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张脸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完结】──山河还太虚

时间:2021-01-13 11:08:49  作者:山河还太虚

 

 

 

 

第零章

  

  保安拎着手电筒在宿舍附近巡查,从他身后溜过去几个身影,悉悉索索地钻进草丛里。人走远了,有个脑袋探出来,冲身后压着声音说:“走走走,快翻墙出去。”

  一连串五六个人翻上墙头,跳出校园,朝远处狂奔。

  至少学校在身后只剩了一个小点,这帮大小伙子停下来喘着粗气,哈哈哈哈地笑个不停。

  “真他妈的爽。”

  “走,今天去哪儿?”

  “那还用说啊,工体走着。”

  舞池里明灭不断的灯光里无数少男少女痴狂地扭动着身姿,怎么看怎么乌烟瘴气。这几个从学校里跑出来的少年要了一打啤酒,玻璃杯磕在桌子上,一声一声。

  桌子中间摆了个酒瓶子,有个少年伸手扶住,嘿嘿笑了:

  “今晚的重头戏来了。”

  然后手腕一动,酒瓶子飞速在桌面上转着圈,围着的几个人聚精会神地盯着,看最后会转到谁。

  一圈,再一圈,酒瓶子终于停了下来。

  “操。”瓶口对着的少年一怔,随后掐了手里的烟,“说吧,要干什么。”

  “咱们要不要来点好玩儿的,以前的都太没劲了。”转瓶子的少年摸了摸下巴。

  边儿上几个就跟着起哄,支什么招的都有,什么溜进女生宿舍偷个内裤出来,摸摸谁的胸什么的。转瓶子的少年啪啪一拍手,让他们安静下来,然后舔了舔嘴唇:“知道咱们班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子吗?”

  瓶口对着的少年点了点头:“嗯,叫什么……一生的?”

  “就是他,”转瓶子的少年一拍桌子,“李安,一个月,追到他。”

  李安切了一声,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还用一个月?”

  “话别说得太满,到时候追不到可不成,说吧,一个月,追不到怎么办。”

  “别他妈说我吹嘘,”李安耸耸肩,“追不到我在咱们学校里裸奔一圈。”

  边儿上的几个人把酒杯磕的“咣咣”直响,嚷嚷着起哄。

  夜还很长,李安和哥几个喝的挺爽,他不明白,一生很长,一生的阴影也很长。

  

 

第一章

  

  叶一生推开门,“哗啦”一盆水头从上浇下来,脸盆扣在脑袋上,遮住了他的脸。教室里一下炸开了锅,男生还是女生,都在幸灾乐祸。

  他似乎是已经习惯了,把水盆从头上拿下来,摆到窗边。回过神来,他那张脸就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肤白唇红,长得的确是格外好看。

  男生长得帅,会受班里的女孩子格外追捧,但是长得好看,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正如私下里的窃窃私语一般:

  长得男不男女不女的。

  叶一生在这个班里,是所有人欺负的对象。

  他拧了拧衣服上的水,默默地坐回椅子上,课桌前被人用涂改液写了大大的几个字“一张脸长得比女人还漂亮”,他仿佛没看见一样。

  门突然被撞开,叶一生没有抬头,反正也不关他的事情。

  李安带着他一群狐朋狗友从外面走进来,整个班里都安静下来了,边儿上之前转酒瓶的少年戳了戳李安,给他指叶一生。

  他顺着看过去,看见叶一生那个狼狈样,不知道是不是赌约的影响,真的拧了拧眉毛,环视了班里一圈,说了句:

  “哪个死不长眼的干的。”

  一片寂静,没个人敢吭声,李安在这个班里就是大扛,真的没人敢跟他对着干。

  见没人说话,李安走到叶一生面前,低头看他:“跟我走,换身衣服去。”

  叶一生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李安是在和他说话,他迷茫地抬起头来,不知所措。

  李安平时没怎么仔细看过叶一生,准确来说,李安是不怎么在班里,在学校呆着,所以同学什么的,他就没眼熟几个,除了他的狐朋狗友。

  今天仔细一看,真的是挺好看的,还真是不负他课桌上写着的那句话。

  那个迷糊的小眼神落在他眼里,李安有点不自在,可他最后还是拉着叶一生的手腕,走出教室。

  身后他那群狐朋狗友开始吹口哨,李安装作听不见。

  叶一生被李安拽着去了宿舍楼,一路上也不说话,就低着头。

  李安回头看看他,问他:“你冷吗。”

  叶一生还是不理他。

  李安没辙,看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这时候也入秋了,总归不暖和,就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

