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觉醒来影帝揣崽了》【完结+番外】──禁庭春昼

时间:2021-01-13 02:25:39  作者:禁庭春昼


【本文生子,注意避雷】
段琮之到死才知道自己是一本书中的配角,连炮灰都算不上的配角,他在剧情开始前就死了。
他喜欢了六年的男人是书中那个“豪门老男人”,主角受是十年后才出道的小鲜肉。
至于他,他出场的时候已经是一张照片了,一张让主角受误会自己是他替身的照片,促进主角攻受感情发展的助攻。
他的十年,在秦恪口中,不过是“故人”二字。
段琮之想,如果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围着秦恪转。
然后他重生了,重生到了二十岁生日的第二天,昨天晚上他才借酒跟秦恪告白。
段琮之:……
配角也有尊严,反正只是一个背景,老子不奉陪了,上小学找你未来的小娇妻去吧。
段琮之进了娱乐圈,替身做起,混得风生水起好不快活,年轻貌美的小鲜肉,我现在就可以有。
没想到这次他放弃了,秦恪反过来跟着他了。
他的身体也好像发生了点奇怪的变化?
拿到检查报告的段琮之:……这、这他妈的怎么还是本生子文?
攻视角:装病骗人、离家出走、进组拍戏,秦恪发现,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好像终于到叛逆期了?
叛逆也是自家小孩,容不得别人欺负

 

