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越之极品横行【完结】──月上银河

时间:2021-01-11 13:03:53  作者:月上银河

   

  文案:
  【题目极品指的是主角打脸方式手段非常极品,不是指两人是极品】
  长乐村,以种药闻名于十里八乡,可常
  年与药材打交道,却无一人学会医术。
  村里有户人家生了十个孩子,长子叫唐远铭,二十五岁,大龄未婚。
  好不容易娶了一个男妻,过上了上床有人,下床有饭的生活,可成亲一年后却突然死了。
  埋葬的前夕,抬棺人失足,棺材从斜坡滚落,人被颠了出来……又活了……
  这是一个成熟稳重,腹黑睿智的男人带上另一个认真努力强悍有强迫症的男人走上康庄大道的故事……
  穿越之极品横行的关键字:穿越之极品横行,月上银河,强强,1V1,医药,风水,离奇,主1
 
 
第001章 种药闻名的长乐村
  长乐村。
  长乐村以种药闻名于十里八乡。
  整个村五百多户人家,家家都种药。
  然而这个村却很奇怪,明明是跟各种药材打交道的村子,可愣是从来没出过大夫。
  把村里最聪明的孩子送去医馆学医,结果却成了医馆里最笨的学徒,把脉,开药方,就是一窍不通,你说气人不?
  这个村除了种药,还有一桩事非常出名。
  就是村里有户人家有十个孩子,是长乐村,乃至周围村孩子最多的人家。
  但是遗憾的是,这十个孩子并非一母同胞。
  村里人都一个姓,姓唐,这户人家的当家人叫唐大壮,人也如名字一样长得高高壮壮,但性子却不怎么“壮”。
  第一个婆娘难产而死,给他生了个儿子,叫唐远铭。
  第二个婆娘是三年后娶的,连着给他生了九个孩子。
  其中五个儿子,四个女儿,把全村大大小小的男人羡慕地,每每家里办喜事,都要请他去参加,沾沾福气。
  这唐大壮有了继老婆,还给他生了那么多孩子,心就偏了,偏得像那歪脖子树一样……难看。
  再加上怕婆娘,这二儿子都成亲三年,有了一个孩子了,大儿子还单身,二十五岁了,也不给他张罗婚事。
  后来见村里说话难听了,才勉强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却是给他娶的男妻。
  十里八乡都知道,要家里穷困潦倒揭不开锅了才娶男妻,而且男妻家要同样的情况,才会选择嫁人,算是凑合着过日子。
  不过就算娶了男妻也不用太绝望,这个时代的男人一万个中有一个男人是可以生孩子的,当然这全靠运气和气运了。
  好巧不巧,继母在帮唐远铭打听谁家要嫁女儿时,隔壁村有个男人愿意嫁,不要彩礼钱,唯一的条件是他要带着两个弟弟一起嫁。
  这可把继母乐疯了,只要不要彩礼,一切随便。
  两人成亲之后,继母就把唐远铭赶到了男妻家里去住,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这唐远铭跟他娘一样是个短命的,前几天为了救村里一个孩子,活活淹死了。
  这可苦了他那才刚过门一年的男妻了。
  “正毅,把你手里的钱给二娘,是爹娘让我过来拿的,不给我的话,就是不孝哦。”赵梅一副我全是为你好的样子。
  二娘就是赵梅,是唐二的婆娘。
  徐正毅是男妻徐正峰的二弟。
  她口中的爹娘就是唐远铭的亲爹唐大壮和继母高芳。
  亲爹和继母生了太多孩子,记不住,直接取名唐二,唐三,……,唐十。
  赵梅正笑着哄骗徐正毅把今天唐远铭大夜收的帛金给她。
  大夜是指人死后出殡前一天的夜饭,也叫送行饭,帛金就是来吃夜饭的人随的礼金。
  这个时候月上枝头,天色已晚,村民吃了夜饭,看完道士做法事,已经三三两两回家了。
  屋里只剩男妻和两个弟弟,赵梅磨蹭到这么晚不走,就是为了帛金。
  徐正毅今年十二岁,已经懂事了,把手里的帛金背到后背,拒绝道,“这个不能给你,应该给大哥。”
 
