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搭档她有些难追【强强】──澜若霜

时间:2021-01-11 12:52:12  作者:澜若霜

 

 
  文案:
  邢律师有一张冷美人的脸,可偏偏是又凶又狠的心性。她看过《Legal High》,她喜欢古美门也喜欢小黛,但她并不认为胜利即为正义。
  在她的办案札记扉页有一句话,写的是“对于当事人而言,善恶是一种选择。对于律师来说,正义同样是一种选择。只是你选了,跪着你也要走到最后。”
  她有一个做黄牛的搭档,漂亮姐姐唐浅。刚认识唐浅的那会她追人家,未果,漂亮姐姐对她说百合没有未来妹妹你还是别多想了。三年后,唐浅说的是,我当年没说过这话。
  Tips:作者微博名:美丽而苦逼的丁某澜,欢迎勾搭
  
 
第1章 案一,01
  2019年,五月。
  川海市,南郊看守所。
  提早到来的黄梅雨季让人厌烦不已,更别说还是干黄梅。极度的闷热让南郊派出所这个被业内戏谑代律师排队也能日入白五百的大所门口,也只有小猫两三只。
  唐浅就属于这两三只小猫中的一枚,她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心头的烦躁,到底是被这该死的天气折腾出来的,还是五月都快月底了她还没开张这个事实焦虑的。
  作为一个司法黄牛,在这个出了名以量取胜的行当里,她一个月都还没有开张这意味什么?意味着她还是也不要做了,回去喝西北风!
  是的,合行都有黄牛,黄牛还不分男女。法律这一行,也未幸免于难。
  大家都知道,打官司是要钱的。不光是请律师要钱,启动一个案件本身也需要钱,这个钱来自于按照案件诉讼标的的多少来支付。一个十万块的官司,最少也需要四千来块的诉讼费。
  诉讼费这种东西,交给法院的,很少有能讨价还价的余地。
  川海市,作为本国一线城市,其人身损害和交通事故领域的诉讼几乎被黄牛垄断。他们能发展至今日的地步,只靠了一句话——我们先垫钱。
  一个人身伤残,最低十级伤残,全部赔付加起来可达十万,诉讼费四千。而即使才四千的诉讼费用,对于那些从外省来工地打工,每日住在集装箱中的当事人来说也是天价。在必须先付费的律师和我们先垫钱的黄牛中,绝大多数人选择后者。
  但“我们先垫钱,事后清清楚楚结算”在大多数时候宛如渣男的承诺,案件最后盖棺定论十二万判决下来了,他们一改当初甜言蜜语的许诺,直接一句“我们抽一半,敢闹你自己看着办,我们都认识人”吓得苦主乖乖闭嘴。
  稍有良心者,抽个二十三十。恶胆丛生的,一半都只是起步。而她唐浅,基本上还属于前者。
  “姐,你那个搭档来不来?都半个月没见她了!”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贱兮兮的和唐浅搭着话。作为看守所门口唯一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小年轻已经对门口这帮常客谁是谁,了解的清清楚楚。
  比如他晓得面前这位御姐,姓唐名浅,做黄牛的,还是这行里为数不多的女黄牛。这位漂亮的大姐姐还有一位长期合作的律师小妹妹,叫刑云朵。若眼前的漂亮大姐姐属于火玫瑰型的,那那位邢律师,就是那种清丽如空谷幽兰的漂亮,总之,是他喜欢的那款。
  “电话不是给过你,自己去勾搭啊!”唐浅瞪了他一眼。
  “不敢,刑律她那么凶……”小年轻还给你扭捏上来。
  唐浅轻笑出声:“哦,合着刑律你说凶,我你就觉得可以了?老板,你这个很会看人下菜啊!”
  “不不不,您也凶。”店主下意识的回复。
  “啥?”唐浅一挑眉毛。
  “没没没,我不是这个意思,”店主急的语速都快了好几分,“我是说,你凶不凶都不关我的事情,我就是觉得刑律她又凶又美长得还冷,处处都是反差萌,我想追一追。”
  唐浅也懒得计较小年轻这通话到底合不合适,笑骂了句“滚”之后,继续回到这懒洋洋的状态中。她偶尔抽烟,想点根烟好暂时摆脱这个状态,才刚把烟盒拿出来,表妹卓小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什么?!”几句话落,唐浅脸色白了不少。烟也不抽了,也不看人小年轻的笑话了,拿着手机就往外走。
  “姐,姐,哎,你走那么急干吗?你还没告诉我朵朵她什么时候来呢!”小年轻还在身后大声唤着。
  唐浅没理他,内心只有对自己表妹的吐槽——这个婚结的,怎么那么麻烦?!
  ********
  旭阳六村位于川海市靠接北郊处,属于郊区和市区的接壤地带。这个小区建立于1988年,至今差不多三十年。三十年的时间,不仅让小区的外观显得十分破旧,也让小区挨家挨户都都熟悉到了一个毫无隐私的地步。
  老一代的人,总喜欢传人八卦。张家的女婿好像出轨了,李家的老头昨晚在公园里和一个女人亲亲抱抱的,不出几天,这些似是而非的八卦能传到全小区都知道。
  而这种真假未明的八卦,会带着看客们的道德审判,在有的时候直接把人逼死。
  所以,当唐浅看到满小区都贴满自己表妹的大字报,还是那种已经触犯法律的大字报的时候,她瞬间就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打蛇打七寸,自己这表妹夫林建还真TM和他的名一样,就是个贱人!
  她拿出手机,按下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刑律,我表的事情真能成一个案子了,除了离婚之外还有名誉权纠纷,来不来?”
  “来,怎么不来?是不是之前嫁给我同行的那个?”电话那头的音色虽然清冷,但语气一点都不清冷。
  “对,事情很棘手,需要你立刻到。”唐浅按了下眉心。
  “可以,加急费和打车费算你的,爱你哦姐姐。”
