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逃兵【完结】──六号先生

时间:2021-01-13 18:30:15  作者:六号先生

 =================

小提琴天赋max语言学业极差小提琴家
语言天才但小提琴天赋不是很高的画家
两人因一起上小提琴课相识,成为彼此的“仇敌”。但在不知不觉中,对方早就渗入自己的生活中,彼此成为了“不愿承认的”朋友。
在某些事情上,我又确实是一个逃兵,比如,不愿意承认你是我的朋友。
友情向,西班牙小说风
微薄六号先生没了
==================
 
  ☆、第 1 章
 
  谢维·德萨乌走在大街上时心想,倘若当初,他在小的时候,就能知道教会学校是什么意思的话,他会极力向父亲反抗,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了。一切的罪恶之源就是教会学校。
  “我已经决定好了,你不必再劝说什么了。我的儿子必须上教会学校。并且我已经为他找好学校了。”书房里传来父母的争吵声。父亲的声音很大,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儿子会听见。
  “我无法理解,若昂。你又不信教,为什么……”
  晚上,谢维睡不着。除了卡萨尔斯骑士,没人在房里陪着他……哦,倒也不是,还有个小宝拉。但谢维并不想让她陪着自己,宝拉是父亲或者母亲那边的人,谢维固执地认为。
  “谢维,你睡了吗?”宝拉悄悄地走进来,谢维熟稔地闭眼假睡,他身旁的卡萨尔斯骑士也很配合地不发出一丝声响。
  宝拉尽自己的责任为谢维盖好被子,关上了房里的灯,拉上窗帘,就静悄悄地离开了。谢维还能听见屋外宝拉和母亲小声交谈的声音。
  “卡萨尔斯,你睡了吗?”谢维学着小宝拉,低声问道。他保证,这么小声,他的父母绝对听不见。
  “还没有,不过你确实该睡了。”
  “唉,我还睡不着。”谢维还是很介怀白天听到的事,“卡萨尔斯,教会是什么?”
  “你可以自己查阅一下百科全书。”
  “好吧。我还是睡觉吧。晚安,卡萨尔斯。”
  “晚安,谢维。”
  谢维直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就是在夏季的某一天,他开始了他的教会学校的生活。对于他来说,这和他在家的生活没什么两样,他照样得学习语言,学习拉小提琴,尽管其实他喜欢的是大提琴。可能略有不同的是,他不用面对父亲严厉的面孔,没有了卡萨尔斯骑士的陪伴,以及,他得面对一堆教义和一群陌生人。在他上学之前,父亲就告诉他,在学校里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一个无神论者。
  谢维在上教会学校之前,他就已经会说三种语言了,加泰罗尼亚语、西班牙语和一点意大利语。学校的大部分老师们都很喜欢他,因为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相反地,其他孩子就不大喜欢跟他玩了,他也一点不介意。他有自己的世界。
  两周后的下午,谢维安静地坐在教室里。那是一节小提琴课。谢维还是一个人坐,没人愿意坐在他旁边。他看着琴谱,偶尔看向窗外。
  他一点也不想要练习音阶。
  “我可以坐你旁边吗?”一个比谢维高许多的男孩子向他打招呼。
  “嗯。”谢维甚至没有注视对方的眼睛,他靠着木椅懒洋洋地应道,对方却丝毫不介意,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了。
  “这个老师教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事实上,我是刚到这所学校上学的。你呢?你也是吗?”
  “不是。但是我之前没上过劳拉的课。不过你是新来的,我比你大两级,我们不一定在一起上课。”
  “倒不是这样。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我的小提琴等级可不比你差。”
  这倒也是,如果他们的等级不对等,老师也会将他们分开的。
