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谈恋爱不如回家种田》【完结】──作者:心无栖息地

时间:2021-01-12 19:34:52  作者:心无栖息地

   《谈恋爱不如回家种田》作者:心无栖息地

  文案:
  戚尧和他的霸总上司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经历了对象家人的几番羞辱后,他身心俱疲,准备辞职回家种田。
  谁知在回家的路上却一不小心出了车祸,一醒来就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到了刚和霸总在一起的时候,还意外觉醒了植物异能。
  他麻溜收拾行李辞了职,回了山清水秀的家乡,承包了土地开始种地、搞养殖、开农家乐……
  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竟也逐渐打出了名气。
  但凡来他农家乐吃过饭的人,全都爱上了他家的饭菜。
  “戚老板养的猪,好吃到流泪,贵到吐血QAQ”
  “戚老板种的菜,一口下去给个神仙都不换~”
  “山清水秀的美景,就着一壶桃花酒,再吃一口戚老板做的菜,啊,绝美!”
  戚尧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差点忘了还有个霸总男朋友。
  直到有一天,霸总男朋友包袱款款的来了,深情望着他:“尧尧,我被赶出家门了,求收留QAQ”
  戚尧:“你谁?”
  阳光憨憨霸总攻X嘴硬心软贤惠受
 
  
  一句话简介: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立意:有时候暂时的退却不是逃避,只是换一个角度看世界
 
