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寻【完结】──叙述者

时间:2021-01-13 16:07:35  作者:叙述者
 
 
  ☆、一
 
  “从前有个掌管四季的神仙,叫做霖。他奉旨下凡,查探一夜之间百花齐放之事,却迟迟未归。天帝派雨神落前去寻他,却得知,他与一凡间书生相恋,竟是不愿回了……”
  “漂亮哥哥,漂亮哥哥……”女童扯了扯苏言的宽大的白衣袖子,睁着天真烂漫的双眸,急切的喊着。
  苏言微微的低了低头,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女童的头发,露出了一个无尽温柔的微笑,他轻启柔唇,声音宛如清泉般,清澈透亮,扣人心弦。
  “嗯?怎么了。”
  女童粉嫩的小脸皱成一团,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扇动着,明亮的双眸中满是疑惑不解,她奶声奶气的问道:“那个神仙是女孩子吗?”
  苏言失笑,轻轻摇了摇头,却没说话。
  那女童更疑惑了,激动的说道:“可是我娘说了,书生是男孩子呀!”女童嘟了嘟嘴,“要是是神仙哥哥的话,那他们怎么在一起啊。”
  “对啊对啊,不能在一起嘛。”围坐在一旁的其他小孩也齐声附和着,数双若大而充满求知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苏言。
  苏言愣了一下,继而无奈的笑了,他抬起头,一双娇而不媚的桃花眼看向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中那矗立已久的一个青年,眸中万千情绪划过,最终却都化作了两汪柔情似水。
  他们相隔人海,遥遥相望,苏言缓缓开口,声音不大,于子契却一字一句听的清明。
  “爱,很奇怪,遇上了对的人,就爱上了,谁还有空,管他是男是女,是人是仙呢。等你意识到时,就已泥足深陷,挣脱不得了。”
  于子契几乎是落荒而逃,那男子看着他的眼神太过炙热,炙热得似乎可以看透他的灵魂,他承受不了。那人也太会蛊惑人心了,像话本中的妖孽,魅惑众生,他可不能被他诱了去。
  苏言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眸中渐渐漫上了一层雾气,他缓缓合上了微微颤抖的眼帘,遮住了眼底无尽的思念和快要漫出眼眶的情意。
  他缓缓站起身,拍了拍白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刹那间,围坐在他身旁的几个孩童全都化作了飞灰,消散在了天地间。唯有那女童,还直直的站在原地。
  那女童咯咯的笑了两声,莫名的有几分阴森恐怖,当她开口时,声音却已然是成年女子的嗓音了。
  “是他吗?”
  “是他……”
  苏言抬脚,走向于子契离开的方向,微风拂过,轻轻挑起他散落在肩头的乌黑长发,慢慢的,他的一头黑发随着他的步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化作了一头雪发。
  他轻笑一声,刹那倾城,眼角的一颗泪痣闪着妖异的红光,动人心魄。
  他从人群中走过,人们却对他视若无睹般。
  他轻轻地低声呢喃,声音被风吹散,破碎着飘向远方,余音袅袅。
  “我找到他了……”
 
