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清秋[穿书]》【完结+番外】──路漫求

时间:2021-01-12 03:26:47  作者:路漫求


慕清秋被新任三年的董事长栽赃挪用公款三百万后,被保镖推下了48楼。本以为要排队见阎王,却不料穿到了一本没有看过的言情小说里。
在医院苏醒过来不久,就收到了系统的穿书任务:阻止男女主相爱,并让他们拥有各自的爱情。
慕清秋:????我母胎单身三十多年,你让我给别人牵红线?
系统:完成任务后可以达成三个愿望。
慕清秋:你是神灯吗?
系统:……
见报酬丰厚,慕清秋还是决定撸起袖子:干!
三天后,慕清秋感觉焦头烂额:
他既不熟悉原书剧情,也没有原身记忆,也莫名其妙丢了工作,最重要的是——不习惯这具身体
慕清秋:虽然我希望下辈子当个男的,但可不可以不要有女人的记忆啊,好尴尬!
系统:慢慢习惯吧…
慕清秋:话说,我没有金手指吗?
系统:请自力更生。
终于完成女主的牵线,系统给了点技能,慕清秋却发现他牵的男主线总是断掉……
慕清秋想不明白:男主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伴侣啊!
孟梓君:你这样的~
慕清秋:……!!
P.S:
1.日更 早上7:00之前(?
2.感情线比较缓慢,刚开始以“事业”为主。
3.HE
4.排雷:慕清秋和孟梓君不是一对。
5.文笔一般,如逻辑、常识有误欢迎提出来
6.欢迎关注微博:长路漫漫何以求


第1章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另一座高耸的摩天大楼,它遮住了些许明媚的阳光。
穆清秋等着孟总发来今天的工作任务,闲暇中望了眼窗外那一隅纯蓝的天空,觉得有些单调乏味。
十分钟前,陈梦瑶又发来短信说要他为下一次提供一点资金。穆清秋很快就回复道:【详细计划呢?】
穆清秋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翘着二郎腿等待着又一出好戏上演。
只要让沈梦晗在孟梓君面前出的糗够多,他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穆清秋天真地想。
内线电话突然响起,穆清秋迅速正襟危坐。他清了清嗓音,才接起了电话:“孟总。”
“通知董事会其他成员和重要股东,明天下午两点开会,商讨下个月的投资项目。另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些文件需要复印。”孟梓君在电话那边说道。
“好,马上过去。”
穆清秋放下电话,看了一眼手机,陈梦瑶还没有回复。他皱了一下眉,这种事情应该早就想好才对,她应该知道自己不喜欢没有准备的具体计划就先要钱的。
但想到陈梦瑶之前“不小心”让沈梦晗淋了个落汤鸡,让孟梓君看到她了湿漉漉的滑稽样子,就很愉快。
只可惜这竟然勾起了孟梓君的保护欲。
算了,先把工作做好,穆清秋想。
穆清秋办公室的隔壁就是孟梓君的办公地点。在这短短的脚程中,穆清秋飞快地键入信息——通知的模板早已是烂在心里,只需要把地点、内容更改一下就可以了。
都是程序化的事情。
推门而入,穆清秋有些拘谨地攥了攥右手,看着目不转睛浏览报告的孟梓君,忍住了微扬的嘴角,正色道:“孟总,已经通知好其他成员了。”
“好,帮我把这些文件复印12份,明天开会要用。”孟梓君依旧看着电脑。
“好的。”左手还握着手机的穆清秋看见桌角一厚摞的A4纸,便把手机放在了桌边,抱着文件去中厅的复印室了。
鹤源市东三环有全国最繁华的商务区。文明全国的三大标志性建筑——白羽大厦、姬华大厦和沃科楼,是白羽集团、沈记地产集团和沃科集团的总部,分别由白家、沈家和孟家出资建造。
最高的是白羽大厦,861米;其次是沃科,762米;而姬华楼只有520米高。
孟梓君的办公室位于沃科楼的顶端,面朝西北,可以俯瞰半个鹤源市。
沈梦晗下了私家车,关上黑色宾利飞驰V8的车门,提着精致的便当盒走进沃科的大厅。前台小姐看见沈梦晗热情地打了招呼,然后双手呈上VIP电梯的副卡,毕恭毕敬,余光见电梯门关上才缓缓起身。
电梯升到了250层。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入耳的是复印机“哗哗哗”的声响。沈梦晗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毕竟自己被母亲命令过来送便当不止十次了,一定是穆秘书在帮孟哥哥复印文件。
每次来穆秘书总是在帮孟哥哥处理各种琐碎的事情,就像刘备手下的诸葛亮一样。沈梦晗觉得穆秘书一定是个非常好非常好的人。
穆清秋抱着复印完装订好的13份文件,用左胳膊抵着磨砂玻璃门进了办公室就听见声甜蜜的嗓音入了耳,皱了一下眉,转而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
“孟总,复印完了。”穆清秋打断了沈梦晗和孟梓君无关紧要的对话。
“好。放办公桌上,明天开会的时候提前准备好。”
“是。”
出于礼节,穆清秋给沈梦晗倒了一杯温水。而后就站在孟梓君的办公桌旁不说话了。
孟梓君看着忙的鬓角微微出汗的穆清秋,抿了下嘴,对沈梦晗说道:“学校课业还很重吧?不必等我吃完了,你先回去吧。饭盒……我回头让元助理送过去。伯母总是送来这么精致的饭菜,真的是太麻烦你了。其实不必的,上次偶遇帮忙是应该的,毕竟朋友那么多年了。祖父和沈家也是故交。再说,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