 
第1章 重生
  宽敞明亮的咖啡厅里,到处弥漫着粉红色的气息,一对对小情侣亲密的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气氛看上去很温馨甜蜜。
  然而弥漫着浪漫甜蜜气息的咖啡厅另一个包间内,气氛却截然相反,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温馨轻松,反而布满了凝滞紧张的气息。
  “戚助理,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配不上我儿子,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自觉离开我的儿子。”
  戚尧望着对面这位保养良好,一身高定服装,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的美丽女士,安静沉默的听着她吐露出一个个锋利的字眼。
  “我本来也不想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但显然你并没有把我上次说的话放在心上,阿逸跟你不合适,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看清事实呢?”
  “我知道你一个从农村来的男孩子,没有家世背景,一心想往上爬,这也正常,但我希望你能换个目标,别再缠着我儿子了,如果你需要钱,你说,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儿子?”
  戚尧扣了扣桌角,尽量保持着礼貌,没有对这位高高在上的祁家夫人口出恶言,心里无聊的想,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还能遇到这样的豪门灰姑娘戏码,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啊。
  那高高在上的态度,不屑一顾的眼神,跟那些影视剧里描写的,真是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这位祁夫人,到底看了多少这样的电视剧,才能学的这么像。
  林月英见戚尧没反应,便继续道:“你也别在这儿给我装哑巴,反正你跟我儿子早晚是要分手的,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了,明天就让他去相亲,我们祁家不会接纳一个男儿媳,就算能接纳,那个人也不会是你。”
  眼见着桌子都快被无聊的戚尧扣掉漆了,他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祁夫人,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我回去就跟你儿子分手,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戚尧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说了一句:“你真的很烦。”
  林月英没想到戚尧居然会说她烦,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眼睛都瞪大了。
  “你……”
  她刚开口,就被戚尧打断了:“我就跟你儿子谈个恋爱而已,你说你这么急哄哄的找上门来,你儿子知道了你们不得闹矛盾?”
  戚尧语重心长的教她:“我本来也没想着跟他能够长久,你说你这么着急干啥,我要是你,我就先按兵不动,啥也不做,等我们自动分手了,还省得你枉作小人,你说是不是?”
  林月英目瞪口呆:“你你你………”
  戚尧一向对她有礼貌,从来都没这么怼过她,导致林月英这会儿都有些不知所措。
  “行了祁夫人,你也别在这你你你了,话都说不清楚,还学人家棒打鸳鸯,你也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回去就跟祁逸分手,你以后也别再来找我,就这样,再见。”
  说完这段话,戚尧站起身就走出了包间,到前台结了帐后,离开了咖啡厅。
  直到走到了外面打了出租车,一直表现得很洒脱的戚尧,才任由肩膀耷拉了下来。
  他很难过,心口密密麻麻如针扎一般,泛着细细密密的疼。
  重来一次,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
  他捂着胸口缓了好一会儿,才拿过包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邮件,把那封已经写好的辞职信发了出去。
  然后拿出手机,找出祁逸的微信,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祁逸,我们分手吧。
  ——辞职信我发你邮箱了。
  做完这些,戚尧直接把手机关了机,才跟泄了气一样的靠在了出租车座椅后背上。
  其实刚才祁逸他妈说的那些话,戚尧不是没有感觉的,他并不是真的像表现出来那样洒脱。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太狼狈,只是不想跟上辈子一样,一步步退让,最终失去了尊严。
  他的坚持,祁逸的坚持,换来的不是理解,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换来的是祁逸和家人的决裂。
  何必呢?
  就这样吧,趁着他们现在才刚刚开始,该结束的就让它结束好了。
  然而……
  戚尧只要想到从今往后就跟那个人再也没有关系,他就难受得整颗心都揪着疼。
  压抑了许久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戚尧没忍住在车里狠狠哭了一场,引得司机频频侧目。
  ------
  成年人的崩溃总在一瞬间,哭过之后,第二天还得面对现实。
  所以戚尧第二天一早,就又去了房屋中介处,他要把他在A市租的房子退了,然后回老家。
  作为一个刚毕业就进入远扬集团,工作了两年,年薪二十万,却还依旧买不起房子的社畜,戚尧想离开其实也挺简单。
  退了房子,辞了职,拉上行李箱想走就能走。
  退房手续办的很顺利,祁逸花了一天把行李打包好,寄回了老家,然后带上一个行李箱,打了个车直奔班车站。
  他的老家就在本市,所以没有直达的飞机和火车,要回去的话只能坐大班车。
  买了票上了班车后,戚尧有些受不了班车里的味道,嘈杂的人声也让他有些烦躁,他干脆翻出包里的耳塞,戴上之后开始闭目养神。
  这些天他一直都没有睡好,奇异的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当中,戚尧却难得的产生了困意,他很快就睡着了。
  可惜睡着了也不得安稳,梦里反复重演着他开着车被大货车撞下高架桥的一幕,那种心悸也一遍遍的重演着,戚尧怎么也挣脱不开。
  直到车子猛地一个急刹,戚尧才被惊醒,醒来那一刻,他头疼欲裂,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这样不真实的感觉,戚尧连续感受了一个星期了。
  一个星期前。
  原本该死在那场重大车祸里的他,奇迹般的又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几年前居住的出租屋,和锲而不舍的闹钟铃声,都让他以为自己如在梦中。
  他懵了很久,才在种种蛛丝马迹当中确认,他不是没死,他只是回到了二十五岁这一年。
  时间跨度不大,死之前的他也不过是三十岁,正是而立之年。
  那个时候的他,之所以会出车祸,也是因为他不想再让祁逸为难,不忍看他和家人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所以他退缩了,选择了辞职回老家。
  没想到在开车回去的路上,会出了车祸,直接被撞下了高架桥。
  再醒来他就回到了二十五岁这一年,这个时候的他,刚跟祁逸在一起三个月。
  戚尧那几天恍惚的厉害,就打电话请了假,在家调整了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直到祁逸他妈那通电话,才把他从恍惚中唤醒,他想了又想,还是如同上一世那样,如约去了咖啡厅,见了祁夫人。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选择全程沉默,而是开口说了那些注定会让祁夫人更讨厌他的话。
  现在想起来,祁夫人的表情,多少让沉浸在苦痛之中的戚尧好受了许多。
  他一直都不敢去想,收到分手短信的祁逸会如何,只是逃避一般的把手机给关了机。
  此刻从梦中被惊醒的他,突然就很想祁逸,想的心口都疼的不行。
  以往受了什么委屈,祁逸总是搂着他宝啊贝啊的哄,不停逗他笑,可是此时此刻,他发现身边孤寂的害怕。
  他一直愣愣的看着手机,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开机,想给祁逸打电话,但最终都忍了下来。
  这样的犹豫一直持续到班车停下来,他都没有下定决心,车上的人一个个下了车,唯独剩下戚尧一个人。
  他吸了口气,定了定神,收起手机提着行李箱下了车。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道路,戚尧在心中提醒自己,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后悔。
 
