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叶知秋【完结】──琥珀小川

时间:2021-01-12 13:48:32  作者:琥珀小川

 

 
 
楔子
  三年前,日本,东京。
  全国青少年网球比赛全国大赛国中组最后一场。
  网球王子对战神之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体育杂志报纸都换上了同样的头条,为那一场网王的巅峰之战。
  ***
  “终于还是赶上了啊——”苍白的女孩气喘吁吁的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上落脚,有些庆幸的长舒了一口气。
  她笑着,将自己已经有些涣散的视线投向赛场。
  可是,那一瞥,她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凝固了。
  这是…这是…怎么了?!
  阳光下,紫蓝色的长发轻轻扬起,追风逐面而过,在宽大的病号服中瘦弱不堪的女孩苍白冷艳的摄人。
  欢呼声,扼腕声,此起彼伏。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更没有人注意到她紫罗兰色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怎样的惊异与恐慌。
  他输了,他竟然会输?!
  输给了对面那个看上去给嚣张的小子。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哥哥,怎么了?!
  看着他跪倒在球场上,和自己一样的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有不解,疲惫,甚至是绝望。。
  滚落到地上的水滴,不知是汗还是泪。
  心疼的几乎要碎裂开来。
  “哥哥!”
  忍不住喊出了声来,想要跑上前去抱住倒在场中的那个少年。
  然而,那个瞬间,她停住了脚步。
  沸腾的人群淹没了她的呼喊。
  她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球场,眼神里渐渐的没有了焦距。
  她看见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少年走进了球场,缓缓地靠近倒在场中的蓝发少年。
  他在他的面前蹲下身来,递上一条柔软的毛巾,然后叫他的名字,“精市…”
  那蓝发少年他起头来看着他,怔了一下,慢慢的抬起手接过了他手里的毛巾。
  两人相视一笑。
  一边是满溢的呵护与宠溺,
  一边是说不出的温柔与满足。
  看着那感人的一幕,她忽然很想笑,呵呵,他竟然笑了,那样的笑容,竟是不一样的美,她原本以为只有打败对手的时候,他才会笑。
  自己不顾一切的从医院里跑出来,不过是想看到他登上巅峰时展露的笑颜。
  去年,去年的去年,她见过他那样的笑容。
  明媚,骄傲,璀璨,恍惚中有种倾世的炫。
  幸村精市,那个男人,是王者立海大的部长。
  更是她从小依赖到大的哥哥,是她唯一的神。。。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她就开始这样远远地望着他。。
  而如今,为了看他出院以来的第一场比赛,自己不顾一切的从医院里光着脚跑出来,却…
  看着早已血迹斑斑的赤裸的脚,风吹过,有点疼。
  可是最疼的却不是那里,而是心。
  她怔怔的看着那蓝发的少年将自己的手交给身边的人,任由他扶着自己走向队友们。
  呵呵,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啊,自己依然是多余的。
  即使受伤,他需要的,从来不是自己。
  无论荣耀与寂寥,站在哥哥身后的人,永远是他,永远是弦一郎。
  哥哥受伤的时候,哥哥生病的时候,哥哥手术的时候,哥哥做噩梦的时候。
  喊得都是他的名字,都是弦一郎。
 
