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执念【完结】──清茶泡蜂蜜

时间:2021-01-13 18:29:01  作者:清茶泡蜂蜜

 =================

【阅读说明】本文短篇小说,看看就行,纯属瞎掰。结局可能BE,请小心食用。
【书名】执念
【大背景】明朝末年
【角色】
师:白易寒 - 属性:战斗力全文第二,对外人高冷,其他属性待解密 - 类别:上神
徒:木筱雨 - 属性:文中解密 - 类别:文中解密
未知:白竹轩 - 属性:文中解密 - 类别:堕神
袁崇焕(东林党) - 属性:□□关系户 - 类别:长期配角
木十六:当朝皇帝朱由校 - 属性/类别:刷个存在感
==================
 
  ☆、第 1 章
 
  山间赶路途中,突然纷纷桃花落下。
  木筱雨:“师傅,师傅,我在这!”
  美景瞬间染上血色,花瓣变利器,划破喉咙。几缎白绸缠绕囚车,稍一使力,囚车之木纷纷折断散落。
  木筱雨:“师傅,你可算来了。”
  白易寒:“不怕?”
  木筱雨:“不怕,我知道师傅一定会来救我的。”
  场景:白易寒打量着周围的人
  袁崇焕:“感谢姑娘施以援手,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白易寒摸了下木筱雨的脑袋,“走吧,找间客栈洗漱然后吃点东西。”
  木筱雨:“师傅,能不能带上她们。”木筱雨指着身后同样被抓的小女孩们。
  白易寒:“一起。”
  木筱雨开心的走到其他小女孩身边,招着手让她们一起走。
  木十六伸手示意,“姑娘,一起?”
  白易寒也未管她人,拉着木筱雨像城镇方向走去。到城内时已完全黑下,若不是还有挂着的灯笼能驱散些许黑暗,恐怕都不知道如何寻找客栈。
  小二打着哈欠,“几位住店?”
  木十六:“空房间都要了。”
  小二一听就来精神了,“好咧,客观 。几位想必还未用餐。”
  木十六:“好吃好喝的都上来,我们人多。”
  小二:“好咧。”
  白易寒:“我这来两桌清淡的。”
  木十六:“姑娘这是?”
  白易寒:“很晚了,不易消化,而且她们现在的样子,吃不了太多太油腻的东西。”
  白易寒看了身后的小女孩,又看了一眼店小二,“多准备几桶热水,她们可以先沐浴,不知这里有没有干净点的衣服。”
  小二:“有有有,小的马上去准备。”
  木十六:“还是姑娘考虑的是。”
  =============================
  =============================
  木筱雨:“咦,主角三个诶。”
  白竹轩:“然后呢?”
  木筱雨:“看来我们是一对。”
  白竹轩:“何以见得。”
  木筱雨:“另一个可是上了年纪的师傅啊。”
  白竹轩:“嗯,你能这么想很好。”
  木筱雨:“可是你卖了我。”
  白竹轩:“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作者有话要说:  CP嘛,暂时不方便透露。之前的《守》还没开始,可能会晚点上线,所以先给大家来一个小短文。
 
