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缘与梧桐》【完结】──青辞大人

时间:2021-01-12 03:24:52  作者:青辞大人


江南大户人家的嫡小公子遭人追杀,最后弄得浑身是伤,原本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死去,却不曾想一路北上竟然到了梧桐镇。
这梧桐镇有一户普通人家,家里有一个会些身手靠打猎谋生计的少年。立夏这天,这少年打猎回家的途中遇上了这浑身是伤又昏迷不醒的小公子,然后便带回了家。
少年问小公子,可想念家里的山珍海味,小公子摇头,说吃得不安心。
少年又问小公子,为何答应和他成亲,小公子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么救命之恩理应以身相许。


第1章 今日立秋
今日是立秋日。
梧桐镇上,一户农家小院里,有两个人正在往墙上贴红纸。
“阿冉,米糊再给我一点。”男子浑厚洪亮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谢冉端着一碗米糊往叶青身旁送了送,道:“给,叶青哥哥。”
声音温和绵柔,清晰动人,不管说这话的人是男也好,是女也好,总之这声音听在叶青的耳朵里,就是悦耳清脆,让人感觉很舒服。
“阿冉,你帮我看看,贴歪儿了没有?”叶青朝谢冉问道,顺势擦了把额头上的细汗。
谢冉站远了些,瞧了瞧墙上的红纸,道:“叶青哥哥,没歪,正着呢。”
墙上两张长条红纸上分别写着:“今日立秋,百病皆休”。
字体铁画银钩,既显刚健,也有柔美。“阿冉,你写的字真好看!”叶青夸赞道。
谢冉笑得温和,“立秋贴红纸,寓意这个秋天不是多事之秋。叶青哥哥,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
“带你去街上,买楸叶给你戴。”
“《梦梁录》有云,立秋日都城内外,清晨满街叫卖楸叶,妇人女子及儿童辈争买之,剪如花样,插于鬓边,以应时序。没想到这梧桐镇真有这种迎接秋天的习俗。”谢冉有些好奇,越发想快些跟着叶青去街上了。
叶青看着谢冉,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谢冉仿佛猜到他想问什么,便道:“叶青哥哥,我只是一时记不起来我家住哪里,都有什么亲人,你可以把我当成正常人的,我只是身上伤得重,有些瘀青,又没有伤到脑子,我不傻的……”
谢冉说着说着,不自觉笑了起来,想着可能是叶青关心过度了。
几个月前,叶青去山上打猎,在途经一条官道小路上看到了受伤昏迷不醒的谢冉,便带回了家里。当时情况紧急,便匆忙拉来了隔壁不靠谱的吴大夫看诊,结果人家吴大夫捋着山羊胡须说,“这孩子,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从小身子弱,身上的淤青就是被人打的,泡几副药浴就好了。”
果然不靠谱!这人都伤成这样了,也能泡药浴?
在这梧桐镇上,有两位大夫,一位就是这个吴大夫,就住在叶青隔壁,还有一位是住在对面街上的王大夫。一般大家生病伤痛都是去找王大夫,只因人家王大夫看着靠谱,而这位吴大夫,不管是哪方面,都看着不靠谱。通常往吴大夫家去的都是一些妇人,还有一些有隐疾的青年男子,吴大夫也就治这类病看着靠谱一些。
叶青刚刚拉着吴大夫来,也是被急的乱了心神。但大夫都拉过来了,不靠谱就不靠谱吧,总比没有好,反正这个时候也不能去街对面找王大夫了,那不是当着人家吴大夫的面给人难堪嘛……
叶青皱眉,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摸了摸其额头上的伤口,问道:“吴大夫,这个呢,不会有事吧?”叶青曾经听奶奶讲过,人要是脑袋受伤了,不傻也会变弱智的,他现在很担心这人醒来会傻掉。
结果人家吴大夫又捋着山羊须道:“不碍事,一会你去我那拿药给他擦擦,过几天就好了。”
真的不靠谱!叶青后悔没有多跑几步路到对面街上找王大夫了。
“好的,现在就去。”伤得这么重,看得叶青心里都一颤一颤的,结果这吴大夫说没事?不管怎么样,先跟吴大夫去医馆拿了药再说,等晚些时候再去找街对面的王大夫来看看。
叶青跟着吴大夫去了他医馆,拿了药就快步往回走,临了好像还听到吴大夫说了一句,“叶青,那孩子就是因为生得细皮嫩肉的,再加上从小体弱多病,所以身上这些上看着有些重,我这药一下去保管他……”叶青不等他说完就跑了,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要说他的药多么好,这药一下去,那人就好了之类的。
太不靠谱了,等下就去找街对面的王大夫。
叶青拿了药也不回自己家,直奔街对面王大夫医馆去,结果被药童告知师父去村里给人看病了!