 
第1章 女神
  中午的阳光,那么柔和,那么漂亮,却透着淡淡的忧伤。
  一个瘦削的身影站在网球场边,紫蓝色的头发上栖满了调皮的阳光,晶莹,璀璨,美幻。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早已升入高中部的他们,组在一起之后,依然是两年优胜的王者立海大。
  而他,依旧是网球部的部长和教练。。
  三年的时间,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短。
  可是三年前那一场网王之战,依旧是他心里解不开的一个心结。
  那个小子,好像是去了美国吧,虽说有时回来赶上青学的比赛也会参加,但自己在那之后,却是再也没有机会与他一决高下。
  呵呵,原本看着天边幸村笑了笑,转身。
  柳,丸井,仁王,柳生,桑原,还有切原那个小海带也来了…
  陪伴着自己的,依旧是熟悉的队友,还有熟悉的弦一郎。
  三年来,一起升入高中部,一起重组网球社,一起再次拿下全国大赛的二连霸。
  他依旧被称为神之子,一种供人仰视的存在。
  当然,有时有人会打趣的戏称他为立海的太上皇。
  呵呵,想到这个称呼,又是忍不住一笑,还不是因为真田那张面瘫似的冰山脸这三年来愈演愈烈,动不动就是那一句‘太松懈了!’,大概也只有对着自己的时候,那严峻的表情才会稍稍的柔和一些。
  阳光下蓝发的少年兀自的一笑,没有注意到身后渐渐走近他的人。
  “精市…”
  “嗯?”有些错愕的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真田,“弦一郎…”
  “在想什么呢?”声音温柔关切,却是依然面无表情。
  “不知不觉的我们都高三了呢…”淡淡的一笑,让我们的皇帝大人觉得有点恍惚,可他对自己制造的杀伤力浑然不觉,视线不知落在何处,继续淡淡地说了一句,“最后一次机会了呢,实现立海的三连霸。”
  “我会和你一起,战斗到最后!”抬手扶住了他瘦削的肩,真田的声音很坚决。
  他没有像以前一样跟他说会把全国大赛的奖杯捧到他的面前。
  那样的承诺,他曾给过他一次,可是却没有做到。
  如今,不再承诺,不是他给不起,而是要用行动做给他看,他会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然后,一起站上巅峰。
  他还记得那一次网王之战,最后跪倒在球场上的精市,那紫罗兰色的眸子里闪过的脆弱与惊慌。
  他无法相信会有那样的一天,精市他,竟然输了。
  私下找到了他的主治医生,身体果然还是无法恢复吗?
  那样的他,那样的身体再也无法打出那炫目到让人惊艳的一招。
  神之殇,神之殇,纵使是神也无法承受的美丽。
  毁灭,伤痛,破碎…
  极致的美幻来源于残缺。
  再也不要让他面对那样的痛楚,再也不想他受到任何的伤。
  比以前更加严格的要求部员,比以前更加残酷的训练,拿下所有的比赛,在需要他出场前。。
  “你坐在这里看着就好了,”他总是这样对他说,“我们再也不会输了!”
  立海的三连霸是没有死角的!
  “弦一郎…”幸村仰起那张美得有点模糊了性别的脸,看进真田正望着他的眼里。
  “嗯?”被他的声音拉回思绪,他应着。
  “等拿下了三连冠的锦旗后,陪我去趟丹麦吧。。”
  “好…”温柔的为他理了理披在肩上的外套。
  “呵呵,也不知道小和叶怎么样了?”幸村转回身望着远处的天空,“还真是有点想她呢。。”
  尽管那一年意外的败给了青学只拿了第二,但他们这一届的网球部是立海有史以来最强的一支队伍,也是日本青少年网球界当之无愧的王者。
  皇帝的严肃认真和雷厉风行,军师的无以巨细数据资料和无孔不入的情报,依旧可怕的欺诈师,依旧暴躁的恶魔海带,依旧彬彬有礼却毫不留情的绅士…
  他们,早已成为了学弟学妹们仰望崇拜传说。
  尤其是他,从国一开始就成为网球部教练的神之子。
  幸村还记得,那一年,他和真田一起打败无数的学长成为网球部的正选,那一年,他们一起遇上了柳,仁王,柳生,丸井那些好朋友,那一年,他们一起打进了全国大赛,一起捧回了冠军的奖杯。
  也是那一年,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幸村的称谓是神之子,而不是神。
  呵呵,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好多年了。
  大概也只有他们这一级的人还有依稀的印象,对那个名字。
  幸村和叶,那是他的母亲和妹妹共有的名字,是他心底封存的最为亲密的依恋。。
  很少有人知道了,当年打败武士南次郎的那个女人,有人戏称她为——女神。
 
