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延迟心动【完结】──诗语萱

时间:2021-01-13 18:29:34  作者:诗语萱

 =================

我心动了很多年
而你迟到了许久
*
关于纯爱,我能想到最好的解释是“我愿予你最纯粹的喜欢和爱护”。
 
——
 
本文作者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二狗子
我们相识于文字,而今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以萱萱的笔名代发此文,希望大家喜欢
 
==================
 
  ☆、延迟心动(上)
 
  001
  S市的六月热的像一个蒸锅,连树上的知了都热的没有了声响。
  餐馆的后厨里,陆杨正在案板上剁肉末,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来,顺着他挺直的鼻梁一路向下,在快要掉到案板上的时候,他拿袖子擦了一下。
  掌勺的王大厨从陆杨身边走过去,叹了口气:“老板,肉够了,别人在面里就放一点点肉,你倒好,恨不得给挖一碗肉,这不得赔死啊!”
  陆杨不以为意:“没事,来咱们这吃的都是学生,那些小伙子都在长身体,多给他们一点荤的,赔不了几个钱。”
  王大厨听了直摇头,正在这时候,服务员小翠在前面喊了一声:“老板,你妹妹来了。”
  陆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才不到十点,这小妮子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他用洗洁精洗了手,顺便洗了一把脸,这才走出了后厨。
  陆杨抬眼一看,外面来的人除了他妹妹陆萌,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正在侧着身子看餐馆墙上的菜单,神色非常的认真,仿佛墙上的不是十几块钱一碗面的名单,而是一副世界名画。
  “小萌,这位是?”陆杨率先开口。
  陆萌一看哥哥出来了,赶紧拉了一下身边的男人:“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陆杨。”
  男人这才转过身体,看向了陆杨,然后礼貌的开口:“你好,我是张默成。”
  “我男朋友。”陆萌抓住了张默成的胳膊,笑嘻嘻的补了一句。
  “哦,你好。”陆杨脸上带着笑意,搓了搓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两人握了握手,马上放了开来。
  “小萌,你带男朋友过来也不说一声,快坐快坐,我去给你们煮碗面。”陆杨说完,赶紧走进了后厨。
  张默成盯着陆杨急匆匆的背影,所有所思。
  陆萌笑着说道:“我哥就是这样,做什么都是急性子,人很好的,你不要担心。”
  张默成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嗯,我不担心。”
  一进后厨后,陆杨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了墙上。
  王大厨见状,关心道:“老板,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陆杨点了点头:“可能中暑了,我回家吃点药,今天餐馆的事情就辛苦你们了。”
  陆杨开的餐馆不大,但是每天人流量却很大,之前店刚开起来的时候,因为资金有限,他只请了王大厨,而自己是既当服务员又当搬菜小工,压根就不像是一个老板,现在生意好了,他也请了小翠来帮忙,今天的前期准备也差不多了,餐馆缺了他也不碍事,于是陆杨偷偷的从后门溜了。
  陆杨临走的时候吩咐小翠好好招待陆萌带来的客人。
  陆萌眼看着面都吃了快一半了,也不见陆杨出来,纳闷道:“小翠,我哥呢?”
  小翠回道:“老板身体不舒服,回家了。”
  “他一个一年都不感冒一次的人,怎么就生病了?”陆萌纳闷,“那我一会去看看他。”
  张默成停下了筷子:“我去吧,正好叙叙旧,既然他都假装不认识我了,那我有必要让他想起来。”
  002
  为了方便做生意,陆杨在附近租了个房子,但是也不近,需要坐三站公交车。
  站在公交城站等车的时候,陆杨还心跳不止。
  那个张默成没有认出自己吧?
  肯定没认出来,不然不会那么冷淡。
  陆杨拿起手机,看了看黑屏里的自己,都十年了,是个人的变化都会很大的,但是张默成却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褪去了青涩的模样,多了份成熟男人的韵味,却依然看起来冷冷清清的。
  等上了公交车,车里的空调开的很低,一下子就把陆杨发闷的脑袋给吹清醒了一点。
  这一清醒,就感觉自己挺可笑的,之前自己年纪小,遇到了事情只会躲,而现在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竟然还想躲?
  后知后觉的他这才想起,陆萌今天给自己介绍张默成的时候说的是“男朋友”
  他顿时感觉有点心梗,这都是什么事啊!