  男孩从琴盒里拿出他的小提琴,顺口问谢维:“你的小提琴呢?我听说劳拉可严格了,你要是没带就完了。”
  劳拉经过他们身边,走向了坐在他们后排的后排的一个男生。
  “你,拉一下三十五号练习。”
  “太可怕了。”回想起劳拉刚刚从他旁边经过,男孩仍心有余悸。
  谢维没有丝毫的感觉,但他还是应付着点头道:“对。”然后两人就陷入了一阵沉默。
  “停——”
  那个男孩拉走音了。劳拉走向了下一位学生。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或许也不算短暂,谢维也在试图找话题来打破这份沉默。
  “你叫什么名字?”
  “阿尔贝特·乌利亚斯特雷斯。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谢维·德萨乌。”
  “啊,天啊,天啊,原来你就是谢维·德萨乌!”阿尔贝特吃惊地喊了一句。
  “对,我就是。”谢维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我是谢维·德萨乌,有什么问题吗?”
  阿尔贝特听说过这个名字。谢维·德萨乌是个不怎么喜欢搭理人的小个子,不和别人玩,很高傲,但又很聪明,很有天赋,会说好几种语言,很多老师都还挺喜欢他的……这就是他父亲想要的那类孩子……
  与谢维一样,阿尔贝特也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孩子。父母对他没有什么期待,这就让他更加觉得难过了,他觉得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个无用的人。但是阿尔贝特的家庭也不是一向纵容孩子的,他们也会逼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他们会唠唠叨叨地催他去学习,去拉琴,只要别出现在他们面前,做什么都好。
  阿尔贝特不大喜欢自己的父亲,所以父亲喜欢的像谢维这样的孩子,他也不会喜欢。
  他和一个他不喜欢的男孩聊了这么久,怎么说打击都有些大。
  从现在开始,他绝对不要再和这个小个子说一句话!
  “你支持巴塞罗那还是西班牙人队?”过了一会儿,谢维问,就像没有注意到阿尔贝特突如其来的沉默和刻意拉开的距离。
  “西班牙人。”阿尔贝特不情不愿地回答,然后恶狠狠地瞪了谢维一眼,似乎是在掩饰因自己愧对“绝对不要再和他说话”的这份承诺所感到的愧疚。谢维毫不示弱地盯着他,然后迅速转过脸去。
  “我想我们没得做朋友了!我们俩是仇敌!”因为谢维是巴塞罗那球迷。
  阿尔贝特收回了恶狠狠的目光,眼神里带着些疑惑。这句话难道不该由他先说出口吗?
  两个人,可以很快地成为朋友,也可以很快地成为仇敌——他们以为的仇敌。
  其实阿尔贝特·乌利亚斯特雷斯这个名字在学校里也相当出名,准确来说,是在学拉小提琴的学生当中。因为阿尔贝特的小提琴拉得十分出色。但是谢维虽然不能说他讨厌小提琴,但他更喜欢大提琴,他根本不在意谁的小提琴拉得好。
  在这节课过去以后,尽管他想他嘴上是永远不会承认的,但他心里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使用一把普通的小提琴,阿尔贝特也能拉出美妙的声音。光是从劳拉的表情中也能看出阿尔贝特拉琴的水平。劳拉毫无疑问是对阿尔贝特很满意的。对比之下,谢维觉得自己只是个废物,他连双弦都拉不好。
  然后,两个互相看不上对方的男孩,在小提琴课结束以后一起回了家。
  “你喜欢小提琴吗?”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在拐弯处,谢维抬头看向了远处的房子。对于他而言,什么都可以成为他的幻想之物,只要他一闲下来。他们彼此漫长的沉默俨然让他受够了。
  “肯定的。”如果不喜欢,他才不会去学呢!同谢维一样,阿尔贝特本身就是个爱说话的人,他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一起回家了,但他厌恶这该死的沉默气氛。
 
