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HP同人)Forever Alive/永生》【完结】─作者:mordred

时间:2021-01-10 21:56:36  作者:mordred

     

  by kiii17
  Summary
  授权翻译,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1461086/Forever-Alive
  字数统计从来没有对过,原文共45万词
  这部小说讲述了他们一生的故事: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
  Je Ne Mourrai Pas
  声明:整个故事都发生于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你读到的一切,无论是人物、场景还是对话,版权都属于J.K.罗琳和华纳兄弟。这篇文章永远不用于商业盈利用途。
  摘要:在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之前,还有过另外一个故事。男人身体里隐藏着怪物;挚友身体里隐藏着叛徒、男孩身体里隐藏着英雄;恶魔身体里隐藏着天使。
  Notes
  作者的话
  故事的开始
  相比于哈利波特的那段故事,我对亲世代更感兴趣已经有很多年了。小哈利出生前的十多年,他的父亲踏进霍格沃茨的校门,交一些类比于罗恩和赫敏更亲近的朋友,做比弗雷德和乔治做过的更疯狂的恶作剧。小天狼星布莱克与后来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莱姆斯?卢平和他一起完成了那些疯狂的魔术和冒险,做一切“掠夺者”做的事情。还有那个总是吊车尾的小矮星彼得,后来他被称为“虫尾巴”。从霍格沃茨毕业也没有让他们的友情搁浅。这是一个关于友谊和勇气的故事,那些日常的笑料甚至比主要的剧情更让人好奇。
  在我刚看完第五本书的那个晚上,那个故事同时也吸引了我的两个弟弟。当《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书店里上架时,我立刻把它买回了家。晚上坐在床上,旁边是一杯冰水和一把扇子,试着用有感情的语调朗读给他们听。这本800页的书花了我们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读完,没有看任何其他文章。后来我在网上搜索一些同人文,想要读给我的弟弟们听。我找到了一些,但是我的大弟弟建议我自己创作同人文,消磨一个暑假会更加容易。我同意坐下来写一些J.K.罗琳永远不会写出来,但早已被粉丝们一遍遍写出的文字。我开始想象那段属于“掠夺者”的年华。
  在写下这一切的时候,我(和我的弟弟)目睹了莱姆斯的变形、斯内普对詹姆的厌恶、詹姆和小天狼星的相遇,他们怎样变成阿格马尼斯、掠夺者的活点地图如何被写就……它们都是巨大的挑战。我想让这篇文章尽量忠于原著,为此我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去寻访蛛丝马迹;我不想让这篇文章看起来疯疯癫癫,具有偏见;我不想其中的任何一次冒险无迹可查;我不想按照自己的臆测去歪曲人物形象。
  《永生》完结已经有四年了。这篇文章能变成现在的模样是多大的惊喜啊!我曾和大学同学一起开玩笑地在搜索引擎上输入“永生 Mordred”,发现它并不仅仅被我身边的人关注,还有成百上千的陌生人,他们中甚至有人来自南极洲。它已经被翻译成中三种语言(西班牙语,法语和德语),收到了来自各种发表过的网站上的留言。在申请大学时,我现在的导师曾要求我做一个关于自己的简短介绍,我平静地说:“我写过一篇1400页的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受到很多人的欢迎。”我们都笑了起来,然后我说:“这是真的。”
  写完这个故事用了一年时间,我的整个高二都花在了作业、原创小说和这篇《永生》上。我完成这篇小说是在2004年六月。
  幸运的是,这并不是结束。直到现在,我每天依然能看到至少三个回复,法语版本那里甚至更多。但是,许多回复都在说着同样类型的话。我的法语很差,我的语法让人不知所云,剧情和《混血王子》、《死亡圣器》相矛盾,而这两本书都是在我写完这篇小说之后才出版的。这些建议让我开始修改这部小说。
