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微凉的夏季【完结】──立羽

时间:2021-01-12 13:21:48  作者:立羽

 

 
 
第1章 夏日醉猫咪
    明媚的阳光,和煦的风,棉花的云,鱼跃与水流谱出的曲子,初夏的空气充满清新的味道,这远离繁华的城市,带着一份安详和宁静。猫咪伸了个懒腰,舔了舔爪子梳理并不长的毛发,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
    像是有什么打破了这份和谐,一阵凌乱奔跑的脚步声,略微带起些尘埃。
    “玲子,是玲子……给我友人帐,给我……”低沉又阴森的声音,带着阴暗与潮湿,就在身后。
    说不清是第几次了,被妖怪追赶,善良的、恶意的、为了要回名字的,或是抢夺友人帐的,在这座城市的妖怪。
    好几次,夏目觉得自己离死神那样接近,这一恍神间,被葱郁森林里的大树树根绊倒,一个踉跄跌倒,妖怪的大手压下来,力量大的让夏目动弹不得。
    “把友人帐给我……我知道在…你这里…”
    呼吸越来越困难,却是绝不交出友人帐,四肢产生一种无力感,视线也变得模糊,恍惚间好似问到了风中掠起熟悉的香味,那是塔子小姐新买的沐浴露的味道,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感受到了那熟悉的白色,莫名的心安了。
    ……
    拥有强大妖力的祖母夏目玲子留下的友人帐,记录着被祖母打败过的妖怪的名字,拥有这本友人帐就能召唤妖怪,同时也掌握着妖怪们的生死,而夏目贵志继承了这本友人帐。
    来到这个祖母曾经呆过的城市,寄住于藤原家,一对善良的夫妇,遇见了可以接受他的朋友们,当然,还有一只…猫咪。
    带着青草香的暖风,轻抚着人的心灵。当夏目醒来,发现自己平躺在草坪上,旁边蜷缩着一只胖胖的猫咪,初夏的夕阳暖暖的投射在身上。心是安静的,也是温暖的,虽然麻烦不断,但,至少自己一直被在乎的人保护着,嘴角是幸福的弧度。
    猫咪睁开一只眼睛,偷瞄着夏目,圆滚滚的身体,带着点滑稽,又有些狡黠。
    “你真是没用,我才不是特意救你的,我是恰好路过,不希望有什么低等妖怪对我的点心动手而已。”毫不在乎的语调,“还有,你要请我吃羊羹。”
    “老师,谢谢你。”
    “说这个干嘛。”舔了舔小小的爪子,撇过脸,短小的尾巴和四肢,配上圆鼓鼓的身体。
    “扑哧——”
    夏目一个没忍住,不小心笑了出来。
    能看见妖怪,是一件好事吗,至少,过去夏目从未这样认为。
    ……
    夏天的脚步踏着,带着那份炎热,不知为何今年夏天的空气中弥漫着闷湿,让人不由的感觉烦躁。
    夜
    “骗子,骗子……”
    “好可怕……”
    “……走开,会被传染的,总是说些奇怪的话。”
    厌恶、害怕、孤立……同学结伴的欺侮、亲戚之间的辗转……孤单、寂寞,以及悲伤。
    夜的黑暗,孤寂冷清,悲凉的独自一人。
    莫名的绝望。
    喝酒夜归的斑,自从发现变成人形喝酒更方便后,便经常化成人形的样子,虽然很是讨厌这低等的人类……带着醉意走进房间便看见睡得极不安稳的夏目,嘴里喃喃低语,脸上挂着汗翻来覆去的,应该是在做什么噩梦。
    斑俯下身,手不自觉的扶上夏目的脸颊,轻轻地拭去额头上的汗水,眼中是难以捉摸的温柔。
    即便,现在的夏目是微笑着的,但斑很清楚有些伤痕不是这么容易就愈合的,他不是人,无法体会夏目的悲伤,只是莫名的有些心疼夏目。
    夏夜的风带着点凉意,倒不似白天那般炎热。
    斑安抚着夏目,轻轻地将夏目拥入怀里,相拥而眠。
    夏目的梦里还是黑暗,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觉得温暖,没有独自一人时的无助悲伤,很心安。
    ……
    盛夏的夜是短暂的,窗外的阳光配着蝉鸣,夏目慢慢的睁开眼,还不是很清醒的样子,却被眼前的抱着他陌生男子,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
    夺目的银色,未加修剪的长发散落,俊美的脸上有着似曾相识的红色图纹,松垮的浴衣下露出完美的好身材,从小便习惯独自一人的夏目从未与人如此亲近过,反应过来的夏目一把推开男子。
    “你,你是谁……”
    斑其实在夏目醒来时就醒了,只是感觉夏目一直在盯着他看,就没有动。被推开的斑,看着有些慌张的夏目,眼角带着笑意,勾起略带邪魅的笑,马上又变回猫咪的形态。
