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盗墓笔记同人)花宴》【完结+番外】──纳兰尐狐

时间:2021-01-12 03:36:09  作者:纳兰尐狐


第1章 缘起
*
解语花翻墙而入的时候,黑瞎子正穿着背心短裤,蹲在院子里洗衣服,听见动静,想也没想就一瓢凉水泼了过去,再一看,小花湿淋淋的站在墙根下,面无表情,手里还拎着一个驴肉火烧。
*
初秋的傍晚,夕阳柔和而温暖,那些水珠顺着小花的下颌线条滴落,折射出金色流光,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
黑瞎子干咳了两声,道:“你不是有钥匙吗,怎么不走门啊?”
*
“没带。”小花撩起衣服擦脸,一边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原本是给你买的,现在我决定自己吃了。”
*
黑瞎子笑起来:“好吧,你先进屋换件衣服再说。”
*
小花瞪了他一眼,径直走到客厅,看见沙发上扔着一件T恤,闻了闻,一股烟草和黑瞎子的雄性荷尔蒙混合的味道,却让人莫名的安心,于是脱掉湿衣服,把T恤穿上,拿出烧饼,坐在门槛上吃。
*
黑瞎子看了看他,笑笑:“有事?”
*
小花摇头,黑瞎子就问:“长沙那边的生意谈的怎么样,吴邪最近好吗?”
*
“看不出,你还蛮关心他的,当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小花几口吃完了烧饼,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都快成精了,能有什么不好的。”说着又坐回原地,继续看黑瞎子忙活。
*
“广电总局发文了,建国之后的动物不许成精,让他小心点。”黑瞎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把小花乐得哈哈大笑。
*
天色渐暗,外面热闹起来,放了学的孩子在胡同里嬉戏,空气中飘着饭菜的香味,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显得那么平淡、安详。
*
黑瞎子终于解决了堆积如山的衣服,开始一件一件晾晒,小花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出神,良久,长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瞎子,我喜欢你。”
*
黑瞎子耳力极好,猛地转过头来,看向小花,却是一脸愕然的神色。小花朝他咧咧嘴,站起来就往大门口走去,看样子,竟然就是要回去了。
*
黑瞎子忙上前拦住他:“等等等等,什么叫你喜欢我?”
*
小花支吾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其实他有点后悔自己的失言,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
*
黑瞎子看着小花阴晴不定的脸,觉得很有意思,他不是没有被人告白过,一般情况下,只要对方长得够美,性格合拍,无论男女,他都是乐意接受的,虽然不会有什么结果,至少也算一段愉快的经历。
*
但这一次的对象非比寻常,而且“喜欢”这个词包含了多重情感,小花说的喜欢,未必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那种,也可能是指“欣赏”或“信任”,毕竟他们相识十几年了,又是共同承担过事情的人。
*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两个人安静的待了一会儿,黑瞎子忽然搂住小花的肩膀,问道:“是不是又要拉我蹚浑水?放心吧,我会帮你的,只要别像上次那样,塞给我一堆小鬼,搞得我瞎了眼睛,还差点没命就行。”
*
小花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样理解,不由失笑:“现在世道太平,没有浑水要你蹚,况且你的眼睛不是早就恢复了吗。”
*
黑瞎子点点头:“还得谢谢您。”
*
“应该的,比起你做的事情来,再多的钱我也舍得。”小花不以为意道。
*
黑瞎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又问道:“既然不是有求于我,那么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
“就那个意思。”
*
黑瞎子迟疑了一下,抓住小花的手,握了握:“咱们一直合作的挺好,我也喜欢你。”
*
“靠!”小花甩开他的手,扶额蹲了下来,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真想一脚踹死这个缺心眼的家伙。
*
黑瞎子不知所措的看着,突然就有点醒悟了,一把将小花从地上提起来,亲了亲小花的脑门:“难不成是这样?”