  你现在看到的版本是修改后的《永生》。我的第二个读者,米兰达?C到来并帮助我完成这个过程。如果没有她,这一切的修改都不会出现,我会依然停滞在15岁的渣渣法语水平。修改版和最后两部原著的主要情节不再有冲突,但整体构思和剧情主线依然基于前面的版本,仅仅是小的情节进行了一些修改。在试图尽量忠于原著的同时,我不得不说一下两点:1.这部小说中人物的创作都是在J.K.罗琳告诉我们詹姆和莉莉的父母如何死去之前完成的,因此在这个故事里不会出现这个情节,我创造了另一个情境。2.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她的妹妹出生时间顺序有一定改动,卢修斯?马尔福也是。为了让他与小天狼星和詹姆在同一年入学,卢修斯在这部小说中的年龄比原著小3岁。请把这些当做一个小瑕疵,因为剩下的部分都是完全忠于原著的。
  再一次欢迎你回到哈利波特的世界,用新的视角去感受新的故事。这些角色并没有随着原著最终章的出版而消亡,他们永远不会。他们是永生的,在我们的心中。
  欢迎来到掠夺者的年代。
  译者的话:
  献给最好的时光。
  A translation of Forever Alive by mordred
 
 
序言 最后的掠夺者
  一切都结束了,战火已经被平息,属于黑暗的人们已经被忘却,世界又一次和平。死去的战士们又一次退到历史的阴影里,没有收到一句感谢之词。他们拯救了另外一小部分人,却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不会被歌颂,甚至不会被记住。
  莫莉,亚瑟和莱姆斯发现他们自己站在现在已经无人居住的格里莫广场12号的玄关处。以前他们站在这里总能听见克利切的声音,莱姆斯很讨厌他。
  很快那只家养小精灵的头就要像他母亲的一样被挂在墙上了。
  小天狼星永远离他们而去了,虫尾巴不知道在世上的哪个角落苟且偷生,曾经的掠夺者只剩下一个,只有莱姆斯·卢平还活着。
  他浑身僵硬地坐了下来,望着墙上的那些图画。没有一张是小天狼星英俊的容颜,没有一张能用来纪念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人关心那个离去的战士,这世上没有人为他的死而哭泣。
  “你还好吗,莱姆斯?”莫莉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她没有去那里,没有亲眼目睹过那样让他感到绝望的场景。小天狼星的脸颊……双眼……一寸寸坠入帷幕后。她从来就不喜欢小天狼星,事实上,她恨过他。
  看到莫莉被风吹得微红的脸,莱姆斯想起她和小天狼星在去年夏天的那次争吵,当哈利来到这里时,莫莉盯着小天狼星的眼睛,眼神里有几分对他的理解。
  “小天狼星,你要明白,他是我儿子最好的朋友。”
  “这是不错。”小天狼星有些恼怒地说,“可他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儿子。”
  “莱姆斯?”莫莉问道,眼神里满是担忧。他摇了摇头。
  “我很好。”莱姆斯说道,接着便转过身去。他现在不想面对莫莉,他感到自己的心被愤怒和孤独填满了。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是在小时候,而现在他要面对的黑暗相比之下比那时更让人难以承受。小天狼星死了,他变成了那个被抛下的人。
  “现在哈利怎么样了? ”亚瑟坐在桌边问道。他看起来很疲惫,被最近发生的一切弄得精疲力竭。他也没有去那里,他们都没有看到过那个在莱姆斯眼前挥之不去的画面。
  他的眼睛!小天狼星的双眼在濒死的那一刻依然闪亮着,即使他的身体已经失去知觉。小天狼星……他在看着哈利。哈利不明白,他那时被吓到了。但……
  小天狼星在看着哈利。
  痛苦击中了莱姆斯的心,他知道自己总会为朋友的离去而悲痛万分,可失去自己的教父对哈利来说更加让他伤心欲绝。可怜的哈利,他已经经受了这么多。
  他已经经受了这么多。
  “莱姆斯,亲爱的,你真的不需要喝点什么吗?来杯茶?还是黄油啤酒?”
  “我很好,莫莉。我很好。”他将注意力转到眼前,“我觉得你们可以先回学校看看你们的儿子,他今晚很勇敢。”
  “他今晚很愚蠢。”亚瑟从桌边站起来,吼道,“他差点就把自己弄死了!他……”
  “和他的朋友们并肩战斗。”莱姆斯打断了他,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莫莉和亚瑟都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莱姆斯不在乎。他需要思考,他想要逃开这一切。
  “好吧。”莫莉咳嗽了一声,用毛巾擦了擦手,“好……那么……如果你……留在这里的话,我们去见罗恩了。”
  “我会处理好所有事的,”他答道,逼迫自己疲惫的脸露出一个笑容。莫莉递给他一个了然的眼神,抓住了自己的斗篷。
  “走吧,亚瑟。”亚瑟跟着他的妻子走进了壁炉,使用飞路粉去往霍格沃兹。
  格里莫广场12号里只剩莱姆斯一个人了。
  那双眼睛是那样的闪亮,它们又一次闯入莱姆斯的脑海里。他坐在那里,和小天狼星一起下巫师棋真的只是两个小时前的事吗?
