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带崽嫁给星际老皇帝【完结】──大鸭头

时间:2021-01-13 18:30:54  作者:大鸭头

   =================

  阮陵一觉醒来穿越星际喜当爹,身边崽子哭得惊天动地朝他要奶喝,阮小可怜一脸懵逼:我是谁?我没有没有没有!别找我!!!
  迫于生计的他接了一份奇怪的招聘,竟遇上帝国男神雇主,从此每天都在抵御老板的美颜暴击
  (帝国霸道皇帝炎昫在线教你如何不动声色地往死里撩心上人)
  大阮觉得男神看自己眼神不对劲,又自觉不要脸,天天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规范自己的思想
  ……阿弥陀佛,他不是在看我,他没有撩我,这只是单身小零的错觉。
  直到很久以后,阮陵被大帝扛在肩上走进卧房,宛若一条咸鱼。平时极为威严的皇帝难得不正经,往常冷峻的容颜也挂上笑意,朗声道:“再给我生个公主就可以了!”
  嘤……屁神保佑
  攻受互宠,神仙爱情
  本文又名《每当向老攻索要抱抱时我都努力踮起脚尖试图把脸埋在他颈窝里然鹅并不能》
  《霸道皇帝和他的小娇妻之老攻年龄的零头都比我大》
  《崽子:今天也在觊觎蠢爸爸的胸口呢~》
  霸道高贵星际皇帝攻VS乐观逗比超级心软受
  炎昫(xu四声)攻,阮陵受
 
