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延禧攻略之四季长春【历史衍生】──陌上清浅

时间:2021-01-12 13:23:12  作者:陌上清浅
 
 
第1章 遇见(捉虫)
  故宫下雪了,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这片早已沉睡百年的土地。
  有游人不期而至,惊起的飞鸟停在乾清宫高高的屋檐上,鲜红的小爪紧紧抓着檐角的金龙,不安地看向来人。
  来人一袭火红的立领袄裙,裙边的金凤肆意而张扬,撑一把红色的雨伞,伞边似有银线环绕,折射出淡淡的光芒,像极了画中不染凡尘的仙人,偏生脖子上挂着一个卡通的微单,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这里,便是她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吗?”少女轻轻的低吟,似乎在询问什么。
  回应她的只有雪花压段枝丫的清脆响声。
  少女忽然笑了,“困在牢笼一般的地方,还是这般干净,不枉那孤魂为你苦苦寻了我上百年。”
  风声似乎紧了些,雪花落在少女张开的手心,点点化去。
  “你问她是谁?她呀,不过是个缺爱的孩子罢了,子孙满堂,到头来心心念念地不过是早已逝去的主子,”少女有些伤感,风轻轻地围住她,温柔地,带着些许暖意。
  “我,我跟她不一样,我自生来便是一个人,与天同寿,护佑这大大小小的山河,偶尔遇上有趣的,便稍作停留,打发几十年光景,”少女漫不经心地说道,纤细的手指落在宫门上的铜环上,轻轻地推开一条小小的缝。
  那缝里便传来喧闹的人声,似乎有人在焦急地呼喊,带着哭腔,“娘娘,娘娘,快,快传太医。”
  时光流转,有人用百年苦寻和十世的善缘换她一世圆满,而应了她的神明,一不小心边将自己也应了出去。
 
 
第2章 入宫(捉虫)
  “快点,快点,今个儿可是大选的日子,要是冲撞了哪位小主,你们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嬷嬷一身深红色的宫装,领着一列刚入宫的小宫女,一路上叨叨个不停。
  这列新进的小宫女大都是汉八旗出身,虽说入了宫,当了奴才,在家的时候也都是养尊处优的小姐,便自以为比其他宫女的身份高上那么一层,坐着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是以对嬷嬷的话不过是左耳进,右耳出罢了。
  当然,也有例外。
  走在外间的少女随意地看向四处,同样是淡粉色的宫装,偏偏在她身上穿出几分俏皮和灵动。一张略显可爱的脸,并不一眼令人惊艳,却是越看越耐看。
  少女看向不远处走过的人,同是新入宫的宫女,她们可没有自己这样的好运,直接调到位高的嫔妃院里,可得从最基层的做起。不过,世道便是如此,自己虽说是实现那人的心愿,没道理委屈了自己,可不得选个好点的身份。
  少女很快注意到走在末尾的人,果然,那人隐在人群中,似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可在自己的火眼金睛下,那炽热的为姐姐报仇的执念可是无处遁形。
  “璎珞,你是个孤魂的时候,像个老太太,果然,还是做人的时候,才像个少女。”少女想着,自己觉得有那么几分有趣,不过这趣味很快也就散去了。萍水相逢,不过看她可怜,性格对她胃口,自己又无聊,顺势给接下来的几十年光景找个新乐子罢了。
