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弑神者的末日游戏gl》【完结】──青蓝妖痕

时间:2021-01-12 03:34:48  作者:青蓝妖痕


第1章 “她是顶级Omega!”
“哈……哈啊、唔……啊啊啊——!”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拜托,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爬着逃跑算什么意思?”
过于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休克,加上被蒙着眼睛,根本分辨不出落在身上新的触感是刀还是别的什么。
会死的,会死的,这样下去真的会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想活下去,想逃。
但是耳边带着磁性的男声低笑起来,接着喉咙就被钳子般的大手死死掐住。
“你在发抖?嗯,这反应真是好极了;对,就是这样!害怕我吧,然后再接受我的一切,成为我的……‘宠物’。”
窒息感忽而退去,紧接着是被按在地上,锁骨侧下的肌肤被滚烫的金属灼坏一块皮肉。
“唔啊啊啊——!”
“想活下去吧?我听见你心里这样说了哦。现在知道了?——我才是对的,派你来杀我的家伙不过是帮自欺欺人的蠢货!……呵,放心好了,你想活得久一点,不想再为那帮蠢货卖命,想要自由,我会如你所愿。”
这股烧灼绝对不是用平常之物和火焰所为,那股灼痛一直烧到她整个灵魂都在发颤,却又无法彻底晕过去。她以为她根本听不清对方的胡说八道,事实却是对方说的每一个字都被无比清晰地烙印在她的灵魂里。
“因为这就是我的‘爱’啊。”
好恶心。
“我是如此‘爱’着你啊,夕。”
闭嘴,给我闭嘴!
“只有怪物能理解怪物。我相信你会成为真正理解我的人。”
绝不可能!给我闭嘴,闭嘴——!
“不相信吗?无论那些蠢货如何诋毁我,我确实是这世界真正的神;等着瞧吧。现在,先好好睡上一觉,等你醒来你就会重获短暂的自由,然后——”
他笑了起来,那笑声极其狂妄,在她听来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恶毒。
“哈哈哈哈,谁知道呢?你最好是真能撑着享受你的‘自由’。毕竟,下次再见,我还想让你彻底成为我的玩物,我的‘爱人’呢。”
分不清是恶心、是战栗又或是震怒,她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一阵翻江倒海,而后就陷入了很长很深的黑暗。
……
“啊!”
欧阳吉从一个可怕的噩梦中惊醒,睁开眼,吓得一咕噜从简陋的木板床上滚下来,摸出藏在床底的无弦长弓。
弓体漆黑,雕着异样的红色暗纹,质地轻便而坚韧,入手是微凉光滑,不知是用什么神秘木材还是金属制成。
送她弓的是个长着羊角的妖怪铸器师,称此弓名为“破魔弓”,本是给妖怪使用,蓄灵力为箭可破除有毒性的魔力。大多人类灵力微薄,不足以像妖怪那样具象出来,可不知为何,她身为土生土长的人类,不仅灵力强到能具象成光,甚至附此弓上成箭,能连恶灵都一块净化。
那位妖怪师傅也啧啧称奇,一会儿说她是什么“巫女转世”,一会儿又说她是这“破魔弓”的有缘人,一会儿连“救世主”的言论都冒出来了。欧阳吉虽然不敢当,却在对方热情之下也笑纳了这件影法武器。
在这个世界,人类的行话里,利用灵力为核心能源的技术泛称“影法”,这是来自很久以前人类与妖魔大陆互不相通,人类还把妖魔异族当做不祥、邪恶看待时,灵力天赋较强、能“退治”异族的人类咒术师被称之为“影法师”,关于妖魔异族之事也都泛称“影法”。