没有办法,叶青只好回来了。叶青将谢冉一身脏衣服都换下来,还帮他擦了身子,上了药。然后又将换下来的衣服拿到院子里打了水帮他洗干净,衣服虽然脏,但是料子极好,这人也肯定是非富即贵,叶青心想。
心里只盼着吴大夫给的药能有用,病人能够早点醒来。
天已经彻底黑了,这个时候正是家家户户吃晚饭的时间。饭间,叶青将谢冉的事情和年已花甲的奶奶阿兰说了。
阿兰:“细皮嫩肉的?”
叶青扒了一口饭,“嗯,皮肤又嫩又白,生得好看,像大户人家养的,连吴大夫也说是。”
阿兰:“男的?”
叶青:“嗯。”
阿兰:“多大年纪啊?”
这个叶青也不知道,“看着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等他醒来再问问。”
老人家一听,顿时高兴坏了,道:“青儿,你说这救命之恩,是不是得以身相许啊?”
叶青差点将嘴里的饭喷出来,又呛了一下,“咳,咳咳,奶奶,人还没醒呢,咳咳……”人还没醒,就是没救成,那谈什么以身相许?
叶青自懂事起,就对女人不感兴趣。自打发现自己是这么个情况的时候,就打算瞒着。叶青自小父母双亡,亲人只剩下一个奶奶阿兰。
本来以为这个事能瞒住一辈子,但是架不住奶奶给人说亲。从叶青还没有满十八的时候,他奶奶就开始在镇上还有乡里间给叶青物色女子,等到物色好了跟叶青说的时候,叶青总是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脱。
叶青拒绝,阿兰就以为是自己没有帮自己的好孙儿找到满意的,于是便继续坚持着。
结果往往就是,叶青拒绝,阿兰继续,如此反复。
这一找啊,时间就过的快,转眼间,叶青都已经快二十二了。
自从叶青成年之后,阿兰的身体就慢慢不行了。阿兰总是担心自己走后,没有人陪伴叶青,所以一直拖着病躯四处给叶青物色合适的女孩。但是每次阿兰物色了合适的女孩,上下左右都打点好了,就差叶青点头了,当阿兰跟叶青说起的时候,叶青总是拒绝。阿兰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
于是在半年前,阿兰又帮自己的孙儿叶青物色了一家合适的姑娘。这次阿兰不跟叶青扯嘴皮子了,直接就将人家姑娘带到了叶青跟前,道:“青儿,你看你俩多合适啊,你点个头,我改天让你刘婶帮着定下来。”
阿兰说完还不忘咳嗽几声,就希望自己这大孙儿能顾及自己身体不好,能够答应下来。
谁知,叶青还是拒绝的态度,“奶奶,孙儿不想那么早娶媳妇,我还要照顾您呢。”
阿兰:“你娶了媳妇也可以照顾我的。”
叶青:“奶奶,您身体大不如从前了,我娶了亲之后会怠慢人家姑娘的!”
阿兰:“……”
还在站着的姑娘看着跟前的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没有理会自己,从自己进门起,叶青就没有看过自己一眼。人家姑娘年方十八,长得也不差,自己都这样主动送上门了,对方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于是,姑娘越想越觉得委屈,便用衣袖捂着脸快步走了……
看到姑娘捂脸而去,阿兰连忙快步朝门口走去,奈何身体不行,走了几步就开始喘气,“青儿,你快去,快去追……”
叶青:“不追,人家都走远了。”走了正好,省得再当着人家姑娘的面拒绝,那人家姑娘多尴尬。
阿兰:“……”
“罢了……”阿兰不想跟他计较了,这回的亲事又吹了!
叶青扶着阿兰回了院子里面,帮阿兰拿了张椅子让她坐下,抚着阿兰的后背帮她顺气,这回真把阿兰气着了。
“奶奶,喝茶。”叶青自知有错,此时态度极好。
阿兰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感觉喉咙舒服一些了,才道:“青儿!”
叶青:“奶奶。”叶青忙应道。
阿兰:“你告诉奶奶,你是不是自己有喜欢的姑娘,又不肯去提亲?”这几年里,阿兰帮他找了没有一百也有十个适合的女孩子了,可是自己的大孙儿就没有一个愿意点头的。虽然叶青每次拒绝都是各种各样的理由,但事后想想都觉得不太合理,思来想去,阿兰只能想到或许自己的大孙儿早就有了心上人,只是不敢说。
叶青:“没有。”
阿兰:“你看着奶奶,再回答一遍!”
叶青便面对着阿兰,道:“奶奶,真没有!”
阿兰看着自己那大孙儿明亮的眼睛,表情诚实,不似在撒谎。半晌,才道:“青儿,奶奶知道自己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奶奶就是想着帮你找个伴,以后奶奶走了之后,有人能陪伴你,你自小懂事,日后哪家姑娘跟了你,你也不会亏待人家……”
阿兰是真的很害怕,怕自己走后,自己这个大孙儿在这世上孤零零的,举目无亲,怪可怜。
叶青连着“呸呸呸”了几声,“奶奶,不许瞎说,奶奶可是要长命百岁的,我会照顾好奶奶的。”
阿兰拿自己的大孙子没办法,问道:“真不想娶妻?”
