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瞧我这暴脾气》【 欢喜冤家】──也怪泊汜

时间:2021-01-13 15:59:07  作者:也怪泊汜

   

 
 
第1章 
  虽说现代各个网络媒体各种铺天盖地辟谣说所谓酒后乱情都是假的!假的!假的!但贺元枫只想对这些辟谣的人说:麻辣狗屎!酒后乱情又不是醉后乱情!
  他坐在酒店标间的床上,看着自己一夜疯狂的对象脸比床单还白,搞得跟自己跟个恶臭流氓毁人清白似的。屁!昨夜谁比谁疯狂?!装啥呢装!狗屎不如!!!
  顾逸禅坐在标间的小窗边,窗外机车一阵轰隆隆驶远,他心里的草泥马却在轰隆隆的来回奔跑。
  这一夜激情就一夜激情吧,好死不死非碰上个老熟人。老熟人就老熟人吧,这苍天没眼的还是个前前前前前不知多少任的前男友。这好久不见的暴脾气让顾逸禅如坐针毡,如果不是想着拔叼无情太过人渣,他早就甩脸走人。
  虽然碍于正直的内心(?),顾逸禅“屈尊”没挪动屁股,但脸色自然是好不了——那必须啊,谁对面放着个一点就炸的□□桶不是这脸色。又不是金主爸爸,摆个被欠八百万的讨债脸给谁看呢!这年头,你情我愿后又假装贞洁列夫的多了去,谁知道这贺元枫是不是这一路货色。
  可惜两人面前都没个镜子,除非去厕所,谁也没法从镜子瞅见自己那副鬼样。
  顾逸禅他忘了自己那一喝酒就会脸色发白的身体可是半天都缓不过来,现在脸还色白得跟见鬼似的。做再多的表情也凭空弱一分。
  而贺元枫虽硬挤出个笑来,但要不是他手里没刀,顾逸禅没倒,否则毫无疑问,贺元枫会是顾逸禅凶杀案的凶手。
  架,最终没吵起来也没打起来。要说贺元枫心里没点可惜是肯定的。顾逸禅倒是长出了一口气,他真的不想再和这家伙有任何情绪上的不愉快回忆。
  说来也奇怪,贺元枫不是顾逸禅第一任,他们俩也没甚惊天动地的回忆,但如果真必须要选一个前任做顾逸禅的白月光,贺元枫毫无疑问能力排众议,摘取桂冠。
  然而这也是上一句话中有个“如果”的原因。要真碰上类似的问题,顾逸禅只会说:他前任们都可以组队踢足球了,这可挑不出来。
  表面相看不顺眼的两人自然也不可能上演那种久别重逢的温情剧。他们勉勉强强伪饰着和平,但求分别后再也不见。
  然而看似和平的场面最终还是在顾逸禅的一句场面话下突然迈入了几近爆发的边缘。
  顾逸禅:“要一起吃个饭吗?”
  前方原本走的好好的贺元枫嘭的踢了一脚旁边的墙,转过身没好气的问道: “怎么着?还来一场散伙饭?”
  墙上的脚印清晰无比,顾逸禅看得眉梢狂跳,也莫名其妙。他皱着眉道:“吃个饭而已,不至于吧?”
  “什么至不至于?”贺元枫拔高了一个音调。
  “不是……”
  “你还有脸提这个?”贺元枫不仅拔高了一个音调,还加大了音量。
  得,还是吵一架吧。这根本没法沟通!在贺元枫的声音攻击下,顾逸禅只觉得脑瓜子嗡嗡,脸更白了。
  然而顾逸禅的脸色却被贺元枫当成心虚的证明,他声音小了下来,冷哼道:“嗤,人渣!”
  顾逸禅:“……”淦!今天不把这小子打到他爹妈都认不出来他就不信顾!!!
  ……
  出酒店的时候,他们不仅被保安围绕,还多付了一点酒店设施的赔偿费。
  然而出了酒店,两人还是差点就地又打了一场架。原因是顾逸禅打算直接走人。
  贺元枫:“干什么去?”
  顾逸禅觉得自己的耐心依然告罄:“我是你爸爸啊?干什么用得着给你这个儿子讲?”
  呵——来硬的啊!谁怕谁?!贺元枫暴怒的一把揪起顾逸禅的衣服:“你就打算这么直接走了?”
  顾逸禅只觉得不是昨儿晚上自己没休息好脑子里的酒精还在,就是这贺元枫精神可能是出了点问题。他一把拍开贺元枫的手,全然不耐烦的道:“那不然呢?贺元枫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我发疯?”被顾逸禅这么一拍开,贺元枫倒是稍稍冷静了下来。他喘着气,拳头捏得死紧,仿佛下一句话即将被咆哮出来。