  ☆、第 2 章
 
  白易寒:“那些孩子你救下来了,准备怎么办?”
  木筱雨:“那些孩子可是你救下的啊。”
  白易寒:“嗯?那我明天给点钱都打发了。”
  木筱雨:“可是师傅,你给点钱,她们可能还会被抓,也会被打劫,她们不像我一样有师傅护着。”
  白易寒:“那你想怎么样?”
  木筱雨:“还没想好,师傅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白易寒:“嗯,洗好了下来,饭菜估计差不多了。”
  白易寒:“小二,两个桌子拼起来吧。”
  小二:“好的,客官,这天色实在很晚了,你们用完后放桌上即可。”
  白易寒随即掏出一锭银子,丢给小二,“伺候着,一顿饭的时间而已。”
  小二:“好的。”
  白易寒:“筱雨,你去看一下你的朋友们好了没。”
  木筱雨走到第二个们的时候,里面两个人发生了争吵,这两个人的声音都记得,都不是什么好人,木筱雨直接推门进去,看到地上全是水,还有散落的衣服,“你们快点,我师傅还在下面等着呢。”说完转身就走。屋内两女孩也不在撕扯,被抓这么多天也实在又饿又累。
  几个小女孩,看见桌上好吃的一个个跑过去。白易寒:“那两桌才是你们的。”
  木十六:“姑娘,没关系,都是小孩子,在长身体。”
  袁崇焕:“公子。”袁崇焕刚想说什么,就被木十六踢了一脚。
  白易寒:“随你们。”
  木筱雨:“我听师傅的,嘿嘿。”
  和白易寒一桌的还有一个小女孩,仔细看看还挺标致。三人一桌谁也没说话,安静的吃饭。只是白易寒经常给木筱雨夹菜,木筱雨经常对白易寒笑的很甜,而另一个时不时看着她们。
  回到房间后,木筱雨直接倒在床上,一手拉着白易寒,“师傅抱着我睡嘛。”
  白易寒:“好。”说完将木筱雨抱到里侧,掩好被子,自己也躺了进去。“和我们一桌的小女孩叫什么?”
  木筱雨:“不知道,她不怎么说话,人坏的很。那帮人想找我们出气时,她把另一个女孩推了出去。别人被欺负她都不屑一顾,这种人比蛇还冷血,不对蛇还有心,她心都没有。”
  白易寒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是吗?”
  木筱雨:“可不就是,坏透了,本不想救她。”
  白易寒:“嗯,我家小徒弟善良,怎么会置她人生死不顾呢。”
  木筱雨窝在白易寒的怀抱中,点了点头,“嗯嗯,那当然。”
  白易寒:“那他们没欺负你吧。”
  木筱雨:“当然没有,虽然我不会武功,但师傅教我用毒了啊,她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白易寒:“嗯,以后小心点,别离我太远。”
  木筱雨:“我想给师傅找酒喝嘛。之前拿酒一看师傅的样子就知道不对师傅的口,明天我去镇上给师傅找好酒。”
  白易寒:“嗯,好,但是别走太远,小心点。”
  木筱雨:“嗯,好的师傅。”
  白易寒:“睡吧。”
  木筱雨:“师傅,晚安。”
  
