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待到秋来【宫廷侯爵】──懒癌患者叶叶

时间:2021-01-11 12:45:48  作者:懒癌患者叶叶

 

 
  文案:
  练笔中篇,找找古风感觉=w=放飞自我
  微博同名可以来找我玩。
  【沙雕版文案】
  花绯月:我中了媚药,将军她却完全不为所动,真是个不趁人之危的好人啊。
  君照影:……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想和你先谈恋爱,再睡觉。
  【正经文案】
  再次被君照影救下后,花绯月决定,一定要好好报答将军的救命和收留之恩。
  可是这位表面正直的将军却在某天喝醉后,将她按在榻上,眼神幽暗:“不如肉偿?”
  花绯月:……?原来你一直馋我的身子!
  【排雷:多CP,全民百合】
  主CP:温柔忠犬将军 x 人美心善舞女,“大狗狗总是怕吓到美女”。
  副CP:
  冰山医女 x 活泼小侍女,“冰山只在你面前融化”。
  痞气统领 x 毒舌军师,“看似日常互怼,实则打情骂俏”。
  心狠手辣帝王 x 娇蛮妃子,“只能够接受你一个人的触碰”。
  【以上全部双C双初恋;同性可婚】
 
 
第一章 献舞
  百余年来,在暴戾的君氏统治下,世事动乱,民不聊生。
  终是有大将军秦书南揭竿起义,结束了这荒谬的君氏王朝,自立为王。
  他膝下并无子,只育有一女,名唤秦瑾靥,生性沉稳,做事滴水不漏。
  秦书南即位不久便暴病而亡,秦瑾靥以女子之身称帝,纳前朝公主君盈袖为妃,予前朝郡主君照影以大将军之位,令世人哗然。
  其中缘由,自是不为人知。
  “妄图魅惑君上,罪当致死。”
  君盈袖以尖尖的指甲挑起花绯月的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挠着,而后狠狠朝她的脸颊上划去。
  花绯月被两个高大的侍卫按住,躲闪不得,随着一道血痕在她的脸上出现,禁不住惨叫出声。
  君盈袖眼中满是戏谑,花绯月年纪尚小,眼里藏不住事,她一眼就看得出来,“想搏君上一笑?哼,可笑。你以为君上会看得上你一个小小的舞女?若不是君上觉得你有几分像本宫,怎么会记得你?”
  花绯月低低垂下头,一言不发。
  是她痴心妄想,以为君上会对她一介舞女多有垂怜,却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玩物——不,连玩物都算不上。
  一个巴掌重重地甩在花绯月脸上,君盈袖冷笑道,“天生一副狐媚子相,莫不是个想攀高枝的主儿?想必,在舞坊里也被不少男人玩过了吧?”
  这话说的极重,花绯月气急,却不敢反驳。
  君盈袖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来,犹不解气,从旁边抓起一条鞭子,生生往花绯月脸上抽去。
  恍惚间,花绯月仿佛已经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了。
  她想,君上心悦的,竟是这样的人么?
  *
  “恭喜绯月,被君上亲自选中,为盈妃生辰献舞!”
  舞坊的姑娘们都羡慕地围在花绯月身边,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花绯月在她们的追问之下也并不多言,只是羞涩地露出笑容。
  身为舞技最出挑、容貌最美的姑娘,花绯月一向是炙手可热的头牌。
  前些日子,宫中正为盈妃娘娘筹划生辰宴,皇帝亲自挑中了她,作为献舞之人。
  花绯月一面笑着,心中思念的,却是秦瑾靥如春风般和煦的面庞。
  君上……
  数年前的惊鸿一瞥,便让花绯月记挂上了高高在上的君上,心声倾慕。什么努力练舞,不过为的是能在御前留下自己的身影。
  献舞当日,花绯月尽力使自己每个动作都媚态尽生,一颦一笑间动人心弦,腰肢柔软而纤细,步伐优美而并不凌乱。
  长袖舞拂间,众生倾倒。
  可是那个人——花绯月一直在注视的,那个高高在上面带冰冷的人,缈缈双眸云淡风轻,仿佛没看到那翩若惊鸿之姿一般,同身旁的女子低声谈话着。
  花绯月闭紧眼睛,本来有些激动的心情瞬间冷却了下来,舞步愈发急促。
  许是痴心妄想太多了……她自嘲,自己只不过是个舞女,又怎么能奢求秦瑾靥多看自己一眼呢?
  却听秦瑾靥低声笑道:“她是否与你有些相像?”
  身旁的盈妃——君盈袖带有淡淡讥讽地看了看花绯月,而后转眸看向秦瑾靥,掩面而道,“不过是个舞女罢了,君上,怎么拿身份卑贱之人与臣妾相提并论……”