    舔了舔爪子,慢悠悠的说道:“大清早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猫咪…老师…”
    前几晚都有妖怪来要回名字,夏目没有睡好,不过,昨天倒是睡得还算安稳,最近这几天总是觉得很不安,一大早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不可谓不惊悚。
    猫咪看着夏目微红的脸颊,心情大好。
    “恩……对了,这两天小心一点。”
    “怎么了?”
    猫咪跳上窗边的书桌,看着湛蓝的天空,无谓的说着,要变天了。
    ……
    看着渐渐暗下的天空,从窗外掠起的风带着强大的力量,吹散连日来的闷热,书页被吹出舞蹈。
    和西村、北本道过别,夏目加快脚步,愈来愈重的云压下来,让人不觉的感到压抑和窒息,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是将要发生。
    “我回来了。”
    “夏目,你回来了。”塔子小姐带着温柔笑意的声音,接过夏目的书包,又细心的把夏目肩上的树叶撇落,“等下记得下来吃饭哦。”
    “好。”
    拉开房间的门,一股强劲的风将桌上的白纸吹起,迎面打到夏目,扯开脸上的纸张。
    “猫咪老师!”
    夏目记得,早上出门前有把窗户关好的。
    依旧是那残留在夏目记忆里的银色,妖邪的脸上却带着莫名的阴沉,修长的身材带着一份高贵的优雅,夏目回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而斜坐在夏目窗台的,是一只从未见过的妖怪,一身黑色羽衣,颇有威严的样子,却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手中随意搭着一支半旧烟管,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老师……”
    “夏目。”随后,又变回圆滚滚的招财猫了,十分矫捷的爬上夏目的肩膀,随意的舔了舔爪子。
    “夏目?真是让人怀念的名字,我是滑头鬼成蹊,很高兴见到你。”利落地翻身下来,依旧是调笑着的表情。
    “夏目,不要理他。”
    正要打招呼的夏目,被耳朵旁的猫咪老师制止,心下疑惑,老师和这只妖怪是什么关系,又为何……
    妖怪也不恼,勾起的嘴角透露出危险的味道。楼下传来塔子小姐的声音,让夏目下楼吃饭。猫咪没再理满脸疑惑的夏目和窗边淡淡抽着烟的妖怪,扭着圆滚滚的身子,一路小跑下楼用餐去了。
    “猫咪老师……”
    夏目无奈的看着为美食不顾一切而去的猫咪老师,满眼无奈,转过身友好地看着依靠在窗沿上的妖怪,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看向天上飘着的几朵白云,像是对猫咪老师的离去不甚在意。
    “你是夏目。玲子,她已经不在了吗?”吐出淡淡的烟云,极快的散在夏季的风里。
    夏目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沈默了片刻。
    “你是来要回名字的吧,请先进来房间吧。”
    妖怪的嘴角似是勾的更深了,幽幽转过身来,细细打量起夏目。
    “你……是在邀请我吗?没想到玲子的孙子是个这么有趣的人。”轻敲了几下烟灰,利落地翻身而下,“虽然,友人帐上有我的名字,但,我却不是来拿回名字的。”
    是个妖怪,却是人形模样,完美的轮廓,差不多比夏目高出一个头,带着邪魅的笑容,向夏目的方向逼过来,看着眼前人儿有些惊慌的眼神,更是扩大了笑容。
    “夏目,你不要理那个家伙,别让他进家里来!……”
    过道响起独属于猫咪的脚步声,撞开门来,看到夏目脸颊微红,被一只可恶的妖怪的欺身压在墙上的景象,猫咪不自觉地眯了眯那本就是一条线的眼,一个没控制住,也变成人形,印在妖冶的脸上的图腾微发着危险的红光。一个向前,毫无犹豫间拽起那暗黑恼人的身影,重重地甩在门框上。撞上门框的声音闷声响起,许是摔得重了,那妖怪低不可闻的轻咳了一声,黑色碎发散落前额,看不清表情,倒也不显狼狈。
    斑没有理会被他甩在一旁的不明物体(?),看着依旧惊魂未定的,粗喘着气的夏目,斑心中的无名火更是蹭蹭的上冒。拉起还未回个神来的夏目,转身离开,完全无视一旁的不明物体。
 
