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同光》【耽美】──首初

时间:2021-01-13 11:07:29  作者:首初

 

 
 
第一章 荣光
  寒风凌冽,大雪飞扬。
  酒吧外的全息投影招牌感应到了人的接近,亮起一圈彩灯,可惜这招牌老化了,响应有点延迟,等“欢迎光临”那几个字亮起来浮空摇动,来人已经穿过这一人高的全息投影,冲进了酒吧里。
  酒吧里灯光昏暗。
  这个小行星,雪礼星,远离中央恒星,终年极端寒冷,经过改造,唯一能勉强供人生存的这片区域也是昼长夜短。
  黑夜短暂,睡觉都不够,于是只能靠遮上窗户、调暗灯光来假装有夜生活。这家酒吧就是这么做的。
  酒吧中有一多半的人穿着统一制式的军装常服,其他客人早已见怪不怪了。
  不远处的雪山里驻扎着一个皇家军团——似乎是一个新成立的军团,他们的编号、代号是什么,本地居民们并不清楚,也不太关心,反正那些士兵们日日在雪山深处训练,平时也见不着面。只有每个月的休息日里,在山脚的酒吧喝酒的男男女女们才会见到一些利用休息日出来放松享乐的军官和士兵。
  “爆炸新闻,爆炸新闻!”
  刚才冲进酒吧的男人大声喊道,他脱下防冻衣,用力一抖,把上面的雪花和冰晶都抖落在地上。
  扁而小的一个清洁机器磕磕绊绊地滑了过来,伸出工具手开始对付地上的雪水。酒吧里吵杂的声音因为这男人的叫喊静默了一瞬,然后更加热闹起来。
  “哈哈,老杨,你不会是宿醉刚醒吧?”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你可能是雪礼星最后一个看到新闻的人了,哈哈哈。”
  “杨,昨天叫你少喝点,你不听劝告……”
  叫杨的中年男人被众人嘲笑了也不恼怒,挤进相熟的酒友中间,一边向服务生招手要酒,一边笑道:“你们真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都不发通讯叫醒我!”
  “叫醒你做什么?”
  “我好早些准备准备,买一身体面衣服,刮干净胡子,再去做个发型!”
  旁边的人笑得更加厉害,一个男人大笑道:“说得好像太子是特意来见你的!你是什么皇亲国戚吗?”
  老杨高声反驳说:“太子怎么不是特意来见我的?他来访问雪礼星的居民——我难道不是雪礼星居民吗?”
  众人为他的厚脸皮哄笑起来,在他们头顶上,全息投影而成的立体半身新闻播报员仍在孜孜不倦地科普着当今皇储的生平。
  帝国当今皇帝与先皇后殿下的头生子, 取名为“修”,居嫡居长,尊贵无比,一出世便被立为皇储,至今在储君之位上已经坐了二十八年。
  在这个平均寿命早已过百,某些高等基因者寿命可达一百五十岁左右的时代,二十八岁实在是非常年轻。然而皇太子年纪轻轻,已经声望斐然。
  他虽然没有显露出特殊的基因能力,但他学术成绩卓越、气度不凡、温和有礼,热心慈善和公益,从不沾惹任何恶习。从小到大,这位皇长子殿下一直都是优秀的皇室子弟模范,是一位再合格不过的储君。
  两年前他作为皇储亲临战场督战,彻底剿灭困扰帝国数十年之久的反叛军一事,更是将他的声望推向顶峰。
  帝国的荣光!
  大家这样盛赞他们完美无瑕的皇储殿下。
  就连老杨这样游手好闲的酒鬼都对修即将到访雪礼星一事倍感荣幸,可见皇太子殿下有多么深入民心。
  “太子过来,多半是和我们有关,关他个酒鬼什么事。”
  酒吧的一角,一个穿着军装常服的大兵低声嗤笑道。
  “就是。”坐在他身边的战友附和地说。
  另一个士兵皱眉说:“太子来得好突然,我们事先什么通知都没收到。”
  “要通知也是通知军官们,我们当然不会收到了……喂,弗雷德!你不是刚升了少尉吗?你有什么内部消息吗?”
  被几个大兵簇拥在中间坐着的,正是被叫做“弗雷德”的年轻男人。
  就尉官的军衔来说,他看上去过分年轻了——似乎才二十出头的年岁,这个年纪,绝大多数人还没从学校里毕业。
  聚在一起喝酒的这几个年轻士兵里,他是军衔最高的,但他并没有什么架子,众人对他也没什么不服。一起在雪礼星执行任务两年,弗雷德的作战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被点了名,他开口说道:“我确实是昨天就知道了——小姐,请帮我续一杯火吻,谢谢。”
  路过的服务生正忙着,被人叫住本来想回个“稍等”,但是她一回头看清了那年轻男人的面孔,立即收回了这个念头。
