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亡国后我怀了仇帝的崽【情有独钟】──金飞羽

时间:2021-01-13 16:00:37  作者:金飞羽

 

 
 
第1章 
  亡国之君
  易词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一缕灰白的烟雾自绢布飘起,橙红色的火苗窜起,以极快的速度将这幅山水图吞没。
  《游春图》,一代绘画名家两百余年的传世之作就此成为灰烬。
  火焰很快以汹汹之势席卷整间屋子,雅洁的画室中悬挂的无数物品孤品都随着这场大火消逝。画上的美人脸被火舌烧出黑洞,松竹山水图被火焰炙烤,转眼便成了大片的黑色灰烬,如墨蝶在火焰中纷飞凋零。
  书房中的每一幅字画上几乎都有盖印。
  这些盖印除画师本人的印外,还有历任收藏之人的盖印,足证画之珍贵。其中只有寥寥几幅字画干干净净,除了字画本身再无一物。
  然而这几幅字画即便是在满屋名家手笔中,依然不落下乘,只是不知是何人所著。
  这样付之一炬,未免令人扼腕叹息!
  但与其让这些干净的字画落入暴君手中,还不如就此焚了!
  火焰席卷整间房屋,高温与热浪终于让易词表情变化。他眨了眨被烟熏出眼泪的眼睛,神色复杂地最后看了这屋子一眼,倔强转身走了出去。
  宽大的衣摆和鼓起的衣袍衬托得易词的身材有些清瘦孱弱,他的背却挺得笔直,任谁也看不出他衣袍下的身躯正在微微颤抖。
  ……
  易词没想到秦国的攻击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
  秦国的君王只花了短短九年的时间,先后吞并了五国。而易词的郑国,则是最后一个没被灭掉的国家。
  只是如今这郑国,也不得不灭了!
  秦君所率领的军队已经攻破了郑国的王宫。王宫里的侍卫才一接触到秦国的军队就已溃不成军,如同洪流中的一滴浪花被瞬间冲散。
  此时的郑国王宫随处都可听见宫女与太监的尖叫声和喊打喊杀的声音。易词穿过厚重的枣红色长廊,一步步向着王宫的最中心走去,与周围四散奔逃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混乱的宫人抢夺着宫里的财物,装得衣袍鼓鼓,弓着背匆匆逃离,路过易词身边时只管埋头,不敢去看易词的脸。
  易词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甚至在被一个宫人不小心撞到时什么话也没说,只低头整理了一下被撞乱的衣裳。
  所有人都可以逃,唯独易词不行。
  国已破,他又能逃掉哪里去?
  有人悄然落在易词身后,声音果决而低沉:“我带你逃,拼了这条命也要带你走!”
  易词没有转身,这气息和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出现的一瞬间易词就认出了他。
  洛安,易词的暗卫,从易词被立为储君到现在,已经跟随在他身边十年了。
  易词从不怀疑洛安的话,洛安如果说拼了命也要带走他,那就一定会为他血战到流干最后一滴血液。易词叹气,鼻头有些发酸,不敢转身,怕一转过身就失掉了此刻视死如归的勇气。
  易词声音闷闷道:“你走,别跟着我了,去找邱凉,去找魏玉舒。我要他们活着!”
  身后没有动静。
  易词咬牙低斥道:“你走,这是我的命令!”
  片刻的沉默后,身后传来重重的响声。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洛安跪地的声音。
  洛安的声音像是用尽了力气:“领命!”
  易词眼睛酸涩,胸口仿佛被人重重捶了一拳的发堵。正欲继续踏步往前时,身后再次传来了洛安的声音。
  “王上,你要是死了,洛安为你殉葬。”
  易词身体微微停顿,没有说话。他抿起的唇无声绽开一抹浅淡的笑,似兰花初开,清冷而美丽。
  能有人心甘情愿为他赴死,他这个国君当得也不全是失败。
  ……
  漆红高大的石柱,台阶之上歪掉的龙椅,偌大的宫殿一副被人劫掠过的模样。
  不知何人扣去了龙椅上镶嵌作为龙眼的宝珠,金雕的龙头空荡荡地眼眶对着易词,像是在无言地指责。
  易词心里一揪,回忆起当日父王重病垂死时,唤他到床前说的一番话。
  那时他的父王被病痛折磨得面色憔悴,躺在床上气息有进无出,但在说这番话时,他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双目射出逼人的光,抓着易词的衣袖,死死地盯着易词道:
  “秦国质子的孩子生得一双狼目,必然是狼子野心,睚眦必报之人……如果郑国灭国,必然是因他而起!我故意放任他自生自灭,想让他死在郑国,没想到他命大,咳咳,逃掉了。况且你还得罪过他,他一定会回来报仇的!我的儿,你要当心,你一定要当心!”
  易词的父王说完这话,气息再没喘上来,就此逝世。
  当日他殷勤告诫易词的话,如今竟是全部实现了。
  郑国亡国,正是亡于秦国国君顾政之手!
