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原始世界摄政王gl》【完结+番外】──作者:易屈

时间:2021-01-10 19:56:33  作者:易屈

   

  文案:
  穿越到原始世界??
  淳朴温和(?)的原始人,强大凶残(?)的契约兽,克忠职守(?)的系统君?
  睿智慈祥认真正经(?)的巫/觋,强势冷酷(?)的王?
  覆涌的乌云蚁群,强大的独蛟兽,诡异的乌鸦血植……
  ……
  其实就是,渣木带着部落国和部落,发财致富奔小康的故事。
  口号是:干翻诸侯国!
  感情戏慢热,偏剧情。前期主角只能神交~应该会比较长。
 
 
 
第1章 赤卢大陆
  赤卢大陆,白河之畔。一个平静祥和的部落,坐落在这里。
  只是,在部落边缘,发生着一些不怎么祥和的事情。
  三五个身穿麻布衣,看着就异常魁梧的大汉,正吆喝着追赶着什么。只见为首的那位大汉,手提着一根胳膊粗的棍子,时不时暴跳如雷的大喝着。
  他们跑起来,就像一个个坦克一样,冲过去时,尘土飞扬。
  炎布大吼着,“小崽子,你给我站住!”
  “做梦!”杜木想也不想的回道。就你们这副胳膊上能跑马的样子,谁停谁是傻子。
  她可不想再被挂在树上抽。
  炎布气的跑的更快了。
  “小崽子,我看你这次往哪跑?”炎布狞笑着走过来。
  原来,不自觉间,杜木已经跑到了白河边上,再往前,便得跳河了。
  杜木不由暗叫不好,这群狡诈的家伙,竟然把狩猎时的习惯带进来了,把她往河边逼。
  “你别过来,我不是故意的!”杜木只得服软,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道。
  “做梦!”炎布咬牙切齿的回敬道。
  他这一次一定要把这个小崽子挂在树上抽。只要想想,炎布现在就觉得自己腚痛。
  杜木更慌了。
  她要是原来的那个无法无天的,皮实耐草的土著崽子也就罢了。
  她一现代人,哪能接受被人扒了裤子,吊在树上抽腚。
  还能不能让人有点自尊!
  关键是,这里好像不兴男女大防的。无轮男女,在这些大汉大婶眼里,都是皮实耐抽的崽子,随便抡。
  她第一次觉得,其实男女还是有点区别好。
  杜木慌了,“大人不能欺负小孩!”她现在的身体,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宝宝啊!
  炎布终于压抑不住怒火,怒吼道,“对于熊崽子不需要讲这一套。”说完就轰隆轰隆的冲过来。
  “救命啊!”杜木吓得嗷嗷大叫。
  谁知,脚底一滑……
  “救命啊啊啊!”尖利的惊叫声响彻白河之畔。
  炎布眼睛一睁,原地一踏,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直接弹过来。
  抓住杜木……
  两人皆松了一口气。
  谁知……兽皮撕裂的声音突兀的传来……
  于是……“我干……”杜木满脸惊骇,话还没说完,声音便被水声淹没。
  原来,炎布的手劲太大,杜木那本来质量就不怎么样的野兽皮衣,被直接捏坏了。
  关键的地方被捏断了……
  当然,本来就快坏了也是一个原因。
  杜木抱着一股极度悲惨的心情,坠入汹涌的白河之中。
  “我……”炎布愣了一下,迅速跳进河里。
  但这时哪还有杜木的身影。其他人也迅速跃入水中。
  许久,夕阳下,爬上来的炎布一屁股墩子坐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
  他一身撕裂的血口,似乎是被什么齿牙尖利的东西咬的。身后的人也是如此。
  “完咧!”炎布直勾勾的盯着地,喃喃道。
  “杜家老爹一定会打死我的!”说着眼眶红了。
  背后的几个汉子情绪也很低落,他们与炎布是一个狩猎队里的。
  此时,他们哪知道该怎么办。
  杜家崽子熊是熊了点,但是首领要是知道,他们因为这点小仇害了小崽子的性命,一定会打死他们的。
  杜家老爹一定会拼命的。
  许久,几人才踩着影子,垂着脸灰心丧气的回了部落。
  ……
  而此时,我们的杜木……正捂着腰,一瘸一拐的走在河岸上。
  边上便是汹涌的白河。河浪极大,河心处的波浪足有几米高。
  站在白河边上,远远的竟望不到对岸。
  曾经,刚来到这里的杜木,也曾为此感慨。
  但自从她看见马那么大的蜘蛛,比前世山峰还高的参天古木,牛一样大小的家狗……
  她就再也没感慨过了。
  反正麻木了。
  杜木揉着腰,一瘸一拐的走在河滩上。越走越远,避开飞溅的波浪。
  “哎呦,我九二年份的老腰呀!”杜木揉着腰,疼得龇牙咧嘴。
  刚刚在河里,也不知道撞到什么了。疼得厉害。她这牛圈的土著体质,竟也耐不住。
  要知道,原主可是干过,一天被抽八顿,第二天完好无损继续皮的。
