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打铁走向人生巅峰【强强】──西长歌

时间:2021-01-11 12:50:00  作者:西长歌

 

 
  文案:
  为锻造而生的白不煅为了替自己去世的养父还那一小本本上记录的各种各样的债务,进了蓝金学院,遇见了一个帅到犯规的剑灵。
  之后,白不煅开始了她的漫漫追星之旅。
  突然有一天,白不煅的男神变成了女神。
  OMG,麻麻我失恋啦!
  振作一下精神,白不煅仍然相信自己的良人在未来等她。
  兰菱:EXM??
  于是,白不煅刚走出失恋的阴影,兰菱开始强买强卖:喂,谈恋爱吗,买一个夫君送一把上古神剑哦。
  锻造痴白不煅(心动):只要赠品可以吗……
  兰菱:做梦。
  霸气暴躁有恩必报剑灵X软软甜甜有点憨锻造师
 
第1章 淡人情,轻别离
  “生了生了,是个女孩!”
  “怎么会,是个女孩呢?”满头是汗的女人痛苦地瘫倒在床上。
  屋外雷电闪烁,暴雨倾盆,女人揪紧了身下的被褥,狠狠地说道:“把她送走!她不能成为本宫的拖油瓶!”
  “是。”忠心的丫鬟抱着刚出生的小娃娃退下了。
  翌日,月国贵妃诞下一位首位龙子,得到月皇盛宠数年。
  “啊——”一双白皙的小手捏着一柄刻刀,在一只相比而言巨大的锤子上雕刻着什么,手的主人时不时发出一声痛呼。
  “叫唤啥,一会儿的功夫就雕完了,忍一忍。”一旁一个胡子拉碴,眼底发黑的大叔蹲在原地,蹲着说话不腰疼。
  白不煅皱着清秀的眉头偏头看他一眼,满眼的不信任。
  “诶,是你自己非要学篆刻术,现在先往你的锻造锤上刻个提高坚硬度的铭文你就哼唧半天。”白杜活动了一下肩颈,手臂上细密的肌肉分外狰狞。
  白不煅虽然听起来应该是个五大三粗的男孩儿的名字,但确实是属于地上这个抱着锤子灰头土脸的漂亮小姑娘。
  这会儿,白不煅已经完成了第一次铭文的篆刻:“大叔你别骗我,铭文真的存在吗。”
  说完,刚刚还沉着冷静的双眸露出了孩子般的好奇神色。不过她也确实还是个孩子,刚刚满了八岁而已。
  “不会错,我这一身锻造术都是承自一位神级锻造师的手记,难道他还会骗我不成。”白杜说完就掏出了一本厚厚的,破旧的本子,随手扔到白不煅怀里,“不信你自己看。”
  这么重要的东西随手扔?白不煅更加不信了。
  小手一扬,看起来和她脑袋差不多大的锻造锤直接被抡了起来,重重地敲打在身前一块架在火炉上被烧得通红的铁块上。
  咦!竟然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一般来说,打铁的锻造锤是会随着使用而退化,但是在铭文的加持下,白不煅足足抡满了一百下,竟感觉不到锻造锤有被磨损的痕迹。
  这些年白杜一直念叨的铭文是真的有用?!
  白不煅很快沉浸在了锻造中,白杜多次呼唤没得到回应,只得悻悻地出门买晚饭去了。
  这个世界存在两种人,一种是普通人,一种是召唤师。每个人六岁的时候都会进行觉醒仪式,是否拥有召唤师天赋将决定身份的高低贵贱。
  幸运的是,白不煅六岁时成功觉醒,成为了一名召唤师。
  召唤师都是天生的魔法师,他们拥有和第一只召唤兽一样的属性,随着修为的精进,等级从最开始的青铜到白银,暴风,大地,灵魂甚至神级,每一阶都能召唤一只召唤兽,召唤兽的实力也会随着召唤师等级的提升而提升。
  而白不煅的第一只召唤兽是金属性的白虎,多亏了它,她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完成了一次锻造,白不煅已经是汗水淋漓,黑黑的小手抹了一把同样黑黑的脸蛋。
  “吼!”忽然间,一道白光从她的眉心闪出,一抹巨大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了地上。
  “辛苦了,大猫。”白不煅看着毛茸茸的白虎,忍不住脸上的喜爱之色,凑上前去摸了摸它的脑袋。
  “我不是猫!”白虎哼哧一声,“蠢丫头,召唤兽的附体技能用这么久,精神力不会枯竭吗?”
  “不会啊。”白不煅坐在地上喘气,笑着说。
  “哼,随便你。”按耐住把那只脏兮兮的爪子甩开的冲动,白虎趴下开始休息。
  “这次又是中品灵器。”看着自己的成果,白不煅并不满意,随手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手镯内。灵器分为低中高品,再往上就是神品,八岁的中品锻造师,说出去恐怕无人相信吧。
  空间手镯也属于灵器,锻造起来极其困难,可用精神力开启,存放物品。
  随手翻了翻那本“大师手记”,白不煅看半天没看明白——白杜从捡到她到现在,没教过她锻造以外的任何东西,自然也没教过她认字。
  倒是那些上古铭文她还认识一些。
  “我再试试篆刻术,这个好有意思。”
  两年过去了,白不煅的召唤师依然停留在青铜,倒是锻造的灵器又攀了一个高度。
  出手就是百分百完成度的中品灵器,距离上品只差一步之遥。
  十岁的百分百完成度的中品锻造师,几乎可以预估到白不煅在将来能有很大一番作为。
  不过这会儿白不煅没时间骄傲自己的成果,她正在试图锻造一柄上品灵器。