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了,自从前年“破坏神”降临,魔族在大半年间被尽数屠灭,过去充盈着危险魔力的魔族大陆也彻底沉寂了。如今“破坏神”扬言要毁灭整个世界,灭了魔族大陆,又率领他的恶灵和各族叛徒组成的大军,正侵入妖族大陆。等到妖怪被屠尽,下一个自然就是人类。
而异族遭清洗,人间也不太平。“破坏神”的恶灵肆虐世界各地,由于非影法的质量武器无法彻底消灭恶灵,相对妖魔要软弱得多的人类,光是那些从妖魔世界跑过来的游荡恶灵就难以招架。其间还有不少眼看根本没法逃,妖怪和人类影法师结成的抵抗阵线也没胜算的家伙,干脆投降了“破坏神”,或混吃等死,或有点灵力天赋的“被赐予”了恶灵之力,变成被称为“修罗”的活死人怪物助纣为虐。
更多是没灵力天赋,也没胆加入“破坏神”大军,只是趁乱烧杀劫掠无恶不作的浑蛋。
因此,妖魔世界前线在惨淡地苦战,人类世界大后方在自乱阵脚,加上为逃亡而大批涌入人类世界的妖怪异族,过去两个世界相对平衡的社会秩序也再无法勉强地支撑了。
换句话说,这是个对外有吞噬生命的恶灵、“修罗”,对内谁都无法信任谁的末世。
把破魔弓抱在怀里,欧阳吉稍稍有了一丝安全感。当然,也只是一丝。
至少在这个混乱的末世,她还有一件可以有效退治恶灵的傍身武器,也因此她的屋子鲜少遭到恶灵的袭击。
但假如是修罗,或者人类和妖怪的强盗匪徒闯入她这藏身山中的小屋,那可都不一定了。虽然她是体能还算出色的Alpha,身为个子娇小、长相也很白嫩柔和的人类女性,却也足够危险。
每天早上都是担惊受怕地醒来,因总是浅眠,做噩梦其实也习惯了。这次的梦本也只是平常的被众多面目狰狞甚有死相的修罗追赶,可到最后她偏偏梦见不是别人遇害,是自己早在“破坏神”降临之初,就为了掩护自己而被恶灵撕成碎片的哥哥,为救自己又死了一次。
想起哥哥死去的惨状,欧阳吉仍忍不住泪水打转。
“呼……没事了、没事了,只是个噩梦而已,哥哥已经安息了,我可以继承他的愿望好好活下去。”
寂静的山中,除了偶尔的鸟鸣就只有自己能安慰自己了。
过去平静的生活中,欧阳吉从不觉得自己是耐不住寂寞的人,相反她还常常为自己在从同学到同事的各个圈子边缘若即若离的位置感到满足。
现在却不一样了。为了保持还算平和健康的心态,不至于和一开始一起逃到山里来的几个同行者一样疯掉,自杀或干脆不要命地去伤害别人,她甚至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
裹上一件内外口袋很多的男式皮夹克,欧阳吉抱着弓站起身,开始了每天早晨醒来最重要的例行公事:检查小屋有无遭到入侵。
小屋是带抗震和画了有抵抗影法攻击效果咒文的临时板房,屋顶和四周墙壁画了迷彩也用大量枯枝、落叶、杂草覆盖伪装,加上这座古来传说住有“山神”的野山很少有外人会闯进来,自从住在近山脚的那两家同行者因自相残杀死光了,欧阳吉的小屋位置得天独厚得隐蔽。
但尽管如此也是要万分小心的。妖怪和恶灵的感知力比人类强,或者万一来个人类是对信息素敏感的顶级Alpha,老远嗅到她的气味也是很危险的。
检查了一周,窗和门封得死死的,放在门口的瓶子没倒,一切如故,安全。
“太好了,又成功存活了一天!”欧阳吉把破魔弓斜搁在大纸箱旁,从纸箱里取出为数不多真空包装小面包的其中两只和半瓶饮用水,盖上箱盖,抬来一块木板压在上面;接着从枕头下翻出一本夹着水笔的破旧笔记本,郑重地摊开在木板上,双手合十,“今天份的庆祝仪式开始!”