  “谢谢。”叶一生那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我…我自己上去就成了。”他指了指宿舍楼。

  “行,”李安点点头,“那你快点,我楼下等你。”

  叶一生抿了抿嘴:“不用了,你先回去吧。”

  “废什么话,赶紧的。”李安一瞪眼,叶一生就不敢说话了,蹭蹭跑上楼。

  其实李安也没什么想法,赌约已经开始了而已,他又不喜欢男人。

  就是不知道拿这种泡妹子的手法来追叶一生管不管用。

  叶一生没多会儿就换了一套干净的校服下来,站在李安前面捯饬气儿。

  “这么着急干什么。”

  “啊……”叶一生跑的话都有点说不完整,“不…不是你说让我快点吗。”

  李安揉了揉他头发:“傻了吧唧的,走吧。”

  然后手放下来。

  叶一生有点愣神,用手摸了摸头,接着小跑两步跟上去。

  进班的时候,叶一生就觉得所有的人都在看他,不对,是在看他和李安。

  李安倒是没什么,指了指叶一生旁边儿的一张桌子:“这谁,跟我换地儿。”

  那张课桌的主人连忙上来收拾好东西。

  李安把书包往桌面上一撂,坐下了。叶一生当时有点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回位子。

  李安瞄了他一眼,问他:“傻站着干啥呢。”

  叶一生“哦”了一声,坐下了。

  叶一生觉得李安总在盯着他。

  他把脸埋在书本里,假装做题,可事实上根本做不下去,偶尔用余光往左边一扫。

  李安手肘撑着桌子,还在看他。

  脸像发烧一样开始发烫,连题目都看不下去。叶一生抬头,怯生生地问他:“你看我做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李安突然凑近他,“再说了,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的。”

  “我…”叶一生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别再开玩笑了。”

  是啊,别再开玩笑了,没人会喜欢他。

  “是不是开玩笑慢慢看咯。”李安耸了耸肩。

  “叶一生同学,上课请好好听讲。”讲台上的老师用课本敲了敲桌子。

  叶一生一下子特别不好意思,扭过头看书。

  倒是李安往椅背上一靠,抬头看那个老师:“死老头,关你屁事。”

  “你…!”老师都不知道拿什么话骂他,这个李安从高一开始就是个刺头,有老师管他吧,出不了第二天一定会被围着揍一顿。

  “你什么你,讲你的课。”

  叶一生扯了扯他袖子,低声说:“别说了。”

  李安扭头看他一眼,还真就不说了。

  课堂上只有老师“沙沙”的板书声,和他略带口音的讲解。

  叶一生几乎是全程在做笔记。

  李安很好奇,这种无聊又麻烦的东西有什么可记的,反正以后走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问他1848年法国是什么政体不是吗。

  从笔记本上撕了张纸,写下一句话,李安给叶一生递过去。

  “中午陪我吃饭。”

  叶一生看到之后,把纸条揉成团塞在位洞里,也没有再理他。

  李安有点烦躁,这个软硬不吃的,要不是为了赌约,他真是不想为了这么个人浪费心力。

  这么个人,怎么个人呢,李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叶一生这个人长得好看,没脾气,被人欺负了就往肚子里咽。就他接触了这么半天来说,还真是挺不错的。

  想到课间了李安也没想明白。

  叶一生在收拾桌面上的书本,按顺序塞到位洞里。李安戳了戳他:“中午陪我去吃饭。”

  李安再次重复了一遍纸条上的话。

  “不好意思,我不想去,”叶一生忽然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来,“也请你不要再拿我找乐子了,可以吗?”

  李安一怔,看见叶一生这样他忽然不想继续下去了,心里有一种极重的负罪感。

  可是他抬头的时候看见兄弟们挤眉弄眼冲他笑,又把这点心思压了下去。

  不过是个玩笑,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李安冲着叶一生一笑:“我不是在找乐子,我说了,我喜欢你。”

  “中午我去饭堂等你。”他揉了揉叶一生的脸,招呼一帮兄弟出了教室。

  叶一生很快低下了头,他看不懂李安,明明他们之间没什么交集,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是,喜欢?

  

 

第二章 锁

  

  

 

第三章

  

  下午的数学课,老师把上一次的考试卷子下发,要求就近的同学交流错题。

  一般这种活动,叶一生就是自己闷头改错,实际上他的错一般也不多,大多时候是翻出五三刷题。

  才拿出五三,叶一生就被戳了一下,他朝左边看去,李安用笔点着卷子:“教我。”

  叶一生只好停下笔来,拿过李安的卷子,有点头大,都不知道从哪儿给他讲起。只好从第一道题开始,一点一点告诉他怎么做。

  讲完一道之后,叶一生抬头:“听懂了吗?”