  白杜这些年已经很少碰锻造锤了,但是看着白不煅越来越出色,他也甚是欣慰。
  “煅儿。”白杜倚靠在一旁,看着专注锻造的少女,忽然出声。
  “干什么?”白不煅很认真,抽空回了一句。
  “咱们这些打铁的,从来都是淡看人情世故的,但是我还真想看看,看你长大成亲……咳咳,一眨眼功夫,咱都已经认识十年了。”白杜絮絮叨叨,表情惆怅。
  “知道。”白不煅很冷静,这话她听了好多年了,几乎是他的口头禅,动不动就挂在嘴上说,明明自己都还是单身汉一个。
  “还有呢,我年轻时候,欠了不少人东西。”白杜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笑着说。
  “直说。”
  “这是我罗列的账单。”轻咳一声,白杜掏出一本看起来保养得比那本大师手记好不少的小册子。
  深知此人尿性,白不煅淡定地调整炉火,进入了最后的锻造阶段——成器。
  “咳咳,咳……给你说个事儿,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热血青年,招了不少仇家,落下了不少伤病,还中了一种不解之毒。”白杜说着还把自己给说乐了,“算起来,这毒最近就要发作了。”
  听闻此言,白不煅偏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是询问的意思。
  “你挺像我的,我不能陪你走更远了,但我可以送你到更远的地方。”白杜兀自乐呵了一会儿,拿出一粒药丸,“喏,叫你那只大猫嗅着这玩意的味道去找一个怪大叔,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会照顾好你。”
  话毕,白杜喷出了一口暗色的血,星星点点落在燃得正旺的锻造炉内。
  “叮!”
  器成。
  “百分百完成度的上品灵器……”抚摸着刚完成的长棍状灵器,白不煅喃喃道。
  那边,白杜已经合上了眼,手里还拿着那本账单。
  白杜成天说白不煅像是按锻造师的模子长出来的,性子率真洒脱,将来一定淡人情,轻别离。
  好像没说错,白不煅心想,拾起那本账单翻看了一番,果不其然根本看不懂。
  “喂,蠢丫头,别哭了。”白虎已经脱离附身状态,蹲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哭了?
  白不煅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片湿润。
  真的哭了,不是说轻别离吗,只是以后见不着了而已,为什么自己好像有点难过。
  “我没事,大猫,你能找到他说的这个人吗?”白不煅抹干净眼泪,捏起那粒药丸子,问。
  “当我是狗吗。”白虎怒气冲冲地刨了刨地面,“他怎么办?”
  他自然指的是白杜。
  “火化吧,他这一辈子,应该最喜欢的就是火了。”
  纳兰轻舟一大早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个不停。
  推开竹屋的门,他缓步走向附近的城镇。
  青枣镇盛产青枣,今日,街边两排青枣树上的青枣全部熟了,大家可以随手摘取品尝,街上好不热闹。
  纳兰轻舟站在树下,一身白衣,颇有一股世外高人的意味,和朴实的青枣镇的人们格格不入,却竟是无一人注意到他。
  摘青枣的人们和气满满,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站了没一会儿,纳兰轻舟背在身后的手指轻轻一掐,眉头一皱,豁然抬起头来。
  只见远处的街道尽头,缓缓走来一个身影。
  光影交错间,少女一身布衣,坐在一头巨大的白虎身上,慢悠悠地抚摸着怀里的一截长棍。
  白虎似有所感,径直走到了他跟前,周围的人们仿佛没看到他们似的,依然热热闹闹地摘着枣。
  少女的脸上灰扑扑的,看不清容貌,却有一双透彻清朗的眼眸。
  从白虎身上低下头来,少女看着纳兰轻舟,满脸认真:“你好,你就是老白说的怪大叔吗?”
  “我叫作白不煅。”白不煅认真地和纳兰轻舟介绍自己,“这是我的召唤兽。”
  纳兰轻舟皱眉:“为何起这么个名字?”
  “老白说我不做锻造师简直白活了,所以叫白不煅。”白不煅说完,还认认真真地把自己为数不多会写的这三个字写了下来,展示给他看。
  已经快要知天命的年纪,纳兰轻舟依然忍不住额角抽搐:“那为何是这个‘煅’。”
  白不煅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想了一会儿,求助地看向白虎。
  白虎吭哧一下,吐出一口热气:“因为那个家伙不识字。”
  纳兰轻舟:“……”
  “不煅……”轻声唤她,纳兰轻舟跟被这名字烫了嘴似的,马上停住,“可有表字?”
  “……”那是什么。
  “今天起,你名白不煅,字青街。”正巧那一街青枣熟了,纳兰轻舟暗暗想道,“白杜舍得把他养了十年的闺女交给我,想必是已经走了罢……今天起,你先跟我学识字。”
  “可是我只想锻造……”
  “这不冲突。”纳兰轻舟看着她脏兮兮的小脸,扼腕叹息。这看起来漂漂亮亮一小姑娘,怎么就被白杜那糙汉子捡到了呢,瞧,都养歪到哪里去了。
 