  昔日那个落魄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足够冷酷有手腕的君王,如今他回来复仇了。
  虽说秦国国君顾政是在郑国出生长大,但易词却对他知之甚少,唯一一次交集还是在十四年前。
  年仅十岁的他骑马游荡长街,遇到落魄如乞丐的顾政,见顾政痴痴盯着自己,便稀奇问身边人道,这是哪里来的小乞丐?
  就是这一声小乞丐,让顾政从痴楞中惊醒。只见顾政狠狠地盯着自己,竟是向自己丢来块石头掉头就跑了。
  易词后面才得知顾政是死掉的秦国质子的孩子。
  他回去把这件事情讲述给父王听时,被父王责骂了一通,让他第二天就去给顾政道歉。但当易词第二日来到顾政居住的舍馆时,顾政已经被秦国的人连夜接走。
  此后,再次听到顾政的消息就是在顾政成为秦国国君之时了。
  易词正想着,空荡荡的大殿突然有脚步声响起,回荡在荒凉的宫殿中,不徐不疾,却宛如踩在易词心口。易词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在一瞬间收紧,感受到莫大的压力。他袖袍底下的手不自觉捏紧,脊背僵硬。
  顾政!
  顾政从殿外走进来,夜枭似的眸光在进入的一刹那就锁定了那道背对着他站立的身影,穿着月白色的长袍,头发束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显得瘦弱又脆弱。
  他只要伸出手轻轻一掰,这颗美丽的头颅就会发出“咔哒”一声,再不能张口说话。
  顾政眸色一暗,想到十四年前那件事情,心中情绪不受控制地翻涌,复仇的快意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发酵。
  顾政紧紧盯着易词的背影道:“易词,好久不见。十四年前你小小年纪就为储君,要多风光有多风光,而我只是一个吃了上顿就没下顿,跟乞丐一样的秦质子的孩子。”
  “而现在,”顾政薄唇勾起快意的笑,“你我虽同为国君,而我即将一统天下,而你却成了一个亡国之君。”
  易词闻言,指甲险些插进掌心。顾政的话简直戳进了他的心窝子中!
  郑国三百年基业,如今尽毁于他手中!
  这叫他如何面对将王位让给他的两个兄长,和九泉之下的父王!
  易词眼睛泛酸,倔强的他却不能在仇敌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于是咬着牙不说话。
  易词的这幅姿态却刺痛顾政的眼睛。
  第一次见面时易词就是这般骄纵的姿态,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非但用言语羞辱了他,还在夜里派人打断了他的双腿!如果不是他命大,只怕那晚已丧命在郑国,就算侥幸活下来,也会落得双腿残疾的下场!
  如今易词不过是个阶下囚,他有什么可以自傲的!
  顾政眉目微压,冷笑一声,大步走上前坐在了大殿正中的龙椅之上。
  顾政自上而下俯视着易词,冷酷俊美的五官冷若寒冰,一双眼眸中有极为低沉的愤怒。因易词的无视而愤怒。
  顾政锐利的眸光仿佛能洞穿一切般,如刀刃刮在易词的身上,似要透过易词的皮囊看到皮囊之下。
  易词避无可避,再转过身背对着顾政就显得太过刻意,于是易词只能被迫仰望着顾政的面容。
  这一望倒是让易词有些许惊讶。昔日那个瘦骨嶙峋,落魄得像乞丐一样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足够成熟冷酷的帝王,眉眼锐利俊挺,有着很强的压迫感。寻常人被顾政如鹰隼一样的视线一注视,恐怕会紧张得连话都不敢说。
  然而他已经落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可怕的?易词平静地对上顾政的目光。
  谁都看得出来,易词是真的不怕顾政。
  而这恰恰是顾政不能容许的。他要看到的是易词惶恐,懊悔,痛哭流涕的画面,而这些情绪在易词身上一丝一毫都找不着。
  易词只是用那双清亮傲气的漂亮双目看着他,似乎眸光中还带着隐隐的嘲讽。
  这眸光一下将顾政拉回到过去的回忆中——
  马背上漂亮耀眼的少年那轻慢随意的眼神,那下着瓢泼大雨的长夜,那让人想陷入昏厥都不能的疼痛!他拖着失去知觉的双腿趴在舍馆门口声音嘶哑地惨叫,暴雨模糊了他的视线,仇恨在他胸腔酝酿,他发誓不惜一切要报复回来!要让易词跪地痛哭求饶!
  可为什么到这种地步,易词还能如此清冷骄傲,依旧耀眼得刺痛人的眼睛,映照出他曾经的凄惨与落魄。
  “你不怕死?”顾政低沉的愤怒顷刻间爆发,大步从龙椅上起身,粗粝的大掌就这么掐住了易词脆弱的脖颈,只要轻轻一折,头颅与脖颈相连的骨头就会发出“咔哒”一声错位。
  易词的脸色涨红起来,张着嘴艰难地呼吸着。他的眼角染上了绯红,发冠也在挣扎中掉落,一头比夜色更黑的黑发顷刻间散落,几缕发丝粘在易词红得过分的唇上,带出了几分艳丽。易词的眉眼却是冷的,宛如三月寒彻骨髓的湖泊,平静而疏离看着顾政。
  艳丽中带着清冷,美得让人心惊肉跳!