  刚刚清醒的脑袋又成了一团浆糊,陆杨感觉自己耳朵嗡嗡的,从公交车下车到了住的地方,他一进门就跑到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这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其实洗澡的时候陆杨想了想,自己妹妹要是真的喜欢,那自己也不能阻止,就算开始有点尴尬,但是尴尬着尴尬着,说不定就习惯了呢。
  擦完了头,陆杨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沙发上,昨晚看足球比赛,他凌晨三点睡的,早上七点又爬起来去了店里做准备,现在确实困了。
  陆杨刚眯了一会,就听到有人敲门,他有点起床气,睡觉被打扰了就会发作。
  “别敲了,来了。”
  张默成等到门开了,就看到一张略带睡意的脸,头发乱糟糟的,表情有点不爽的陆杨。
  看到来人是谁,陆杨一下子就清醒了,“你......张默成......你怎么会来我这?”
  因为惊吓实在太大,刚才还想刻意躲避的人现在突然出现在了你面前,语言系统紊乱很正常。
  “我来探病。”张默成举了举自己手上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新鲜的橘子。
  陆杨尴尬:“啊,我没事,就是有点困,不用特意过来的。”
  “我可以进去说话吗?”张默成问道。
  “当然可以。”陆杨尴尬的退后了一步,让张默成进来,然后他关上了门。
  “坐吧。”陆杨指了指沙发,“我这里没有茶叶,白开水可以吗?”
  “可以。”张默成放下了手中的橘子,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
  陆杨在厨房接水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都在抖,到底哪里发生了问题,事情突然的让他措手不及。
  陆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努力使自己的脸上堆起笑容,这才走了出去。
  “喝水。”
  张默成伸出手接了过来,一双手漂亮的不成样子,“谢谢。”
  陆杨坐了下来,气氛有点沉默,他想了想:“你和我妹妹在谈对象?”
  张默成喝了一口水,放下了杯子道:“还不算,我正在追求中。”
  “哦。”陆杨不知道说什么,“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三个月前,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国外?”
  张默成这一问,陆杨就有点慌,他摸了摸鼻子掩饰了一下,“你那么优秀,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会提到你。”
  “嗯。”张默成看着陆杨,“你也觉得我优秀吗?”
  陆杨咧嘴一笑:“当然,你从来都很优秀。”
  003
  过了开始的尴尬,陆杨觉得聊天开始慢慢渐入佳境了。
  他从张默成的嘴里知道了他是三个月前回国的,现在在S大做教授,妥妥的成功人士的感觉,再对比一下自己一个餐馆小老板,陆杨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小自卑。
  “你还真是年轻有为,我以为你出国就不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张默成顿了顿,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这里有我的牵挂,我肯定会回来的。”
  看着张默成有点落寞的神态,陆杨赶紧说:“咱们国家现在越来越好,你回来也是明智的选择。”
  “你现在过的好吗?”张默成盯着陆杨的眼睛,“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我试着找过你,但是却一直没有你的信息。”
  陆杨看着眼前的男人,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仿佛就在昨天,那时候他们还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活的肆意张扬,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能与张默成坐在沙发上心平气和的聊天。
  “我挺好的,高考后我妈改嫁了,我和我妹妹跟着她去了W市生活,走的匆忙,没有跟你说一声,抱歉。”
  这句解释破绽百出,但是却很妥帖,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只要不歇斯底里的戳破,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不去追问。
  “没事。”张默成果然没有追问,他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站起了身体:“时间不早了,下午我还有课,就不多待了,过两天请你吃饭。”
  陆杨没想到告辞这么突然,他连忙站了起来,“好的,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在张默成出门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说道:“那天晚上我说出了那样的话,真的很抱歉。”
