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阿宅师弟下山后》【完结】──江上雪

时间:2021-01-11 13:10:32  作者:江上雪

   

  【文案】
  师兄山下好危险鸭
  裴兰秋和师弟蔺莺时是隐世门派的最后传人,两人相依为命、暗生情愫。忽有一日,师兄接了一封信离开,便再也没有回来。
  于是万年宅家的小师弟决定亲自出马,把人找回来ε-(′?`; )
  ————————————————————
  在师兄眼里,他的师弟天真烂漫,爱撒娇还爱哭,就怕别人一根糖葫芦就把他的小宝贝勾走。
  在师弟眼里,他的师兄温柔体贴,是天底下最最好的师兄,就怕被人抢走从此多个师嫂。
  ……而在别人眼中,这对师兄弟似乎给对方戴了八百米滤镜,看得人直想扣一个 呵呵.jpg
  【马甲摇摇欲坠人形兵器师兄x初入人间烂漫潇洒天然黑师弟】
  ————————————————————
  1、本文又名 《我的师弟怎么这么可爱》《今天用什么方式和师兄撒娇呢》
  2、低魔世界,1v1,慢热!!私设狗血一盆盆,he
  3、有副cp:龙九x五爷,师祖x师父(第1章 会有暗示,篇幅不多)雷副cp的天使请看清这条嗷
 
