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网王迹忍)爱情【完结】──NachtChen

时间:2021-01-13 18:23:59  作者:NachtChen

 =================

讲述的是我之前偶然想到的故事,忍足和迹部的革命爱情,
人物经过改编,希望大家喜欢。
=======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之前写的一篇文章,是想写一下比较冷的cp,这就根据偶然的构思写出这篇小说,
希望大家喜欢。
  夜色微凉,一栋宏伟的私家城堡静静地屹立在半岛上,城堡下的海浪缓缓地冲击着岛屿,一切都是那么安详,肃穆,突然有一辆不是很显眼的黑色汽车开进了城堡的花园,车在城堡门口停下,下来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对着给他开门的女仆点了点头,并没有把车钥匙下下来,只是径直的朝着城堡里走去,男人恭敬地站在城堡尽头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两声门,就听见一个公式化的男声说着:“进来。”
  轻轻地打开门,屋里果然是预期的黑暗,渐渐地黑暗中心,缓缓出现了两道红色的亮光,那光芒冒着寒气和杀气,男人并没有害怕,而是熟悉的绕过那亮光,走向屋子边缘,打开了厚重的窗帘,对着那之前的亮光处微笑着鞠躬,“少爷,已经是晚上了。”
  “嗯。”随着窗帘的打开,男声主人的样子渐渐地在月色的映衬下显现出来,那是一个看上去还在读书的男孩,穿着一身英国贵族学校的校服,一头中长的深蓝色碎发隐隐约约的遮住了额头,耳朵小巧,上面还带着象征着什么的黑色耳钉,在少年本就偏白的皮肤上更是显得熠熠生辉,一双夺目的红眸,是血的颜色,虽然看上去只是个读初中的年级,眼睛里的杀气却丝毫不少于黑手党的首领,鼻子高挺,就像是此人的个性一样,坚毅果决,嘴巴微抿,眉头微皱,似是不满这突然的光亮,头朝着没有光亮处移动,白皙的脖子微微弯曲,喉结暂时还不是特别明显,贴近于西装的校服很是合身的穿在身上,优雅的一手撑头,一手把玩着自己的戒指,缓缓地把一只腿搭到另一只上面,黑色的皮鞋在月光下闪着幽冷的光,漫不经心的询问着男人来这里的原因,“家族来消息了?”
  “是的,少爷,忍足家族来消息要请您回去。”黑衣男子恭敬地站在少年面前,眼睛礼貌的看着地面,没有直视少年,这是家族的规矩,不可以直视家族家主,除非家主要求,不然家规处置,“您需要带几个帮手过去吗?”
  “我知道了。”少年嘴角一勾,红眸微闪,像是在想什么有趣的事情,“明天回去。”
  “是,少爷。是否需要家族的人?”男人收到命令后,有些担忧的询问着,这次的情况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叫基尔来见我。”少年继续玩着戒指没有了再说话的打算,很显然他不打算带眼前的男人去。
  “是,少爷。”男人鞠了一躬,恭敬地退了出去,眼里没有一丝不情愿,只要是家主的命令,他就会毫无怨言的执行,轻轻地带上了门,对着门外黑暗的深处通知了一声,“少爷叫你,基尔。”
  “早就知道了,菲普斯。”黑暗深处笑嘻嘻的走出来一个人,看来少爷是想和家族动手了啊,竟然叫自己跟着去。
  “殿下,您有什么想法?”基尔嬉笑着打开了刚刚关上的门,十分优雅的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满满的,突然,笑容僵了,他迅速的转身躲过着什么。
  “。”少年玩着手里的枪,红眸看着基尔,并不说话,但是威压已经有了十足的成效。
  “殿下,您竟然愿意去日本那个小地方,您在英国,待遇优厚,家族振兴,报仇什么的交给我们不就可以了。”基尔看见少年的眼神就知道他生气了,赶紧撤去玩笑的嘴脸,恭敬的站好,皱着眉说着一大串的说教。“您为什么要去日本呢,您可是最讨厌日本的,要知道,殿下,不管我还是菲普斯都不希望您回去。”
  “亲自做更有意思。”少年放下枪,像看见了好玩的东西一样邪魅的笑着。
  “··那好吧,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学校,您是想去高中,初中还是大学?”基尔看见少年的笑不但没觉得开心反而觉得十分可怕,他这个恶趣味的少爷,上次他这么笑的时候,法国来找茬的黑手党就被悲惨的团灭了,手段不忍直视,处理过程尤其可怕,希望忍足家不要被玩死了才好,但是,虽说他很恶趣味,但是为人单纯,怕是很难斗过那些老狐狸啊,带着一丝担忧,基尔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不在焉的开着玩笑。
