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舔碎河山【完结】──gelato

时间:2021-01-13 16:06:41  作者:gelato

 =================

书名:舔碎河山
作者:gelato
文案:
黑长直白富美少(sao)年攻 x 欠c魔鬼受
 
梦魔X普通人类
 
 
古今中外各种类妖魔鬼怪与人类杂交混居的现代社会世界观。里面的非人类设定都是随便编的也没有去考究,不许介意。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口天小点,何山 ┃ 配角: ┃ 其它:变态
 
一句话简介: 一吻崩心
 
立意:变态级恶心到惊悚可怖,整个人都别样意义上的不好了,强烈建议别看
==================
 
  ☆、01 美昏了头也不该吐吧
 
  “‘新型理财、零风险、年化收益10%……’这个果然是骗人的吗?”千口天小点叼着棒棒糖问。
  派出所的小哥哥耐心地回答:“你手机里的这个网页,应该不是正规网址,上面说的电子银行也是假的,这边也有不少受害者也中招了,你等下也进去做个笔录吧,很快就轮到了。”
  千口天小点好像并不在意:“哦,还好只被骗了一百万。”
  很穷的小警员只能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唉,这骗子机构太可恶了。”千口天小点忧伤地叹了口气:“对我这种顶级白富美不是应该既骗财又骗色才对吗?“
  已经转身准备投入工作中的小警员没接茬,默默在心里吐槽:原来可恶的地方在这里吗???
  他在继续远去中忍不住回头再三打量面前这名黑长直美少年,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没错?
  千口天小点不是雌雄莫辨的那种漂亮,不娘,但却比女孩子好看。小警员怕自己精神出轨,不敢再多看了。
  同样在笔录室门口,刚刚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年轻男子似乎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凑过来对千口天小点说:“你如果对追回钱财并没有所谓的话,我有个好方法可以介绍给你哦。”
  千口天小点视线转移到这名男子身上,从气息上看,这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男子。
  男子没有等他回话,兀自接道:“可以诅咒骗子机构——比如诅咒他们被更可恶的罪犯骗光。”
  “诅咒?”千口天小点从对方看似纯良可爱的脸蛋上回过神来,“那不是恶魔专用的把戏吗?”
  “对,我这里刚好有门路能联系恶魔,虽然他们不会骗财骗色,但是要小心被骗走灵魂哦。”男子说完,奸邪地一笑。
  这种小恶魔的奸笑正中千口天小点的萌点,灵魂骗没骗走他不知道,但是他的心在那瞬间已经被骗走了。
  然后千口天小点觉醒了奇怪的属性,他贴近那名男子,双手握住对方的手,举到胸前,诚挚地问候:“你好,我叫千口天小点,种族是梦魔。虽然我外表只有十五六岁,其实已经成年了——梦魔如果从来没有吸过精的话,就会一直保持少年的外形。明明我这种天花板颜值的小美人想勾引谁都能手到擒来,之所以一直守身如玉,就是没有遇到配得起我的人。你叫什么名字?我……”
  男子缩手打断了:“我只是普通的人类,连被您这么……的梦魔知道名字也不配吧。”
  千口天小点继续真诚地分析自白:“唔……脸的话笑起来敲可爱勉强还配得上吧。至于别的,就凭你能一笑勾走我的心,本事已经足够强大了!怎么?本美人已经这么主动了,你竟然也没有心动吗?”
  “……”
  男子嘴角抽搐地回答:“那什么……正常人听到初次见面的人说这种话,只会觉得很可疑吧。”
  千口天小点:“虽然但是,我这么花容月貌沉鱼落雁,不管多可疑都会起非分之想吧?就算当作被骗了也会想上我吧?”
  男子眉目中没再掩盖深深的鄙夷:“我觉得已经不只是可疑了,还很变态和自恋。”
  千口天小点:“变态的话我不否认,毕竟梦魔都比较骚的啦;但是自恋就不算了吧,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啊?你有见过比我好看的雄性吗?”
  “……”男子没再接话。
  他直接吐了。
  这招很管用,千口天小点总算没有继续变态的话题,惊呼:“虽然我也觉得我说的话很恶心,但是正常人应该只会起鸡皮疙瘩然后说‘想吐了’,不会真的呕吐吧!?”
  男子擦擦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呵,果然真呕吐能让你闭嘴呢。”
  千口天小点的萌点真的很奇怪,他觉得这种小得意的笑容也很迷人,不过还没等他再说出撩起鸡皮疙瘩的话语,男子继续道:“我就知道,不管是不是人类,都一定会这呕吐物的气味熏到不想开口。”
  千口天小点口中的棒棒糖已经被他不知不觉中嚼碎成糖渣,通常他能一口闷,但是听完这话,嘴中产生一种异样感,好像空气中的不干净气味已经飘入口中、粘在在糖上,让他死活咽不下去,险些把自己噎着。
  这时,从笔录室出来的大学生模样的男学生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不好意思啊,何山。让你等这么久,连累你陪我一起翘课了。”
  于是千口天小点得到了重要情报:自己一笑钟情的人名字的读音,虽然具体还不知道是哪个‘删’字,但是听起来很普通;对象应该也是个大学生,派出所旁边就是一所地标性大学。