  顾政忽然觉得,哪怕就这样掐死易词,也根本不足以消除他的仇恨与愤怒。
  就这么轻易的死去,有的只是短短一瞬的痛苦。顾政要的不是一具到死不臣服的躯体,他要的是这躯体之上的灵魂受到应有的折磨!
  他要折磨他,挫掉他的自尊自傲,要让他跪着向自己谄媚讨好!
  顾政盯着易词那张漂亮夺目的脸,心里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念头,他的心因为这个念头不受控制地狂跳了两下。
  “让你这样轻易死掉似乎太便宜你了!”顾政突然松开手,眼眸微垂,神色带着几分怪异,“寡人改变主意了。”
  易词摔倒在地,猛烈地咳嗽着,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政的话。
  顾政他不杀自己了?
  易词愕然,但很快明白过来,顾政是想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来折磨自己。顾政眼中的恨意,让易词看得一阵心惊,有种被残忍凶狠的恶狼盯上的感觉。他在这一刻更加深刻的体会到父王曾经交代他的话。
  “秦国质子的孩子生得一双狼目,必然是狼子野心,睚眦必报之人!”
  当年他不过是无意间说了句“小乞丐”,竟然就被顾政记恨至此!灭国还不足以泄愤,还要用更残忍的手段来折辱他!
  难怪全天下人都骂顾政是暴君!
  易词猜测着顾政会用什么手段来折磨他,是五马分尸?还是悬尸城门?他虽不怕死,却没设想过这么残忍的死法,易词的后背逐渐渗出一层薄汗。
  顾政低头看着易词,优越的眉骨使得双目显得深邃而冷峻,他薄唇勾起,带着不容置喙的独断与冷酷道:“寡人要你成为我的男妃。”
  易词不可思议地抬起头。
  顾政冰冷的眸光起了兴味:“昔日郑国的君王,如今成为我秦国的王妃,当真是一件趣事。”
  顾政依旧想杀易词,但比起杀掉易词,他无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折辱易词的办法。
  易词闻言,只觉得血液冲向头顶,让他险些晕厥。顾政这招实在是太过恶毒,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恶毒十倍!
  虽说男子成婚十分普遍,但易词乃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能够嫁与他人为妃?更何况还是一个让他郑国三百年基业毁于一旦的仇人!
  易词悲愤道:“让我死!”
  易词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大殿朱红色的大柱子,想要当场撞死。然而另一件东西比易词还要快速得多,一把青铜剑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易词的膝盖窝,让易词一下飞扑出去。因着离大殿的柱子还有些距离,易词虽然摔得极狠,到底是没能撞到脑袋。
  “哐当”一声,青铜剑鞘掉落地面。
  顾政走到易词面前,神色阴沉,眼眸带着暴戾。
  他俯下身,用坚硬如铁的手掌钳住易词的下颌,让易词不得不抬起头。
  顾政语调平缓带着几分狠戾地道:“寡人知道你不乐意,但寡人有的是法子让你接受。你的臣子,你的乳娘,还有你出家归隐的两个哥哥,要是不同意,寡人就一个个把他们找出来,再当着你的面把他们一个个杀掉……”
  好狠的顾政!
  易词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狠狠地盯着顾政,恨不能冲上去生啖其肉!
  他自己一个人但死无妨,倘若因此连累他人……
  与此同时,易词脑海中闪过洛安那张寡言却坚定的脸,和洛安那句斩钉截铁的话语,“洛安为你殉葬”!
  易词闭上眼睛,两行屈辱的泪水缓缓流下,牙齿碰撞间发出不甘的声音:“好……”
  顾政这才满意。看到易词这幅模样的顾政心情陡然大好,松开捏着易词脸的两根手指,大笑道:“好,等着寡人两月后娶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背景参考秦国,顾政的人物原型就是始皇帝。但是社会设定与当时的社会背景肯定是不一样的!重点说三遍,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
  这是一篇架空文,里面的一切设定都是为了剧情服务,希望大家不要后面不要说秦朝没有这种诗词体系,没有这样的纸笔的话了,爱你萌。
 
 
第2章 
  郑国被秦国的军队接手之后,易词被带回到了秦国王宫。也不知道顾政是有意还是无意,将易词安排到了一个偏僻好似冷宫的宫殿中。
  易词看着眼前冷清萧条的庭院,有些感慨。看来每一座王宫之中,都始终有一些破败的角落。
  曾为国君的易词非常清楚,这样的地方一般是用来给那些犯过错的受到国君厌恶的枕边人居住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