“啊,不麻烦的,母亲说你平时注重工作,肯定没有什么时间好好吃饭,家里有顶级营养师,都是顺便的事。那我就不打扰孟哥哥工作了,先回学校,麻烦你助理了。”
“嗯,好。”孟梓君点了点头,又看向穆清秋,示意送客。
穆清秋点了点头,说道:“沈小姐,我送您下楼。”
孟梓君拔了拔了菜,还有很多肉,留着给清秋吧,心说道。
这家伙大学初见时就那么瘦,都是骨头,之前好不容易看见点肉了,这几天加班一起准备新项目感觉又瘦了。
孟梓君放下筷子,等穆清秋一起来吃。看着窗外白羽大厦映着的蓝空,觉得最近沈梦晗来的有些频繁,明明都是很久没联系的人了。
“孟总,沈小姐已经送上车了。”穆清秋回来说道,见刚才的饭盒。
“好。你去茶水间拿碗和筷子。”
“好的……”穆清秋心知孟梓君给自己留了不少饭菜,满心欢喜地去拿碗筷。
“滋~滋~”
穆清秋的手机震了两下,没过多久又震动了两下,掉到了地毯上。
孟梓君拿起穆清秋的手机,正准备放回桌子上的时候,第三条短信又发了过来——“放心,这次,我一定要让沈梦晗痛不欲生。”
孟梓君瞳孔微缩,滑了下屏幕看见了前两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穆清秋拿着碗和筷子走进办公室时,只见孟梓君拿着手机质问道:“穆清秋,你这是什么意思?!”
穆清秋扫了一眼,便知道自己暴露了。
果然两天没有睡觉还是有不少影响,周末让唐晚舟给自己开点安|眠|药吧。
穆清秋正打算编个谎话圆过去,孟梓君又愤懑道:“我那么信任你,你背后却做这样的勾当?!”
信任。
穆清秋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中一紧。他紧攥拳头,极力保持淡定:“这是我自己的私事,与孟总无关。”
“怎么无关?我的秘书暗地里要对我的朋友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要置我于何种地步?!”
孟梓君的脖子已经涨红了,音量也升高:“这不是你第一次对不对?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这样的人啊!”
“不为什么。而且我什么也没做,只是提供资金而已。你把沈梦晗当做是朋友,别人可不是那么认为的。人家每天都过来送便当,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吗?”
孟梓君确实不知道,他和沈梦晗算是青梅竹马,虽然近几年没怎么联系,但好歹还是有些交情,孟梓君一直认为只是感谢那天帮忙而已。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和你联络好感情,让你早日娶了沈梦晗啊!你怎么会看不出来?”穆清秋把碗筷随意磕在桌上,语气除了恼怒,还有失望与悔恨。
“那这也不是你做这种事情的理由!!”孟梓君把手机摔到了地上,这是触碰了他的底线,愤怒让他忽视了穆清秋微颤的嘴唇,“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在来上班了,我不需要你了!我也不想养虎为患!看在往日的感情上,收拾你的东西立刻给我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你!!”
“为什么?!我只是针对沈梦晗,又不是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永远不可能伤害你!”
“孟家和沈家算世交,怎么可能不伤害到我?我以前真的是看走眼了,你明明不是……”孟梓君说不下去了,短信里的内容让他觉得不可理喻。
“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真的。你不信我吗?”穆清秋的心宛如被谁死死攥着。刚才还气恼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哀求,像抓着浮木的落水者祈求能被救上木舟。
“我不信。我看错你了。”
我不信。
三个字一出,穆清秋忽然觉得无法呼吸了,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雨夜。穆清秋抬眼望去,那双失望的眼神与过去重叠。
与你六年的相处难道不可以为我的人品作证明吗?
信任真是一种脆弱的感情啊。
穆清秋忽然笑了。
“我可以用死来证明——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你信吗?”
孟梓君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会有人那么傻,牺牲自己来做这样的证明?无非就是怕自己把这件事公布出去,让他未来受阻罢了。
孟梓君扭头不看他,指向门外,“你现在就离开,我不会说任何关于这件事的消息,你去另外寻份工作。我们就此分道扬镳。”
“我不离开!你不信!我就证明给你看!!”穆清秋目眦尽裂地吼道,抓起笔筒里的美工刀,对着自己的左腕上的动脉狠狠地割了下去。
这一系列动作十分迅速,仿佛已经做过一遍似的。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孟梓君还没有反应过来,穆清秋就因为失血不支而晕倒在地。
浅灰色的地毯染上了一滩鲜艳的红晕。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一下,男配如此偏激是有原因的,不是只为了推动剧情而如此。毕竟从某种角度,男配也算是这本书的男主了。
——————
开新坑了、、、
我尽量日更
首日更新万字。。。。


第2章
人为什么不会飞呢?