  那边似乎出了什么状况,宫女堆里有人冒犯了正要参选的小主。不过这可不关她们的事,嬷嬷还急着带她们去各位主子的宫殿认门呢。
  白洛寻的身份是汉八旗里镶黄旗佐领之女,虽然比不上满洲上三旗,在奴才里身份确是头一等尊贵,便是比有的小主也高上一头。自己要求入了宫,自是分到了皇宫最好的主子皇后娘娘的手下,不过皇后娘娘这会儿不在,嬷嬷便将她交给了娘娘的贴身宫女尔晴。
  尔晴对她倒是很客气,交待了长春宫的规矩,又安排给她些轻省又体面的活,言辞之间透出几分亲近的意思,但白洛知道她将来会做的种种坏事,虽然她现在还未付之行动,也实在懒得应付。所幸皇后娘娘不多时便回来了。
  一身石青底绣团龙纹吉服褂,纵然白洛见过龙袍无数,也从未见过有人能穿的这样端庄威严的,怪不得乾隆对其“每加敬服,钟爱异常”。只是可惜皇后心绪不佳,凤体微恙,强撑着,便少了几分皇后之尊,多了几分羸弱和不足。
  白洛瞧着,竟生出几分心疼来,想她几万年来,心静如水,偶有几分兴致,也不曾有过这般心绪。然而她一个新人,也只能站在一旁听候吩咐而已。
  皇后有些困乏,但瞧见她和几个人新入宫的宫女,仍然允她们见了礼,赏赐了些金银,却并未向其他主子一般立威,让她们表忠心,只是嘱咐她们好好做事。白洛领了赏便退下了,皇后娘娘要小憩片刻,身边只留了尔晴。
  白洛随明玉去了宫女居住的地方,因她的家世,她有跟尔晴明玉一样的单间,虽然离正殿远了些,空间小了些,却已是很不错了。“谢谢明玉姐姐,”白洛笑着答谢,脸上若隐若现的小酒窝格外讨喜。
  “没事,没事”明玉本来有些不喜她因家世的种种优待,此刻见她这般可爱,又是娃娃脸,生出几分好感。
  白洛询问了些长春宫的规矩,一口一个明玉姐姐叫得欢畅,把明玉哄的好感度蹭蹭往上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绕了大半天,白洛才试探性地问了句“娘娘身体可是有恙?”
  明玉听了,叹了口气,话语间竟多了与她极不相符的悲伤和担忧。“主子是心病,可是,,,唉,,”明玉似乎不愿多说,也不再多留,心事重重地走了。
  白洛又有些意味不明的心疼,但这情绪很快被藏了起来。再起身时,白洛兴致颇高,等待即将来的好戏开场,自己记性还是不错滴。
  入夜,因皇后娘娘休息的早,偌大长春宫没有人声,只有被风吹拂的新叶飒飒作响。白洛坐在偏殿前的台阶上,正应了那句“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很快,便有人来了。不对,应该是道行不高的小鬼。虽是小鬼,却有帝王之气护佑,奶黄色的皇子常服,绣了一条吐舌撒娇的四爪金蟒,看向正殿的时候,眼底是浓浓的眷恋和忧虑。
  “小鬼,流恋在这人间三年之久,可是有什么未尽的心愿?”白洛瞧他生得可爱,活脱脱一个精致的奶黄包,出声问到。
  “恩?你能看见我?你是什么人?”永琏疑惑道,朝她走了过来。
  白洛起身,手上多了一个纯银的小铃铛,铃铛上有淡金色的暗纹流转,在主人无意的轻摇下,发出清脆的鸣响。永琏只觉一片柔和的光将他包裹起来,将他身上沾染的浊气尽数剥离。
  “你不必知晓我是何人,遇见便是机缘,了了心愿,便投胎去吧。”铃铛忽然剧烈地晃动,金光大作,强大的力量将永琏的鬼身化去,只剩一缕青烟飘入正殿。
  白洛立在原地,铃铛轻吟,火红色的袄裙摇曳生辉,与那宫装分离开来,元神便也向正殿走去。
  “琏儿,”皇后喃喃低语,便是在睡梦中也极不安稳。守夜的宫女早已沉沉睡去,唯有残灯余烛依旧长明。白洛坐在她床边,拭去她眼角晶莹的泪珠。