  可现在只剩下莱姆斯一个人了。
  他站了起来,想要走回卧室,他的腿还在发抖。他走上摇摇欲坠的台阶,经过克利切(渣滓!肮脏的杂种!泥巴种!),推开已经门框上覆盖着蜘蛛网的房门。这曾是小天狼星的房间。一切都还在原位,就像小天狼星离开前那样。墙上是麻瓜女孩的海报和让他一直为之骄傲的格兰芬多旗帜——这一切都没有被时间、被人们、被任何事物触碰过。
  莱姆斯叹了一口气,在床上坐了下来。这里似乎还在等待它的主人的回归;仿佛还留有小天狼星的气息;枕头上甚至还有几根头发。莱姆斯闭上了眼睛,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他依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或许,让他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早晨就能看见他的老朋友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发几句牢骚。或许,仅仅让他闭一会儿眼睛,再慢慢睁开时就能看见……他或许就在眼前……
  或许,即使他闭着眼睛,小天狼星也会走到他面前与他说话。或许,他只需要等的时间足够长……
  “莱姆斯,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不敢睁开眼睛,这个梦太过真实,以至于他不想再醒来。他想要再一次听见那低低的、有些拖腔的声音。他想要看见小天狼星给他一些暗号,告诉他他从未离去。
  “我在等你。”莱姆斯对着身边围绕着的稀薄空气说着,他能感觉自己的脸碰到了枕头套,他还能听见克利切在楼下发出刺耳的笑声。
  “为什么?”那个“幽灵”在门口问道。是的,那是他曾经站立过的地方。他仿佛感到就是小天狼星斜靠着门,抱着双臂站在那里。
  “你回来了。”莱姆斯轻声说。
  “好吧,月亮脸。”小天狼星大笑着,将重心转到左脚处,“你怎么还在想这愚蠢的事?我们都该死的知道我已经死了。”
  “这不可能,你还活着。我们都需要你,小天狼星。哈利需要你……凤凰社……”
  “我们都有值得为之而战斗的事物,莱姆斯。”小天狼星打断了他,他的声音近了一些,似乎是走到了床前,“你刚才提到的只不过是它们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大脚板,我……”
  “坚强起来。”他说,“哈利现在只有你了,你是最后的掠夺者。莱姆斯,你一定要走下去,你总有一天要放下我。”
  “不可能!如果没有你和詹姆,我什么都不会是!”
  “这都是鬼话。”小天狼星哼了一声,“我们都清楚你是我们几个之中最聪明、做事最谨慎的。这就是我们中只有你现在还在这儿活蹦乱跳的原因,也是你能加入凤凰社的原因,莱姆斯。”
  “我一点也不希望只有我还在这儿活蹦乱跳。”
  小天狼星笑了,莱姆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没有觉得这样的情景有任何可笑之处:他正在和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说话,这或许说明他已经快疯了。他还在哭,一个人被留在这座孤立无援的大房子里,跟一只愚蠢的家养小精灵和挂满了墙的死人油画作伴。而且,他是最后的掠夺者了。
  “听我说,月亮脸。”小天狼星说道,“你看到了那场战争的开端,很快你就要看到它的终结了。现在从我的床上起来,好好洗洗脸然后下楼去,邓布利多随时都会来。看看你对我的枕头做了什么!它都快湿透了!起来,别待在这里了!别在这儿忧郁地闲逛了,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詹姆看到了会说什么呀?还有,你真应该替我狠狠地踢一下虫尾巴的屁股,这是他应得的,不是吗?”
  卢平擦了擦眼角,睁开眼睛。他又一次一个人了,小天狼星离开了。
  克利切拖着脚走上了楼梯,在经过房门时咕哝着:“疯了的小杂种在自言自语!那肮脏的家伙让克利切和他的女主人不能忍受。”
  莱姆斯站了起来,走到羊皮纸一摞叠一摞的桌子旁。他坐了下来,随意抽出几张开始看。他仿佛觉得自己侵入了他的领地,但小天狼星已经死了。小天狼星到底想做什么呢?以鬼魂的形式不断扰乱他的思绪?
  莱姆斯对自己笑了,他又一次擦了擦眼睛,开始翻阅那些羊皮纸。
  1.15,1995
  小天狼星:
  不要再离开你的房子了,这是我给你最后的警告。
  签名
  邓布利多
  这里有一封还未写完的信,是给哈利的,有一封给德思礼夫妇的恐吓信(小天狼星没有寄出)和一张关于潜伏在厨房和各个房间里的神奇生物的调查表(作者是莫莉)。
  然后是……突然地……他看见一张多年未见的手书。上面有四个签名。都写在一起,蘸着红色墨水写的。当时是因为四个男孩都不愿意刺破自己的手指,所以用红色墨水代替了血。上面写道:
  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在1975年10月31日,四位掠夺者许诺将永远跟随彼此的脚步,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们许诺将永远将我们拥有的强大力量作为秘密。对了……还有一件事,让鼻涕精在霍格沃茨以及离开霍格沃茨之后的生活充满我们的恶作剧。
  签名(排名不分先后)
  大脚板
  月亮脸
  尖头叉子
  虫尾巴
  莱姆斯再一次对自己微笑,几秒钟前看到的这段文字再一次盈满他的心间,就像几十年前一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