*
没想到小花一下捧住了他的脸,猛吻了上去,灵巧的舌头瞬间缠绕进他的嘴里,同时整个人都贴了上来,吻了最起码三分钟才把他放开。
*
黑瞎子也真是个人物,连惊讶和思想斗争的过程都省了,咂了咂嘴,嘻嘻一笑,对小花道:“没亲够呢,再来。”
*
“来你大爷!”小花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着黑瞎子,缓缓道:“我没和你开玩笑,你想清楚了告诉我。”
*


第2章 缘生
*
离开黑瞎子的四合院,小花松了口气,他的人生似乎从来由不得自己,无论是八岁时被迫接管解家,历尽人情冷暖,还是后来放弃解家,参与吴邪的计划,都不是他想要的。即便现在计划完成,他又回到北京重振家业,也只因为老九门仅剩霍、解、吴三家,需要相互扶持,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
唯独有一样东西,是他长久以来一直渴望得到的,确切的说,是一个人。
*
这念头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
初见黑瞎子时,解语花正值少年,对黑瞎子的印象,不过是一个整天戴着墨镜装酷的贵族后裔,家道中落做了掮客,性格脱线,二了吧唧,但又确有几分真本事。
*
之后,黑瞎子教他玩枪,陪他下斗,舍身救他脱离险境,把沾着血的奇珍异宝送到他面前,脸上依旧笑的云淡风轻……俩人的关系亦师亦友,他慢慢觉得,黑瞎子或许是一个自己可以信任的伙伴。
*
然而,就在他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的时候,黑瞎子却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如同从未在他的世界里出现过一样,小花第一次惊恐地意识到,依赖一个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那段时光对于他来说,真的非常难熬。
*
直到数年后的某一天,彼时的解语花已经成长为老九门新一代里面最杰出的当家,应邀来到霍仙姑家中,商讨去四川踩盘子的事项,远远地看见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朝他走来,走到他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着对他说:“嗨,解雨臣,你长大了。”
*
那一刻,他几乎动用了全部的理智,才硬生生忍住了抱紧黑瞎子的冲动,也许就是从那一刻起,内心的渴望开始萌芽,他发现,自己其实从来没有忘记过黑瞎子,也没有一天不在想黑瞎子。
*
好在黑瞎子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并没有因为多年未见而隔阂疏远,反而更亲近了些,这一点让他感到十分高兴。
*
他们按照霍老太提供的信息,来到了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的四姑娘山,查探老九门那一次集体盗墓活动的遗址,为将来的某一趟重要行动提前做些准备。
*
由于带的东西太多,他们借宿在了当地羌民家里,吃早饭的时候,解语花突发奇想,就把夹心饼干的夹心啃掉,改抹上厚厚一层清凉油,再将饼干重新合起来喂给黑瞎子吃。
*
黑瞎子毫不设防,啊呜一口咬下去,紧接着整张脸都扭曲了,不停地转圈跺脚吐口水,一不小心吐到了火堆里,结果捅了大娄子。
*
只见房主人用羌族的土话怒吼了一声,瞬间,左右邻居的村民拿着扁担铲子就出现了,房主人一指黑瞎子,各种冷兵器立时劈头盖脑的打了过去。
*
解语花和随行的伙计都看呆了,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仔细一问才知道,每个羌民家里都有这样一个锅庄,外观犹如一个三脚架,他们叫它希米,希米上挂了一个铁锅,下面燃烧的篝火是永世不熄的万年火,由几万年前他们的火神给他们的火种延续下来,因此那火在羌民眼中是很神圣的,黑瞎子往火堆里吐口水的行为,亵渎了他们的神灵,光挨一顿打是不够的,还要接受更严厉的惩罚。
*
当地民风彪悍,解语花断然不肯把黑瞎子交给他们处理,几番协商无果,最后,他让伙计去镇上的银行取了钱,把那户人家的一百多只羊全部买了下来,黑瞎子才勉强得以脱身。
*
这件事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日后和吴邪再访四姑娘山的时候,他特意叮嘱了吴邪几句,生怕悲剧重演。
*
再后来,他带着秀秀,和易容成吴三省的吴邪一起去广西巴乃,营救被困在张家古楼内的霍老太一行人,做为第一批探路先锋,他和潘子带领的队伍遭到了异种密洛陀的攻击,最终全军覆没,只有他一人沿着密洛陀活动的通道逃到了后山,却也伤的很重。
*
爬出地面的一刹那,小花觉得自己死定了,这里是大片的原始森林,凭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出得去,即便有人来找他,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他想站起来,可是完全用不上力气,眼皮越来越重,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他的意识缓缓沉入了深渊之中。
*
“死就是这种感觉?那还算不错。”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要是能再见黑瞎子一面,就更好了……”
*
混沌的状态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慢慢的,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拍打他的脸,那种感觉非常遥远,但是一点一点变得清晰,他的知觉开始复苏,整个人冷的发抖,随即他的身体就被一个热乎乎的、散发着烟味的东西包裹了起来,顿时感觉像是给浸到了放满热水的浴缸里一样,特别的舒服,他摸索了一下,原来是有人敞开外衣,把他贴身搂在怀里暖着。
*
恍惚中,他听到了黑瞎子的声音在说话,于是竭力睁开一条眼缝,发现天已经亮了,静谧的晨光下,黑瞎子低头看着他,脸色前所未有的正经和凝重。
*
小花笑了起来,嘴巴动了动,想问黑瞎子怎么会在这儿。
*
黑瞎子做了个“嘘”的手势,拿出水壶喂他喝水,轻声道:“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我先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
小花喝着水,意识也越来越清醒,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心中陡然一怔,黑瞎子带了很多人,甚至还有几十条狗,那些狗的嘴上都套着嚼子,似乎是为了防止它们吠叫,所有的人和狗都非常安静,显然是训练有素。
*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路人马,尽管他知道,黑瞎子的背景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但也没想到,黑瞎子手下竟然有这样一群人。
*
黑瞎子将他横抱起来,对他说:“你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
小花点点头,抬手环住黑瞎子的脖颈借力,忽然觉得这个姿势有点暧昧,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过事到如今,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索性把头靠在黑瞎子肩上装死。
*
一路急行,从清晨走到深夜,除去中途队伍休整的时候,黑瞎子几乎就没把他放下来过,边上的伙计无数次想要帮忙接手,都被黑瞎子拒绝了。
*
小花在颠簸中昏昏欲睡,他眯着眼睛,看着黑瞎子神情冷峻的脸,意外的觉察到了一抹难掩的……心疼?!