 
第2章 微风引夏目
    时间如流水,岁月在指尖划过,盛夏的灿烂蝉鸣和着初始的暖风开始了这一年一度的热闹聚会。耀眼的阳光穿过树叶之间,投下大小不一的光影,泛白的街道透着一股夏日的燥热,预计中的大雨,并没有下来,反而像是在积蓄着什么似的,异常的闷热。
    和西村他们道过别后,夏目独自一人走在路旁的树荫下。空气凝固的有些诡异,总觉得像是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也说不清心头的那股不安。夏目有些不解,那个滑头鬼成磎自从那天在藤原家见过,就再也没有出现,但夏目直觉这次会如往常一样,没那么简单。
    回到这个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当做了家的地方,依旧是塔子小姐温暖关切的笑容,安心而美好,只是……猫咪老师,还是不在,近一周来,或是说自从成磎出现后的这段时间,猫咪老师就时常不在,一点也没有个保镖的样子。而且,最让夏目不安的是,像是约定好的一般,附近的妖怪们这段时间内竟是不见了踪迹,空气凝固的让人有些窒息,即便是好脾气的夏目,也不免心烦的无心作业。
    入夜,虽然没有了太阳的炙烤,大地也并没有一丝凉意,这样的气象太不同寻常了,就连本应该有虫鸣,都不见了踪影。夏目并没有睡,准确的说他在等猫咪老师,心头的不安不断的扩大,他希望知道这一切,这一切反常现象的原因,而猫咪老师一定知道。
    心中压着事的夏目一直等着,直到午夜,才见圆滚滚的身子有些狡黠的攀上二楼的窗户,晃晃悠悠的脚步,似是并未留意到醒着的夏目,有些疲倦的样子。
    “猫咪老师……”
    “咦……夏目,你还没睡啊。”
    “老师,是去哪了吗?”
    “额……咳咳,我去喝酒了啊,美酒和烤鱿鱼~~”
    夏目(美人)皱眉。
    “老师,你说谎。”
    “咳咳,这么晚了,睡了吧,夏目不要吵我。Zzz……”
    “猫咪老师!”夏目一把捞(?)起圆滚滚的招财猫,双手摇着猫咪,阻止他真的睡着。
    猫咪知道看似温和的夏目,有时又固执的可以,可他真的很累,不要再摇了。
    就在夏目一晃神之间,手中原本抱着的猫咪不见了,化身为眼前妖邪俊美的男子,脸上微微的笑意掩不住眉宇间的倦意,就在夏目还没反应之间,男子手臂一楼,环上夏目的腰,要比夏目高得多的斑,轻轻地叹了口气,微屈着身,把头压在夏目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环绕着夏目,本能的伸出手想推开斑,且不知怎么的,手停在了半空没了动作,大概是听到了那低不可闻的叹息声,一时失了主意。
    也不只是过了多久,就在夏目以为斑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斑忽然就势搂着夏目压着他倒在软榻上,修长的双腿压着夏目的腿,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温柔却强制的动作,化解了夏目的挣扎。
    “别动,睡觉。”
    许是感受到了斑话语间的倦意,夏目不再反抗,微微的调整了下姿势,为了两个人更舒服些,却引起了斑的不满,将夏目抱得更紧了。夏目没法,只好乖乖不动了。
    一丝月光透过窗,照进房间,看着班的睡颜,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慢慢平息,偏生出的心安让夏目一扫夏日带来的烦躁,也渐渐地睡着了,什么都明天再问吧……
    可当第二天夏目醒来的时候,斑却已经不在了,夏目觉得有些酸软,果然是不应该心软,被抱着睡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夏目忽然意识到,斑昨晚的明显倦意,看来是真的有什么棘手的事发生了,而且一定和自己有关,或是和玲子祖母有关。想到这里,夏目立刻带上友人帐准备出发,一定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今天是周末,比起昨天的闷热,空气里要多了些风,清晨的气温并不是很高,同藤原夫妇一起吃过早饭后,便随意找了个借口,出门寻猫。
    凭着前几天偷偷跟踪猫咪老师的记忆,夏目走进了林子,倒不是多偏僻的林子,只是这条进林子的路,夏目还是第一次走。前两天夏目并未跟到底,也是希望老师可以直接告诉他,但从现在来看,答案只能自己去找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