  何山:“没关系,反正普通人也很难能有机会进派出所参观。倒不如说我就是想翘课才跟你过来的。”说完他奸计得逞似的微笑了一下。
  男生抬脚准备走,被拦了一下,低头才看见那上荧幕会被打上彩虹马赛克的东西:“唔哇!是谁被这里的二手烟熏吐了吗?!”
  然后千口天小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倾心的对象跟别的男生跑了。他实在太震惊了,有人竟然会对着自己的极品美貌呕吐,不可思议到让他压根没想到其实可以尝试死皮赖脸地跟上去,至少挖出对方到底姓甚名谁住哪里的关键信息。这样才能发挥梦魔的特长——夜袭。
  等他乖乖做完笔录,天都黑了。他在夜晚的凉风中慢慢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大学门口,决定碰碰运气,每日在这里蹲点,兴许那名“何山”同学就是这里的学生。
  老天有眼,第二天中午他来到学校门口蹲守,还没啃完第二根棒棒糖,想见的人就出现了。
  千口天小点激动地蹦跶到了何山面前,无比喜悦:“太好了你真的是这里的学生!我想你想得整晚夜不能寐!”
  何山还没来得及吐,旁边那名昨天出现在派出所的受害者男生惊呼:“啊你就是昨天那个美少年梦魔!要不是当时在派出所而你看着是个未成年,我一定会搭讪的啊啊啊啊!他不是什么好人,选我选我!”
  旁边还跟着三两个男生,闻言纷纷围上来开始毛遂自荐。
  千口天小点表情立马淡漠起来,默不作声地从裤袋里掏出几张纸条,一人一张递给他们,上面统一打印着文字:你是个好人。
  简直就是以实际行动诠释“没兴趣跟你们说话”。
  千口天小点掏纸的时候,一颗棒棒糖“不小心”掉出来落在地上。他今天上身是可爱又帅气的男款水手服,下边搭配超短裤。他挪了半步,找到一个恰当的位置,捏起裤边一角招呼何山:“你不帮我捡糖吗?这个角度抬头可以看到我的胖次哦!”
  “……”何山:“别这样,我又要原地呕吐了。”
  千口天小点有点懊恼,暗示意味十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裤边:“诶?这可是我特意为了勾引你穿的超短裤呢!比超短裙还短。”
  旁边还有不死心的一边嫉妒地瞥着何山一边锲而不舍地勾搭小美人:“他不喜欢太直接的勾引,但是我喜欢!我已经上钩了你要对我负责哦!!”
  千口天小点白了这人一眼:“呵,其他人只配用眼欣赏我的美。”然后指了指何山,“只有他才可以艹我。”
  何山果断再次表演原地呕吐。
  男生们惊叫:“拒绝已经很不是男人了,面对此种美色,竟然能吐的出来!你是魔鬼吗!!!”
  千口天小点突然不敢确定何山究竟是不是人类了,明明气息完完全全能判定出来,他竟然还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以至于不知道还有“魔鬼”这一种族。
  他忍不住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并没有找到官方定义,看来“魔鬼”只是一个普通的形容词。
  何山吐完后看了一眼千口天小点呆若木鸡、乖乖闭嘴的模样,满意地偷笑了一下,随即招呼也没打转身就离开现场了。
  千口天小点这次跟了上去,大概跟了差不多半条街的距离,何山状似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警告千口天小点:“你是跟踪狂吗?这年头当跟踪狂下场会很惨的。”
  千口天小点:“不算吧。我第一次跟踪,所以技术才会这么烂让你马上发现了……不过如果你有那方面的癖好的话,我可以当你的专属贴心小跟班哦!”
  “……”何山:“我已经没东西可以吐了。”
  千口天小点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喜事,眉开眼笑:“那我是不是可以继续跟着你到天涯海角?”
  何山更想吐了:“不可以。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乖乖听话:别再跟着我了。”
  千口天小点只好妥协。
  于是当天晚上,何山返回学校宿舍途中再次在校门口遇到了守株待兔的千口天小点。
  何山脸上倒是没什么怒色,凉冰冰地说道:“蹲守本质上和跟踪没有什么区别吧。”
  千口天小点摆出一脸娇媚的神情,虽然他会梦魔的魅惑之术,可是没有充过“魔力”的他实在用不出来,只有形没有神:“我只是想见你一面也不可以吗?如果你不喜欢,大可以当我不存在啊——不过这应该办不到吧,毕竟我那么赏心悦目,忍不住多看几眼也是人之常情。”
  “你确定要继续这种跟踪狂行为吗?后果真的真的会很恐怖的哦。”何山脸上又现出奸邪的表情。
  千口天小点的心脏仿佛被箭击中搬抽了抽,他想起起初刚碰见何山时对方说的有关诅咒与恶魔的话题,决定先从“共同语言”下手:“对了,昨天说的‘诅咒’我想试试……”还没等他继续说出“你能帮我吧?像我这种货色大把人排着队上赶着来讨好我,你一定也已经迫不及待伸出援手了”就被打断了。
  何山:“那个不用试了,已经解决了。是别的受害者下的诅咒,作案团伙在转移非法资金的时候被骗子打着‘洗钱’的名号坑了。”
  千口天小点:“啊?什么?真的假的?骗子不是应该很懂套路,更难被骗才对吗?”
  何山:“是吧,骗子都会相信自己的智商不会被骗,但是人越相信自己,越容易立FLAG。”
  “……”千口天小点对那些琐碎的事并不上心,他继续拐回发骚的“正途”:“我好感动!你这么关注这件事,果然心里也一直装着我吧!”
  何山这次准备充分,有东西可以吐了。
  