  ☆、第二章
 
  啊,我跟这种人没法来往。永远不可能!但是……
  或许今天可以是一个例外!
  他们果然不是一类人!谢维把对阿尔贝特的不满都堆在了心头。他就不喜欢小提琴,小提琴太聒噪了,不如大提琴优雅。阿尔贝特会和他一样,是被母亲逼着学的吗?如果是,他也太没有反叛精神了!他总有一天会摆脱小提琴的!也会摆脱父母的桎梏,他发誓。
  他们完全不一样。阿尔贝特是个招人讨厌的家伙。他这辈子都不会接受这样一个人成为他的朋友。
  “我可真羡慕你。出生在像你那样的家庭一定很幸福。”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阿尔贝特转过身来,生气地看着谢维。又或许许多小孩都是觉得他们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里。于是,他们就“谁比谁更不幸”这个问题争了起来。
  “笨蛋!如果你在我那样的家庭当然会觉得幸福开心了,毕竟他们就喜欢你这种天才小孩!”
  “你要是有一对喜欢逼迫你做只有他们喜欢做的事的父母,你当然也会这么‘优秀’了!”谢维气呼呼地反驳回去,他才不会相信还有比他更惨的小孩。
  “我的父母也总是逼迫我做事,不是只有你!”
  他们从争论着谁生在一个更可怜的家庭,到谁的家庭状况更不好。
  “我家一定比你家还小!而且我家既没有保姆也没有司机!”
  “我家……”谢维想了想,反驳道:“我家也没有保姆!”
  谢维不能很好地了解“保姆”是什么意思,更何况他从不认为宝拉是保姆,宝拉可以是“叛徒”,是母亲的人。
  然后,他们争吵了半天,什么结果也没有。
  “那就去你家看看。”
  “不行,得去你家看看!”
  十六分钟以后,两人终于协议好,今天先去阿尔贝特家,下周再去谢维家。
  阿尔贝特家确实没有谢维家那么大,他们上了楼,按了门铃。乌利亚斯特雷斯一家——除了阿尔贝特,很热情地欢迎阿尔贝特的同学谢维的到来。
  “你妈妈真好。我的母亲就从来没有给过我拥抱和亲吻。”在阿尔贝特的房间里,谢维羡慕道。这才像一个家庭,是和他的家庭不同的,另一个,正常的家庭。
  父母的拥抱和亲吻,可能对于阿尔贝特来说再正常不过,但对于谢维来说,那就是求而不得的,天大的奢侈。是他主动索取也索取不到的。
  “但是……”
  “而且你竟然是因为自己喜欢小提琴才去学的!”谢维愤愤地说道。如果是他,绝对不会在家享有这样的待遇。他能够学什么,只能由父母来决定,而他们是不会询问他想学什么的。他没有一丁点儿的选择权。
  虽然我们不适合做朋友,我也不会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羡慕你。
  “难道你学小提琴并不是因为你喜欢它?”
  “当然不是,虽然我也不讨厌。我妈妈希望我以后当个了不起的小提琴家。她喜欢小提琴,而不是我。可能我是希望学的,也可能我是不想学的,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无论我想不想学,我都必须学它。”
  “不懂,”阿尔贝特摇摇头,“你说话总是很奇怪。”
  “意思就是,他们不会管我喜不喜欢小提琴,只要他们就足够了。他们喜欢逼迫我去做我不喜欢的事,你明白吗?就比如小提琴。我和你不一样,你学小提琴是因为这是你的爱好,而对我来说不是。”
  “意思就是,你讨厌小提琴?”
  “我不喜欢,但也称不上讨厌。”
  我讨厌的是,无止境的练琴,还有无法像你一样用一把简单的小提琴拉出美妙的声音,这才是我所讨厌的。当然了,当然还有父母的逼迫。
  “哦,那你喜欢什么?”
  “你是问乐器吗?我当然是最喜欢大提琴了,那可比小提琴优雅多了。”
  “放屁!小提琴才是最优雅的!”
  “放屁!你什么都不懂。”
  他们两个人又因为要各自维护自己喜欢的乐器争吵起来,虽然事端由谢维挑起,也有可能是阿尔贝特,毕竟是阿尔贝特先问谢维的。
  “明天我要去你家看看!”他们吵累了,阿尔贝特坐在床沿上。
  “不是说好了下周吗?”
  “明天不行吗?”
  “可以,但是……”谢维犹豫着开口,“我明天有小提琴课。”
  “在家里?”
  “在家。”
  “那就明天吧。就这么说定了。”
  然后谢维和乌利亚斯特雷斯一家作了道别,包括与阿尔贝特。
  谢维不紧不慢地朝家里走去。他多晚回家他的父母都不会在意的。因为他们各自忙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第二天,先来访的不是阿尔贝特,而是谢维的小提琴老师,巴克豪斯·科奥瑟。
  科奥瑟先生是德国人,虽然谢维在学德语,但会的不多,他们交流还是用西班牙语。
  “科奥瑟老师,我想我们可以尝试……”尝试学一首新曲子吧。
  “今天还是先练练音阶吧。”巴克豪斯打断谢维,无视了他微弱的请求声。
  他厌倦了练习音阶,厌倦了科奥瑟老师,这个男人只会吹嘘自己,是个十足招人厌烦的德国佬,比阿尔贝特还让人讨厌。
  “我什么时候才能停止练音阶?”谢维的声音被随之而来的门铃声掩盖住了。但他的声音还是明显被那个德国佬捕捉到了。
  “假如有一天,你拉琴的声音能够跟我一样美妙。”
  这他妈的永远也不可能!谢维在心里诅咒,诅咒这个该死的德国佬,诅咒这把该死的让他无论如何也拉不出像阿尔贝特拉得那样美妙的普通至极的小提琴,诅咒该死的逼他学小提琴的父母,诅咒其实他们家并不信仰的该死的上帝,诅咒是个废物的该死的自己,诅咒他妈的该死的一切一切。
  但是谢维知道,他必须向科奥瑟低头,向小提琴低头,向父母低头,向生活低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