  声音不大,却刚巧传入花绯月的耳中,令她脚下微微一顿,动作也迟缓了一些,却被君盈袖看了个正着。
  “君上竟是找些连舞都跳不好的下贱胚子,来打发臣妾么?”君盈袖说罢,摇了摇头,粉嫩朱唇微微扁起,泫然欲泣。
  秦瑾靥往花绯月那个方向瞧了一眼,沉声道,“你停下。”
  明明只是分神了一刹那。
  纵使心有不甘,花绯月亦是将最后一个动作极为优美地收整完毕,方在堂前伏下跪倒。
  秦瑾靥端起一杯酒,轻酌两口,方才道,“袖儿,你意下如何?”
  听了这话,君盈袖霎时转怒为喜,杏眼眨了眨,笑道,“君上便把她送给我吧。”
  不要!
  花绯月的心中警铃大作,指尖微微颤抖着,全身的力气似乎都在等待秦瑾靥回答之时被消磨干净。
  谁不知盈妃生性暴戾,常常将手下侍女活活折磨致死,极为惨烈。君上应当是略微看重自己的,否则也不会亲自点选自己献舞。
  “好。”秦瑾靥头点得爽快,“这舞女便赠予你。”
  话音未落,花绯月霎时间面容惨白,死死咬着牙,却不敢开口询问,被君盈袖尽收眼底。
  君盈袖瞬间笑靥如花:“那容臣妾失陪,先将这位姑娘安顿一下。”
  秦瑾靥道:“可。”
  “将她带走,”君盈袖吩咐侍卫,自己也跟了过去。
  宴会人并不多,因秦瑾靥不喜后宫女眷和朝臣接触,所以在座的只有其他一些妃子,大多习惯了盈妃如此做派,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而大将军君照影是个例外,因为她是盈妃娘娘的堂妹,才得以出席。
  君照影穿过凉亭,绕过回廊,看着好好一场露天宴席却突然间气氛尴尬,不知发生了什么,先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盈妃娘娘不在?”君照影对秦瑾靥拱手。
  秦瑾靥示意她不必多礼,“一会儿就回来了。照影你去的不巧,倒是错过了献舞。”
  “献舞?”君照影皱眉,看着跪伏在中间瑟瑟发抖的众舞女,寻找着自己所想的那个身影,却没找到,“可是有舞女冲撞了盈妃娘娘?”
  秦瑾靥笑道:“你也知道,盈袖总是喜欢和下人计较。”
  君照影心中陡然一惊,蓦的单膝跪下。
  秦瑾靥略带审视着打量着她。
  “微臣斗胆请求君上,将方才开罪盈妃娘娘的舞女再召回来。”
  “为何?”秦瑾靥眯着眼睛。
  君照影不疾不徐道:“臣素来听闻舞坊的姑娘色艺双绝,却未曾一见其献艺。方才因故错过,如今更想一睹为快,还请君上成全。”
  秦瑾靥高声笑道:“将军竟有如此雅兴,还不快将人带回来!”
  身边的大宫女应了声,连忙一溜小跑着去了,刚好,君盈袖回来了。
  君盈袖远远地听见了二人的话,心中不忿,“君上,臣妾……”
  秦瑾靥示意她噤声,语气却带了一分狠戾:“今日你生辰,朕不想拂你面子,把人带回来。”
  *
  花绯月恍惚地回想着那只言片语。
  “你这般模样,性子又好,舞更不用说,”年轻的女君秦瑾靥笑的温柔,“朕很喜欢。盈妃生辰那天,便由你献舞吧。”
  一念之差,一眼沉沦。
  君盈袖见她既不反抗,也不说话,失了折磨的兴致,甩手起身,对那两个侍卫道:“她便交给你们二人玩玩吧。”
  “身份低贱的人,本该恪守本分,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终是无稽之谈。”君盈袖轻瞥她,“你们舞坊的狐狸精,大抵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本宫便跟皇上说说,将舞坊中人都充为官妓罢。”
  花绯月霎时惊慌了起来,不想连累自己的姐妹,眼睁睁地看着君盈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双臂动弹不得,脚下死了命的挣扎。
  那两个侍卫将她甩到地上,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叹气道:“姑娘,盈妃娘娘手下的人命太多,你注定活不过今日了。我们也不愿做那玷污之事,你……自行了断吧。”
  说着,将腰间的刀扔给花绯月。
  花绯月怔怔地愣了片刻,如同灵魂出窍般捡起了那刀,凝视了片刻,颤抖了些许,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可面前的侍卫如同两座大山一样,她该如何是好呢?
  就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木门被狠狠地推开:“花姑娘?”
  这是个宫女打扮的人,花绯月认得她,是在秦瑾靥身边做事的大宫女。
  她喘着粗气,道:“花姑娘跟我走吧,大将军要见你呢!”
 