  过了许久,青烟散开,烟雾中的男童跪拜于地,“多谢仙人。”“去吧,”微风低吟,远处有白黑二位鬼差朝她躬身行礼,很快归为沉寂。
  “你说生下永琏,却根本无力保护,已至痛失爱子,实在枉为人母,此为一错,而今,永琏入梦,你可能释怀?”白洛轻叹一声,铃声清脆,为这冷清的长春宫,平添几分生气。
 
 
第3章 永和
  长春宫里新挂了一副敬修内则的匾额,连带着一副太姒诲子图,据说是皇上昨日赐下的,宫中位分高的主子都得了一副,白洛远远瞧着画工倒是不错。
  “奴才给怡嫔娘娘请安。”明玉瞧见形色匆匆的怡嫔一行人,迎了上去,福身行礼。白洛站在不起眼的地方,静静地看着。
  “明玉,我要见皇后娘娘。”怡嫔语气急促,神色惊慌。
  “今日皇后娘娘身子不适,早已免了请安,怡嫔娘娘怎么来了?”明玉疑惑道。
  “现在情况紧急,我要见皇后娘娘。”
  “奴才说过了,现在不见人,您还是晚些再来。”明玉并不想替长春宫接下麻烦。
  “皇后娘娘,救命啊,皇后娘娘。”怡嫔再顾不得宫规,大声呼喊。明玉连忙出声阻止。但怡嫔却一声高过一声,终于惊动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穿了一身苍青暗纹底绣团龙常服,面色依旧苍白,较昨日却多了些活气。皇后娘娘心性善良,允了她的要求,便领了人往永和宫去。
  这事原是一场闹剧,拎不清的愉贵人怀孕后,原想避开高贵妃的迫害,段数不够,难逃一劫。怡嫔求助皇后,却因太医诊断不出枇杷膏里的堕胎药,平白损了皇后娘娘的颜面和威严,娘娘纵是不在乎,白洛受人之托,说是圆满定是圆满。是以她跟了去,悄悄告诉了张院判。事情暴露,刘太医以自己医术不精顶了罪,皇后无意过分深究,恐生事端,此事便也作罢。
  绣房领了皇后娘娘懿旨,便派了掌事嬷嬷和几个秀女过来替愉贵人量裁新衣,魏璎珞恰在其列。
  高贵妃吃了亏,心中气恼,正撞上绣房一行人,自是随意寻了个不敬的借口,将这一行人扣在永和宫门口,当着愉贵人的面廷杖二十,说是她怀上龙嗣,这些宫人便上赶着巴结讨好,实在可恶,替她教训一二。愉贵人此时得了皇后娘娘庇护,却只是保得自身无虞,不敢出言顶撞,只能深深受了这羞辱。
  魏璎珞趴在长板凳上,后背已是血肉模糊,她方才不服,出言顶撞高贵妃,被高贵妃临走前又赏了三十。眼下还差二十,人却已经神志不清了。正主都走了,愉贵人见血早晕了过去被侍女扶回寝殿了,余下的人便也都散了,只留下行刑的太监和受刑的三人。
  白洛正巧按皇后娘娘的吩咐过来送些名贵草药,瞧见只剩一口气的魏璎珞,有些吃惊。
  太监还在挥棍,白洛皱了皱眉,她元气亏损过大,不便对凡人施法,会受反噬,便吩咐小宫女悄悄贿赂了那太监,棍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才得以抱住了魏璎珞的小命。
  白洛着人将她们送回了绣房便回长春宫复命了。“娘娘,”白洛福身行礼,少女的声音清脆干净,带着说话人都不曾察觉的欢喜。
  皇后笑着免了她的礼,询问些愉贵人的情况,得知绣房的事,眉头微皱,“伤势可严重?着张院判去看看吧。”“娘娘,”身边的尔晴出声阻止,“这不合礼法。”皇后默了默,终是让白洛送些伤药过去,这事儿,绣房的人确实无辜。尔晴还想再说什么,“本宫乏了,你们都退下吧。”皇后靠在炕桌边上,闭上了眼睛。白洛瞧见那锦帕上放的长命锁,色泽如新,与昨日小鬼所带一般无二。她还是不曾放下吗?白洛随尔晴退了出去。