 
第一章 
  小巷里,黑乎乎的影子在地上蠕动着,细弱的声音不断溢出,这里是这座荒星战争残骸的边缘,没有灯光,也没有别的人声。
  “唔……卧槽……”怎么这么痛?阮陵下意识地抚摸着坠痛的肚子,浑身汗湿,原本苍白的嘴唇也被咬得红肿。
  “啊!”年轻的小伙子疼得一挺腰身,怪异的肚腹显露在伴星的光辉下——那肚子高高隆起,像极了怀孕足月之人,而他的肚皮已经开始不正常地动了,象征着一个小生命正在迫不及待地出世。
  我怎么了?卧槽好疼啊!!阮陵的意识是模糊的,唯一的感觉就是死死缠着他的剧烈的腹痛,他甚至神志不清地怀疑他是不是被什么人捅了刀子,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疼。
  “唔……”奇怪的液体从体内流了出来,阮陵不舒服地绞紧了光滑的大腿。“啊!!”他惊恐地张开了大腿,有东西……有东西……“呜……”被疼痛和可怕的触感折磨的崩溃的年轻男生终于哭了出来。“呜……妈……我怕呀……妈……我是不是要死啦……”
  他感觉到了,就在刚才,有个圆圆的东西卡在了他的双腿|间,还在不断的下滑,排出,最可怕的是他不知道这个恐怖的东西是从哪里出来的,不是他拉出来的也不是尿出来的……
  “咕叽”伴随着粘稠的液体,一个很大的东西滑出,几乎是一瞬间,洪亮的哭闹声就传了出来。
  阮陵身体一轻,喘了好一会意识才渐渐回笼,脸上还不受控制地抽抽搭搭地哭着。他撑着地,坐了起来,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太阳穴突突突地疼。
  “嗯……”阮陵脑子还是懵懵的,他睁开眼睛看向身边的噪音源。荒星的伴星悄悄移出了云层,淡银色的“月光”撒了下来……
  阮陵猛地一激灵,他看到了一个小怪物。
  湿淋淋的薄膜包在小怪物身上,还糊着一些红色的鲜血,夜里的光不是太明亮,阮陵只能看出他是个人形。
  小怪物在拼命地哭。
  “老天爷——”阮陵几近崩溃,他不能接受——这样一个奇怪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面出来了!!!
  他软手软脚地扶着墙站起来,抽泣着往巷子深处踉跄着走,阮陵觉得自己一辈子的眼泪都要掉光了——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到这么个陌生的地方来了,他的整个世界都错乱了。
  以及,他越来越不能忽视的,也越来越远的,婴儿的哭泣声。
  为什么不能忽略?他拼命地安慰着自己,那是个怪物啊!是个怪物,跟你没有关系的,你是个正常的男人,它跟你没关系!!!
  没有……
  没有……
  阮陵已经听不见那个小怪物的声音了,他蹲在地上抱着头,害怕得浑身发抖,眼泪一刻也没停下来过。
  一阵风掠过,裹挟着的寒凉冻得阮陵狠狠一颤。
  他扶着墙看向来的方向,身体不停地抖着。
  阮陵狠狠的咬着下唇,心一横,又操着软的像面条一样的双腿往回走。
  我一定是疯了。
  狼狈的小伙子这么想着。可是他原本沉重千斤的步子似乎又更轻快了一点。
  跌跌撞撞了好久,阮陵才又回到了小怪物的身边,他已经顾不得什么脏不脏了,抱着小怪物就塞进了自己的衬衫里面。
  小家伙贴到胸口的一瞬间,阮陵突然狠狠地难过了一下,他的薄膜已经自动脱落了,嫩嫩的皮肤冰凉的,小身体一直在不停地轻颤,连哭声都快要消失了。
  一手隔着衬衫托着小家伙,一手凶狠地撸了把脸。
  阮陵把地上原本就是铺在地上的运动裤艰难地套上,刚刚被小家伙吓得够呛,什么都没管就跑了,现在才想起来还有裤子这玩意。
  眼前突然有一阵模糊,阮陵甩了甩发热的头,赶紧向隐隐约约有亮光的远处走去。
  他现在的状态很差,额头在发着热,刚刚小家伙出来的地方不时会有一些液体滑出来,他不敢检查那里,生怕一直流的是血,生怕他真的有什么恐怖的器官,生怕他再一次崩溃。
  他不管其他,只管闷头向前走,紧紧抱着胸前软软的小宝宝拼命地往亮光的地方去。
  不知机械地行走了多久,阮陵意识都快要感觉不到身体存在的时候,他听见了人声。
  “救——救命!”他使出最后的一点力气喊了出来,紧了紧怀里不是睡着了还是死去了的宝宝,彻底昏死过去。
  ——————
  阮陵,男,十九岁,A大大二学生,文学院院草。
  皮肤白皙,五官清秀,身高183,身材匀称修长。
  性格温柔,笑容温暖,遇恶不惧,人还护短。
  完全的暖男男友人选第一人。
  可是他是个GAY
  还是个零,纯零。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阮陵此刻还沉浸在噩梦中,他大一入学没几个月,在A大就颇有名气了,那时候,有个体育学院的学姐天天来看他(骚扰他)
  那天,在下课的时候学姐拼命地往他边上贴“darling!darling!做我男票吧!姐姐有好大的邪恶呦~~”
  蹭啊蹭,蹭啊蹭
  蹭啊蹭,蹭啊蹭。
  “别!别!不要!别!”阮陵惊叫着醒了过来。
  眼珠转了转,入目一片舒服的淡蓝色。
  阮陵一眼就瞥到了身边的人影,非常高,他几乎以为是个壮汉,没想到传来的是一阵很让人放心的柔弱女声
  “什么都不要想,”女人按住几欲起身的阮陵,安抚道:“你很安全,现在只需要好好休息,你很安全。”
  阮陵沙哑着声音道:“小家伙……”
  “你放心!你放心……我的同伴在给他洗澡,一会儿就把你的孩子抱到你身边,这里是母婴救护站,一切都很安全,你好好休息。”说完,屋子里的灯光就暗了下去,“高妹”为他掖了掖被子,只留下床头一盏小夜灯,出去了。
  阮陵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看着那个“高妹”走的方向出神。
  ————————
  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又梦见了那个学姐在往他怀里拱,他气呼呼地推开,却又被蹭上了。
  无奈地睁开眼睛,阮陵惊讶地发现一个穿着粉兔连体衣的小家伙使着吃奶的劲往他胸口上蹭,屁股撅得高高的。
  床尾那边安静地坐着“高妹”,笑看着他们。
  “高妹”挥了挥手,房间里暖色的光亮了起来。
  “你醒啦,休息得怎么样?你的宝宝身体很健康,不用担心。”她温柔地笑着说。 “高妹”长得很漂亮,笑起来更漂亮,但再漂亮也掩盖不住她头上怪异而弯曲的绵羊角,阮陵紧张地咬住了下唇,死死盯着绵羊妹的动作。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刚刚与这个姑娘见第一次面的时候,她的头上没有顶着这种异次元的东西。
  “很抱歉,你的孩子拒绝别的种类的母乳,你可能要自己哺乳了。”
  女孩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紧张与敌意,却会错了意,她不安地动了动头上的羊角,笑着拿出两本书一样的东西放在床头,温柔地说:“你不要恐惧,这是新手母亲必须过的一关,我会回避的,这两本书里有一些详细介绍,不懂的也可以过来问我,我是莎……但是,你的宝宝已经出生五个星时了,你要尽快喂他,不然他会一直睡不着的。”
  想想自己该交代的全交代了,莎轻轻点头,又转身走了。
  徒留三观碎一地的大阮……
  莎的表述已经很清楚了,你是老娘,你要喂奶。
  这个信息炸得阮陵连绵羊角都顾不上了。
  等等等等……我是个男的吧
  不确定地摸了一下……在呀
  我是男的吧?
  阮陵人生第一次怀疑男人的定义。
  “呀——哎——”小家伙不满地嚎了起来,拼小命地往阮陵胸口上趴,那有力的小胳膊小腿还有清晰的意识、目的完全不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呦吼,大阮面无表情,我刚刚生了个娃来着。
  阮陵不想面对现实,一个翻身,屁股对着粉兔兔。
  好不容易要喝到奶了,一瞬间功亏一篑,小家伙可一个委屈了得,当即粉色兔兔就床一滚,摊大饼一样瘫在床上,“嘎嘎嘎”开始哭。
  “坏孩子!”阮陵也委屈极了,他才19岁啊,让他一个大男人喂奶,坚决不!!
  “嘎嘎嘎,嘎嘎嘎”
  “嘎嘎嘎,嘎嘎嘎!”
  “呜……”阮陵始终狠不下心,一把抄起小家伙,一边哭一边往类似厕所的隔间里走,娘儿俩一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阮陵哭得抖抖抖地把厕所落了锁,视死如归地拉起被人新换好的棉衬衫,一手托着宝宝往胸口上凑,“喝喝喝!哥又没有奶,喝啥!!”
  小屁孩一秒钟消音,换脸换得让阮陵严重怀疑他刚刚是在装哭。
  小家伙一口咬着阮陵的小红豆,吮吮吮,喝得津津有味。阮陵麻木地坐在马桶盖上,开始思考生命哲学。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在阮陵的两边都被打劫了一遍之后,怀里的小家伙才满足地打着小奶嗝睡着了。
  肉嘟嘟的小胖脸轻轻颤着,整个身体都干干净净地包在小兔子睡衣里,眼睫毛跟他一样,又长又密,小嘴红红的。
  大约是这一天太刺激了,阮陵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臂弯里的孩子。
  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阮陵稍微收紧了胳膊,把脸和孩子的小肥脸贴在一起,又蜷起自己的身体,在厕所淡黄的灯光下沉默着。
  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小天使们,本文生子产乳,对一些读者来说天雷滚滚,本来在文案里标明的,但是编编让和谐了,没办法就来作话说了(-ι_- )
  看第一章 要是觉得受不了就赶紧点叉叉哦——萌者自萌,雷者自雷,题材不适,赶紧躲雷~~
 