*
再一次醒来,他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裘德考的人根据吴邪的提示搜索后山,隔天就在山脚下找到了他,然后和解家取得了联系,他立即就被接走了,关于黑瞎子的那一段记忆,就好像是一场梦境,或者弥留之际产生的幻觉。
*
但他心里清楚,要不是黑瞎子带了那么多人和狗,在第一时间进行大范围搜救,并把他从深山老林里送出来,裘德考的人是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他的。
*
回到北京之后,他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黑瞎子来看过他几次,皆是行色匆匆,手机响个不停,似乎非常忙碌。他听黑瞎子接过一个电话,说的全部是德语,他听不懂,也没问,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保持沉默。
*
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从墨脱回来就失踪了四个月的吴邪,浑身馊臭的出现在他家,刮了胡子洗了澡,然后摊牌了自己的计划,一个无比决绝和狠毒的反击的计划。
*
他没得选择,他会支持这个计划,因为吴邪报复的对象,是困扰了老九门几代人的噩梦,包括他自己。
*
他们的盟友寥寥无几,手上的筹码也不多,每一个都捉襟见肘,不过,当吴邪把黑瞎子的照片递到他面前,问他“这个人是否可靠”时,他的心还是狠狠地揪了一下,吴邪的计划太可怕了,他不想黑瞎子也参与进来。
*
然而形势紧迫,容不得他有任何抱怨,黑瞎子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在完全不清楚细节的情况下,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甚至差点丢了性命,理由只是他的一句:“你相信他就好了。”黑瞎子相信他,而他相信吴邪,这就够了。
*
每次想起这些,他都会感到万分后怕,恨不得把黎簇这个傻X孩子吊起来痛打。
*
最终,一切都结束了,那个隐藏在背后,窥视了他们近百年的神秘家族土崩瓦解,所有人都回归了各自的生活轨迹,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
小花觉得自己的前半生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他不希望自己的后半生再有什么遗憾,所以这一次,即使是他爷爷从棺材里跳出来,对他说“不行”,也无法更改他的决定。
*
九点钟,小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温泉池开始放水,他换掉了衣服,一个人在露天的温泉里泡着,手机就在旁边,但是没有任何电话或消息进来,黑瞎子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给他答复,如果黑瞎子拒绝了怎么办?是不是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
他不敢再想,掬起一捧水搓了搓脸,仰头看着天空。夜色沉静,大片大片的流云从他眼前掠过,起风了。
*
另一边,黑瞎子静静地坐在窗前抽烟,月亮透过云层洒下斑驳的光影,忽明忽暗,交叠着勾勒出他的侧面五官,他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总感觉有一点不真实。
*
对于他来说,解雨臣的确和其他人不一样,这种不一样体现在很多地方,一时半刻也讲不清楚,他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为什么解雨臣在他这儿有那么多特权。事实上,他对解雨臣的纵容,已经达到了娇惯的地步,如同某些养出熊孩子的熊家长,解雨臣要什么,他就给什么,解雨臣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解雨臣快死了,他连滚带爬的赶去救,解雨臣让他去送死,他毫不犹豫的去,在他漫长的人生里,这种程度的付出是绝无仅有的。
*
脑海中有两个声音在争吵,一个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不正是你一直期望的吗?麻溜的答应他啊,白痴!另一个说:千万别,解雨臣那小子粘上毛比猴还精,你要是真的跟他好上,肯定被他吃得死死的。
*
有区别吗?反正你早就被他吃定了,答应他多好,原先是任由他骑在你头上折腾,打不得骂不得,往后你若不高兴,还可以狠狠地干他,这买卖绝对划算。
*
黑瞎子长出一口气,忽然就笑了笑,好像想到了很有趣的事情。
*
十一点,解语花辗转难眠,桌子上的手机闪了一下,一条短信发了过来,拿起来一看,你妈的,是【中国移动提醒您,本月流量即将清零,请您尽快使用,详情请垂询10086 】
*
正骂着呢,又弹出来一条短信,只有7个字——我想好了,我愿意。发件人:黑瞎子
*
解语花愣住了,盯着手机陷入了沉默,出奇地,他并没有觉得狂喜,因为有一股更强烈的情绪,掩盖了所有的感觉,它的名字叫做“释然”。静了很长时间,他把手机一扔,捂住了自己的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