  绣房里很是安静,掌事嬷嬷受了伤,躺在床上,新进的宫女大都去照顾了。魏璎珞被安置在自己的床位上,有个叫吉祥的宫女照顾她。吉祥瞧见她,慌张地不知如何是好。“你叫吉祥?”白洛笑着看她,“恩,”吉祥点头如捣蒜。“这是皇后娘娘赐下的伤药,你去为她熬药可好?”白洛将手中的药递给她。吉祥看了看尚在昏迷的魏璎珞,有些犹豫。“放心,我会照顾她的”吉祥点点头,退了出去。
  白洛轻轻地掀起她的宫袍,入目便是一片血肉模糊,略顿了顿,便将宫袍放了下去。凑到那人耳边,“璎珞,我替你上药可好?”想她几万年来,可不曾对人这般近地温言细语过。“你不应,我便当好了。”
  魏璎珞动了动,睁开了眼睛,“你是谁?”受了伤的小老虎依旧亮出了稚嫩却锋利的爪牙。“我是受人之托来照顾你的人。”白洛起身。“谁?”魏璎珞满是戒备。白洛但笑不语,替她上药。
  “你,你你你,”魏璎珞虽然想要阻止,却根本起不了身。两人便这般静默,一个上药,一个不语,倒也称得上是相处融洽。
  “我走了,无论要做什么事,切忌心急。”白洛附身下去,这般棱角分明,与后来真是判若两人呢。“对了,这药是皇后娘娘的赐的,你应当欢喜。”
  魏璎珞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敛眉沉思,却一无所获。至于她的话,如何欢喜,从姐姐去世后,她便不知欢喜是为何物了。
 
 
第4章 赏花
  春天,一切都是好的。柳树抽新条,青草润如酥,御花园里一片姹紫嫣红,生机盎然。三三两两的妃嫔结伴而行,赏花品茶,自有一番乐趣。
  皇后特意约了愉贵人和怡嫔赏花,一行人且停且走,倒是相谈甚欢。今日随侍的是明玉,尔晴得了皇后娘娘吩咐,一早边往内务府去了,至于白洛,则留在长春宫里看家。
  “愉贵人,若是累了,便歇一歇吧。”皇后见她面色有些苍白,体贴地问道。
  “皇后娘娘,嫔妾不累。这满园春色,嫔妾瞧着十分欢喜,哪里顾得上累呢?”愉贵人笑着答道。
  “是呀,皇后娘娘,却是美色当前,人比花娇呢。”怡嫔打趣道。
  皇后笑而不语,明玉倒是把话接了过来,“主子自是闭月羞花,倾城绝色。”
  “明玉,”皇后侧过身看她。明玉朝皇后娘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愉贵人和怡嫔娘娘也是人比花娇呢。”正待再说些什么,瞧见远处的一行人,顿时变了脸色。“主子,是高贵妃。”
  愉贵人看过去,高贵妃正在逗弄嘉嫔怀里的一条雪白的京巴,京巴不时摇摇尾巴,瞧着很是乖顺。然而愉贵人生来怕狗,吓得脸色苍白,便要告罪离去。
  “愉贵人,怎么见了本宫便要走,难不成本宫会吃了你不成?”高贵妃面色不虞,语气颇为不善。
  皇后用眼神安抚住愉贵人,走了上去。“臣妾参见皇后娘娘,”高贵妃不情不愿地福身行礼,不待皇后回答,便自顾自挺直了身。皇后并不在意,只是笑了笑。
  “愉贵人,”高贵妃看向躲在皇后娘娘身旁的人。“贵妃娘娘,”怡嫔福了福身,挡住高贵妃的视线,“愉贵人身怀龙嗣,心思敏感,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贵妃娘娘海涵。”
  “雪球,”嘉嫔忽然出声,只见一团雪白的球向愉贵人扑去,电光火石之间,皇后伸出手护住去挡。那雪球便咬住了皇后娘娘的手,堪堪把皇后娘娘撞的后退几步。明玉这才回过神,死命将那畜牲扒了下去,身后的太监也就上前将那畜牲死死按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