 
第002章 赵梅被徐正峰暴打
  赵梅笑意稍减,理直气壮道,“正毅,这个可不能给你大哥,唐远铭死了,可是他的爹娘还在,这钱是要给长辈的,再说了,今天的大夜,你们收了那么多的礼,这些你们也用不上,应该给爹娘,知道吗?”
  这赵梅可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村民来吃夜饭,也就随点儿青菜,一块布,几个鸡蛋,一两个铜板,哪有很多礼?
  徐正毅后退一步,态度坚决,“二娘,你快回家吧,这钱真不能给你。”
  赵梅笑意消退,耐心也快磨没了,“都说了这钱不是给我,是给爹娘,你要是不给的话就说明不尊重长辈,是为不孝,传出去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明白吗?”说着已经摊开了手,态度也很坚决,今天必须给,不给就是不孝。
  徐正毅有点儿不知所措,摇摇头,“二娘,你别要了,行吗?”
  “不行,今天你必须给我,我都这么好言相说了,你别不知好歹。”这次赵梅有点儿失去耐心了,做足了架势,打算抢了。
  这时,一旁男妻的三弟徐正瑜跑过来,两只小手抓住赵梅的衣袖,阻止道,“二娘,你不能抢,这是我们的。”小娃奶声奶气,护着自家二哥。
  徐正瑜只有三岁多,是个遗腹子,还有一个月出生时,他爹得急病死了,而他娘在生他的时候不幸大出血,也死了,生下来就没有爹娘了。
  幸好有个好大哥,不然他早死了。
  “走来,你个拖油瓶。”赵梅紧紧皱着眉头,挥动手臂想让徐正瑜放开她的衣袖,不料徐正瑜没抓稳,小身体一歪,脑袋正好磕在桌子腿上,磕疼了,立刻捂着眼睛大哭起来。
  徐正峰正跪在棺材面前,红着眼眶给唐远铭一张一张地烧纸钱,整个人沉浸在悲伤中,忽然听到弟弟的大哭声,一下子就暴走了,这是唐远铭在家里的最后一晚了,也不让他安宁。
  左右看了看,抄起一旁的扫帚走过去凶狠地朝赵梅身上招呼,把她打得满地打滚儿,怎么求饶都不管用。
  徐正毅拉着徐正瑜站在墙角,小家伙被吓得都不敢哭了,躲在徐正毅的腿后面,藏了一会儿又伸出一个脑袋出来瞧,大眼睛还湿漉漉的,看起来惹人怜爱。
  徐正峰把人收拾够了,拎住赵梅的后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出去丢在院子门口,用扫帚头在院门口画了一根线,恶狠狠道,“以后你要是敢跨过这条线,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后,也不管赵梅听进去与否,进屋去了。
  徐正瑜朝徐正峰跑过去,抱住他的腿,“大哥。”
  徐正峰蹲下身,仔细看小家伙的额头,有个青淤的包,心疼极了,“正瑜,额头还疼不疼?”
  小家伙摆了摆两只小胳膊,“大哥,不……不疼啦。”
  “乖,过来给铭哥跪下,明天之后,你就见不到他了。”徐正峰面色很沉,语调哽咽,他舍不得唐远铭。
  小家伙走到蒲团面前跪了下去,然后扬起脸看他,一脸的懵懂,“嗯,乖乖的。”
 
 
第003章 唐远铭死而复生了
  徐正毅走过去自觉地跪到徐正瑜的旁边,铭哥对他们几兄弟都非常好,他好舍不得他,抹了抹眼泪,以后再也见不到铭哥了。
  棺材还没有盖棺,徐正峰站在旁边,单手搭在棺材上,紧握成拳,低头看唐远铭,面色红润,一片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看着看着,徐正峰不由鼻子一酸,额头抵到拳头上,低喃,“唐远铭,你真狠心。”
  “你说过会一直陪我,陪我看每一个日出和日落,每一个朝和夕……”
  “你说你会照顾我,绝不会抛下我。”
  “你食言了,唐远铭,你食言了。”
  “我恨你……”
  ……
  第二天天不亮村民就来帮忙出殡了。
  徐正峰一夜没睡,眼看着棺材的缝隙越来越小,垂在身侧的双手忍不住紧紧握起,微微仰起头,把将快要涌出的泪倒进瞳孔里。
  村长站在门口,高声道,“出殡。”
  村民把棺材抬起来,慢慢往外走,徐正峰披麻戴孝,牵着同样披麻戴孝的两位弟弟跟在后面。
  天空慢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似乎带着惋惜。
  三月的天,雨丝沁凉,落在徐正峰的脸上,正好掩盖了他的悲伤,只有那双红红的眼睛,昭示着主人的难过。
  低喃,“远铭,愿我们来世还能再见,还能听你喊我一声正峰,我依然在山那边等你,你可一定要来。”
  还有十来米就要墓地了。
  “啊……”其中一个抬棺材的村民突然踩滑了。
  一方失去平衡,其他三方也跟着失去平衡,此时又正好是在一个斜坡上,大家摔倒后,棺材就沿着斜坡滚了下去,越滚越快,越滚越快,“嘭”地一声砸到平地上,棺材顿时四分五裂……
  唐远铭呈大字型躺在地上。
  空气安静了,所有人都不动了,大家都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一幕,尤其是徐正峰,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一会儿后,他才回过神来,狂奔过去,边跑边心痛喊道,“远铭……”
  然而,当他跑近时,唐远铭动了,最先是睁开眼睛咳了一下,然后是手臂撑地,再然后是上半身坐起来,最后是整个人站了起来。
  村民们一个个跟活见鬼似的,神色瞬间变得惊恐万分。
  “啊,诈尸啦……”
  “诈尸啦……”
  “啊啊啊……,诈尸啦……”
  一个瞬间,村民们跑得干干净净。
  但徐正毅没动,徐正瑜也没动,站在唐远铭面前的徐正峰就更没动了,怔怔地看着他,手臂抬起又放下,一副想去触摸又不敢的样子,“远铭……”声音艰涩,轻得像风一样。
  唐远铭眼睛带着微微的笑意,凝望着眼前人,恍如隔世一般,“正峰,我回来了。”
  徐正峰抬头,唐远铭低头,两人目光交汇,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下来了,也模糊了,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远铭……”徐正峰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朝唐远铭走去,眼神始终看着他,生怕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走近后,徐正峰伸出手,唐远铭轻轻握住,声音温柔如风,“正峰,我在,我一直都在。”
 