  唐浅的眉头更疼了——这人,能不能不要再这么掉钱眼里了?
  等邢云朵一脸兴奋的赶到时候,片警已经在做笔录了。那些挨张在各家各户门头贴着的大字报已经拿了下来,被捏在片警手里。邢云朵瞄了一眼,那是卓小雅画着浓妆衣着暴露的照片,并配上了文字定性,“这才是53号201室家小孩的真面目,外、围、女!”
  “亲,你眼神收一下。现在这一刻,您别忘了您是一个律师。”唐浅把人先拉到了一边低声耳语了一句。
  “哦哦哦,好的,你放心,正经律师对吗?我可以的。”那家伙朝她做了一个ok的动作后,不出两三秒就变回了一脸正经的模样。
  面容清冷,声音清冷,眼里带霜——这种生相,真的是能骗很多人,让人以为她邢云朵就是一个冷美人。而律师行业,冷美人的生相,很占优势。
  “确定她老公贴的?”调整状态之后的邢云朵,再问唐浅话的时候,是真的很正经。
  “对。”搭档的回答言简意赅。
  邢云朵再次挑了下眉。挑眉是她的习惯性动作,在觉得案子有意思的时候,她常会做这个动作。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围观的人群,虽然片警的在场会让这些人都忌惮一些,不至于说出或者作出太伤害受害者的话。但那些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动作之后的恶意眼神,她还是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情况也没她想的那么糟,至少有七八成人的眼神依旧是不可置信的,在当中也有和唐浅一样怒气横生的人。邢云朵听不见完整的对话,但能听到类似于“这男人怎么能这么做”,“小雅我们看着长大的,不会做这种事”的等等。
  至于那些恶意的,邢云朵不用想就知道——什么原来是这种女人啊平时看上去倒是挺正经的嘛,不知道多少钱过一夜,我也想试试——等等。
  “好了好了,都散了,有什么好看的,回去!”做完最后一个人的笔录,片警大声的让所有人回去。他也没想到,几个月前小夫妻之间的矛盾,会闹到这种程度。
  “切……凶什么凶……”
  “就他凶,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片警,人小陈警官就很好,笑嘻嘻的……”
  居民们一边说着,一遍作鸟兽散状。但人是走了,他们大声的讨论声并没有散去。甚至到最后连看唐浅都带上了那么一些恶意——你表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能好到哪里去?你们姐妹,说不定都是做这事的呢?
  唐浅的脸,比刚才更黑了几分。
  “别理这群人。你先回去安慰一下你表妹。我去和片警叔叔聊一会,问一下情况。”察觉到了唐浅的脸色,邢云朵拉了一下她的手,对她说。
  “好。”
  “喂,”见这人其实压根没听进自己的话,邢云朵再用手肘轻推了她一下,“别忘了,我们是要替你妹妹打仗的。你的情绪都这样,你妹还能撑得住?代理人这行,是永远不能先慌的。”
  那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并没有看故事八卦时候贱兮兮的光,认真的很,倒真的是有几分冰美人的气势。唐浅心头动了下,这句“好”倒是说得真心。
  “爱你哦,那我去问问片警叔叔。”她眨了下眼,走得飞快。
  “……”
  ********
  “我说刑律,我已经被这帮阿姨叔叔烦死了,您老能不能就别来烦我了?”到派出所还没坐下五分钟,就被邢云朵一句接一句问的片警同志真的烦不胜烦。
  “一次性说完嘛,然后就再也不烦你了。我让她走诉讼啊,该离婚离婚,该告名誉侵权告名誉侵权。这案子都到法院了,你不是就不烦了?我之前好几次都没劝动她,现在很定劝得动啊!”
  “真的?”小片警狐疑的看着面前对他笑的美人,心里全都是问号。也不怪他怀疑,眼前这位邢律师,在业内的“名气”,连他这个跨行的都知道一些。
  凶就不说了,还喜欢投诉。
  “真的。”说完,对方还眨了个眼过去。
  “行吧,”小片警觉得相信她一回,“这对夫妻前几次倒是来这里闹过一次。但不是男方闹的,是女方。女方那天情绪很激动,我们两三个女同志才把她按了下来。她跑过来说男方不要脸,出轨睡女人就算了还带到家里来睡,让她怎么面对家里的床啊地板什么。然后那天男方的态度有点怪,就好像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一样,女的越是激动,他越是开心。女的就在那里不停的说,说小三未经过她同意进来这个是违法的,你们要给我去抓人,一定要给我去抓人。”
  “你确定男方很开心?”
  “派出所里每天看那么多人,这点还是看的出来的。男方看上去很克制,但是眼睛里开心是藏不住的。后来没办法,女方那么激动我们只能顺着她去她家里看了一下,一看,也不像男方带人进来睡过的样子。”
  “怎么个不像法?”刑律再问。
  “按照我们的经验,带婚外恋对象回来的,再谨慎也会留下一点痕迹。还有些小三出于炫耀的目的,甚至会主动留下物品来挑衅。但这对肯定没有,这房子就干干净净的,没外人的气息。”
  再一次的,邢云朵挑了下眉:“卓小雅来闹了几次了?”
  “五六次了,每次都说家里就有女人睡过了,非让我们去抓人。你说这不是扯淡么?再加上今天的事,你说女方会不会得精神病了?”
  邢云朵背上一冷,这是她办离婚案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精神病。
  如果女方是精神病,还是暴力型的精神病,那男方对她做的任何暴力行为都可以归为正当防卫,连家暴都不算。那么,再简单的离婚案,也会因为这一个身份,而变得艰难重重。
  卓小雅,你能挺得住吗?
 
