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文艺不复兴 》【CP完结】──二蛋

时间:2021-01-13 16:02:40  作者:二蛋
 
第一章 
  刘默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腿打了石膏吊在那里,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我怎么失忆了?
  “刘默也!你他妈总算醒了!”床边守着个小美人,就是脾气不太好的样子,上来就给了自己正义一拳。
  “你是谁?我男朋友吗?”刘默也疑惑地摸摸下巴,“我难道还欠下风流债?咱俩都是向导,不能乱搞吧。”
  小美人又是一拳:“滚,我是你爸爸!”
  两人大眼瞪小眼三分钟,小美人将信将疑地问他:“不是吧?真给摔傻了?”刘默也点点头,小美人立马跑出去叫医生:“大夫!我这朋友脑子摔出问题了!”
  医生进来一通检查屁事没有,得出结论:“随缘吧,指不定过段时间就想起来了。脑子还能用,先把你的肋骨和腿养好吧。”
  “所以你是谁?我朋友是吗?我怎么瘸了啊?”刘默也摸摸胸口,结果从怀里拽出一团灰不拉叽的玩意儿,“诶诶诶这医院环境不行啊,怎么还有只耗子?这么老大个,都上床了!”“灰耗子”生气地滋儿哇乱叫,一口啃在他手上,小爪子狂挠。
  “你是失忆还是傻了?松手,给你精神体掐坏了!”
  “哦哦哦……”这么一说刘默也才注意到这“耗子”个儿不小,耳毛长长的,尾巴也是蓬的,合着是只松鼠。“这灰不溜秋的,确实像耗子啊。”松鼠听了这话更生气,他一松手立马跳到窗户边上,拿屁股对他。
  “你叫刘默也,”小美人掏出了俩人的学生卡,“我是你室友,衡雨泽,虽然你傻了,但爸爸会对你不离不弃的。”
  刘默也看看学生卡,肃然起敬:“爸爸,你名字好牛逼。”
  衡雨泽翻白眼:“你第一次见我也是这么说的。你啊……服了,你说你为个狗男人值得吗?好歹我们是向导呢,非得一棵树上吊死。想开点,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哨兵多的是。”
  “什么?我是为情所困摔断了腿吗!”刘默也大惊失色,“我感觉我不像那么想不开的人啊。”
  “不不不,你就是!你多英勇啊?我从来没见过碰上袭击向导挡哨兵前面的。”衡雨泽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有毛病?靳景山这年级第一的哨兵他铁打的身体能受不住?人家身体素质可是s级的,你碎成渣他都不一定有事!”
  刘默也对此毫无印象,听到这里唾弃从前的自己:“我怎么会这么傻!我保证,再也不会拘泥于儿女情长了!我现在重生归来,我是钮祜禄刘默也!”
  “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衡雨泽给他剥了根香蕉,“医生说你这一下伤的重,精神屏障都受损了,精神体恐怕一时半会儿收不回去。”
  刘默也还在努力的哄松鼠,一边哄一边发誓:“靳景山,什么景山?景山公园吗?什么样的哨兵值得我断一条腿!”
  正说着导员进来了:“刘默也醒了?刚好,靳同学来看看你。”
  衡雨泽专心致志的给自己也剥了一根香蕉,刚要吃,突然被刘默也很用力地抓住了手,一抬头发现这货满面红光丝毫不像断了腿刚醒的病号。
  “衡雨泽……”刘默也盯着导员后面的男人小声感叹,“这个值啊!”
  ……
  靳景山有一位狂热的追求者,那位向导声称对他一见钟情,每天中午跨越大半个校园跑到哨兵院的食堂来找他。要是他明确说了,靳景山还可以拒绝,可这位向导也不说啥腻歪的情话,就是每天“靳同学真巧啊”,然后坐在他隔壁桌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靳景山忍了,毕竟他是个涵养不错的人,人家又没对他生活造成什么实际影响,他就假装看不见,低头吃饭。
  本以为两人能相安无事,结果那天学校保安没拦住,进了个报复社会的哨兵,冲着食堂同学就是一顿输出。按理说,那一下靳景山挨了真没啥,顶多歇两天。结果那个向导非得挡他前面,直接就进icu了。
  靳景山那叫一个无语,可人家毕竟算是因为他受伤,不去看望下也不合适。这不,今天导员就揪着他来看望受伤向导,还要求必须带果篮。
  一踏进病房,那只松鼠就扑到他身上不肯下来。他认得,这是那个向导的精神体,总是出现在他附近,偷偷摸摸以为自己发现不了似的。
  “刘默也啊,伤怎么样了?同学们都很担心你……”导员话还没讲完就被伤员本人强制打断。
  那位向导的表情和扒在他身上不肯下来的松鼠如出一辙,其声音之洪亮丝毫不像被打断了三根肋骨的样子:“这位同学!我一见到你就感觉我又初恋了,冒昧问一句,你是不是我男朋友啊?”
  “……”病房气氛一时沉默。
  完了,靳景山心想,这向导不仅身子骨脆,脑袋也不太灵光。
  作者有话说:
  无脑自嗨文,随时坑掉,此为存档处。
 