  “嗯”少年红眸一瞟,基尔就立马恭敬地立正站好,认认真真的汇报着情况。
  “是,是。我记得之前您去美国精英教育学校杀··找,人的时候好像认识了几个日本贵族的公子啊,叫迹部景吾的,还有你认得那个哥哥,叫柳生比吕士的,我查过了,一个在冰帝,一个在立海大,不过,日本除了这两个好学校以外,我们还选了一个比较好的是普通的青学,您是想去哪个初中?”千万别去立海大,千万千万···基尔在心里默念着,就他家殿下这个恶趣味加上柳生比吕士那个变态伪绅士,立海大不得炸了才怪。可是要是去冰帝,迹部那个自恋的孔雀和自家殿下在一起的话,估计殿下会被带的像个华丽的水仙,如果是这样的话,殿下的父母不得杀了自己才怪,还是去别的学校好了,比如说,不起眼的青学,听说青学今年有一个帝王型的学生要来,殿下应该会很感兴趣,还是给殿下定青学好了。
  “立海大。”少年想都不想脱口而出,精英教育的时候他和柳生可熟了,天天待在一起就像连体婴一样,他才不管基尔愿不愿意他去,他大少爷就是要去。
  “少爷,立海大离忍足家族太远了,您要不考虑考虑青学,今年青学来的人您一定非常感兴趣。”基尔果真听到了最可怕的答案,然后他决定为了立海大和自己的太平,一定不能让他去,为了世界和平,就牺牲他一个造福千万家好了,忍着殿下强大的威压,和手上不时晃动的□□,吞了口口水,决定一定要推销青学。
  “冰帝。定了。”少爷微皱着眉头退了一步,不爽的离开位子,留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敢有意见,死。”
  “····是。殿下。”留下了在黑暗中凌乱的基尔无语的撞着墙,为什么他要和那个恶趣味说柳生,迹部,他脑子是不是被殿下打坏了,肯定是的,他要去做个检查,现在就去。
  “怎么了?”城堡外,菲普斯坐在车里,看着基尔脸色惨白惨白像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就出声询问。
  “殿下要去冰帝。”基尔感觉自己全身无力,虚脱了。
  “·····还好不是立海大。你还记得他和他哥哥柳生家的少爷一起烧了整个精英学校实验室的事情吗?还有他在柳生比吕士的协助下把精英教育所有的女生全部发展成了女朋友?”菲普斯比基尔乐观一些的回答着,之前少爷独自去美国精英学校暗杀的时候,由于是去勘探敌情,自己和基尔就都没跟着,谁知道,一个月以后精英学校就打电话来,每隔十分钟就催自己快去接自家少爷,两人到了以后才发现自家少爷干了什么好事,不光是把学校实验室炸了,还把学校的总电闸永久性的停用了,再加上那里所有的女生全部都提议和少爷一个班,校长室都要炸了,然后所有女生都被迹部君遣送回家,当时自家少爷和柳生家的少爷也都被强制性的送回,自家少爷还被列为学校黑名单榜首,虽然对自家少爷没什么用,因为少爷早就从那里毕业过了,三个人只有迹部家的少爷没有被学校处罚,主要是学校得罪不起,毕竟是日本第一财阀迹部集团唯一的继承人,相比而言,拿自家没有公布身份的少爷和柳生处罚比较识趣,记得当时三家废了老大的力气才把学校重建,然后柳生家族的家主出面,让精英学校的校长董事满票通过柳生继续读书,柳生迹部也很是厉害的在短短的一年内完成了所有精英训练回国,之后两个人就没有那么祸害人了,当然,自家少爷除外,他可闲不下来。
  “嗯,你说得对,死都不能让他见到柳生比吕士。”基尔马上来了劲,自家殿下顶多是跟着迹部一起耍个横,出不了大事,就算出了大事迹部也会帮他摆平,迹部一直都挺照顾殿下的,就算迹部摆不平殿下的家族也不是吃素的,这样一想倒是好很多了,基尔白惨惨的脸色瞬间红润了起来。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少爷的一些事情,还算是比较安全的。”菲普斯倒是无所谓的说着,只要他家少爷、基尔家殿下不去祸害别人,那他就烧高香了。
  “是啊。”基尔听了这话瞬间活力满满,兴冲冲的打电话订机票去了,也不管现在有多晚,反正对于家族的人而言,没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只要肯花钱,不管多晚总是有票的,而且就算没票,家族的私人直升飞机和自家殿下的飞机驾驶技术也不是摆着玩玩的。
 