所谓的“庆祝仪式”,就是喝两瓶盖份的水,吃一只巴掌大的小面包当早饭,然后写日记。
一天的日记要写两次,一次是早上总结昨天存活的感想和今天的计划,一次是晚上写今天白天干了什么和祈愿不做噩梦与明早存活。
那一箱子面包和几瓶饮用水也是她从之前住在山脚的两家人那里“搜刮”来的。一户是有个刚分化为Alpha的少年的三口之家,一户是有个Beta孕妇和两个老人的四人家庭,一开始他们和欧阳吉当邻居互相有照应,都好好的,结果某天Alpha少年叛逆和家人闹矛盾,执意要到山顶破败的山神庙去躲着,认为那里安全。不知怎么回事,少年去了没几天像发了疯似的回来,强.暴了隔壁的Beta孕妇,引燃了一场自相残杀。
那是一个月前的事了,本来一般欧阳吉是会在中午去他们那附近山麓的湖泊打水洗衣,或在邻居那里蹭吃唠嗑的,正巧因早晨有雨而去得慢,再到时只剩老头子还留了口气。他腹部重创,刚开枪反杀了少年的母亲,看到欧阳吉先是下意识有恐慌和杀意,接着便是痛哭流涕。
由于医疗物资匮乏,加上发现得晚,老头子失血过多没能救回来。
对此欧阳吉感到很遗憾,也为他们哭过一场,但也很快振作起来,搜刮了有用的生活物资,简单地埋藏他们的尸身,放倒了他们的板房。
从那以后她就没下过山。
没特别的事,日记一次只写一两行。她希望省着用,能写的日子多一些,活得久一点。
“食物不多了,得去打猎。希望今天能顺利,感谢山神大人!”搁笔,合上了本子。
欧阳吉并不知道这座山里有没有所谓的山神,但实在是没有别的神可拜了,“破坏神”的降临让过去妖魔和人类文明中的各种宗教、神话都成了笑话——她总不能拜“破坏神”吧?
呵呵。为了躲“破坏神”拜“破坏神”,听上去倒有点像冷笑话呢。
欧阳吉自嘲地扯扯嘴角,将东西都复位,口袋里装好火柴、影法小灯、一只小面包,又从柜子里找来一把枪。检查一下,弹药只剩两发,不是极端情况绝对不能用了。
而要是得用上物理火.枪的“极端情况”,呃,她就算打了两发也大概率会丢命的,还是祈祷别那么倒霉遇上事吧。
枪藏进了衣内兜。出发前甚至稍微做了做热身运动,把心态和身体条件都调整到最好状态,很有仪式感地捡起破魔弓出发了。
这一天的天色很好,但可惜遇不到多少山里动物。这座山几乎还没受过恶灵和修罗的“光顾”,山里动物一般也只会因藏身其间的人打猎消耗,平常别的不说,松鼠和雀鸟还是很多的,但今天诡异的是欧阳吉在半山间走了一路,甚至连鸟叫都听不到。
大半天下来,以她一年的历练,竟然连只麻雀都没打到,真不敢置信。
到大约下午两点前后,她就必须回去了,接近冬季天暗得早,山里变数多,不可久留。
这座山相对野但在原来人类要踏遍他们大陆的每一寸土的势头下,并非毫无开发,山下近峡谷的地方和山脚处有未修完的人行石头阶梯步道,比较平稳。但相对的,没有杂草杂树的掩护,那几条道路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上面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埋伏在附近能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欧阳吉是不走那条路的,说到底这山里到底还有没有藏别的住户她还不清楚,万一被什么并非善类的埋伏,那可危险了,想逃都难。
她连走带爬地从路面上的山体斜坡间穿行,这里有一段很难走,好在树分布得相对密集又交错,在树和石块的支持下也不是不能走。
忽然听到前方有群鸟从林间拍翅膀起飞的声音,接着又隐隐嗅到阵清香。
有点像什么花香……吸吸鼻子,欧阳吉模糊想起这有点似曾相识的味道,哦,月桂。
这山里以前有月桂吗?也许有吧,她没太注意——可怎么会这时候开花?临近冬季,大多花花草草都在凋零啊。
又往前走了一段,香气陡然变浓,让她一时晕眩,有点飘飘然的错觉,太香了,香得让人莫名地心跳加速,兴奋起来,还有点热……
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停住脚步,仔细品了品这愈发浓烈却也愈发让人不腻反喜的香气,欧阳吉小腹一暖,很快腿肚子都酥了,才明白过来:这哪里是自然的月桂花香啊,分明是像月桂香的Omega信息素!