叶青:“嗯,不想娶。”
阿兰:“……”阿兰叹了口气,无奈抚额,这是为什么呢?别人家的孙子这个年纪孩子都能下地走路了,自己的大孙儿呢?不说有个孩子,娶个亲都这么难?
阿兰想不通,着实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叶青又道:“奶奶,您以后也别再给我介绍那些姑娘了,我真的不想娶。”只要不给他介绍,他就不用拒绝,也不用跟奶奶吵,也不会气着她。年纪大了,不能让老人家动气,伤身。
阿兰也暂时不想再去帮他找了,问道:“那好,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想娶亲,你实话告诉我,我就再也不管你这事了。”
“真的?”叶青有些犹豫,内心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跟奶奶说实话。


第2章 大户人家的随身护卫
阿兰本就没打算再帮他找了,只是想关心一下自己的孙儿,没想到这么一问,听自己大孙儿的语气,好像还真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真的,你可愿告诉奶奶了?”
叶青想了想,觉得还是说了吧,免得奶奶再帮自己找姑娘,便道:“奶奶……”
阿兰:“说啊!”看着叶青这欲言又止的样子,阿兰猛地想起了什么,看着比自己高那么多的大孙儿,心里想着,不会是不举吧?这可是难言之隐,也确实怪不得孙儿不愿意与自己说。
叶青似乎是鼓起来一点勇气,道:“奶奶,我……”
阿兰突然不想让自己的大孙儿亲口说出这种难以启齿的话,免得伤了他的自尊,便问道:“青儿……你告诉奶奶,你是不是那……嗯?奶奶不是外人,不会笑你的。”
叶青正准备脱口而出的话,被噎了回去,双目一怔,“奶奶,您知道?”
阿兰看着自己大孙儿这表情,就知道是自己猜中了,“唉,还真是啊!”
叶青想着,既然奶奶猜到了,那就直接承认吧,于是点了点头,道:“嗯,本来想瞒着的,怕您知道了会生气,对身体不好……没想到您已经知道了……”
阿兰看着自己的大孙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安慰道:“青儿啊,没关系的,住咱们隔壁的吴大夫,他不止可以给妇女看诊,像男人这方面的问题,他也能治的,你不好意思去,明天奶奶就带你去。”
叶青怎么觉得越听越不对劲,奶奶还带自己去吴大夫家看病,可自己没有什么毛病啊,“奶奶,我身体很好啊,而且为什么要去吴大夫家?”
阿兰:“你刚刚不都承认了吗?”
承认了什么?叶青看着他,满脸不解。
“奶奶,我不喜欢女人,所以不想娶亲,也用不着看大夫。”而且还是吴大夫,那更加不用去看了。
阿兰震惊,跟着喃喃了一句:“不喜欢女人?”原来不是不举啊。
叶青:“奶奶,您不是猜到了吗?”难道奶奶想的不是这个吗?
“……”阿兰手开始捂着心脏,此时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
是该为自己的大孙儿不是不举而感到高兴,还是该为大孙儿不喜欢女人而感到发愁。
阿兰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道:“青儿,不喜欢女人,那男人呢?”阿兰有自己的打算,就想着自己哪一天归西之后,有一个人陪伴在自己的大孙儿身边就好。
至于,是男的,还是女的,不重要了在此刻……
听到阿兰问自己,叶青回了神,“奶奶,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阿兰心想,以后留意一些吧,看看有哪家男子愿意的话,不过基本是不可能了……
那自己归西以后怎么办?自己的大孙儿真的要孤单一辈子吗?
自从那天阿兰拎了东西去到那姑娘家赔礼道歉回来之后,便心情郁闷,愁了小半年,直到叶青带回了谢冉。
谢冉伤得确实是重,这一躺就是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叶青无时无刻不在想,他还会不会再醒来?隔三差五的就往吴大夫的医馆里面跑,跟他说谢冉的情况。
吴大夫一开始还好声好气地告诉他,会醒来的,不要着急,身上的瘀伤在慢慢消退,就说明人在往好的地方恢复。慢慢的叶青往医馆跑得越来越频繁,吴大夫也被念叨烦了,道:“叶青,都三个月了,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可是,您也说了,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他天天都喝药,没有任何动静,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啊?”叶青仿佛就要一个确定的时间。
吴大夫被叶青吵得脑袋疼,道:“你现在回去,今晚,今晚他就会醒!”
叶青也知道,是自己来吴大夫的医馆来的太勤了,才让吴大夫说了糊话。谁知道叶青刚回去没多久,谢冉还真的就醒了。
当日将谢冉带回来的时候是炎炎夏日,这都快立秋了,终于醒了。
看到谢冉醒了之后,阿兰就欢喜得紧,脸上也有了笑容,虽然笑起来有着深深的褶皱,但不妨碍叶青看出阿兰很喜欢谢冉。
阿兰抓着谢冉的手,又白又嫩,摸着很舒服,道:“冉儿,你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前些日子肯定受苦了,乖,叫奶奶。”
谢冉看着阿兰慈祥的面容,满脸真诚的关切,乖巧笑道:“奶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