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误以为那人是…》【完结】──子不语神鬼

时间:2021-01-13 02:23:05  作者:子不语神鬼


莫家没落,莫沈醉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落井下石”,什么叫“世态炎凉”。
就在他最绝望之时,他遇见了一位貌美如神祇的年轻男子。
男子对他伸出了手,莫沈醉如同小动物一般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爪爪,试探、惊疑,然后……轻轻搭在了男子的手上。
献出信任之后,他就这么被轻易的拐走了。
然后……等等!你怎么把我带到青楼来了?要……卖了我?
莫沈醉在更加绝望的深渊之中悔恨、痛苦!
莫沈醉笑的绝望、生无可恋:“我这具残躯能让你卖几钱银子呢?”
男子绝世容颜靠近在他眼前,温柔的为他拭去脸上的脏污:“你在说什么呢?”
莫沈醉冷笑:“……呵!”
仅仅在次日,莫沈醉就知道了男子的身份:“什么!他竟是青楼小倌?”
莫沈醉痛苦后悔的捂住了脸,哽咽道:“我不该……不该那样对他!我误会了他!”
紧接着,莫沈醉就听说那美貌无双的小倌被恶霸客人调戏了。
莫沈醉心疼的颤抖:“我……我要救他!”
—————————————————————
秦虚情,天圣教少主,妖界下任继承人,来到江湖本是为了再见一见当年把他从雪地里抱回家的小男孩。
然而,嗯?青楼小倌?对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落魄世家子逆袭受x美貌强大攻】

 

第1章 虚情
一道紫色的闪电撕裂了昏暗、压抑的天空,炸雷紧随其后,仿佛直接在耳边掠过,震颤耳膜。
不多时,滂沱大雨倾盆而下,雨线连接天地,水雾迷蒙……水泡在地面不断形成、爆裂,水花四溅,大地汇聚出溪流,流向洼地。
莫沈醉狼狈的躺在地上,身体蜷缩成一团,地下的寒气侵蚀五脏六腑,冻的他瑟瑟发抖。然而,最冷的还是从心底冒出的绝望。
或许,就这么死去也好。
莫沈醉迷迷糊糊的想,死了,一了百了,再不用忍受任何痛苦。
地狱里,会稍微暖和些许吗?
莫沈醉更紧的抱住了自己,神智越来越模糊。
雨,停了吗?不,不是,有什么遮住了砸到身上的雨滴,是谁?谁在和他说话?
莫沈醉勉强睁开眼睛,昏暗的巷子里,只见一身白衣的人撑着伞站在他面前。
一道闪电掠过,刺破黑暗,一张惊艳绝色的面容倒映在他的瞳孔中,一瞬间,仿佛一只铁手攥紧了他的心脏,说不出的窒息感觉。
莫沈醉像一条脱水的鱼一般挣扎,张开嘴,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看见那美的不似世间人的男子弯下腰,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伸在了他的眼前。
昏暗的巷子里安静极了,模糊了白衣人的轮廓,然而那张惊艳绝世的容颜却刻印在了莫沈醉的心上。
他的记忆清楚的告诉自己,他从未见过这人,但是却莫名的想要亲近,或许,这人给自己感觉像他的小雪花?
小雪花是他小时候从雪地里捡回去的弃婴,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子,莫沈醉想,如果小雪花平安长大,也该是如这人一般的风华绝代吧!