  但贺元枫只是僵在了原地,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嗓子——他想要控诉眼前的人怎么总是罔顾别人的意愿,要请人吃饭也是,不耐烦了直接单方面取消吃饭也是——这话,怎么说得出来?
  贺元枫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人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昨儿哪一夜,也不过是天明便到头的露水情缘而已。他突然想起,一向在酒吧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自己昨夜为什么会沦陷:在看到顾逸禅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梦告诉他,如果不好好把握,等梦醒了有他哭的。
  那是梦吗?贺元枫怔怔。那是梦吧。梦里的顾逸禅和眼前这个完全不一样,梦里的顾逸禅还是会极为亲昵的叫他的名字,亲吻他的发尖和眼睑,他们的手指依旧交叉在一起,就像他们依旧在履行着以前的海誓山盟一样。
  而眼前这个呢?是那街边和自己毫无关联的狗屎!
  贺元枫突然就有些意兴阑珊。
  作为最近距离将贺元枫调色盘一样的变脸从头看到尾的观众,顾逸禅暗自皱眉。他还记得,以前处对象的时候,贺元枫这么一变脸,往往意味着自己要遭殃。这么想着,顾逸禅下意识的环顾四周,预想着一会儿怎以在最快速度控制控制贺元枫发疯。
  而顾逸禅的动作,落在贺元枫的眼里,就是不耐烦想走人的表现。
  凭什么顾逸禅总能最快速度脱离自己投入的感情,说走人就走人?贺元枫压下了自己的怒气,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了看时间。
  “算了,也不早了。”
  这次他要先走!然而再抬头,本来想先说走的贺元枫发现,顾逸禅正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差异的看着他——这让贺元枫稍微好受了一点,又有点不屑:顾逸禅以为自己是他那些只知道死皮赖脸留恋的憨皮对象吗?
  贺元枫不爽的骂道:“看啥呢你?!”
  顾逸禅迅速收回了眼神,甚至松了一口气。
  贺元枫:“……”
  两个人又勉强讲了几句,都发现自己是在鸡同鸭讲,做无效沟通。于是在又打起来之前,两个人只得各退一步,火速分离,道路南北,各自朝向。
  神奇的是,两人的停车位置只隔了中间的大马路,距离也并不远。借着开车门的由头,顾逸禅又转头再看时,恰好看见贺元枫正收回视线低头坐进车里。
  车载电台里,女主播活力到略微矫情的声音刚好介绍完下一段歌曲,温柔沉静的歌声渐大,平复了顾逸禅略微暴躁的心。他在车里呆坐着,无法不控制自己想到贺元枫。
  贺元枫还是那副暴脾气。不,好像更暴躁了。真是的,都说进入社会以后,性子会被逐渐磨平棱角,怎么到贺元枫那儿就变得越来越尖锐了呢?
  一辆大声放着DJ的轿车从顾逸禅的车边缓慢驶过,如果顾逸禅没记错的话,那是贺元枫的车。
  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屁股,顾逸禅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啊,忘记交换微信了。
  算了算了。交换啥哦,为了以后方便约架吗?
  车载音乐声渐小,广告接踵而至。顾逸禅只觉得自己现在没一次吐气都像是叹气。他将记忆里那明朗鲜活的少年丢出了脑海。那不是贺元枫了,他告诉自己,同时按压下自己内心小声的反驳:其实阿枫没怎么变不是吗。
  再接着,顾逸禅启动了车,调了个头,行车的方向与贺元枫的背道而驰。
 