 
第二章 
  深秋的六七点钟,正是同学们吃完饭出来遛弯的时候。没课的小情侣手挽手边走边笑,学校规定除实战课其余课上不准放精神体,下了课就总有向导哨兵出来遛弯闷了一天的精神体,指不定街上看对眼还能有一段姻缘。
  靳景山平时这个时候应该在训练场训练,但今天不一样,顶着深秋冷风,他在推轮椅遛他的向导。
  “我儿子这个样子你是得负责任的!”那个剥香蕉的向导拿着水果刀威胁他,“你必须说你是他男朋友,不然我晚上把你们寝室所有哨兵都精神催眠,明天全都上课迟到。”
  “是他自己挡上来的,他追我我就要负责吗?”靳景山很无语,倒贴他的向导不在少数,况且这个看起来脑子不太好。
  “注意下我这不是请求,是威胁啊。”衡雨泽拍拍他的肩膀又进到病房里和刘默也说,“儿子,这确实是你男朋友,导员介绍相亲认识的。”
  刘默也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抬头问靳景山:“真的吗!”
  “……”之前没正眼瞧过,仔细看这个向导还有点可爱,眼睛又黑又亮,抱着他那只毛茸茸的精神体满脸期待的看着他。确实,这个向导一直给自己送东西,这回又是为了救自己受这么重的伤……要不,答应他?
  靳景山还没反应过来“真的”两字就已经说出口,在刘默也的欢呼声和导员的惊叹声中怀疑人生。
  靠,被搞了。
  他一回头果然看见衡雨泽的那条蛇慢吞吞地爬回他身边,露出一小点尾巴尖。向导的精神体很少有这么有攻击性的肉食动物,刚刚就是他影响了自己的思维。
  “好可惜我不记得了啊,但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喜欢你,你叫什么啊?”小向导坐直了问他。
  “靳景山。”最后还是心软了,靳景山没好意思当着导员的面拒绝他。他想着回头晾着几天就自然淡了吧,反正说是相亲,处半个月说不合适也没问题。
  结果今天就被缠上了,刘默也划着轮椅来找他。
  “哈罗老靳这么巧!”
  “晚上好。”哪里巧?你是怎么从学校东边的向导宿舍楼跑到学校西边的哨兵宿舍来的啊!然而当着周围那么多起哄哨兵的面他又不好让这个向导丢人,只能任劳任怨的推着他的轮椅往外走。
  这其实是个电动轮椅,遥控就行,刘默也一口咬定他轮椅刚好到这儿没电了,要他推着走。
  那只松鼠顺着胳膊爬到他肩上,毛茸茸的尾巴蹭的脸痒,靳景山把它扒拉下来,它就一会儿又自己爬回来,死皮赖脸,真是像极了它主人。
  “那个,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啊?”刘默也问。
  他想想回答:“大食堂认识的。”学校有三个食堂,哨兵一个向导一个,还有个混合的,他就是去大食堂吃了一次饭就被刘默也盯上了。
  “你精神体呢?咋不放出来玩玩,我想看!”
  刘默也话音刚落,一只大猫就轻巧的跳下来,灰色毛发一身斑点,尾巴极短,两颊有着下垂的长毛,耳朵尖上也是黑色的簇毛,像天线似的。大猫四肢很长,他从未见过脚掌那么大的动物,仿佛套了雪地靴,落地一点声音都没有。
  松鼠从靳景山身上蹦下来,看着大猫,想扑上去又不敢,急的在刘默也怀里上蹿下跳。
  “哇塞,你这个猫好大,怎么没有尾巴?”刘默也好奇的伸手,被大猫躲开了。
  “这是猞猁,主要吃兔子。”靳景山顿了一下,“松鼠也吃的。”
  “太感动了,那我们这不是狼爱上羊爱的疯狂!你这猞猁叫什么啊?”刘默也完全没被吓到,看猞猁不理他就摆弄自己的小松鼠,“你再大胆点,去撸猫!”
  “不用,你已经够大胆了。”靳景山拿他没办法,“它叫雪山。”
  “小雪是吧,好可爱啊!”
  “……”雪山生气了,叫两声往远处跑,找别的精神体玩了。
  浪漫的晚上二人各怀心事,刘默也想的是怎么让猞猁多喜欢自己一点,靳景山想的是如何摁到轮椅的一键折叠。
  作者有话说:
  这篇真的是随缘写,没有稳定更时间的(跪)实验篇目,不要抱希望
 