 
  ☆、02 对
 
  何山的呕吐物其实都是假的。
  他原本有一个恶趣味就是随身携带一瓶辣椒酱,兴致来了就偷偷下在朋友的蛋糕里。
  去年的愚人节让他发现有卖“呕吐物”的恶作剧用品,他欣欣然备了一点,可惜一直没机会使用。
  不过遇到千口天小点后一用也用太多了直接花光存货了。竟然还能再买到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可惜这个虚假“彩虹”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徒有其表,虚有其味。冷静观察的话会发现闻不到一点臭味,很容易就能发现是玩笑道具。
  何山也只能靠言语或是动作引发心理作用来掩盖这一弱点。
  他盯了盯千口天小点手上剥开了糖纸的棒棒糖,擦了擦嘴边沾上的彩虹。
  千口天小点很“识趣”地联想到了不好的感受,捂着鼻子扔掉糖溜走了。
  虽然假呕这一妙招很管用,但是用多了何山也觉得厌倦,而当他开始思考下一次再见到那个有趣的“玩具”梦魔时该怎么耍他时,千口天小点就没再出现了。
  就那样过了大半年,在他无端莫名生出的一种空落落的感情渐渐淡去时,那名美骚年奇迹般地得以名正言顺撞上他。
  千口天小点:“我奋发苦读考上了这里的大学了呢,这样我们在学校里偶遇是很正常的事情,跟跟踪毫无关系!”
  何山其实有点惊喜,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这是狡辩吧,而且狡辩得这么大费周章……”
  千口天小点:“就为了光明正大地跟踪你,明明我家里有钱到这辈子根本不用浪费时间去念书,竟然大费周章地考上了这种不起眼文凭也不值钱的垃圾大学,你是不是很感动?”
  千口天小点一改之前骚气逼人的神情,整张脸透出一种凉薄的态色,与其说是在勾引人,更像是在花样黑。
  何山:“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人设都变了??”
  见何山竟然没有呕吐,千口天小点眼中难以抑制地闪出期待的光:“因为我深思熟虑后发现明骚你不喜欢,冰冷一点反而会有人搭讪我,所以想试试装成冰山美人的人设。”
  “……”何山心想:冰山美人很老套了,而且这样更像是毒舌属性。
  千口天小点发觉自己的表情管理有点走样,忙强硬掰出几近面瘫的脸,轻轻咳了咳:“好像还真有点效果。”
  但是他窃喜的目光相当灼人,凝神望着何山。
  千口天小点不讲露骨的骚话时,总算是一副正常美人脸。何山作为一名生理正常的男性,很难不动容。
  可惜千口天小点只正常了那么半刻,在何山思路还没整理好时就破了功:“那么今晚我可以上你的床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