  ☆、第 2 章
 
  第二天早上,少年就在半梦半醒中被基尔和菲普斯匆匆叫醒,换洗完毕后就直接拉上了飞机,基尔很是尽职尽责的在一路上帮助自家殿下摆平一切,身份,安全,保密全部都无话可说,包括给自家殿下包下了整个头等舱,用专用通道,反正他昨天下的命令是飞机头等舱,虽然他平时老是爱开玩笑,做事也好像能拖就拖能不做就不做,但是原则的问题他还是会认真做的,他家殿下身份神秘,一但曝光后患无穷。菲普斯也不闲着,喋喋不休的对他叮嘱着注意事项,“到了日本,不可以喊少爷殿下,要和我一样叫少爷,毕竟在那里他只是忍足家的二公子,少爷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少爷的眼睛颜色特殊,到了以后记得提醒少爷忍住脾气,日本那里的人已经得到我的消息,有事情的话随时联系······。”
  一直到看着少爷和基尔下了飞机,菲普斯这才依依不舍加极其不放心的坐着飞机回英国了。而拉着自家少爷的基尔,默默地幸灾乐祸道,就是因为菲普斯太唠叨少爷才不让他跟去的吧,少爷真是太有远见了,不愧是自己跟了那么多年的主人。
  一出机场,就看见忍足家的人等在了外面,少年邪笑了一声,对着身后的基尔轻轻地说着,“忍足侑士,记好,敢叫错,死。”,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声音里的威胁和杀气也让基尔打了个寒颤,不禁悄悄抱怨着,万恶的资本主义,还是个有着靠山的资本主义恶趣味加整人狂魔,真是,当初自己怎么会被这个恶趣味救了,很显然,自己要是敢叫错,少爷的家法可不只是玩玩而已,像什么把一些芥末,辣椒,皮蛋之类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然后好心地说,给你两个选择,吃还是喝啦,还有把自己绑在直升机站架上,带着自己游遍大江南北啦,等等,要多残暴有多残暴,真是瞎了眼跟了他那么多年,基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和少年分开走,一路上不停的在手机上按着什么,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撞到柱子。
  “忍足少爷欢迎回来。”忍足家族的人看见了少年统一的鞠躬行礼,显然他们早已知道他的长相。
  “回主宅。”少年只是冷冰冰的点点头,自顾自的坐上了停在那里很久的车。忍足家族的人也没有多说,迅速的上车开车,回家,一气呵成。
  回到了主家,少年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忍足家主,此时忍足家主威严的坐在主位上,仿佛要求少年回来的人不是他一样,等着忍足给自己行礼。
  “什么事。”少年只是冷冷的询问着,并没有行礼的意思,笑话,有谁有那个资格让他下跪,所以说他讨厌日本。
  “···你,···算了,家族的运作出现了问题,你已经联系好了学校吧,简单来说,我们家族需要和迹部家族联手,希望迹部家族可以动用资金帮助我们。”家主脸色铁青,但是因为迹部家主不同意自己的要求,所以只能通过现在年纪还小的迹部景吾下手,而和迹部同龄又有那个智力能够让迹部同意的,忍足家族除了眼前的少年,还真没有人了。
  “有什么好处。”少年微微皱眉,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家族他不抱一丝好感,那么既然没有感情,就只有钱了,自己最近确实有些需要移动资金,自家的公司也有些运营问题,财政出现了赤字,既然忍足家族这么有钱那么久让他来个大出血好了。
  “你需要什么?”忍足家主那是气的牙痒痒,自己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忍足侑士,此人太聪明,而且还桀骜不驯,城府极深,猜不透,自己根本不想和他多有交集,但是家族出现了问题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让他回来,不然他宁愿忍足一辈子不要回来。无奈的拿出自己家族的卡,忍足家主很是不舍,心里想着反正是个孩子,再大的要求也就是身体上的享受吧,一张卡就够了,“这是我的卡,没有限度,随便刷,怎么样?”
  “□□。”忍足侑士慢腾腾的拿了卡,又缓缓地吐出一个数字,再优雅的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忍足本家,身后则是气的颤抖不已的忍足家主和忍足主家的继承人,可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之后想办法让忍足永远也用不了。
  而走出了忍足家的忍足侑士邪笑着在东京市中心买下了一间超大的复式楼,当然使用了忍足家主的卡,然后进入了迹部家族旗下的酒吧和各种美女搭讪,为女生花钱,完全是纸醉金迷,只是一味的花钱,要是不让他们尝尝没钱的滋味,现在他们肯定会想着怎么杀自己,那么就让他们暂时想暗杀自己也没有那个空,还要让他们放松警惕,这样自己才能找方法对付他们。
  “忍足侑士,本大爷怎么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类型的母猫了,啊恩?”闻风而来的迹部景吾依旧是张杨华丽到无可复加,一手抚着泪痣,笑的张扬无比,身后跟着保镖桦地,不管在哪里迹部的光芒都是最耀眼的,人群之中一眼就足够认出。
  “不好意思,朱莉,我有些事情要做,天色也不早了,你要是不早点回去的话,我可是会担心的哟,而且来这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你可要小心呢。”忍足看见了耀眼无比的迹部带着自家的忠犬桦地找来,懒懒的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女人用着低沉的嗓音温和的下着逐客令,忍足的音色本就像是华丽的大提琴一样幽深又神秘,在特意压低声线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诱人犯罪一样,只要他开口,不管说的话多么无情多么讽刺,都像是在说这世上最美好的情话,几乎没几个女人不喜欢这种男人,所以忍足身边的女人也是不负众望的多到数不清,这一点倒是很被基尔向往,因为他只喜欢暗杀,所以完全不会对付女人,不管是哪一类他都应付不来。
  带着鄙夷的神色看着忍足身边的女人带着无限的娇羞走出了酒吧,迹部的脸也很是黑,“你什么时候又改变自己的喜好喜欢这种不华丽的母猫了,啊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