 
第二章 往昔
  见到是秦瑾靥身边的人,侍卫也不敢阻拦。花绯月自己整理了下衣裳,摸了摸脸颊侧仍然在发疼的那一道血痕,心下疑惑,却又不敢违抗皇命,只得跟随那宫女前去。
  宴席依旧如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秦瑾靥和君盈袖调笑着,其余后妃们也仍然恭顺谦卑,而花绯月却注意到了一个方才并不在的人。
  那就是在民间颇有声望的大将军吗?
  秦瑾靥漫不经心道:“怎的脸上受伤了?”
  话音刚落,便有识趣的宫女上前,为花绯月简单地处理了下伤口。
  花绯月因着要献舞,脸上抹了胭脂,被君盈袖一划破,怕是胭脂水粉也进了皮肤里面去了,心下明了,怕是要留疤了。
  强忍着痛,花绯月依旧笑着盈盈一礼。
  “大将军想看你跳舞,你便为她再跳一次罢。这次,可别出错。”
  秦瑾靥一声令下,其他舞女都已然就位,花绯月只得走到自己惯常的位置,很快投入到新一场的表演中。
  她的目光时不时朝大将军那边暼去。
  那是个颇英气的女子,剑眉星目,带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虽然穿着官服,却仍不掩其风姿,没有“大老粗”的感觉,又不似寻常女子一样柔柔弱弱,很是特别。
  眉眼十分深邃,倒不像中原人,似乎有着异族血统。
  尤其是,大将军也一直在看着她。
  秦瑾靥倒是也有这种杀伐果断的气质,但君王的眼眸中总是带着些淡漠和疏离,甚至算计。
  花绯月第一次面圣,也因此为其所折服,可是相比起来,这位大将军似乎更和善一些。
  花绯月不傻,大将军在这样的情况下点名要自己回来跳舞,正是在保自己一命。
  带着不一样的心思跳完了这支舞,这次花绯月完成的非常完美,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
  大将军率先鼓起了掌,连带着其他后妃也跟捧场似的,星星点点献上了掌声。
  花绯月跪拜在地上,她听见了那位大将军起身的声音。
  然后,她听见大将军说:
  “君上可否将此女赐给微臣?”
  君盈袖自是不依不饶,连大将军这个堂妹的面子都不给,当场撒泼了起来,气急败坏:“君上,您答应了臣妾的!”
  这在后宫中已是常态,其他妃子都习以为常。
  花绯月等舞女虽头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但也不敢抬起头来,仍旧跪伏在地上。
  秦瑾靥却拒绝了君盈袖,这是极为少见的。
  君盈袖作为一宫独宠,平日里要什么有什么;她本就是前朝公主,现在待遇又跟皇后差不离,自是骄矜不已。
  “此女便赏给大将军了。”秦瑾靥微笑着示意君照影起身,“将军为国征战已久,也是时候该消受美人恩了。”
  立前朝郡主为将,秦瑾靥自是有自己的考虑。
  君照影的父亲乃是前朝皇帝的胞弟,封为襄亲王,在收复边境小国时战死。
  虎父无犬女,由于父亲长期在前线指挥作战,家眷选择了随军出行,君照影从小在军队里混的很开。
  她从小便熟读兵法,更是有不俗的作战经验。甚至在父亲死后,能驱使军队的虎符也传到了君照影手里。
  所以,有了君照影,便能动用整个王朝的军队。
  而秦瑾靥的父亲——前朝的大将军秦书南,便是襄亲王的至交。
  他选择揭竿起义的原因,正是襄亲王之死。
  当年襄亲王本可凯旋归来,班师回朝,却因在前朝皇帝的授意下,粮草迟迟不到位,将士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上战场,自是一败涂地。
  侥幸捡回一条命的秦书南重整兵力,暴起逼宫,这才有了如今的秦氏王朝。
  因有了这层关系,秦瑾靥才敢用君照影为将。而敢纳前朝公主君盈袖为妃,则是因为君盈袖的母亲——前朝皇后,劝诫前朝皇帝勤政爱民,却被打入冷宫,郁郁而终。
  因此,君盈袖也恨极了她的父亲。
  秦书南能逼宫成功,少不了这两位公主、郡主的帮助。
  秦瑾靥和君盈袖一同长大,却和生活在军队里的君照影不甚熟悉,这也是君照影头一次请求君上赐礼,故而秦瑾靥很快就答应了。
  轻松就能给予大将军的这么点小恩小惠,让她对自己更加尽忠,又何乐而不为呢?
  直到宴会结束,上了去往将军府的马车,花绯月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大将军的人了。
  马车很宽敞,大约能坐下七八个人,而今却空荡荡的,只有她和将军两个人。
  以花绯月的身份,本是不能坐马车的,所以这还是第一次体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