 
第1章 出谷
  【正是少年佳意气,渐当故里春时节。】
  蔺莺时抱着流火剑蹲在秋千上。
  秋千牢牢地绑在一棵老梨花树梢头。少年轻巧地踩在横板上,整个人像极了圆滚滚的小雀。
  时值春光好,雪白的一树梨花热热闹闹地开在枝头。微风一吹,秋千的绳子微微摆动,平衡感极佳的少年也跟着一起晃动,长长的马尾间落下几片梨花瓣。
  一片花瓣从他面前落下。少年刚想探头叼它,便被一只蹦到他面前的云羚给咬走了。
  “吧唧吧唧吧唧。”云羚和少年四目相对。被抢了花瓣的少年瞪大了眼,小云羚则呜呜几声,温柔的大眼睛里开始眼泪汪汪,嘴巴仍然不停嚼嚼。
  “......不跟小孩子计较。”蔺莺时狠狠揉了几把小云羚,继而轻快地蹦下秋千,留下吱呀吱呀晃动的木板。
  “我去摘星阁看看师兄回来没!”蔺莺时没好气地揉了揉还想吃的小孩,“别偷吃了!再长胖就跳不动了!”
  他身轻如黄莺,在小云羚的背上轻轻一点,跃至高空乘风而去,只留下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小云羚。小崽迷茫了一会儿,低头,继续吃。
  蔺莺时踩上断崖绝壁的云梯,爬上峰顶,来到摘星阁下。
  高楼极高,宛若利箭直入云霄,应了它摘星阁之名。它与星辰密切相关,外壁上绘着玄妙的图案——但它没有门,也没有楼梯;只有外墙上那些象征着星辰的孔洞,暗示着登楼之路就隐藏在这里。
  蔺莺时将流火换到左手,右手搭上外头崎岖的墙壁,如履平地,飞快地向着顶端的小阁爬去。他茜色的衣袖泛起波浪,腰间的玉蝉佩也动了动。
  少年踏上房顶,本能地调整了呼吸,在高空的呼啸风声中保持着极佳的平衡感。
  这里是覆云巅的最高处。
  在这里,整个覆云巅都能一览无余。他瞧见了方才来时的老梨花树,还有远方已经落花的古梅林。舒卷的云丝从他手边缠绕过来,挡住了他望向烟海宫和七曜殿的视线。
  自从蔺莺时有记忆以来,他便同他的师兄裴兰秋在覆云巅学习、生活。
  偌大的覆云巅只有他们二人。这里,连绵的古宫殿群与壮美的云霞山峰随处可见,师兄弟二人每日要做的功课,便是从这中心广场开始,清扫并护理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
  少年今日已完成这例课。他站在阁顶,覆云雀停在他的肩头。圆滚滚的银色小胖啾半点不惧蔺莺时,极其熟练地从他怀里叼出装覆云花籽的小包裹,一群小胖啾啁啾清鸣,陪着少年继续等。
  “少吃点……小七!你又胖了!”少年无奈地把小包裹收回来,掂量了一下这个实心的团子,“我的肩膀都停不住你了!”
  被称作“小七”的胖雪球心虚地啾了一声。
  他留意着那处的云梯,期盼着会有一个穿着墨蓝衣衫的人影出现。
  “师兄走了三年了。”蔺莺时挠了挠小七的肚皮,轻轻叹了口气,“连小七都抱了三窝小崽了......他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小七啾啾几声,伸出翅膀,指了指覆云巅入口的云梯。
  蔺莺时眨了眨眼:“你是说......让我离开覆云巅去找吗?”
  小七点点头。
  蔺莺时重新看向那处。高空的风突然增大了不少,然而他和这群小雀们都安安稳稳地停在原地,只有少年用覆云花枝束起的长发随着风飘动。
  他突然收回视线,将这处生养他的地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我从来没有出过覆云巅。”少年喃喃。
  “之前我也想过要不要出谷,不过想到师兄让我在家里等......我也就没有出去。”蔺莺时挠了挠小七毛绒绒的小脑袋,唇角含笑。
  “这里是生养我的故乡,我也不想离开这里......不过,总该是时候了。”
  “我去把师兄带回来。”他摩挲着腰间的玉佩,颇为孩子气地嘟囔着,“我知道你们都想他了。”
  “......我也想他了。师兄说,山下危险,那我就更要把师兄带回来。”蔺莺时撅了撅嘴。
  他蹲下来,把一个个小胖啾挨个亲了亲:“我去把傀儡拿出来看家......记得一个月给它们填一次石头。”
  少年将流火背在背后,双臂张开,从摘星阁顶一跃而下。
  覆云巅的功夫依山风而生、观云澜而起,轻灵诡谲,缥缈不若凡间人。
  风轻轻地裹挟着他。那些气流妥帖地在少年的周身旋转,形成最温柔的屏障,好让少年在这苍茫的天穹下有若飞鸿,自在无比。
  他停在谷中广场时,消息灵通的云鹿早已去七曜殿收拾了盘缠和衣物,将轻巧的包裹顶在巨大的角间递给蔺莺时。
  “谢谢九叔。”
  俊美的鹿王呦呦轻唤,和他蹭了蹭,便和他一同去了云梯入口。
  蔺莺时踏上云梯,回头再次看了看他朝夕相处的家人们。
  云鹿温润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不多会儿,圆滚滚的小七也飞下来,停在了他的肩头不舍地叫着。山崖上,浅灰色的覆云豹和云羚们冲他长鸣,清越的兽鸣此起彼伏,叮嘱着即将远行的游子早日归家。
  蔺莺时弯了弯眉眼,抬起流火挥了挥。
  “我走啦!”
  长城外,北境。
  常年浓雾的覆云山脉,即使是最有经验的老猎人,也不敢走得深入。
  祖祖辈辈在山下生活的当地人,对这儿的连绵群山有一到九脉之说。前三脉是可以进的,当地人也是靠山吃山;中三脉不敢深入,仅有极个别胆大的年轻人和经验丰富的老人敢进,但也万万留不得夜晚。
  而这上三脉,据说有世外人居住。
  覆云城。
  佳客集。
  “嗨哟!听说王大家的小子昨天冒险进了五脉,在那儿呆了一晚,猎了好大一头大虫出来!”
  一楼大堂的角落小桌,一个猎户打扮的高个儿男人神神秘秘地跟同伴道。
  他同伴是城中市卖覆云山山货的商人,这会儿眼神都微微发亮:“大虫?”
  “可不是!”高个男人伸出五指比了个数,“据说是刚好射中那大虫眼窝子,一张皮子完好无损!我之前去了他们家凑热闹,嘿!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
  商人凑近,捧场道:“看见什么了?”
  猎人搓搓手:“啧啧啧,那皮子简直了!跟珍珠似的发着光啊!”
  “这小子够胆、运道也够好!在那种地方蹲了一晚上,晨光打头,就让他给猎到了这般好的皮子!”猎户咧开笑,嘴角的伤疤让他有些狰狞,“他估计着要抬价,你可赶紧去先!”
  他那朋友连连点头,从绣满福字的钱袋里掏出几颗银果子给他作消息费,便急匆匆地出了佳客集。
  他旁边的几桌客人也有外头来的皮货商人,见状互相使了眼色,也急匆匆出去了。
  猎户捻了捻那成色甚好的银果子,正要叫上小二再来一盅酒,便有一个少年郎来到了他跟前。
  这面生的少年一身茜色衣裳,腰间压着一块成色水头极好的玉佩。他衣领处仔细看去,还有暗银色的丝线细细地绣了云纹,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好少爷。
  他一双桃花眼澄净如雪霁晴空,手中还拿着一把绯红色剑鞘的长剑。
  城中富户人家的少爷他都见过,唯独这一个面生,想必是外头来闯荡的。
  “这位面善的大哥。”少年声音清亮,“这儿没空座了,不知在下可否与你同席?”
  猎户笑得脸上伤疤可怖:“小少爷自便!”
  那少年也丝毫不嫌弃这位置偏僻,一撩袍角径直坐下,细细地端详着这木板桌上刻着的菜肴。
  那猎户也好奇地跟着他看去。这桌板上刻着的都是山下酒肆常见的菜色,男人看了一眼便继续喝酒。
  这少年却像是第一次见到似的,玉似的指尖戳了戳那些字,研究许久方抬头问道:“敢问大哥,佳客集可有什么招牌菜肴?这上头菜色丰富,我有些挑不过来。”
  男人笑道:“第一次见哪?”
  少年点头:“是,之前在家中从未见过这些。”
  男人豪爽道:“小少爷从外头来,想必定然没有尝过我们覆云山地道的山货!佳客集你可来得巧,价廉物美,大厨还疱得一手好菌子!”
  他大手一挥:“小六儿!跟你们胡大哥说,来一碟子酱小鱼和一盆山菌子锅!这顿我请了!”
  小二拖长的声音响起:“来——嘞!老高你稍等!”
  少年眨眨眼,变戏法般地掏出几颗银果子,在桌上利落一字排开:“可不得让高大哥破费。”
  猎户朗笑:“别!小少爷初来此地,碰上我老高,可要让你在这吃得舒心!”
  少年歪了歪头,收回银子:“相逢即有缘,在下谢过了。”
  他笑笑:“老哥也别叫我小少爷,我姓蔺,家中行二,老哥喊我一声小蔺便是。”
  两人萍水相逢,倒也互相聊开。上了热气腾腾的菌子锅和鲜美的酱小鱼,少年便说没酒怎得,便又叫来小二买了几坛醇香的好酒。
  “方才高大哥说,这儿有人进了五脉?”少年——蔺莺时给男人满上酒杯,好奇道。
  高猎户美酒正酣,闻言便道:“可不是!老哥哥就跟你说啊......”
  “那小子说走运也不走运......我去他们家的时候,这小子说什么都不敢再进山了!这会儿正急着脱手那大虫皮,准备用这钱离开这呢!”
  蔺莺时瞪大了那双澄澈的桃花眼:“还有这般事?”
  高猎户摇摇头:“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晚不进中三脉。这帮年轻的小子啊......”
  他仰头喝下满杯酒:“不过那大虫皮确实好看,要不要老哥带你去看上一看?”
  蔺莺时眼睛一亮,刚要答应,便见一把金镶玉的扇子伸过来,快速挑了挑少年光洁如玉的下颌,继而一声慵懒的声音响起:
  “本公子也有些兴趣......不知高猎户你,可否让本公子和这位小美人同去?”
 