 
第2章 交易
  如温室花房般的全玻璃建筑,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墙壁上爬满了藤蔓植物,西沉的橙红色阳光透过繁密的叶子,在碎石子铺成的小径上撒下一片斑驳碎影,庭园中央有一个精致的喷水池,再往后面是一个豪华的网球场。
  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球网的一侧,端平的手臂握着一把纯白色的球拍,指着前方正要离开的英挺少年。
  “你确定不要继续了吗?”
  淡淡的一句话,没有威胁,没有强迫,甚至没有什么感情。
  可是前方的少年却停下了脚步。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大少爷有些不耐烦的转过身来,怒气冲天,“别挑战本大爷的耐性!”
  “帮我打败他。。”女孩低下了头,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会彻底治好手冢的手臂…”
  “为什么非要本大爷?”
  “你难道不想么?”确定的语气,微仰的脸上透出淡淡的笑意——红果果的诱惑。
  “本大爷会用自己的方式打败他!”迹部仍然有些不悦,“才不要你那个一点都不华丽的招式。”
  “不华丽?”嘴角勾起弧度有那么几分讽刺的意味,“是大少爷你打不出来吧…”
  “打不出来?!本大爷怎么可能?”迹部正欲辩解,习惯性地将食指和中指架于双眼之间,华丽的insight瞬间捕捉到了女孩嘴角有几分狡黠的笑,“你在用激将法刺激本大爷?”
  “呵呵,大少爷还真是一点都不坦率啊,这样的你,还真是可爱啊…”
  “住嘴!”有些恼羞成怒的语调里仍带着贵族般的高傲,“不许用这种不华丽的词来形容本大爷!”
  “遵命,大少爷。”女孩调皮的地一笑,恍惚中有种倾世的妖娆,而那眉宇间的自信与骄傲,让纵是凌于冰帝万人之上的帝王也觉出了压迫感。
  幸村和叶,果然和那个人一样,看似柔弱娇美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出尘脱俗的高贵与大气。
  “为什么这么坚持呢,也许你哥哥他,根本不需要你为他…”叹了口气,迹部的声音柔和了下来,却看见对方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凝固了。
  “不用你管,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你替我毁掉那个小子,我帮你彻底治好手冢的伤!”
  冷冷的说完,只见女孩脸上的笑容彻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罕见的严肃神情。明澈的眸子中不似平日如清泉般流光波转,而如暴风雨前的海面般,平静无波,却让人胆寒于那不见底的深邃中汹涌翻滚的可怕力量。
  “我只是答应帮你打败越前,至于用什么方式,那是本大爷自己的事。”
  切,无可救药了,迹部大少爷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走了,KABAJI!!”
  “wushi”桦地拎着他的书包和网球袋跟在后面,临走时还回头看了球场的某个角落一眼。
  渐隐的西边落霞笼罩着整个花园一片淡淡昏黄,穿过木制围栏的的晚风掀起满园绿叶,层层翻卷如同海浪,昏暗的空气中流动着一层薄薄的凉意。
  “好了,出来吧…”女孩拢了拢紫蓝色的长发,慢慢地转过身,对着庭院外围的枫林。
  “呵呵,被你发现了呢…”一个穿着冰帝高中部学生制服的高挑男生从一棵树后面走出来,墨蓝色的碎发很随意的搭在肩上,懒洋洋的关西腔说不出的低沉性感。
  他抬手推了推鼻梁上没什么度数的平光眼镜,深邃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迹部身影消失的方向,“小景他似乎是生气了哦…”
  “你该庆幸他生气了,要不然以他的insight怎么会没发现你呢?”女孩白了他一眼,“你的药准备好了吗,他答应了。。”
  “我听到了,谢谢你。”
  “不用,你只要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就好!”
  “当然…”
 
 
第3章 手冢归来
  “什么?!你要回国?!”迹部大少爷抓着自己的手机华丽丽的大吼
  “嗯。”冷冷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出来,周遭的气温顿时下降了几度,“我不想惊动太多人,麻烦你到机场接我一下。”
  “这个好说,本大爷…”正要答应的某人突然想到,“嗯?不对啊,你明天不是还有一场比赛吗?”
  “我手臂上的伤有复发的迹象,医生不让出赛,所以越前会替我出场…”顿了一下,继续,“正好我有些问题,想回去搞清楚。”
  “什么问题?”
  “回去再说。。”
  嘟嘟嘟嘟…。。
  切,这家伙,还是那个样子嘛。
  迹部抱怨了一声,拉开门走了出去。
  三年前,全国大赛之后,手冢去了德国接受进入职网的专业训练,如今,已经初露头角的他,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职业网球选手之一,备受关注。
  那样的生活,只有网球。
  迹部忽然想到不久前与真田的偶遇,那家伙还是一样的刻板严肃,毫不松懈,不知道怎么提到手冢,两个都沉默了好长时间。
  他们,都是界内公认的帝王,对网球,对胜利,有着不输于手冢的执念,却因为身上有太多的羁绊而不得不留在东京乖乖的念高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