 
第三章 
  “快看,那个帅哥又推他的残疾男友出来遛弯了!”
  “真的好感动啊,总能看见他俩,希望他男朋友能快点好起来!”
  ……诸如此类的言论,靳景山假装听不见,他催眠自己,强大的人必受磨练,勇敢面对流言蜚语是第一步。
  可是刘默也实在太烦人了!靳景山怀疑导员把自己的课表给了他,每天都至少有一节课看见他划着轮椅坐在最后一排,倒是自带座位了。靳景山的课他又听不懂,时常是抱着那只松鼠就睡着了。
  别问靳景山怎么知道他睡着的,每回下课人走干净了就剩一轮椅搁后排,你说你推是不推?一来二去就连老师都认识刘默也了,上课前都要问他:“你那个轮椅男友这节课咋没来?”
  今天下午的课是“向导与哨兵结合热紧急处理”,目前最火的公共选修课,节节爆满,除了课程内容劲爆的原因,还因为老师是美女向导,来的晚了只能挤最后面。
  靳景山起晚了。
  幸运的是后排有座,不幸的是座在轮椅旁边。
  “好巧,靳同学!”刘默也冲他招手,笑得像个揽客即将成功的老鸨,“快过来坐。”
  “同学们好,首先翻开《结合热红宝书》第48页,上回我们讲到,向导的结合热触发大体分两个类型,一是双方型,二是自我型……”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靳景山没办法,只好坐了过去。
  他刚一坐下那只松鼠便钻进他的怀里,毛茸茸的尾巴蹭得人直痒痒。刘默也给它起名叫鸡腿,原因是出院的时候很想吃鸡腿。
  那次重伤让刘默也的精神屏障收到了一定程度损伤,导致他和精神体的联系被切断了。正常来说向导或者哨兵是能自由回收精神体的,并且可以和精神体思维交流,感知周围情况。可刘默也不行,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抱着他的松鼠上课,医院给他特批了条。
  每次想到这里,靳景山总会对他心软,人家为了救他付出这么高的代价,陪他演会儿戏怎么了?
  “你喝酸奶吗?”刘默也从包里掏出一瓶烤酸奶放他桌上,又给自己拿一瓶,他的包里全是吃的,以应对听不懂课不知道干啥的情况。
  靳景山摇头:“我不爱喝。”
  刘默也:“给你室友喝,不喝明天过期了,打折买的。”
  “……怎么不给你室友喝?”
  “他怕过期。”
  靳景山只能默默收下,实际上最近半个月他室友都快被刘默也养胖了。
  “你晚上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刘默也又问。
  “要开会。”好,靳景山为了拒绝刘默也编出的理由已经可以写本书了。
  “这样啊……那还是开会重要。”刘默也很失望地低下头,不过他被拒绝习惯了,很快就恢复过来,撕开一盒饼干,“你吃饼干吗?巧克力的。”
  靳景山摇头,他就缩回去:“那我自己吃了。”
  一转眼就下课了,靳景山回头看刘默也有没有睡醒,他没跟自己并排,轮椅停在略靠后的位置,睡的正香,平板上还在刷着视频慕课。
  [耿新:速来,食堂二层米西米西。]
  靳景山回复完室友发的信息,推下轮椅,刘默也就醒了。
  “啊下课了!”他揉揉眼,伸了个懒腰。
  “你还去食堂吗?”靳景山问他。
  “你不开会了?”
  “不是,就问问你。”
  “那……我不去了,刚刚课上都吃饱了,我,我走了!你忙吧。”
  “要我把你送出楼吗?”
  “不用了,今天轮椅有电。”刘默也笑笑,“走了鸡腿,该回去了!”小松鼠这才肯从他身上下来,不舍地爬回主人的轮椅上。
  刘默也走了,那只小松鼠还趴在轮椅上看他,一会儿一回头,最后被主人扒拉了下来。
  作者有话说:
  随缘随缘。
 
 
第四章 
  现代医术真的是很发达,只要一口气在就能救回来,像体质好的哨兵折了肋骨,医疗机一开,第二天就生龙活虎了。向导再不济也是比普通人强,刘默也一周过去也是能一瘸一拐地走路了。
  可谁还不喜欢电动轮椅呢?入选年度最佳代步工具top10,有自动规划路线功能,速度快又稳得一批,有了它你再也不担心上课迟到。方便快捷,还有一键折叠功能,体积小好收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