  ☆、二
 
  于子契跑了很远,才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的抬起头,却发现,自己竟跑到了城门口。他使劲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暗自懊恼。
  自己这一跑,进城要买的东西,可还有一大半没买呢。可这太阳都下山了,再回去怕也来不及了。哎,没办法,于子契只得唉声叹气的出了城。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
  嗯?于子契走到松山岭,忽然隐隐约约听见了人声,他停住了脚,站在原地仔细聆听。
  “救命啊,有没有人……放开我……”
  这声音……好熟悉……
  “不会有人来的,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嘿嘿嘿。”一个粗犷的嗓音传进了于子契的耳朵,他暗叫不好,立马循着声音方向跑去。
  跑到那一看,喊救命的竟是城中那妖孽一般的男人。只见他此刻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的被一彪形大汉压在树上。呲啦一声,男人胸前的衣衫被壮汉撕破了,露出了一大片雪白无暇的肌肤。
  于子契再也来不及想其他,拎起脚边的一块石头,咬了咬牙,就冲了上去,啪的一声就砸在了壮汉头上。壮汉应声而倒,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
  于子契愣了几秒,急忙蹲下探了探他的鼻息。过了一会,他松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他这才抬头望了望那人,那人脱力般的背靠着树坐在地上,一只手扯着胸前破碎的白衣,微微的喘着气,白皙的胸口也微微起伏着。
  于子契脸一红,急忙转过了头,别别扭扭的脱下了外衫,扔给了他。
  “穿上吧。”于子契干巴巴的说。
  “谢谢……”苏言虚弱软糯的声音传入了于子契的耳中,于子契猛地闭了闭眼,这人……这人!简直……简直蛊惑人心!
  “不……不用谢……我走了,你也快点走吧……”于子契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着,说完后,转身就打算回家了。
  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他急忙转过头,就看见苏言倒在地上。他伸出两只手在地上撑着,试图站起来,却再次摔在了地上。见他还想试第三次,于子契急忙跑了过去,扶住了他。
  苏言低着头,嘴角微微上扬,却很快收敛了,换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双眼含泪,苍白的嘴唇死死的咬着,浸出了血,染红了唇,一副坚韧不甘的模样,却莫名的有些勾人。
  于子契略微转过头不再看他的脸,而是看向了他的脚,他这才发现,苏言竟然赤着脚,一双白玉足纤细修长,完美无瑕。
  于子契立马又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别处,就是不肯再看苏言一眼,不知为何,苏言总能轻易勾走他的心魄。
  他问道:“你脚怎么了,还能走吗?”
  苏言轻轻摇了摇头,“好像扭到了。”
  于子契无奈的叹了口气,视线重新回到了苏言的玉足,只见苏言脚踝处已经红肿了一圈,他伸手轻轻捏了捏,却换来了那人的一声嘤咛。他身子僵了僵,不知如何是好。却又听到了苏言的一声惊呼。
  “那人,那人动了!”
  随后于子契怀中便多了一个柔软的身躯,于子契身子是彻底僵了,但视线却下意识的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大汉,果然,那人的手断断续续的抽动着,似是要醒了。
  于子契也顾不上其他了,急忙转过身蹲下,紧张的对他说道:“快,快上来,我带你离开。”
  苏言又笑了笑,温顺的爬上了于子契坚实的后背,然后将脸贴在了于子契的背上,不动声色的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动人的眼眸中满是怀念之色。
  于子契努力忽略掉背上的怪异感,把人往上颠了颠,便快速大步朝外走去。
  在于子契走后,地上的壮汉渐渐幻化作了一个五六岁的女童。女童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阴沉,口中恨恨喃喃道:“又让我做这种事,哼。”随即便化作一缕灰烟,消失不见了。
  直到走出很远,于子契才慢下脚步,缓缓地走着。只是方才走快时没感觉,慢下来后,一切感知变得清晰。苏言乌黑润滑的发梢被风吹起,撩过于子契的脖子,酥痒难耐。苏言呼出的热气也带着水润一股股的扑在他的脖颈上,于子契感觉自己似乎快窒息了,在苏言的气息包围中窒息了。
  为了赶走这种折磨,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苏言动了动,将脑袋枕在了于子契的肩膀上,眸中泛着某种奇异的光彩,他低声喃喃道:“苏言……我叫苏言。”
  于子契呆呆的喔了一声,又是长久的沉默。
 