雨,下得更大了。
莫沈醉看着那只邀请犹若救赎的手,他犹豫了,曾经的落井下石和百般戏弄已经把他戳的千疮百孔。
莫沈醉无意识的垂下眼,看见地面溅起的雨水打湿了那人的衣袍,洁白的鞋子和衣摆沾上泥渍,和这个恍若九天神祇的人一点儿都不配。
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他的小雪花会保佑他的。莫沈醉暗暗告诉自己。
莫沈醉伸出已经僵硬的手,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指尖轻轻搭上了对方的掌心。
雨伞撑在头顶,虽然不能完全遮住雨,也挡不住风,但是莫沈醉却觉得无比温暖。
莫沈醉看着被对方牵住的手,五六年来第一次感到安心。
“你……要带我去哪里?为什么帮我?”莫沈醉声音沙哑,大约是不经常说话的原因,他的声音很低,有种小心翼翼的感觉。
莫沈醉暗暗观察着这俊美的男子,只看见对方稍微侧过了脸,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这种感觉一闪即逝,莫沈醉听见对方说:“虚情。”
莫沈醉愣了愣:什么意思?
接着的反应就是,这声音真好听。
“我的名字。”
莫沈醉沉醉在这声音中,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他的名字,叫虚情。
虚情?莫沈醉突然低下头,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虚空生花,犹自多情。
莫沈醉觉得很美,他的名字,还有他的人,都很美。
莫沈醉把视线悄悄落在虚情的脸上,精致完美,仿若最完美的造物。
他突然发现,其实这人很年轻,也就十七八岁的少年,刚才或许是因为只顾得上惊艳他的美貌了,竟是忽略了年龄。
莫沈醉像个乖巧的孩童,任由那好看的手牵着自己,踩着雨水,缓缓出了昏暗的巷子。
一辆马车停在街头,车厢顶头两边各挂了一只风铃,在风中摇摆,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雨雾蒙蒙模糊了边界,那清脆的铃声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莫沈醉直到站到马车前依旧没有回过神,一双眼睛带着茫然看向虚情,仿佛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上车。”虚情的声音掠过莫沈醉耳边,他下意识的撩起了衣摆。
马车里很暖和,莫沈醉抱着毯子,身体缩在角落里,低头看着被自己弄湿弄脏的地方,不自在的抿着嘴,局促不安。
莫沈醉小心翼翼的偷看虚情,见他闭着眼睛似在养神,这才大胆了一些,仔细去看他精致的脸。
之前在巷子里光线昏暗,看的不大清楚,此时莫沈醉才发现,虚情的脸色似乎过于苍白了,甚至连唇色都若有似无,冰雪一般肌肤带着病态,无端显露出几分虚弱感。
莫沈醉心揪了一下,恍惚一瞬,又觉得刚才那揪心的感觉只是错觉。
他身体不好吗?是不是淋雨受寒了?是因为我吧!莫沈醉呆呆的盯着虚情的脸胡思乱想。
马车就是在这个时候停下来的,莫沈醉听到外面的车夫说:“公子,到了。”
莫沈醉看见少年睁开眼睛,漂亮的琉璃一样的眸子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美的惊人。
莫沈醉连忙挪开眼睛,遮在衣袖下的手指不受控制的蜷缩了一下。
“下车吧!”莫沈醉听见声音惊慌的抬起头,看见伸在自己眼前骨节分明的手,纤长细弱,仿佛用力一握就折了。
莫沈醉悄悄把手在衣服上蹭蹭,希望它能变得干净点儿,然后轻轻的抓住了少年的指尖。
莫沈醉仿佛听见了一声轻笑,然后就感到自己的手被对方反握住了,顿时莫名的感到窘迫,被对方握住的手似乎开始发烫,直直蔓延烧到了脸上。
莫沈醉努力把头埋的更低,耳根微微发烫,他只求虚情没有看见他的窘态。
车厢的门打开,两个小厮站两边撑起伞,莫沈醉被虚情牵着出来,他一抬头,“寻艳楼”三个大字映入眼帘,显眼的门匾下站着两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如狼似虎的模样。
莫沈醉脸上的表情凝固在不可置信上面,一头从车上栽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我把魔教教主娶回家了》求收藏,鞠躬感谢~
纨绔子弟张阑钰逛青楼遇见了一个男人,连哄带骗弄回家,强行娶做男妻。
不是他喜欢男人,实在是这人太好看了,姿容绝世,倾国之姿,怎么夸都不过分。
只可惜,美人儿是个傻子。
新婚之夜,张阑钰正准备享用美人儿,美人儿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把他掀翻在床,压在身下,扒去衣服,采摘了他从未示过人的一朵鲜嫩小雏菊。
次日,张阑钰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咬牙切齿:“扮猪吃老虎?很好,很好!待本公子找到你,看夫君我怎么调/教你!”
