅子上,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向往后退的黎承,他害怕了,他看着阴冷笑着的常山,不由自主的颤了颤身子。
  “常山,你想干嘛!你不要靠近我。”黎承颤抖着声音说着。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还有这两年你应该是听说过这里的传说吧!”常山摸着黎承的脸。
  “听说了又怎么样。”黎承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
  “那你还真的是有胆子跟过来,就不怕有个万一吗?”常山靠近黎承,轻声对着黎承的耳旁说道。
  “对了,小可爱,你一定要记住,我不是你可以好惹的,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呢!所以不要来招惹我呦!”常山摸了摸黎承的脸,带着弑血的笑容,黎承吓的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到了外面,有人还以为他见鬼了,还是怎么了呢!
  逃出来了的黎承想着常山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不过刚才他好像真的看见了地狱魔鬼一样,让自己的心灵不断的颤抖,黎承觉得这次他受到了屈辱,他一定要向常山讨回来,他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也不允许这件事被任何人知道。
 
  ☆、第二章
 
  但是他没有想的都是,最近常山安安静静的进入教室,离开教室,撞见他,也是不屑一顾微微勾起唇角,眼神中的弑血让他停而不前,不敢轻举妄动。
  黎承离开之后,常山静静地待在这间教室里,看着这里寂静无声的一切,仿佛他置身于世外桃源一般,没有任何人打扰他。
  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疯狂的笑了起来,伸手抓了抓微长的头发,犹如鬼魅一般,全身的气息更加阴冷、邪/恶。
  随后又跟没事人一样,走了出来,并且将这间教室锁了起来,不让其他人进来。
  常山迈着步伐走向了学校附近的商业街,这里的商业街可是最有名的,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好吃的东西有很多啊!
  常山漫无目的的逛着商业街,不知道自己最终的目的地在哪里,直到常山看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看着这家店的名字,走了进去,点了一份面,最后面上来了,常山搅了搅面,把面条吃吹了吹,才放进嘴里。
  一碗面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奈何是一个人而已,可自己什么时候不是一个人。
  常山夹起最后一口面,随后喝了几口汤,拿起一张纸巾擦擦嘴,走出面馆。
  吃完面之后的常山,边走边看看又有什么店开了,最近很少吃糖,也很想吃糖,仿佛现在除了糖,感受一下糖的甜味,其他感受到就只剩下苦涩的味道。
  所以想看看有那家店是专门卖糖果的,不知道是不是心想事成的原因,还真的有一家糖果店是新开的。
  这家糖果店的名字是本饴,很符合糖果这个元素!
  于是常山进去,发现各式各样的糖果,但是选择了同是柠檬味的,形状各异的糖果,掂量了一下,就往收银台那里,把装好的糖果放在称台上。
  付完钱之后,常山拿着糖果袋,准备出门,却看到了门窗旁的桌子,跟旁边正在看书的人。
  不过他看起来这么怎么熟悉呢,好像他在哪里见过这个男生。
  此时,顾叙年无意识的抬头,便看到了常山那一双我要把你看透的眼神看着自己。
  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这又是一个喜欢瞎想的人。
  常山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叙年摇了摇头,嗯,什么鬼,他摇什么头,真奇怪。
  轻声哼了一下,破门而出,将刚才的事情抛之脑后。
  回到家之后,常山先到卧室坐了一会儿,从袋子里拿出一部分糖果,想着常栊双也是喜欢吃糖果的吧!
  呵!这一点还跟他是一样的,但是他不喜欢常栊双跟他一样,奈何时间长了,就会有点相似。
  常山盯着桌子上的糖果,突然将糖果抚到一旁,趴在桌子上,握紧自己的手,紧到差点弄破手心,而眼底尽是一片凄凉。
  快了,真的快了,再有一段时间就行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声音从房门传了进来,想必是他们回来了吧!
  “栊双,晚上给你烧你最喜欢吃的。”华煦提过常离远手中的菜,进到厨房。
  “栊双,快要高考了,最近可千万不要生病啊!什么的,对了,不要乱吃东西,你在家里的时候,你就只要该放松的时候放松,其他的不用管,不过最重要的是好好复习。”常离远笑着看着自己的小儿子。
  “爸,哥哥为什么总是在房间里待着啊。”常栊双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常山的鞋子,却没在客厅里看到常山,看似无意的问着问题。
  “别管你哥,整天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以后千万不要学你哥,学坏了怎么办,我们家以后出息的肯定是你,学画画的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这实际赚钱的才是王道。”常离远瞥了瞥眼看向常山的房间。
  而房间里,手搭在把手上的常山,转身,背轻轻的靠在门,身体随着无力,坐在地上,唇角微微扬起,眼神中尽是些看着死物的神情。
  当时跟他们说他想要学画画,而他们直接指着他的脑袋说画画能当什么饭吃,想要学画画,这辈子你就不要想了。
  但是天生有种反骨的常山,怎么不可能不学画画,他必须要去学画画,以至于常离远经常将常山的画给撕了,只要常山画,常离远必定会撕掉。
  常离远而且为了常山不学画画,各种各样的讽刺画画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最赚钱的工作最好,有时候甚至不给常山零花钱,就为了防止常山买画纸之类的东西,所以常山开始存钱的漫漫旅途当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