第1章
大堂内安静肃穆,靠墙的八仙桌上摆着一张黑白照,照片上年轻人眉目英挺,五官俊秀,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穿着黑白正装的宾客们一个接一个走到供桌前上香,几乎每个人的视线都会在那张照片上停留。
确实挺好看的。
段琮之飘在自己遗照前看了一会儿,他照片不算多,每年生日都会照一张,今年二十二,但这张照片是他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照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选了这张。
可能他们也不知道哪张是最近的,秦恪应该知道,他每次拍完照,照片都会送到秦恪手上。
想到秦恪段琮之苦笑一声,秦恪是知道,但他一个外姓人在秦家置办葬礼已经是破例,再多……也不太可能。
他该知足的。
段琮之在灵堂内飘了一圈,没看见秦恪,很快他又说服自己,三爷分分钟千万上下的人,哪来的闲工夫给他主持葬礼。
满屋的宾客神情肃穆,沉痛又惋惜,段琮之翻了个白眼,这里头绝大部分,他连见都没见过,可见钱是个好东西,秦家的财势,值得他们表演。
他飘到摆着自己照片的供桌上坐下,百无聊赖地荡着腿。
香炉内的香已经插满,香灰打着卷儿落在香炉外,很快有人来清理,段琮之玩心大起,对着香炉吹了一口气,刚清理完的桌面上又落了一层灰。
擦桌子的人抬头看了一眼,低头清理掉了落在桌面上的灰。
段琮之记得他,他是管家应叔的儿子,他不在家时,汤圆就是他照看的。
段琮之歇了捉弄人的心思,继续荡着腿发呆,不知道秦恪在干什么。
宾客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段琮之回神的时候秦恪已经站在桌前,他身后,是段家的人。
他父母,小师叔,还有同源武馆其他人。
每一个人都红着眼眶,母亲手中捏着纸巾,哭得喘不上气,倚靠在父亲身上。她是同源武馆的馆主,雷厉风行说的就是她,段琮之有记忆以来就没见她掉过眼泪。
他到现在才真切地意识到,他已经死了,他的父母亲人,再也见不到他了。
看着母亲白了一半的头发,他忽然有些后悔,尽管死亡不是他的主观意愿,无尽的自责几乎将他淹没,如果,再小心一点就好了。
段琮之张张嘴,喊了一声妈。
没人听见,她仍旧在哭。
白发人送黑发人。
段琮之从供桌上下来,想贴着段母,又怕对她有什么不利,只好不远不近地站着,看着他们。
父亲搀着母亲为他上了香,小师叔在他们后头,也上了香。
小师叔一把年纪了也没结婚,段琮之曾经说过要将来给他养老的,现在养不了了。小师叔看上去比爸妈要好一点,段琮之微微松了口气。
然而他这口气松得太早了。
香插|进香炉,段云转身就给了秦恪一巴掌。
啪地一声响,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明显,段琮之整个人、应该说是鬼都傻了。
小师叔身手很好,是整个武官最好的,段琮之从小也是跟他学的功夫。
小师叔打人从来不打脸,他说巴掌只能激怒对方,没有任何杀伤力。
现在不但打了秦恪的脸,还是用的巴掌,他只能是故意的。
段琮之胆战心惊地想:原来只是看着好一点。
他看看秦恪,又看看小师叔,一时间不知道该心疼哪一个。
打完还不够,小师叔冷笑一声:“人已经不在了,秦三爷这副样子又做给谁看。”
秦恪是什么样子?段琮之又看向他,跟平时也没有多大区别,要说就是,更严肃了。
客观来讲,段琮之的死也不能怪秦恪,现在先是被打脸再是被嘲讽,秦恪就这么生受了。
段琮之呆呆地看他们,万万没想到小师叔还有这样一面,万万没想到秦恪居然忍了。
好在秦家的人都退出去了,不然就算他忍,这事也不好收场。
秦恪看了一眼他的照片,转身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一家人。段琮之看着他的背影,应该,也不是没有气的。
秦恪一出去段琮之意识就模糊了起来,这感觉有点熟悉,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再凝神,意识渐渐涣散。
再睁开眼是在墓地。
秦家的财力放在那,墓园在山上,环境优越视野开阔,段琮之对自己未来的住所还挺满意。
墓园外停了不少车,穿着黑西装的保镖们一个个从车上下来。
秦家的保镖一般都是穿便服的,穿正装都是为了排场,段琮之直觉后面还有节目。
很快三个人被压着跪在墓前,三个人都灰头土脸的,一个比一个狼狈,段琮之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个好像是林家的人,林家也是四姓之一,就是吊车尾。
林家家主年轻时就是个公认的漂亮废物,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生性风流,又仗着林家的势和他那张得天独厚的脸花天酒地,私生子女一大把。
年纪大了也没半点长进,别人家生怕兄弟阋墙,林宏反其道而行之,他养蛊,把人都放进了公司,说是家主之位能者居之。
他的私生子女们也不负所望个个斗得跟乌鸡眼似的,偏偏没一个顶用,争来抢去好几年了也没分出胜负。
林家倒是越发地乌烟瘴气,这事在圈子里就是个笑话。
话说回来,林家那么多少爷,段琮之也认不全,他从小跟在秦恪身边,一定程度上是代表秦恪的,他们还没资格叫他特意记住。
段琮之能认识其中一个是因为,他除了是林家少爷还是个明星,段琮之看过他一部电影,武戏很漂亮。
林……林什么来着?
长得还挺好看,难怪能当明星,段琮之客观评价,不愧是林家那个绣花枕头生的。
这几个人被压着跟段琮之磕头,林少爷那洁白的额头很快就红了,他抬起头,往秦恪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又被压下去。
这么个小美人,作孽哦。
段琮之看了一眼秦恪,果然还是面无表情的,媚眼抛给瞎子看。
秦恪既然把人给他带来了,那应该是跟他的死有关的。段琮之其实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自己是为什么死的。
秦恪经常因为各种事出国,偶尔会带他转转。
那天他和秦恪在街头遇到了一点混乱,以那里的治安来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太巧了,他们都不相信会有那么巧的事。
秦家的人都暗自警惕起来,一直到一个人拿着刀扑过来的时候,段琮之笑了。
就这?
他直接抓住那人的手腕,侧身躲过他的攻击,又顺着那人的力将人往后推,三两下刀就到了他手里,他正要跟秦恪炫耀手中的刀,就感觉胸口一阵剧痛。
段琮之也说不清当时什么情况,他只知道流了很多血,反正应该挺狼狈的——被一颗子弹穿胸而过能好到哪里去。
秦恪抱着他,段琮之本来以为他会像电视剧里那样说两句遗言,比如临终表个衷情什么的,实际上他根本开不了口,血液迅速流出体外,带走了生命也带走了温度。
段琮之最后的念头是,冷。
真冷啊。
什么也说不出来,用尽全力也不过是睁着眼,多看看了秦恪两秒。
早知道死后还能看,他废那么老大劲干什么。
那几个人磕了头直接就被等在一边的警车带走了,所有人退开,墓碑前只剩秦恪一个人。
段琮之坐在墓碑上盯着秦恪看,他一直跟在秦恪身边,却很少这样肆无忌惮地打量他,很快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今天秦恪西装口袋上戴了一朵花——黑色的绢花也是花嘛。
段琮之苦中作乐,秦恪从来不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今天还不是为他戴了花。
秦恪在一个人在墓碑前站了很久,久到段琮之以为他有什么心里话要跟自己说,虽然已经没有心跳,段琮之还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紧张。
他心里还是有期待的。
然而秦恪真的就只是看看,看完就走了。
段琮之飘在他身后干瞪眼,飘出去没多远,很快又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他看到了一本书,确切来说是一本小说,一本叫《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的小说。
段琮之被这书名雷到了,但眼下也没别的事做,他略带嫌弃地翻开书页。
……巧了,这老男人叫秦恪。
段琮之来了点兴致,秦恪今年28,养尊处优的,虽然气势盛,怎么也够不上老男人几个字。
段琮之心中存疑,继续往下看,翻过几页,他无比确定书中的秦恪,就是他认识的秦恪,秦家掌权人秦三爷。
书中写的是十年后的事。
秦恪三十八岁生日宴上,见到了当红选秀节目出道的选手魏知知,这就是主角受了,十八岁的小鲜肉。
这年纪差,说是父子一点都不违和,果真是老男人。
段琮之一页一页往下翻,企图寻找自己存在的痕迹,翻了三分之二,终于翻到了。
他的照片出现了!
“魏知知第一次进秦恪书房,有些紧张,又有些惊喜,带着些婴儿肥的脸上挂着怎么都掩不住的笑意,这笑意在看到一张照片时微微凝固。照片上的年轻人很好看,仅仅是这一张照片,似乎都让整个空间鲜活起来了。
木质的相框拿在手中沉甸甸的,这一定是他很重要的人吧?魏知知小心地将照片放回柜子。
秦叔叔三十八岁了,他喜欢过什么人也是正常的,魏知知努力说服自己,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照片上的人,会不会就是秦叔叔的白月光?
……”
白月光,段琮之愣了愣,原来自己还有当白月光的潜质,他摇头笑笑,随即幸灾乐祸起来,就秦恪那个锯嘴葫芦,能解释就怪了。
事实上在看到这本书之前,他都坚定的认为秦恪是不会喜欢人的。
他可能会找个合适的妻子,组成一个家庭,然后生下继承人,但绝对不会喜欢上什么人。
段琮之继续往后翻,秦恪还真没解释,他直接把人搂在怀里了。
“……魏知知从书房出来就一直情绪不高,时不时就要看看秦恪,眼神湿漉漉的,秦恪将他困在怀里,嗓音低哑:‘闹什么别扭。’”
段琮之有些脸红,别别扭扭地看完了这一段,果然是老房子着火。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段琮之才继续往后翻。
“……魏知知小心翼翼的看着秦恪,轻声问:‘你书房的照片是谁?’
秦恪目光微凝,片刻后,低声道:‘一个故人。’”
段琮之合上书,不想再看,内心既酸且苦,他面无表情地想:这特么哪里是不会喜欢人,不喜欢我罢了。
毕竟我只是个“故人”
他十年的陪伴,连命都搭出去了,也不过是换来“故人”二字,何苦。
作者有话要说:  换了个开头