魔教教主苍冥练功走火入魔,神智混沌不清。
当他恢复神智的那一刻,身上正压着一个人欲对他行不轨之事。
近些日子的记忆恢复,教主大人脸色阴沉,掀翻张阑钰压在身下,然后……
然后就与这位细皮嫩肉的小公子圆了房。


第2章 青楼
一条有力的胳膊拦腰搂住了莫沈醉,让他免于脸朝地砸下来。
莫沈醉被虚情拉起来抱在了胸前,闻见近在咫尺的清幽淡雅的味道,他的心中却只有恐慌。
“小心点儿。”
头顶传来的淡淡的声音,莫沈醉浑身一抖,总觉得这话不是关心,反而是不满的警告。
如果现在推开他逃走,能成功吗?莫沈醉心跳如鼓,悄悄瞄了一眼门神一样的两个壮汉,那胳膊比他的腿都粗,虬结的肌肉彰显着力量,一拳头砸下来他怕是要残废。
但是,入了虎穴就更难逃出来了。
莫沈醉咬咬牙,挟持这个年少的美貌公子会不会有机会逃走?
就在他打算冒险的时候,寻艳楼的门打开,一个身穿短打、长裤的护卫模样的男子探头看了看,看见虚情,连忙钻出来,脸上带有急切之色:“公子不好了,你抓回来那两人,死了一个,另一个逃走了,司音公子已经去追了。”
正准备动手的莫沈醉暂时不敢动,悄悄观察虚情脸上的神色,却见那张好看的脸上没任何变化,只是淡淡应了一声:“知道了。”
护卫的脸扭曲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公子,逃走那人怕是有问题,就算抓回来,我们的人也怕是看不住。”
虚情撩起眼皮,一双眸子美的惊人,淡色的唇开开合合,说出残忍的话:“无妨,抓回来后先把腿打折了。”
“是。”护卫应了一声。
莫沈醉吓的一个哆嗦,心中那点儿挟持虚情逃走念头彻底被湮灭。
这么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美公子,手段竟如此狠辣?
莫沈醉被吓住了。
虚情似是觉出怀里的人不太对劲,低下头,温柔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莫沈醉这才反应过来,他思考犹豫之间,一直埋在对方的怀里。
“我没事!”莫沈醉连忙从虚情怀里退出来,用力过大,一脚踩在地面的水坑里,水花迸溅,泥水溅了自己和周围人一身。
莫沈醉手脚冰冷,硬着头皮说道:“对……不起。”
虚情牵起莫沈醉的手,依旧是与旁人不同的温柔:“无事,先进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别得了风寒。”
莫沈醉浑身僵硬的被虚情牵着手走进了寻艳楼的大门,只觉得坠入了深渊,绝望和黑暗吞噬了他。
果然,不该再相信任何人。
寻艳楼是青楼,白日里姑娘们都在睡觉,夜里营业,所以此刻安静极了,只有空气中漂浮的脂粉香存在感十足。
莫沈醉看着空旷的、装饰华丽的一楼,鼻尖掠过的香粉味儿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座寻艳楼是不久前新开的,虽是新的,但却是青乌镇极其方圆百里最大的青楼。
青楼里有最漂亮、最温柔和最善解人意的姑娘,为了满足某些客人特殊的癖好,也有清秀漂亮的小倌。
但是莫沈醉不理解,小倌都是十几岁漂亮的男孩子,身段柔软迷人,他已经二十多岁,硬邦邦的男人谁会喜欢?把他骗来卖不是赔钱吗?
还是说……有人故意设计他?
想到和自己结下梁子的李家少爷,莫非是那李少爷设局羞辱他?
