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抢个大佬当媳妇儿【情有独钟】──寒梅墨香

时间:2021-01-12 13:30:57  作者:寒梅墨香

 

 
 
 
第一章 跑呸!骗子!
  陆江被骗了,他是做建材生意的,价值千万的建材放到了燕巢仓库,可燕巢仓库的老板燕孜赌钱打牌一口气输掉了仓库的所有货物。关键这些货物不是燕孜的,只是寄存在他这里,他用别人的货物偿还他的赌债。陆江千万的货就这么没了。
  陆江得到消息,燕孜回到了燕巢仓库,陆江带着人杀气腾腾的就赶过来,必须要把这笔货款还了,不然这损失太大了。
  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杂乱的办公室内站着一个男人,裹着长长的到膝盖的黑色羽绒服,带着黑色毛线帽,口罩拉到下巴这,脸色发红。
  虽然羽绒服又长又臃肿看不出身材,但就这水灵眼睛高挺鼻子还有通红的脸来说,是个绝色帅哥。
  呸!
  什么帅哥!骗子!
  陆江三秒后记起自己来干嘛了,他不是来欣赏帅哥的,他是来要钱的!
  瞟了一眼采购经理,这小子是燕孜吗?
  采购经理直接安排货物存放,由他来和燕巢仓库老板对接,陆江还没见过燕孜呢。
  采购经理推了推六百度的近视眼镜,眯起眼睛伸着脖子看看。对陆江用力点点头,错不了,就是燕孜!
  眉毛一立,眼睛一瞪,硬朗的脸就带出了凶。一点燕孜破口大骂。
  “燕孜!你个孙子!干这种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事儿,那货是你的吗你就还了赌债?觉得你还了赌债不会剁手跺脚了,就逍遥快活无所谓了?欠我的钱就准备赖掉?做你的春秋大花梦!麻熘儿把欠我的钱还我,不然我把你拆了按零件卖!”
  陆江身后十几个手下轮着棍子棒子跟着喊。
  “就是!你也不打听打听,陆总以前是干什么的!城南踹过虎,城北踢过狼,在这砍过流氓!他道上混的时候……”
  陆江身边那膀阔腰圆的刘大头刚要说陆总以前的光辉岁月,就被陆江白了一眼拦住了。
  “有事儿说事儿,说以前干嘛。和谐社会我只是个做生意的。”
  别说那种让警察叔叔头疼的话,他金盆洗手了,早就是一个积极纳税遵纪守法的生意人了。
  “对!我们陆总现在是个生意人,那也不是个软柿子随便拿捏!赶紧把陆总的货款补上!不然要你好看!”
  十几声叫嚣,吓唬,手里的棍棒敲得咚咚作响!和一群凶神恶煞似得。
  这裹着厚重羽绒服的帅哥看看陆江为首的这群人,眉头皱了皱,慢吞吞的拿出一包纸巾,用力擦擦鼻子,鼻子更红了。
  “你谁?”
  声音有些清冷,但是鼻音很重,有些囔囔的,听着挺性感。
  “你债主陆江!少揣着明白当煳涂!痛快还钱!”
  陆江继续瞪着眼睛厉声呵斥。
  “你找错人了,我不是燕孜。”
  擦完鼻子,明亮水润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陆江做自我介绍。
  “我是燕至。”
  陆江眉头一皱,燕孜,燕至?到燕子窝了?
  “你煳弄谁呢啊!我和燕孜见过很多次面了,我认得燕孜!就你这德行!你在这装双胞胎呢啊!谁信呐!陆总,这就是燕孜!错不了!”
  采购经理蹦着脚骂,这明明就是燕孜!
  “假装双胞胎,逃避不给钱?你以为我傻呀!这借口幼不幼稚啊!”
  陆江也明白了,燕孜假装是别人,企图蒙混过关不给钱!
  燕至侧头轻咳几声,看样子身体很不舒服,脸上带出几分无奈。
  “让你说对了,我和燕孜就是双胞胎,我是他哥哥。”燕至看向采购经理“你认识我弟弟,那你就应该知道他鼻尖上没有痣,我有。”
  燕至指指自己的鼻尖。
  采购经理也露出疑惑,快走几步走到燕至面前,探头探脑,还把眼镜摘下来用衣服下摆擦擦再戴上,去看燕至的鼻尖。
  有一个和小米粒那么小的小黑痣,就在鼻尖上顶着。
  采购经理趁这个机会近距离的打量着燕至,鼻子嘴巴额头的,怎么看是燕孜啊!一模一样啊!
  “怎么样?”
  陆江追问着采购经理,确认是燕孜吗?
  “我,我没仔细的看过燕孜!我也不知道他鼻尖有没有。但是长相是一样的!”
  采购经理也分不清了,谁没事儿的和一个大男人鼻尖顶鼻尖的去观察呀。还真不记得这种小细节!
  陆江不信双胞胎的说法,要说燕孜有双胞胎的哥哥,怎么谁都没听说过?更没有人看到过燕孜双胞胎哥哥?好好做生意的时候燕孜就是燕孜,欠债要钱的时候燕孜就变成燕至了?谁信呢?煳弄谁呢!
  “套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用这种双胞胎的梗煳弄人,在我这说不过去!一句话,给我钱!”