 
第2章 
  顾逸禅觉得自应该是正在做梦,梦里的青年长了副贺元枫的脸,性子却偏生文文静静温温柔柔的,虽然但是这样很好,可这样的贺元枫叫人看着都起鸡皮疙瘩。
  梦依旧在继续,梦里的贺元枫正细声细气的向他表白。“我喜欢你”四个字被他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愣是像个老学究做课题展开报告,没一句重点。
  至于吗?梦里的自己不耐的轻嗤,却依旧站在原地听着贺元枫绕圈子。
  至于吗?顾逸禅看着梦里的自己,跟个愣头傻小子似的,这种三流水平的破烂情话以后有的是机会听,居然还脸红。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顾逸禅那嫌弃的心声,天公表示如此机会不懂得珍惜就赶紧滚蛋,于是恰在此时手机铃声幽幽响起。
  在手机铃声下,贺元枫停止了他的“演讲”。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半晌后,贺元枫这才后知后觉的问了句:“不是你的手机吗?我没带手机在身上。”
  “好巧,我……”没等顾逸禅表示完,他的手冷不丁就碰到了自己裤兜里的手机。这就有点尴尬了。
  还不待他思考我怎么会带手机,学校不是不让带手机,被发现了怎么办等诸如此类问题,他突然发现,其实并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嗡——嗡——嗡——啪,顾逸禅关掉了持之以恒的响彻的闹钟,黑着脸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懊恼的盯着床对面不远处的窗帘花纹,不知是懊恼自己梦见了贺元枫这个人,还只是在懊恼自己的愚蠢——上一秒还知道这是梦,下一秒就忘乎所以然的在贺元枫的面前出了糗,就算是面对梦里的贺元枫也不能出糗。
  娘的,今天不用想肯定水逆。
  三个小时零十分钟过去后,顾逸禅只想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叫自己不想点好的,只会乌鸦嘴:娘诶,今天真的水逆!
  在他面前,正站着今儿梦里的主角,贺元枫。可惜这个贺元枫不是那梦里温柔如水的家伙,眼前这位,光只瞅瞅那双眼里欲喷出的火焰,就知道这是货真价实的本尊无疑。
  偏生房东是个没眼力见的,在自顾自的给他们分别做了介绍以后,突然很是惊喜的问道:“你们认识啊?”
  嗯啊。两个人各自敷衍的应了一声。
  然而房东依旧没有看出问题所在:“挺好的勒,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可苦得哟,能和朋友住到一起,相互间有个更上心的照应也很不错!”
  拜托,你哪只眼睛看着他们像朋友了?两个人同时在心里咆哮着。互相照应?半夜起来发现自己还没被对方暗杀掉就已经万事大吉了!
  奈何现实并不是个能被挑三拣四的。
  对于贺元枫来说,排去顾逸禅这个垃圾人,现下的这栋合租房确实是贺元枫最好的选择了。采光好,通风,离市区并不是特别远,交通便利,虽然是楼梯房,好在楼层并不高,小区治安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房租也并不贵。
  而对于顾逸禅来说……他根本不能说什么。
  顾逸禅租这儿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个两个人的合租房,那种由房主全权掌控自己租客是谁的那种合租房,连收费都是按人头算钱的。虽然这个规定有些奇葩,收费实际上也并不便宜,两个人的房租真加起来可比市面上同样大小房子出租费高一大截。
  但这儿的条件实在是很不错,瑕不掩瑜,就算室友变成了贺元枫,顾逸禅也没打算搬离。
  ……顶多以后多加加班。
  在贺元枫拍板住进来后,又过去了一小时五十三分钟,在厨房中忙碌着的顾逸禅如是想着。现下的状况可太尴尬了。第一天就如此,以后可怎么办?
  他们已经有一个多小时除了没说过话了,而一个多小时以前贺元枫回了他以前的出租房一趟,为了搬东西。可惜东西并不多,贺元枫不仅搬得及其迅速,连收拾东西也没花多长时间。
  而现在,贺元枫正坐在客厅里,开着电视玩着手机。
  这可咋整啊这。顾逸禅有些苦恼的看着锅里的面,他本来想把面端回房间偷偷吃的,可现在客厅多了这么个不速客。他要是真敢这么干,可料不准贺元枫会怎么样。
  锅里的水逐渐翻滚,面条张牙舞爪。顾逸禅掀开锅盖,冲锅里加了个鸡蛋和几片白菜。在略微犹豫了一会儿以后,他又从消毒柜里拿出了一个大碗摆在自己的碗旁边,紧接着又从冰箱里拿出鸡蛋白菜还有面。
  再煮一碗吧,反正也不费事。他听见心里的小人A对自己说。
  但紧接着,小人B对他这种愚蠢的行为大加批判:根本没必要!他想吃会自己做!
  小人A赶紧开解:同一屋檐下了,没必要关系弄得那么僵。
  小人B立即嗤笑:奈何人家不想啊?你看人家什么给过你好脸色?呵,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搞得跟你欠他的似的。
  ……
  最终顾逸禅把手上正在摘的白菜一丢。犹豫个屁!人就隔壁坐着呢,问问不就好了,动动嘴又不会少块肉。
  虽然不用想都知道贺元枫并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但当真正面对的时候顾逸禅还是有股把贺元枫卸八块的冲动。
  餐桌上贺元枫挑着眉看着茶几上的面,又看看他神色怪异,嘴巴却仿佛离家出走正在单干一票气死人不偿命的活儿:“嚯!还算有良心,知道孝敬你爷爷我。”
  日!
  没等顾逸禅表达心中的愤慨与后悔之情,贺元枫又非常不自在的问了句:“你的呢?”
  “还在做。”顾逸禅没好气的回道。
  这下贺元枫没回话了。他看看面,看看眼前的人,又探头探脑看看抽油烟机呼啦呼啦响彻的厨房。半晌他说:“噢,那你快去做吧。”
  本来打算转身走人,捏着鼻子自认倒霉,权当好心喂了狗的顾逸禅顿住了。瞧瞧贺元枫这什么态度!
  “劳驾,不应该说声谢谢吗?”
  贺元枫当然不可能这么说。但在看到贺元枫变脸后的顾·阿甘·逸禅,心情诡异的回到了正常值以上。他优哉游哉的回到了厨房,仿佛刚才打赢了一场胜仗。
  然而当顾逸禅端出自己的面的时候,他震惊的发现,贺元枫还没有开始动筷。
  不是吧阿sir!按他们见面就没好气的状态,怎么还会想着一起吃饭?!不怕消化不良吗!
 
 
第3章 
  贺元枫其实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厨房的动静——并不是主观上的想偷听——他手机上的视频被放了一遍两遍三遍依旧没看进去,听到顾逸禅要从厨房出来了空空如也的脑袋却立即给了反应。
  于是当顾逸禅出来的时候,正巧看见贺元枫拿起筷子,漫不经心的搅和着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