 
第2章 案一,02
  离开派出所后,邢云朵先整理了一下时间线。随后,才去卓小雅家里,和唐浅回合。
  她是在去年的1月份和卓小雅见的第一面,在唐浅的生日Party上。当时初见卓小雅的时候,邢云朵就已经觉得对方处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自己表姐的生日Party都放松不下来,一直处于一种惊弓之鸟的状态中,怎么不是压力过大?Party结束后,她问唐浅说你表妹怎么回事?唐浅对她摇了摇头,只说了在闹分手。
  1995年出生的卓小雅,在2018年的时候也不过23岁。她听罢也未放在心上,这个年纪的女孩儿还有着对爱情的热烈,伤心几回,若干年后再回首都算是上天的馈赠了。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才两个月不到,卓小雅就结婚了。她对唐浅说你妹要不要那么为爱疯狂?唐浅说毕竟一表三千里,我又不是她亲姐,再说她爹妈都劝不了我能劝?
  然后她们就都不聊这个话题了,再然后唐浅聊了个其他的,她对邢云朵说:“虽然说一表三千里,但是红包还是要送的,我还是要去参加婚礼的。婚礼上一群人催婚能把我催的烦死,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替我挡挡?”
  她露出了白白的小虎牙,是的,冷美人的牙齿却是可爱的小虎牙。
  “姐姐,我们都是女孩子,我怎么替你挡?”她问。
  唐浅眯着眼想了会,出了个根本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法子:“你可以说你是我男朋友的亲妹,你哥来不了,所以你替他来一来。”这主意出完后,唐浅觉得自己还很聪明,美滋滋的再问她,“对了,你有没有男性的哥哥或者弟弟,表的堂的都行,要不你干脆让他们直接过来啊!”
  邢云朵给她鼓鼓掌,可以,这法子很不错:“有个堂弟,本地的。堂弟一千我一千,劳务费。”
  唐浅嘴角抽了一下:“我可以就让你哥来。”
  “没得商量。要不还有个选择,你考虑下就带我去,我们当场出个柜,反正姐姐我都追你很久了。这个的话,免费。”
  “……”唐浅立刻闭嘴,麻利的选了两千这个价的。
  然后,收完钱的冷美人美滋滋的以唐浅男朋友的妹妹的身份去了婚礼。邢云朵的那个堂弟露了个脸,随后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开。这一千,总让唐浅觉得有种亏得肉疼的感觉。
  “你弟,是不是不太敬业?”她抽抽着嘴角,问搭档。
  “可以啦,不是让您家七大姑八大姨都满意了么?”邢云朵摇着头笑,并不打算告诉她让她弟快点走是自己注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