  李安其实一直都没听他讲了点什么,只盯着他一开一合的嘴唇看。叶一生这一问他,他才回过神来,含糊地“嗯”了声。

  叶一生将信将疑,继续给他讲下一道。却没想讲着讲着,李安突然伸手摸他的嘴,这给叶一生吓了好大一跳,笔瞬间甩开往后躲,匆忙间摔倒在地。

  班里的视线“刷”地投过来,李安的手还没收回来,诡异地僵在空中。

  然后教室里一下子就笑开了,叶一生站起来扶好椅子坐下,低着头。

  李安心里有点儿窝火,其实他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可叶一生这么大反应就是让他觉得没来由地生气。他“碰”地拍了下桌子:“笑他妈什么笑。”

  瞬间教室里就安静下来了,老师尴尬地咳了一声,才想起来稳定课堂秩序。

  接下来的半节数学课气氛十分诡异,尤其是叶一生和李安之间。

  李安竟然也没有再来打扰叶一生,自己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课铃一响,叶一生有一种终于得救了的感觉,扔下书本跑出教室。他有一个常去的地方——实验楼二楼的露台,这里平时人很少,与其说很少,不如说基本没什么人光顾。

  但叶一生很喜欢这里,安静,而且可以看到学校围墙上一整片爬山虎,与辽阔的天幕。每当叶一生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就会来这里坐坐,心情也会好很多。

  然而今天这里的景色也难以让他平静下来,数学课上的事情反反复复在他脑子里浮现,挥之不去。

  李安到底想做什么?是他把人性想的太复杂了吗,也许李安真的是想跟他交个朋友。

  也许真的是喜欢他?

  开什么玩笑呢。叶一生自嘲地笑笑,从他高中入学到现在,每天所遭遇的事情无外乎捉弄和嘲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这些人。

  他只能不断地学习,用学习来麻痹自己,不去囿于生活带给他的痛苦。

  他又怎么能轻易相信会有人真正对他好呢。

  李安……

  “一生。”

  叶一生猛然一惊,他刚才想的太入神,竟然没发现李安在身后。慌乱地从地上站起来,叶一生突然发现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李安,甚至于连手该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刚才的事情很抱歉,”李安的笑容格外真诚,“我没想吓到你,但……”

  李安停了一下,笑得更加灿烂,恍惚间好像还有一些不好意思:“我的确是挺喜欢你的,你也知道,情难自禁。”

  “我不介意,不过我没法接受你的好意。”叶一生错开几步从他身边越过,离开了这里。

  李安看他毫不留恋地离开,笑容比刚才更深。原本也没觉得这么有意思,本着当个赌约,不过现在看来。

  叶一生,你别想躲了。

  叶一生觉得,像李安这样的人也许就是一时兴起,毕竟这一位的风流事迹叶一生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

  昨天自己的话说的足够清楚了,估计李安也不会再缠着他。

  所以叶一生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着实是愣住了,李安靠在门口的柱子边儿抽烟,看见叶一生下了楼,烟往地上一扔,抬脚碾了碾:“走吧。”

  “你……?”叶一生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怎么,拿我当瘟疫看呢?”李安笑了笑,揽过他肩膀:“情人当不成还有朋友做。”

  叶一生很少跟人这么亲近,李安的动作总让他觉得很别扭。不安地动了动肩膀,可李安力气不小,叶一生只能任他去了。

  往教室走的一路上,李安都变着花样哄他高兴,给他讲笑话,讲寝室里兄弟们那点儿事儿。

  叶一生听着,很礼貌又适时地给他回应,可总让人觉得无比疏远。

  李安察觉到这一点,也没有点破,一个人跟说书似的絮絮叨叨一路。他相信总有一天能把叶一生这层壳给敲破。

  

 

第四章

  

  叶一生是个很有分寸的人,说是朋友,就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暧昧。

  这让李安时不时觉得很郁闷,想着是不是自己魅力下降了?

  课间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人喊他:“李安,有人找。”

  李安应了,才走到门口就被人扑了个满怀,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却转瞬间又换上了笑脸。

  “李安,想我没?”大概十六七的女孩子,脸上涂着不适宜这个年龄的浓妆,看着老气横秋的。

  李安不知道怎么的,原来看着挺顺眼的小情人,今天第一面却让他突然有了这种想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