 
第2章 回家
  月亮村位于花源镇郊区,而花源镇是a市管辖范围内的一个乡镇。
  由于花源镇的整体建筑风格古色古香,又种着各种各样的鲜花,所以在a市还算是个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常年都会有无数游客慕名到这里来旅游。
  花源镇靠着旅游业逐渐发达起来,连带着周边的村庄也富裕了起来。
  搭着这班顺风车,花源镇郊区的月亮村也紧跟花源镇步伐,盖起了古韵十足的房子,做起了旅游生意。
  戚尧家就在月亮村,祁夫人说他是农村人没说错,但有一点她可能不知道,戚尧家里其实并不穷,甚至还有点小富,毕竟在农村,也不是家家户户都能盖得起三套房的。
  月亮村依山傍水的,整个村庄在傍晚的余晖照映下,显得格外的安宁悠然。
  这是快节奏的大都市里没有的祥和,戚尧望着田地里刚发芽的庄家绿芽,听着周围虫鸣鸟叫的,循着记忆里的路加快步伐往家赶。
  他已经快一年没有回来过了,上辈子他一直都很忙,从一开始的总裁助理,到后来自己开公司,他都基本上没什么假期和空闲时间,所以基本上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一次,平时都是他爸妈到市里去看他。
  如今重来一次,听着身边的蝉鸣鸟叫,戚尧心里有种复杂难言的感觉。
  离家越近,戚尧就越紧张,脚步也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他家比较靠近村口,就在路边,所以戚尧老远儿就看见自家房子了。
  那是他爷爷还在的时候建的房子,青砖灰瓦,屋顶四角翘起,带着个大院子,有点像四合院,隐约有棵很高的樱桃树郁郁葱葱的从院子里头伸出来。
  除了这套房,相邻的两套房子也是他家的,格局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看起来更新一些,是后来他爸妈建的。
  看了房子一会儿,一阵凉风吹过,戚尧打了个冷战,正要迈步往家走,迎面走来了一个老太太。
  戚尧看着面熟,知道这是和他爷爷那一辈有点沾亲带故的某个亲戚,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该叫啥,正尴尬呢,那老太太已经认出他了。
  “这不是小尧吗?!”老太太一脸的激动,“哎呦,你啥时候回来的?”
  戚尧挂着尴尬又不是礼貌的笑:“我也是刚到,您………”
  他尴尬的正不知道叫啥呢,老太太已经看出了他的不自在了:“这孩子,是不是忘了该叫我啥了?我是你姑婆,你小时候还老跟你奶奶来我家玩儿呢。”
  戚尧这下想起来了,这时间隔的太久,他又不经常回家,所以哪怕他知道这位姑婆是谁,知道他家在哪儿,也知道他孙子叫什么,就是想不起来该叫她什么,就很神奇。
  “姑婆,您这是要下地啊。”想起来人就好聊了,戚尧脸上也挂上了笑。
  “是啊,我这不是准备下地摘点菜做饭吗?”姑婆特别热情,“小尧,你还没吃饭吧,去姑婆家吃啊。”
  戚尧:“不了不了,姑婆您忙,我这刚到,还没跟我爸妈打过照面儿呢。”
  姑婆:“行,那你快回家吧,你这么久没回来,你爸妈都想你了。”
  又客套了几句后,戚尧这次是一点儿近乡情怯的心都没了,跟老太太告别后,拖着行李箱就快走几步,到了自家门前,敲响了大门。
  “谁啊,来了来了!”
  一道爽利的女声传来,伴随着脚步声,戚尧眼圈儿一下就红了。
  院子的雕花大门被打开,来开门的女子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身材纤瘦苗条,一张鹅蛋脸,眼角有些皱纹,皮肤微微有点黑,穿着一身清爽宽松的麻布衣裤,能看出来年轻时是个美人。
  “妈,我回来了。”戚尧对着女子咧嘴一笑。
  陈苏看见门口站着的自家帅小子,惊喜的眼睛都睁大了:“尧尧?你咋回来了?!”
  戚尧听见这声“尧尧”,眼圈儿又红了一分,上前抱住了他妈:“妈,我想你们了,就回来了。”
  陈苏被儿子抱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院子里又传来男声:“老婆,谁啊?”
  陈苏这才仿佛回过了神一般,欢天喜地的扬声道:“戚志阳,你快出来,你儿子回来了!”
  接着院子里传来加快的脚步声,很快门口就再次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一身温和儒雅的气质,长的不算特别英俊,但一双眼睛尤其长得好,典型的桃花眼,纯黑色的眼眸,睫毛又长又翘,美中不足的就是有不少皱纹。
  戚尧这点跟他爸特别像,也是一双桃花眼、长睫毛,此时他红着眼眶,看着他爸:“爸,我回来了。”
  戚爸说了一句跟他妈一模一样的话:“尧尧?你咋回来了?!”
  戚尧笑出了声:“我想你们了,就回来了。”他抱着他那个个子矮矮的妈,笑道,“爸妈,我们能不能进屋说去?”
  戚志阳:“诶,对对对,先进屋!”
  陈苏:“我这大儿子,回来了也不说一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