可Omega……这山里?!
欧阳吉腿一软脚一滑,差点摔下坡,赶紧踩在树干和土坡形成的夹角间,半蹲下来,手分别抓着树枝和撑着土地,保持平衡。
能明显感觉到沉睡的腺体在被唤醒,燥热升腾腹背受敌,太久没闻过Omega的味道,竟然兴奋至斯。欧阳吉下意识咽咽口水,又苦恼地咬咬嘴唇,思考是不是该原路返回赶紧跑。
可这么浓烈的信息素,对方肯定是犯了情期的Omega,任这样一只Omega在山里游荡也实在有够危险。
正犹豫间,大概是腺体久违地苏醒,欧阳吉对信息素的敏感性有所回升,很快辨认出那股味道里还夹杂有让她不太舒服的Alpha信息素。
……等等,不只一种!她能辨别的,在强烈的月桂香掩盖之下,有至少三种Alpha气味!
这可太危险了!
几乎能想象到一个Omega被几个Alpha包围抢夺的画面。但欧阳吉忍着满头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去管这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
有信息素说明是活物,至少有三个人类Alpha,最坏情况是三只修罗——虽然她不清楚被恶灵同化了的修罗怪物还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
但不论是人是妖是修罗,都不见得是只剩两发弹药和作为半吊子影法师的她能对付得了的。
接着听到有隐隐带回音的争执声传来。
要不还是去看一下……就一下?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起,虽然距离原因只有回音助响,听不清对方在喊什么。
反正这条路回住处最近。欧阳吉没再犹豫,猴子似的灵活地踩在泥土、石块和靠树枝借力循声前往。
很快在接近拐角处看清,在下面的大路上是五围一的格局。但她离他们太近了,要不是这里的树叶还密没有掉光,对面只要有一个人往这里看上一眼,就会被发现的。她也很感谢捡来的这件皮夹克颜色和枯叶很像。
“大哥,要不算了吧,她伤成这样你们下得去那活啊?”
“你个蠢Beta胡说八道什么,她可是顶级Omega!这么骚的老子从来没遇到过,更别说在这世道了!”
“就是!能遇到个活的无主的Omega都不容易了,何况还是女O,极品!各位,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
这倒是真的,欧阳吉也没在末世以来见过活的女O。这世道Omega活着太难了,要不是被真爱的Alpha或Beta保护着,要不是被恶灵和修罗虐杀,要不是被轮.奸至死,或是好养的遇到小团体活动的被圈养起来以供泄欲。而最柔弱的女O,在恶灵追杀下逃跑都难,别人带着也是拖后腿,多半难活到被安全地圈养起来。
她听了他们这话才试图去看被他们高大的身型遮住的Omega本尊,可惜能隐约看到中间那人穿的黑衣,还有一大滩蔓延在地上石缝间的殷红血渍,偏偏头被遮住看不到正脸。
“我也知道她是极品,妈的香到连我个Beta都闻得到味道。”那个站反对意见的Beta是个尖耳朵、有黑色长尾巴的妖精,离欧阳吉比较近,“但我看她这手臂断的,有点恶心……要不先把她带去‘基地’治伤,养着慢慢干吧?”
“小猫咪,Beta不懂Alpha的难啊,在这么浓的信息素下哪个Alpha能把持得住?”
这倒也是真的,别说这几个说话都喘粗气的和已经迫不及待骑上中间去大块头,欧阳吉在旁边都感觉自己的腺体要炸了,在一群Alpha和顶级Omega的刺激下,憋着不露信息素也太累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