  年轻的军官坐在最昏暗的一角,酒吧昏暗的灯光丝毫无损他的英俊,反而给他深邃的五官平添了些许风流不羁。他灿烂的金色短发即便是在这样的地方也熠熠生辉,叫人一见便印象深刻。
  此刻他懒散地靠在酒吧松软的沙发靠垫上,军装常服的领扣散开着,隐隐露出衣下强健的肌肉。
  “嗨,你好。”她倒好酒,撩拨了一把自己卷曲的长发,露出迷人的微笑,“你是第一次来我们酒吧吗?”
  弗雷德笑着反问:“小姐,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来?”
  “像你这样英俊的士兵先生,如果来过,我不可能不记得的。”服务生抛了一个媚眼,大胆地当众问,“你今晚有空吗?”
  雪礼星的民风开放而热烈,就像这个冰雪星球上最畅销的烈酒火吻一样。
  周围士兵们起哄着大笑,弗雷德却丝毫没他这个年纪的大部分男孩的羞涩,反而回了一个脱帽礼——尽管他并没有戴帽子。
  “感谢您的邀请,美丽的小姐。我很乐意说‘有空’,可今天实在不巧——我家宝贝的飞船马上到港,我得去接他。”
  “哦!你有伴了?”那服务生稍显失望地说,耸了耸肩,“那算了,我对有主的没兴趣。”
  美女服务生走了,围坐在一起的士兵们却热闹起来。
  “弗雷德!你小子交女朋友了?”
  “刚交的。”弗雷德大方地承认道。
  “不错啊,弗雷德!事业情场都很得意啊!”
  几人正拿弗雷德的恋情打趣,忽然听见另一桌隐约传来一句骂声。
  “都是先皇后生的,太子是我们帝国的荣光,三皇子却不把普通人当人,不是个东西!”
  “小点声,你不要命了!”同桌的同伴连忙说,慌张地往皇家驻军们占据的角落瞥了一眼。
  于是那一桌声音小了下去,一个士兵低声说:“愚民。两年前那事哪有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两年前,反叛军被彻底剿灭,那一场剿灭战赢得并不光彩。只说皇室,两位皇子亲临战场,战争结束时,一位功勋加身,另一位却夺爵流放。
  功勋加身的是全程督战的皇太子,夺爵流放的则是最后关头空降战场,却做出了“错误指挥”的三皇子阿尔弗雷德——这位皇储殿下的胞弟,也是最小的一位皇子,在与叛军僵持不下的最后时刻下令使用毁灭型对星武器,直接毁灭了一颗小行星,连同行星上的叛军和平民一起。
  这下反叛军是剿灭了,可汹涌的民意差点淹没了圣金宫,时年只有十九岁的小皇子被夺去亲王头衔,流放边境思过,这才勉强平息民愤。
  也不怪这样的平民酒吧里提起三皇子来都是骂声。
  平民之所以是平民,就是因为他们大多没有优越的基因能力,只是普通人。星际社会发展至今,早就过了需要特殊基因能力者开疆拓土、维系文明的阶段,如今这样生存无忧的时代,已经逐渐倡导起生而平等。
  这样的时代,三皇子为追求战果而罔顾平民性命,怎么能不招致全民唾骂。
  “两年前的事和我们无关。”另一个稳重些的士兵道,“我们只管在雪礼星完成现在的任务。”
  “难说。”弗雷德晃着酒杯说,血红的火吻酒在杯子里荡漾,“太子已经在路上了……偏偏是我们任务收尾的时候。”
  他说了这话,其他士兵的神色都微妙起来,有人说:“皇太子要真是为这事来的,自然有人会应对的。不是说……三皇子的流放地,就在雪礼星附近吗?”
  弗雷德感兴趣地问:“谁说的?”
  “我猜的。”那士兵耸肩道,“这里的通讯基站这么差,可每次我们这边的消息处理都很快,说明发出指令的人离得不远。至少不可能在另一条悬臂上吧?”
  另一人说:“三皇子这两年一直称病,大概也是不适应边境的极端气候。毕竟是最小的皇子,在圣金宫娇惯长大的,到了这种地方哪能不病倒。”
  弗雷德点头附和:“有道理。”
  他按了按手腕,强健有力的腕臂上浮出一串静脉血管一般的蓝色字样,那是当地的时间。
  “不早了,我得走了。”弗雷德和这些年轻士兵挥手道别,“和大家喝酒很愉快,下次再约。”
  酒吧外,已经有一辆车窗全黑的雪地车等在路边,弗雷德径直上了车,这辆外形普通而低调的雪地车随即启动,平滑地向前驶离了酒吧。
  车里除了司机,还坐了一个略有些瘦弱的年轻男人。
  “帝国的荣光……”弗雷德讽刺地轻笑一声,靠上椅背,吩咐道,“去星船港。”
  “是,”那年轻男人恭谨地应道,“殿下。”
  作者有话说:
  是耽美,后期有生子,注意。
  名字长的是攻。
  免费连载,大家放心看!
  感谢破费支持的赞助商们对雪礼星驰名商标火吻酒的倾情赞助!
 