  陆杨一下子就想起了当时的场景,脸不争气的红了,连忙道:“啊,没事,我早都忘了。”
  张默成听到这句话,一时无语,不过脸色有点不太好,他也不再说什么,迈着大长腿沉默的下了楼。
  陆杨站在门口反思了一下,自己刚才说错了什么吗?
  等关了门陆杨想起来了一件事,他拿起手机给陆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马上问道:“陆萌,我想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听着陆杨严肃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陆萌还是嬉皮笑脸的,“哥,见到以前的好朋友,开不开心?”
  “不开心,你老实给我说,你真的和张默成在处对象?”
  “你猜。”
  “你信不信我马上给咱妈打电话说你找男朋友了?”
  一听到这句话,陆萌马上讨饶:“哥,你可别害我,要是被我妈知道,我的耳朵得被问出茧子来,好了,不逗你了,张教授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公司和高校有一个合作,我在开会的时候遇到的,结果这不巧了么,张教授竟然和你是高中同学,所以为了拉近关系,我就带他见见你。”
  陆杨生气:“你就这么利用你哥哥?”
  “怎么是利用,这只是合理利用人力资源。”
  陆杨不说话,他想张默成是什么意思呢,十年前那么羞辱了自己,现在又来接近自己,难道就是为了他当时的年少轻狂道歉?
  “哦,对了,我把你的微信推给了张教授,你们自己联系吧。”说完,陆萌挂了电话。
  004
  打开微信,果然好友一栏显示有人申请加好友,陆杨关上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说起和张默成一起度过的那段时间,那可以说是陆杨的血泪史。
  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学渣,陆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张默成这个大学霸了,高二文理分班后,不想死记硬背的陆杨果断的选择了自己更不擅长的理科,自己待着的班级成了文科班,于是他被分到了陌生的理科班。
  对于学渣来说,学文学理,在哪里学习,都不耽误他睡觉。
  风平浪静的渡过了一段时间后,那是一个下午自习,正在梦中和周公下棋的陆杨被人推醒了,他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漂亮的无可挑剔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不过那张脸上分明写满了嫌弃。
  “喂,你的数学作业还没有交。”
  陆杨神色懵懵的坐直了身体,擦了一下口水,开始装模作样的找作业本。
  数学作业他压根没写,之前他的数学作业一直在抄同桌的,这两天同桌生病请假了,陆杨都忘记有作业要交这码事了。
  “哎呀,我写了的,可能忘在家里了。”
  陆杨只看见一只手从自己面前一晃而过,抽走了自己压在桌上的本子。
  “这不是你的数学作业本么?”张默成用两根手指夹着本子,那个本子上还残留着陆杨的口水。
  “你还给我。”陆杨站起来了,试图从他手里夺走本子,可是张默成眼疾手快的退后了一步,跟他拉开了距离。
  “你是想补作业还是就想这么交给老师?”张默成问道。
  眼看着快要放学了,陆杨还跟人约好了去踢足球,他有点不耐烦:“今晚我回家写好,明天早上一定给你。”
  “不行。”果断的被拒绝,“今天必须写好,我要交给老师的。”
  “你......”陆杨气结。
  他对张默成这号人物是有了解的,从上高一开始,只要是考试,他总是全级第一名,数学有时候能拿到变态的满分,对于这样的学霸,陆杨从来是不主动招惹的,因为他明确的知道自己跟他们不是一类人,结果他不招惹对方,可是对方却主动送上门,那可就不怪他了。
  “好,我马上写。”
  陆杨坐了下来,开始写作业,反正今晚这球是踢不成了,那就好好整整这学霸,让他见识一下人心的险恶。
  放学铃声如约响起,教室里的同学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了陆杨和张默成,而张默成为了防止陆杨耍赖跑掉,坐到了他旁边监督他。
  陆杨咬着笔已经看了十分钟的题干了,就是一个字都不写,就算是张默成这么有耐心的人,也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如果看题干能看出答案来,你就是天才了。”
  陆杨咧着一张嘴,丝毫不在意:“大学霸,这题我是真不会,要不你帮我做吧?”
  张默成沉下了脸,有点吓人,陆杨莫名有点发憷,心想:你忍不了对吧,赶紧掀翻桌子走人啊,他都以为学霸要发飙了,没想到张默成来了一句:“哪里不会,我教你。”
  005
  陆杨:???
  这不按套路来啊!
  张默成耐心的拿过他手里的笔,开始讲解题思路。
  就这样,陆杨莫名其妙的在张默成的指导完成了作业,等他们结束回过神发现天已经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