  “我不是他我给你什么钱!”
  燕至按按太阳穴。嗓子疼懒得说话,但陆江不依不饶的。
  “我也在找他,如果你找到他了就给我打个电话吧。我感冒很不舒服,先走了。”
  燕至说着就踢开了翻到的椅子,踩过满地纸张,这就要越过陆江到门口离开。
  陆江不可能让他走,好不容易找到了燕孜,好吧,他不承认是燕孜,但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抓回去好好教训,这千万货款就有追回来的希望。一千多万货款,不是小数。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打了水漂。
  胳膊一伸挡住了燕至!
  “你不能走!”
  “我不是他,你拦我没用,我也在找他!”
  燕至头晕的厉害,眼皮都懒得抬,很不耐烦了。
  “你说不是就不是?我才不信!我不管你是谁,你们俩长一样这钱就要还我!不还不行!今天我把话撂这,痛快还钱或者把他给我找出来,不然你休想离开!”
  陆江手一挥,刘大头带人就把燕至给围上了!
  “什么意思?”
  燕至淡淡的瞟了一眼周围的彪形大汉,丝毫怯懦没有。
  感冒发烧的他反应慢了好几拍,转眼睛的速度慢的就和抛媚眼似得,最后视线落到陆江身上,眼睛一眨一抬,陆江就感觉好像有个蝴蝶飞起来了。
  在看过去,燕至眼神犀利如刀,陆江把心里那蝴蝶给掐死,心里骂了一句,特么欠钱的还成大爷了?
  “什么意思?很简单!”陆江冷哼一声也强硬起来!“不还钱我就要请你去我那坐坐,什么时候拿钱来什么时候放人!大头!请燕先生!”
  刘大头轮着棍子站出来。
  “请!”
  蛮横强硬,带着强迫性,逼着燕至和他们走。
  燕至哼了哼。
  “自不量力。”
  都没用眼皮夹他们,自顾的抬步要走,根本没把刘大头当回事,从刘大头的身边经过,肩膀还撞了一下刘大头的肩膀。
  “哟呵!牛逼了你啊!”
  刘大头心头火起,握紧了手里的棍子。
  “陆总,他不把你放眼里,哥几个非把他锤成肉饼!”
  陆江也火了,叱咤江湖多少年还没遇到这么拽的人,欠钱的是大爷?不,在这就变成了欠钱的是祖宗!
  “把他给我抓了带走!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不行!”
  刘大头得到命令,嗷一嗓子往上冲。
  “哎!别下狠手!咱们是要债不是黑社会!”
  陆江又叮嘱一句。
  刘大头这就上去了,挥舞着棍子对着燕至一个杠上开花就打过来。
  燕至身形也很灵活,撤步闪身躲开这一棍子。
  昳丽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眼神都有杀气。
  刘大头一棍走空反手又是一棍子横着扫过来,带着风声,燕至抬脚就踹。
  但是燕至忘了,他的羽绒服都到膝盖以下了,腿没有凌厉的踢出去,而是抬了五十度就给卡住了。
  眼看着棍子到了,燕至只能用力转身,撤步,脚步踉跄几下这才躲开。
  “切,小白脸,花架子摆的很好看,不行了吧。”
  陆江撇着嘴哼了声,嘲笑燕至狼狈的躲闪。
  燕至抓羽绒服下摆用力往上一提,露出来大长腿,腰间堆着一圈的羽绒服窝窝囊囊的。但丝毫不影响燕至的行动了,燕至抓着羽绒服下摆,长腿就发挥出威力。
  一脚上踹,踢在刘大头的手腕上,刘大头疼的抓不住棍子掉落在地,燕至转身鞭腿又踹飞一个,身形一矮扫堂腿又扫倒俩。
  陆江看着旋转跳跃飞踹的燕至,突然有一种看芭蕾舞的感觉,燕至拎着羽绒服下摆就像那芭蕾舞演员拎着裙子。动作轻盈,但腿部有力,潇洒利落不拖泥带水。刚柔并济的怎么那么好看呢。
  甩了一下头,不对,他是来抢人的,不是来欣赏的!
  眼看着刘大头和好几个兄弟被踢踹的翻倒在地,陆江眼神一狠,勐地往上冲,准备会会燕至。
  燕至刚刚站稳,陆江就到了面前,燕至毫不客气,抬脚侧踢直击陆江咽喉,陆江手臂一抬,下手臂截住了燕至的小腿,啪一挡,燕至身体摇晃赶紧收腿换招,手松开了羽绒服下摆,不用腿用拳,身体一转这拳头就冲着陆江的鼻子打出来了。
  还不等陆江去接招,刘大头从背后偷摸上来袭击燕至!
  燕至就看到陆江眼睛勐地变大有些惊慌的看向他身后,大喊着,住手!
  陆江话音未落,燕至就感觉后脖颈和脑袋勐地一阵剧痛。
  随后燕至眼前发黑。
  陆江也没想到刘大头做出这种小人行径,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是个爷们就光明磊落的交手。打输了算功夫不到家,赢了那也凭本事!
  但刘大头还真趁着燕至不防备的时候打了上来,一棍子削在脖颈上了。
  就看到燕至就像拆了电池的玩具,精神力气瞬间消失,通红的脸瞬间变白,身体一软人就往地上摔去。
 