  ☆、三
 
  渐渐的,天彻底陷入了黑暗。于子契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树叶沙沙作响,月光透过树叶,照在他们身上,背后两人的背影被拉的悠长,却紧紧贴在一起。
  又过了半晌,他才有些吞吞吐吐的说:“现……现在,天也黑了……你……你只能到我那住一晚了……明天……我再送你回家……”
  苏言眸中神色暗了暗,他低声说道:“我没有家……”
  于子契愣了愣,好半晌才喔了一声,就再也没说话了。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回到了于子契的家。
  于子契的家在村子的边缘处,靠近深林,鲜有人来,离最近的一户人家也要走上一炷香时间。
  房前有一池塘,池塘中种满了皎洁无暇的荷花,正值夏季,一朵朵婀娜多姿的荷花在池中争相斗艳,好不热闹。池中央有一石桥,走过石桥,便是于子契的一处竹屋,竹屋旁还有一簇挺拔直立的青竹,就如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一般。
  于子契背着苏言,轻轻推开了房门,屋内简朴的布置印入了苏言的眼帘,他的眼眶蓦地就红了,一滴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滴在了于子契的肩膀上。
  于子契脚步一顿,有些诧异。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你……哭了?”
  苏言伸手拂了拂眼角,柔软细腻的声音难得带了点沙哑:“没事,脚有些疼,没忍住。”
  于子契蹙了蹙眉,努力扼住了心弦,低声说:“一会我给你拿药膏擦擦。”
  “好。”
  于子契走到床边,轻轻将苏言放在了床上,然后就往外走去。
  “你去哪?”苏言猝然出声,语气中带着惴惴不安。
  于子契的心不知为何就软了下来,他放柔了声音,说:“我去给你烧水洗涑,一会就回来。”说罢,就走出了卧房,往厨房走去。
  烧水时,于子契的脑袋乱作一团,万千思绪把他扰的烦不胜烦。
  苏言的容貌和气质都不像是普通人,而他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与这样的人来往过密,未必不会惹上麻烦。而且,于子契的脸红了红,苏言的一举一动莫名的总是能牵动于子契的心绪,这种不受控制的状态实在过于恼人。
  于子契合了合眼眸,重重的叹了口气。
  并且……他是有婚约之人……怎可再与旁人纠缠不休。
  定要离他远远的……
  吱呀一声,于子契推开门,提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
  苏言却没在床上,而是走到了窗边,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色,不知在想些什么。夜风习习,发丝飘飞,清冷的月光照在一身白衣的苏言身上,给了于子契一种他即将乘风而去的错觉。
  于子契甩了甩脑袋,走进了简陋的白布屏风后,将热水倒进了浴桶,然后又出去提了一桶热水倒入其中。随后,他试了试水温,觉得略微有些烫了,便又去接了半桶冷水。倒了一半后,他又试了试,还是有些烫,但他回想了下背苏言时,那种冰冷的触感,觉得,还是热些好,给他暖暖。
  于子契走出屏风,从怀中掏出一盒药膏放在桌上,然后叫了一声仍在窗前出神的苏言。
  “苏言,水好了,泡泡吧,暖暖身子。”
  苏言循着声音转过了头,一时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旧日子,他轻声唤道:“霖……”
  “什么?”于子契没听清,有些疑惑。
  苏言一下子清醒过来,苦笑了下,但很快又恢复了温润柔和。
  “没什么。”
  他一瘸一拐的往于子契的方向走来,狼狈的姿态竟也挡不住他的风华绝代。于子契咬了咬牙,想着要快些离他远远的。于是,他快步走上前,说了声“得罪了”,随着苏言的一声惊呼,于子契一把将苏言横抱了起来,大步朝屏风内走去。
  苏言的头深埋在于子契的胸口,听着于子契怦怦乱跳的心脏,苏言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眸中带了一丝满足。他伸出双手揽住了于子契的脖颈,明显的感觉到于子契身子猛地绷直了,然后加快了脚步,几息之间就到了浴桶旁边,然后于子契不假思索的直接将苏言放进了浴桶,转身欲走,却没能走掉。
  他一低头就对上了苏言水汽弥漫的双眸,他想移开眼,可是,苏言的双手仍然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为了逃避对视,他又低了低头,却呆住了,大脑瞬间充血,脸颊刹那间就涨红了。
  苏言白衣未退,入水的瞬间,就紧紧的湿漉漉的粘在了苏言白嫩如霜的光滑肌肤上,粉嫩的两处若隐若现,一眼勾魂。
  于子契猛地挣开了苏言的双手,涨红着一张脸,双眼在屋内四处乱看,却不敢再看苏言一眼。
  “衣服我一会给你放屏风上,我先走了。”快速说完这句话,于子契转身便逃离了这个烟雾缭绕的迷人幻境。
  苏言张了张口,却没来得及说话,于子契便已然跑远了。
  苏言在水中转了身子,伏在浴桶边缘,痴痴的看着门外的方向,久久没有动作。
  吱呀一声,门又开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后屏风上就多了一件白色的里衣和一件青色的外衫,急促的脚步声复又响起,苏言急忙叫住了他。
  “公子!”
  脚步声顿时停住了。
  苏言眼帘低垂,睫毛簌簌扇动,他轻柔的说:“谢谢你。”
  那脚步又动了起来,走到门口时,却又忽然停住了,于子契低沉却又带着一丝慌张的声音传入苏言的耳中。
  “我叫于子契…”
  随后,又是吱呀一声,房门关上了。
  苏言缓缓转过了身,他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全身浸入水中,直到水淹没了他的头顶,再也分不清眼泪与水。
  于子契,于子契……
  于子同契,白首不离。
  原来,你还记得……
 
  ☆、四
 
  之后的几天,于子契除了必要的送饭,给他换药,其余时间都避着苏言。
  他不能再让自己这样下去了。
  苏言坐在池塘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于子契出门的背影发呆,他感觉到了于子契的退避。
  “怎么,他不理你了?”突然,一个略微清冷的女子嗓音传入了苏言的耳中,苏言却看都没看这个凭空出现的有着成年女子嗓音的女童一眼,似乎对她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