 
第2章 还债吧打铁少女
  炼金术和锻造术如今已经很难找到极其优秀的后辈了,可以说是后继无人。
  但是老一辈却还有几个大能。
  纳兰轻舟看起来神神叨叨,却是个炼金师,而且是个一剂难求的炼金师。
  除此之外,他还会一样很符合他气质的能力——算命。
  也不能说是算命,这项能力有自己的名字,叫掐指一算,也就是通过掐指算出一些想知道的东西。
  与白不煅初见的那天,他就是算到了白杜的身亡,又记得他常和自己提起他捡到的一个女孩,便猜到了白不煅的到来。
  只是没想到,她的出现会对他造成那么大的视觉冲击。
  这个女孩子太干净了。
  而此时,又一次拒绝了纳兰轻舟教她炼金,白不煅趴在自己房间练字。
  这么些年,白不煅在这安心地生活着,并不急于寻找白杜欠了债的人。
  “九霄落雷,这个名字好听吗。”笑眯眯地写了满纸,白不煅把纸吹干,笑着问一旁的白虎。
  “好听好听。”白虎敷衍极了。
  她这是在为自己的第一柄上品灵器取名,在白杜的帮助下,白不煅的确如他所愿走到了更远的地方,成为了一名上品锻造师。
  只是在那之后,她再也没锻造出百分百完成度的上品灵器。
  之所以为她的灵器取这么个名字,是因为前些日子,她顺利地在它的棍尾刻上了一串引雷铭文。
  “我想出去寻点材料。”白杜离开后,白不煅需要适应的第一件事就是,她得自己去寻找锻造所需的材料。
  白虎突然来了精神:“掐指算算?”它对这项奇妙的能力很是好奇。
  白不煅听了,依言掐了一下手指。
  “怎么样?”
  “嗯……有宝贝。”
  宝贝两个字严重地刺激了白不煅,于是她干脆利落地翻身趴到了白虎身上,指引着它朝纳兰轻舟的竹苑背靠着的一片山群而去。
  “往西走,对,就是这个方向。”找对了方向,白不煅安心地趴下来薅起了白虎的头。
  “吼——死丫头你再薅一个试试?!”白虎怒。
  白不煅完全不在怕的,又薅了一把:“大猫,小心脚下。”
  “……”屡教不改的死丫头!
  “等一下。”马上就要进到山群内,白不煅急急地喊停了白虎,“有血腥味。”
  “这不是很正常吗。”白虎的嗅觉自然比她要敏感不少,早就闻到了,只是没放在心上。
  “不,这个味道不太对。”左右嗅闻了一下,白不煅直接跳了下来,往一旁一个小坡走去。
  “喂!”白虎连忙跟上,就这丫头青铜的实力,一只大一点的兔子都能拍死她。
  “有个人。”白不煅伸头看了一下,回头和白虎报告道。
  “死了没?”
  “好像还有气。不对,等等!”白不煅忽然眼睛一亮,“诶,是个剑灵啊!大猫,快救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