 
第2章 杨闻之
  “说笑了。”蔺莺时四两拨千斤地卸了那玉扇上头的力道,后退一小步,扬起眉,“我看这位公子才是冰肌玉骨的大美人,高老哥,你说是还不是?”
  猎户一边笑着打哈,一边迅速将那锦衣公子看上一看。
  这公子俊朗如月,眉眼含笑,撞上那一双凤眼,里头的温柔简直要将人溺化了去。
  高猎户看过的人多了去。这覆云城可不好混,来这里的公子少爷哪一个不是精于算计。这人一副清风朗月的模样,也不知里头藏着多少弯弯绕绕。
  他看了一眼身旁这浑身散发着纯粹气息的小少爷,心里暗叹,这小羊羔可真是碰到披着羊皮的饿狼了。
  这锦衣华服的公子也不接话,只是含着笑看向少年,右手持着玉骨扇,一下一下地敲打着左手手心:“敝姓杨,名闻之。不知这位小美人怎么称呼?”
  蔺莺时皱了皱眉,只感觉这人不太对劲,但似乎也不是恶意。于是他抬起头和这位杨公子对视,缓缓道:“蔺二。杨公子自重。”
  “在下忝居为兄,便称一声蔺弟。”这人似乎不为所动,微勾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不知蔺弟可否赏光?”
  蔺莺时只觉这人说话弯绕,心里纳闷着——不就是一起去看个有些奇异的虎皮么?为什么搞得如此隆重?
  你们山下人讲话都这么奇奇怪怪的吗?
  他也不管这嘴上花花的人,直接道:“高老哥,走?”
  高猎户笑道:“我那老乡家有些偏僻,我来带路!”
  杨闻之看了眼这脸上有刀疤的猎户,稍稍敛了笑容,但仍得体优雅:“有劳这位高兄,坐我家的车同去便是。”
  杨家的马车就停在后院。
  高猎户在这覆云城中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了,今日瞧见这杨家的马车,金碧辉煌、雕栏玉砌,简直是豪情壮志地向天下人宣告:我有钱得很,来抢我!
  三人坐上马车,高猎户被这奢华的**更是晕得险些迷了眼:拳头那般大的南海夜明珠就镶嵌在马车顶作蜡烛,四壁金漆为底,镶嵌着无数熠熠生辉的宝石,空白之处皆是名家画作,其中无不隐藏着金银做成的精巧机括。
  那杨姓公子一拉一个雕刻着锦鲤的小方格,从里头取出了一套小巧精致的茶具。
  “这茶喝着可还行?”那杨公子放下扇子, 亲自为蔺莺时斟茶,笑道,“清明前夕所出的云雾君山,想必还是入得了蔺弟的口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