 
第二章 
  小屁孩的睡眠质量特别好,喂饱一次后就乖乖睡着了,阮陵精神疲惫得厉害,连厕所的灯都没关(其实他也不会关)就搂着粉兔兔沉沉睡去了。
  ——————————我是夜的分界线
  这座荒星的“太阳”渐渐升起,淡金色的光撒向战后满目疮痍的大地,也点亮了阮陵休息的房间。
  粉兔儿早就醒了,趴着吮手指,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沉睡中的“妈妈”,另一只手往阮陵胸口上掏,小色鬼一样……
  “笃笃笃”规律的敲门声逐渐唤醒了阮陵的意识。
  阮陵睡了个好觉,此时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说道“请进。”
  还是那个绵羊角的高个妹妹莎。
  在明媚的阳光下,她头上的绵羊角都变得漂亮起来
  阮陵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微笑着对门边的女孩打招呼
  “早上好,莎!”昨夜他的精神实在是太紧绷了,本能地就对莎起了很大的敌意,但今天头脑清醒之后,只觉得自己挺傻的——头上顶着绵羊角又怎么样?就算头上顶的是一坨粑粑,也是自己和宝宝的救命恩人,狼心狗肺之流才感觉不出她一言一行之中透露的善意。
  “早安!”温柔的女孩轻快地回应着:“你看起来状态真不错!”
  莎端着餐盘走向床头,路过小孩也亲切地唤了声
  “你好呀,小宝宝,今天可是你的第一天呀!”
  “啊——呀——”小屁孩黑着脸,要喝奶!!
  “哟哟!!”小眉头皱着,一本正经地钻进“妈妈”的衬衫里,寻找奶嘴,胖腿子和裹着睡衣的肉屁屁在外面拱着
  第一天要从喝奶开始。
  阮陵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把淘气鬼从胸口上扒拉下来塞进被子里,无视小屁孩“嘎嘎嘎”的哭声。
  狗儿子,就知道吃!
  嘎嘎嘎,嘎个屁!鸭子转世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伎俩,就会装哭!
  “噗嗤!”莎实在没忍住,被这对活宝逗笑了。
  阮陵尴尬得要命,耳朵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想着待会怎么收拾那个吃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