第2章
段琮之也知道这事怪不得秦恪,感情从来不由人,他也没脸大到他喜欢秦恪秦恪就得喜欢他,只是多少有些不甘心。
叹了口气,他不是主角,没有主角命,没那个能耐焐热秦恪这座冰山,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感情,认清现实吧。
段琮之丧丧地看完了书,书就合上收起来了,段琮之也仿佛被收起来了,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那是绝对的黑暗,一片虚无,似乎很宽广又似乎很逼仄,所有的感官都失效了,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意识也渐渐滞涩。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很久,也或许只是片刻,他听到了欢快的狗叫。
“汤圆!”段琮之喊了一声,而后被自己惊醒。
他睁开眼,眼神茫然没有焦距,几秒种后,段琮之眨了眨眼,渐渐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天花板,嗯,一看就很富贵的天花板。
他揉了揉额角,富贵什么,这是他从十二岁开始,每天早上醒来就能看见的天花板。
这是他的卧室。
段琮之坐起身,环视一周,又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楼下草地上汤圆在撒欢地跑。
他确定这是在秦家,但死后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漂亮的眼眸中眼中有些困惑,怎么回事?
卧室门被敲了三下,段琮之走过去,拉开门,门外是老管家应叔笑眯眯的脸:“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段琮之点点头,又走回浴室洗漱,再出来,应叔仍旧在门口等他,段琮之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微微躬身,然后领着段琮之下楼。
应叔是秦家的总管,几乎是看着段琮之长大的,但除了他刚到秦家的那几天,应叔很少亲自来叫他起床。
他毕竟是总管,从早到晚,秦家几乎所有事都有他过目,应叔来喊他起床一般都是有原因的。
段琮之不动声色地说:“昨天睡太晚,有点头疼。”
应叔闻言,回过头,面带忧色:“少爷昨天喝了不少酒,等会儿请方医生来看看吧?”
昨晚喝酒了,还喝得不少,应该是有什么晚宴或者饭局,能让他喝酒的饭局不多,前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段琮之摇摇头:“不用。”
秦家很大,但各个功能区安排合理,段琮之又住在中心区域,从卧室到餐厅也要不了多久。
他站在离餐桌大约十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段琮之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秦恪,面对面的。
坐在餐桌边的男人似有所感,抬起头向这边看过来,段琮之避之不及与正对上了他的视线,眼中的情绪未曾收敛,段琮之有一瞬间的慌乱,避开了他的视线,等他再看回去,秦恪已经低头看手上的文件了。
段琮之定了定神,继续走过去。
秦恪经常会在早餐时,或者车上看一些文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也可以说很重要——是下头整理好的各类信息。
反正大部分在秦恪面前装模作样的人都不会知道私底下已经被扒得一干二净了。
段琮之习以为常,在他右手边的位置坐下,大部分时候,秦家的餐桌上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秦恪坐主位,段琮之坐在他身边。
秦恪今天看的东西好像不太一样,段琮之多看了两眼,应该是一本相册。
他想到了那本书中写到的秦恪书房的照片,现在他人在这,秦恪又看的又是谁?
早餐被端上来,段琮之觉得今天的蟹黄汤包格外酸,他没忍住:“在看哪位故人?”
故人二字说得极重,又拖着调,阴阳怪气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