 
第004章 一家人的欢喜团聚
  看着眼前熟悉又恍如隔世的脸,唐远铭心里慢慢涌出爱意,那么刻骨铭心。
  把人轻轻拉进怀里,温柔道,“正峰,我回来了,以后不会再离开你了。”
  徐正峰紧紧抱住唐远铭,失而复得的激动让他想把人揉进他的骨血里,“远铭,你回来了就好,我好想你。”
  唐远铭听着徐正峰脆弱又后怕的声音,心疼万分,眼里不自觉泪光闪现,“我也是。”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离开了。”徐正峰语调强硬,有种唐远铭不答应,他就会把他禁锢起来的感觉。
  “好,都听你的。”唐远铭低缓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宠意。
  徐正毅牵着徐正瑜走到两人身边。
  “铭哥。”徐正毅眼里依然含有震惊,但是不怕,这是他们家相依为命的人,对他又好。
  徐正瑜奶声奶气跟着喊,“铭哥。”
  唐远铭放开徐正峰,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微笑道,“以后铭哥会好好照顾你们,保护你们,努力让你们生活得更好。”
  徐正毅重重点头,眼里一片清明,“铭哥,谢谢你,一直对我们那么好。”
  “傻瓜,都是应该的。”唐远铭伸手牵住徐正峰,“咱们回家。”
  徐正峰刚硬的脸上终于浮出了一丝笑容,“好,回家。”
  家里还挂着祭奠亡人的挽联,白灯笼,白花,看起来很是哀婉凄凉。
  唐远铭握住徐正峰的手紧了紧,满是心疼,徐正峰把他看得有多重要,他一清二楚,自己骤然死去,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正峰,对不起,以后我保证不再离开你半步。”
  徐正峰眼睛酸涩,看着那些白色的东西,只觉得非常刺眼,“远铭,咱们先把家里收拾一下,我不想看到那些。”
  唐远铭又如何不懂徐正峰的意思,“好,都听你的,收拾好了全部烧掉,毁尸灭迹,不让你伤心。”
  “嗯。”徐正峰放开唐远铭的手,走过去把挽联狠狠撕扯下来,好似在发泄。
  唐远铭走过去帮忙,早点儿收拾好,心爱的人就能早一点儿释怀。
  徐正毅看着两个大人忙碌,挠了挠脑袋,去给他们拿了个背篼来,“大哥,铭哥,放这里面。”(背篼是一种主要用于装草的农具,用竹子编的。)
  “好。”
  小家伙徐正瑜则开心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跑来跑去……
  ……
  院子角落里,一家四口围着燃烧殆尽的火堆,有一种烧掉过去即将开始新生活的感觉。
  这时院子门口,走来了一家三口,一男一女加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儿。
  女人的脸上有些惧怕,她是被自家汉子强拉着来的。
  唐远铭死而复生,大家都看到了,可是这么玄乎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人是鬼?
  小男孩儿一双天真的眼睛看着院子里,最后视线落在小小的三岁徐正瑜身上。
  徐正瑜小家伙回视,眼睛骨碌碌直转,他看着我干什么呢?
  男人跨步走到唐远铭面前,他不是不怕,他也怕,但是唐远铭救了他的儿子,要是没有唐远铭,他儿子就变成鬼了,所以就算是鬼,他也感激,“铭哥,谢谢你救了我儿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