是因为沉迷于尘世
被天空除了籍?
想要拥抱蓝天
却感身负枷锁
沉重而疼痛
还布满了锈
谁来帮我挣断这尘世的束缚
神啊 你听到我的乞求了吗?
慕清秋看了看自己的打油诗,扯了下嘴角,然后发布在自己写作的微博账号上,看着息屏的手机,自嘲地笑道:“神是不会听到的,能拯救人的只有人们自己。”
最近她格外得累,工作每周加班到凌晨不说,CEO还不靠谱。
前天周末熬夜更新小说时顺便看了看评论,竟然还有人因为不再是日更就在评论区刷负分。
“又有点厌世了,是因为大姨妈的缘故吧。真是麻烦,下辈子当个男人算了。”慕清秋自言自语道,看着城市夜光,默默地吸了一口烟。
公司最近收益相当不好,身为财务总监的慕清秋忙得焦头烂额,资金缺口相当大,必须要在银行察觉前,把漏洞堵上,不然那几个资产都会被冻结。
但这两年决策者扩张得厉害,想填上只能拆东墙补西墙。
甚是烦躁。
如此,慕清秋来天台休息时,突然就想抛开一切都不管了,负分就负分,又不靠那个吃饭;赤字就赤字,那些股东都不着急,自己这个只拿百分之四的着什么急?
慕清秋把手机揣进西服口袋,摁灭了夹着的半截烟,抬头看向栏杆之外,深黑的眸子里倒映着这座城市的繁华。
有多少人宁愿付出整个青春都想站立在这里,又有多少人不惜抛弃原则也想达到自己现在的位置?
大概跟现在柏油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差不多吧。
自己是不是应该知足呢?可是也有些人生来就可以属于这样的地方,而他却不好好珍惜。
扔掉烧得只剩下半截的万宝路,慕清秋转身准备下楼,改好的年报应该已经送过来了,明天事务所那边的会派人过来给出建议。
“交辞职书吧,这没法上报。不干了就是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只可惜了顾总半辈子打下来的江山,享誉世界的地产大亨啊,这才两年,就已经被他儿子霍霍得东零西落、风雨飘摇。
“慕总,您又去抽烟了?”邵云华拿着文件夹站在实木办公桌旁,桌上的热水壶刚刚在慕清秋手机的操控下已经烧好了水,“财务部已经改好了,差您的签字和盖章了。”
“好。”
慕清秋从口袋里拿了钥匙,打开中间上了锁的抽屉,把财务章拿了出来,瞥了一眼利润表的营业收入,本来要签字的手顿了一下,皱眉道:“小邵,利润表怎么没有变?这数据不是已经跟张会计说了不对吗?财务部没有改吗?还是你拿错了?”
“不会啊。我通知她了的,这是财务部直接交给我的,交给我了我立刻就拿过来了。”邵云华一脸不容置疑的样子,似乎想撇清什么。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谈话。
“进来。”慕清秋抬高了音量,对门外说道。
“慕总,那么晚了还在忙年报吗?”顾明非走了进来,打着深蓝色的领带,一身整洁利落的灰色西装,头发上还认认真真抹了发胶。
打扮得人模狗样儿,乍一看十分有总裁的范儿,可谁能猜到他竟神不知鬼不觉地挪用了公款三千万!
慕清秋发现的时候觉得匪夷所思:顾少清留给他那么多财产,还有公司百分之六十一的股份,吃红利也够好几年了,怎么就那么需要钱呢?
这公司他若不管,只要外界没有大变动还可以再维持着个十年十五年的,毕竟他们这些高管可都是相当有手腕的。结果他偏偏要插手,今天为名模投一部电影,明天为一个漂亮的十八线演员注资一档低智偶像剧,房子要设计的有现代感还要够霸气,像巴洛克风那样华丽才可以。
和慕清秋一起开创清正地产的元老级管理高层大部分辞职了,慕清秋本来觉得好歹是顾少清的儿子,不至于太败家吧。顾总那么节俭的人,还那么会抓住商机。
不过,现在公司这个样子,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之前总是忙着多找点报酬率高的项目,结果公司内控出了问题。
没有早点注意,也算有自己的过失。
*
“顾总,”慕清秋颔首,瞥了一眼他身后的保镖。
什么时候来我这里也要带保镖了?慕清秋心里疑惑道,虽然可以理解顾明非因为小时候被顾总的竞争对手劫持过,总是要带保镖才安心,但不至于公司里都需要吧?
“云华,你先出去。我有事情要和你慕总商量。”
“好的。”邵云华微微鞠躬,正要转身就听见慕清秋对自己说道,“正好,你去财务部确认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