莫沈醉暗暗咬了一下舌尖,刺痛把他从迷茫慌乱中唤醒。
思索间,他已经被牵着穿过了一楼大厅,从一个小侧门中/出去,进入了一个别致的庭院。
莫沈醉惊讶,没想到这青楼后面竟是别有洞天。
九曲回廊,亭台楼阁,大大小小的庭院一个勾连一个,也不知这里到底有多大。
莫沈醉正仔细看着周围,暗中记下路线,前面突然传来暧昧的私语。
只见一个身穿浅蓝罗裙的漂亮女子正给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整理衣衫,男子低头吻在女子侧颈,说了什么,惹得女子娇笑连连。
莫沈醉脸一红,他才明白过来,这里竟是给逛青楼的客人留宿的地方,因为这里的建筑太过精美,他一时竟是没反应过来。
不过,也不怪他不识得这种特殊的服务地方,因为家教严格,莫沈醉并未逛过青楼,虽说听朋友提过,但是那些青楼绝对没有这“寻艳楼”规格高。
看这庭院楼阁的一砖一瓦,说是大户人家也有人信。
那正与女子温存的男人偶然瞥见虚情,眼中闪过惊艳之色:“公子请留步!”
男人撇开女子,来到虚情面前,惊叹道:“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绝色,可惜了不是女子……不过男子倒也无妨,如此姿色,即便是男子也让本少爷心动。”
那男子说着,抬手便朝着虚情精致漂亮的脸轻薄。
跟随在虚情身边的壮汉一巴掌拍开男子的手:“大胆,不可对公子无理!”
男子摸着被打红的手背,倨傲的脸上露出怒气:“你知道本少爷是吗?”
两个壮汉上来一左一右架着人往外走,根本不理会男子的骂骂咧咧。
方才与男子温存小意的女子看了一眼虚情,又瞅瞅像只被绑架的小鸡崽一样扑腾的贵客,嘴角抽抽,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剩下了莫沈醉和虚情两人。
莫沈醉跟着虚情进入了其中一个幽静的别苑,几个小厮侍女从房间里出来,对着虚情欠了欠身:“公子,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小厮接着说道:“热水也已备好。”
莫沈醉刚踏进房间,就闻见了一股淡淡的熏香味,想到青楼的房间里都会燃一些催情的熏香,让莫沈醉浑身的皮肉都绷紧了。
莫沈醉抬头看了一眼虚情的背影,轻咬了一下唇: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虚情似乎是觉察出莫沈醉的不安,突然回头勾唇冲他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你在我这里不必客气,当成自己家随意便好。”
自己家?莫沈醉心中嗤笑,把我卖身青楼里,这里可不就是我的“家”了吗?
虚情安抚了一句,便松开了莫沈醉的手,去取浸泡在热水中的布巾,因此没看见莫沈醉脸上一闪即逝的嘲讽。
莫沈醉看着虚情动作,看着他拧干了水走到自己面前,轻柔的给自己擦拭脸上的脏污,冷笑道:“我这具残躯能让你卖几钱银子呢?”
到了这时候还在惺惺作态,真是够虚情假意的。
“你说什么呢?”虚情那张绝世容颜靠近眼前,修长漂亮的指尖无意碰触到莫沈醉的脸。
莫沈醉冷笑:“……呵!”
他冷漠的笑容中带着绝望,尖锐的言语像刀一样刺向对方的心窝里:“虚情?虚情假意……原来这才是你名字的含义,倒是与你这个人相配呢。”
虚情擦拭的动作一顿,睫毛轻颤,眼帘垂下,仿佛连呼吸都轻了。
莫沈醉看着他苍白的皮肤,一瞬间恍惚觉得这个漂亮的少年在此刻是脆弱可怜的。
怜惜只是一闪即逝,莫沈醉心中嘲笑:这个人不就是擅长伪装和欺骗吗?否则他又岂会牵住这人伸向他的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