 
  ☆、第 3 章
 
  袁崇焕:“在下袁崇焕,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白易寒:“白。”
  袁崇焕表情一愣,随即到,“白姑娘好,冒昧问一句,白姑娘此行何去。”
  白易寒转身去找小二,袁崇焕有点发懵,赶紧上前,“姑娘这是何意?”
  白易寒:“既是冒昧,我又何须回答。”
  袁崇焕:“这。”
  白易寒绕过袁崇焕,“只是找徒弟。”
  白易寒:“准备些伙食,稍微丰盛些。”
  小二:“是。”
  木筱雨:“师傅师傅,徒弟给您找酒来了。”
  白易寒:“这么早起。”
  木筱雨:“那当然,得让师傅中午有酒喝。师傅你快尝尝。”
  白易寒:“嗯,还行。你?”
  木筱雨微红着脸,身体有些摇晃,“不错吧,我闻着挺香,怕不好喝,还尝了一小口。”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似是证明真的只有一小口。
  白易寒伸手扶过木筱雨,“你是尝了多杀个一小口?”
  袁崇焕:“白姑娘,这些小女孩大多数都是些小乞丐,到时候给些银两打发了吧。”
  白易寒抱着晕晕乎乎且不乱动的木筱雨,看了袁崇焕一眼。
  袁崇焕:“姑娘为何这般眼神看我。”
  白易寒嘴角上扬,轻蔑一笑,“既然你有能力知道对方是小乞丐,也定能对抓她们的人猜测一二,你就如此打发了?”
  袁崇焕有些尴尬,似乎和这位白姑娘不对,但又觉得奇怪,白姑娘如此本事,却猜不到对方是谁。“既能明目张胆带走这些女孩,背后定有一定势力,不是轻而易举能够撼动的。”
  说着几个女孩子接着下了楼,谈话就此结束。
  白易寒:“各位这几天想必也休息的差不多,用食结束后,麻烦到后院一趟。”说完留下几桌满脸疑惑的小姑娘以及同行的其余几人。”
  木筱雨:“师傅,你要赶走她们了吗?”
  白易寒:“我为什么要养着这些人?世人皆有难处,我难道都要照顾着?”
  木筱雨:“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易寒:“你还想抱多久。”
  木筱雨:“嘿嘿,师傅发现啦。”
  白易寒:“我收养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跟我这么久,多少酒量我还是知道的。”
  木筱雨:“嘿嘿,师傅抱着舒服嘛,而且真的有点小醉。”
  白易寒:“按照我们昨天说的,该散了。”
  木筱雨:“嗯。”
  白易寒:“看你表情,不舍得?”
  木筱雨:“怎么会,我可不想和她们分享我的师傅。而且大部分人还这么坏。”
  两三家大户人家陆续的都到了后院,“想必您就是白姑娘了,之前所说的几位小女孩可是大堂用餐的几位。”
  白易寒:“嗯。”
  几个大户人家看白易寒也不愿多交谈,便各自交流着对未来小女儿的憧憬。
  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到齐了。木筱雨带着几个小女孩走到准备收养的富商官僚面前,“这几个女孩人为人友善,在危难中也都能相互扶持,将来一定能成为各位的小棉袄。”
  几户人家看着面前的小可爱,也都欢喜的交流认起亲来。几个小女孩洗漱打扮起来也都不错。而留下的那几位脸上扭曲的表情显得格外丑陋。
  等人把几个女孩子带走后,白易寒在剩下几个女孩面前的桌子上各放了一袋子银子,其中一个听到声音迫不及待上前打开口袋,看到白花花的银子时,忍不住尖叫起来。其他几个看到也上前打开口袋,大多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只有一个将袋子内的石头倾尽倒出。其他几个看见了,忍不住捂着偷笑。木筱雨则有点茫然,不该这样,转头看着白易寒。
  白易寒少见的没管木筱雨,说道:“拿着银子走吧,听天由命。”
  其中一个急了,跟着财主本人不是更好,“我,我不要这银子,我想留在您身边,我也想做您徒弟。”
  白易寒还未说话,木筱雨就急匆匆的霸道道:“不行!”说着还头往上扬,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白易寒看了之后,也是宠溺一笑,“我只有一个徒弟,这钱还要不要。”
  几个女孩彼此看了看,拿着钱便离开了。
  木筱雨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道:“师傅,希望她们没事。”
  白易寒:“你们说她们不是好人吗?”
  木筱雨:“可我也不希望她们有事。”
  木筱雨转身看见还有一位最令她讨厌,同时又最疑惑的一位,“你怎么不走。”
  女孩回答道:“石头。”然后看着白易寒。
  白易寒:“你的品性不值得银子。”说完拉着木筱雨离开,趁木筱雨不注意,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对视后又示意似的看了一眼石头。
作者有话要说:  木筱雨:“师傅有点坏啊。”
白竹轩:“你不喜欢就好。”
木筱雨:“我喜欢你啊。”
袁崇焕:“筱雨啊,走,跟我保家卫国,恋爱没前途的。”
木筱雨:“可我是废柴,练不了武功的那种。”
袁崇焕:“这。。。”
白竹轩:“强行刷存在。”
袁崇焕:“。。。”
 
  ☆、第 4 章
 
  当天夜里,一个小女孩站在城郊外一个小山上,周围寂静的可怕。
  白易寒:“挺早。”
  女孩轻笑一声,有点嘲笑着说:“居然还瞒着你的宝贝徒弟。”
  白易寒没和她计较,直接上手,打通了女孩子的经脉,并传输了十几年内功,又丢下几本心法和武功秘籍。
  女孩被白易寒一顿操作弄的有点懵,在快看不见白易寒的时候,迅速跑到白易寒身前,拉着白易寒的胳膊。隔着只感觉道了白易寒和看着一样,很瘦。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立马抬头看着白易寒,生怕被拆穿自己的想法,说道:“什么意思?”
  白易寒:“没什么意思。现在没多少人能伤你,以后好好练习,保护好自己。”
  女孩:“你要收我为徒。”
  白易寒:“我说过,我只有一个徒弟,那就是木筱雨。”
  女孩:“那为什么?”
  白易寒:“没为什么,你可以走了。对了,做你自己即可,别太委屈,记得要保护好自己。”
  女孩一直拉着白易寒的手不肯放,“你说清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