 
第二章 他是饿晕的
  “哟哟哟!”
  陆江赶紧伸手一抱,就把燕至搂到怀里,燕至没了筋骨,陆江单臂用力搂住他的腰这才能让燕至保持站立。
  再一看扎在肩窝昏迷不醒的燕至,陆江气的点着刘大头破口大骂。
  “我说了下手轻点,你一棍子把他打蒙了!以多欺少就算了你还偷袭!”
  刘大头冤枉,他手臂现在还疼得厉害呢,燕至这一脚踹的他都以为自己手腕骨裂了。这不是担心陆总被袭击,所以背后下手保护陆总吗?再说了,燕至身形灵活,还以为他躲得开呢!
  等打上了,刘大头也害了怕!不会闹出人命吧。
  “咱们是请,不是绑架,早就金盆洗手了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儿!这下好了,有理说不清了!”
  刘大头被骂的赶紧把手里的棍子一扔,都惊慌起来。
  “这可这么办啊!”
  “怎么办?送医院呗!钱没要回来我特么还要搭上医药费!没事儿找事儿!”
  陆江吼了一通,刘大头赶紧往外跑去发动车子。
  其他人七手八脚的要过来帮忙抬着。
  陆江低头看看扎在怀里的燕至,嘴唇都白了,挺漂亮好看的脸透着一股子虚弱,长长的睫毛垂着,怎么看都惹人心怜。
  心里着急,又有些内疚,有事儿说事儿,欠债还钱,不能闹出人命啊。
  弯腰想把燕至打横抱起来,但是这一身臃肿的羽绒服都找不到他的腰在哪,怎么也是一米八的大男人,想轻松抱起来还真有点困难。
  麻烦!
  陆江干脆弯腰低头,用肩膀顶住燕至的腰腹,手一托他的双腿,直接扔上肩头,扛着燕至快步出去。
  赶紧去医院啊,真要有个好歹的钱要不回来还要吃官司的。
  风驰电掣一样冲进医院,把燕至往急诊病房一丢,医生这边开始检查治疗,护士冲出来朝着陆江大喊。
  “患者家属!你们赶紧给患者办理手续去!”
  办手续要拿身份证的,陆江只好又回病房,把燕至身上摸了个遍,还真找到一个钱包。
  丢给采购经理去办手续。
  采购经理拿出身份证一看,赶紧又揉揉眼睛再看一次。
  “坏了,陆总,咱们真抓错人了!”
  举着身份证递到陆江面前。
  身份证写的明明白白,燕至。
  陆江拿过证件来先是瞄了一眼出生日期,眉头皱皱,长这么熘光水滑的竟然比自己大两岁。上哪说理去!咋看咋不像三十二岁的男人啊,说他二十四五岁都往大了说呢。
  随后在仔细的擦擦照片,在用力扣扣,鼻尖上那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小黑点擦不掉。
  明明应该奇丑无比的身份证照片愣是拍出清冷高傲的样子、
  身份证上的人被打了一闷棍晕在急诊室里。
  错不了,这人就是燕至,不是燕孜。
  他们家爹妈怎么给取名字的啊,人长得像就算了,名字还这么相似?
  “抓错人了,还把人家打晕了,这还不报警抓刘大头啊。”
  采购经理担心的搓手,这都涉嫌故意伤害了。
  “你四只眼睛咋就没认清楚呢!”
  跟在身边是多年的老手下了,总不能进局子吧,陆江也有点着急了数落着采购经理。
  采购经理推推眼镜,一脸委屈。
  “陆总,我六百五十度近视眼,戴眼镜不走近一米我认不清谁是谁,摘了眼镜人畜不分的。”
  陆江气的,点点采购经理不知道骂他什么好了。
  自己也瞎,怎么相信一个超级大近视眼的话呢!
  “陆总,这可咋办呀,要是燕至报警我真的要蹲笆篱子了!陆总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儿子我……”
  刘大头哭丧着脸,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赶紧求陆江。
  “行行行你别说了,能咋办啊,舍出这张老脸求情啊!他不报警怎么都好说。再说了,医生那边检查还没出结果呢,要是轻伤大不了赔他点钱!”
  陆江气急败坏也无计可施,重重的叹口气,坐到在椅子上。
  “欠我一千多万,钱没要回来搭上医药费不算,还要赔他一笔钱。我就纳了闷了,咱们是苦主,咋就一直在吃亏呢。这姓燕的也有毛病,和燕孜长这么像干嘛,这不给咱们找麻烦吗?下次做生意只要姓燕,咱们就不和他做了,姓燕的太麻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