 
第二章 船港
  寂静深空中,一艘小型星际舰艇正无声前行。
  侍者推着餐车从星舰的备餐间出来,穿过铺着洁白昂贵石砖的廊厅,绕过精雕细琢的高大装饰柱,又穿过了一个小型全息拟真自然景园,停在一扇华贵的镶金大门前。
  “皇太子殿下。”他轻轻扣了两次门,提声道,“您的晚餐送到了,我可以进来吗?”
  门猛地从里面被打开了,一个身穿戎装的年轻人立在门里。
  侍者稍稍一愣。他只知道这位在自己老爹军团里混日子的贵族公子此次随行,却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太子的书房里,慢了两秒才躬身行礼道:“奥斯汀少校。”
  奥斯汀身后是一个宽阔的书房,当今皇太子修就坐在那张奢华的书桌之后。
  “推进来吧。”修说。
  他的声音平稳,姣好的面容波澜不惊。
  贵族子女的影像不会轻易外露,因此平民之中很少有人见过太子的模样,也很少有人真正知道太子的外貌是怎样的出众。
  他并不像当今陛下一样魁梧,也不像先皇后那样美艳,而是如玉一样沉静温和。
  从一个规矩得体的小少年长成如今威望加身的青年,他从不出错,永远沉稳,永远得体,似乎生来就适合做帝国储君——他也确实生来就是帝国储君。
  奥斯汀侧过身,让侍者把餐车推进来,嘴里也没停,继续先前的话题毫不在意道:“太子殿下,我是在过去的两年里来过几次雪礼星,但我确实没见到小殿下的面。”
  侍者一惊,不敢多听,加快脚步离开了。
  门被合上后,修平静地说:“你的属下们如今甚至默认给他们发出指令的人是小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呢?”
  奥斯汀吃惊道:“我的属下们?您是说我家里的管家和佣人们吗?那怎么可能,他们可是世代服侍于我们斯通家族的!”
  “我是指驻扎在雪礼星的那支队伍。”修说。
  “噢!他们。”奥斯汀恍然大悟道,“那就是挂名在我名下的,手下没点兵我怎么升中校啊?这些军队里的弯弯绕绕我也不懂,您得去问我父亲。”
  他丝毫不以靠着他的父亲斯通元帅的裙带关系一路升军衔为耻,反而毫不避讳地将这事挂在嘴边。
  修道:“既然你不管这些兵,他们被派驻雪礼星的这两年里,你为什么数次前往雪礼星巡视?”
  “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嘛。”奥斯汀笑嘻嘻地说,“我知道,许多人私下骂我靠关系上位——您看,殿下,我起码还会巡视我名下外派练兵的军队,比大祭司那种只当吉祥物什么都不干的还是好多了。”
  斯通家族是世袭的公爵世家,历来都出武将,现任的斯通公爵更是位至大元帅,然而他的长子奥斯汀却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许多人暗地里都说,从开国辉煌至今的斯通家族恐怕要败在下一任斯通公爵手上了。
  修不置可否,没有再追问,也没有训斥他对大祭司不敬,而是忽然口风一转,道:“小殿下有了恋人,你知道吗?”
  奥斯汀嬉笑的表情僵硬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而已。
  “小殿下已经谈恋爱了?”他哈哈笑了两声,神色暧昧地说,“也是,他二十一了,成年了,是到了这种年纪了。想当年,我才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
  “就已经和娱乐明星传出了桃色绯闻。”修打断他,“小殿下应该以假身份在皇家学院雪礼星分校安分地完成他未尽的学业,其余时间闭门思过,而不是在平民酒吧里寻欢作乐,调戏服务生,与人大谈他刚交的女朋友。”
  修的语气并不激烈,但奥斯汀能听得出,太子的心情很不妙。
  “成年人去个酒吧也没什么吧,再说……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奥斯汀嘟囔道。
  “你这两年一共来了四次雪礼星。酒吧寻欢,桃色绯闻,这些可都是你的长项——是不是你教给他的?”
  奥斯汀立即大喊道:“冤枉啊殿下,我根本没有见过他!我第一次来雪礼星的时候,倒是去学校找过他,结果被告知他一直在生病,连学都没去上,我根本没见上他的面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