  算来,能在不会游泳的情况下,活着从河里出来,也是运气极好了。
  有点后遗症算什么,以现在的体质,明天估计能好。
  杜木从河滩上,捡起一根看起来蛮结实的树枝,撑着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说起炎布,也是她自己作。
  炎布几人进山里打牙祭,她死活要跟去。结果她一个不小心,触动族里长辈布置的陷阱,放跑了大牙不说,还在手忙脚乱之中,害的炎布被其中一个陷阱……夹了腚……
  于是就上演了刚刚那一幕……
  想想杜木就觉得牙疼,啧啧,远古人的体质就是好,这都能提着腕粗的棍子,跟着她后头撵。
  边撵还边蹦,活蹦乱跳的。
  夕阳下,杜木拄着棍子的身影渐行渐远。她的影子,被拖的很长。
  ……
  “巫,我捡的那个崽子醒了!”一个粗犷的大汉,睁着铜铃大的眼睛,报告到。
  他的面前,是一个瘦弱的老人。这是一个女性,她的身子佝偻着,满脸褶子,似乎非常苍老。但她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纯净又透彻,仿佛有着经世的智慧。
  只是,那双眼仅仅睁开了一下,便又眯了下来。又变成了老眼昏花,风烛残年的老者模样。
  那个汉子对此毫不在意,继续道,“巫!巫!巫……”
  “别喊了!我听得见。”那老人不耐烦的说道。
  “那我要怎么办?要不要把她扔出去?”那汉子毫不在意,继续问道。
  “崽子而已。留下吧!”那老人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汉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转身便出去了。
  那老人暗自摇了摇头,小犀真是实心眼,做首领真的没问题吗?
  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场景,一人在屋里长吁短叹起来。
  ……
  此时,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杜木。正抱着一个脸大的海碗,狼吞虎咽着。
  “你吃慢点!”一个苗条匀称的少女,正一脸鄙视的看着她。
  杜木抽空打了个隔,继续把脸埋进去。
  此时,一个高大敦实的汉子走了进来。那少女登时转过脸,“老爹,巫留不留她?”
  那汉子点了点头,“巫说留!”
  那少女哼了一声,“算你运气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白河部落的人了,听见了没?”
  “不然就把你赶出去,看你能不能在外面的凶兽嘴里活下来!”
  那少女喋喋不休的说道。
  “你有没有听见?”
  “就知道吃!”那少女没得到回应,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拄着下巴瞪着她,等她吃完。
  杜木摸了摸肚子,发出了满意的叹息。这时才注意到眼前的少女。
  她有着一头利落的乌黑短发,一身兽皮衣,麦色的皮肤,此时正一脸好奇却又骄傲的看着她。
  杜木摸了摸肚子,憨厚的笑了笑,“我叫杜木!”
  那少女本想矜持一下,鄙视鄙视她,但实在耐不住好奇心,“杜?杜部落?好奇怪的名字。”
  杜木沉吟了一下,“不是杜部落,我来自赤炎部落。”
  那少女一脸茫然,“哦,我叫白谷。我们是白河部落的!”
  杜木笑得很温和,一派无害模样,听到这,她笑呵呵的称赞道,“……白骨,好名字。”。
  “那是,这是阿爹给我起的,据说是古籍里的一种高档食物。”白谷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
  此时,一边站着的汉子终于开口了,“我叫白犀,这里是白河部落。方圆数千里,我们是最大的部落。”一脸自豪,语气不乏骄傲。
  这是一个高大威猛,满身肌肉的汉子,跟赤炎部落的那群莽汉一样,一身凶悍的气息。胳膊上肌肉都快打结了。
  这些日子,杜木可没少看到这种,对此早已无视。
  杜木顿时回道,“不巧,我们赤炎部落也据说是周围最大的部落。”
  白犀双目一瞪,登时一份仿佛凶兽般的气息扑压而来,“什么部落?我怎么没听过?”
  杜木瞅了他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她自己对部落也不了解,要真让她说个三五二来,她还真说不出来。其实,她自己对这个世界都不了解。
  她才来到这里不过一个月多而已。要不是有着遗留记忆……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于熊孩子,部落的大人是从来不惯的,熊崽子就该抽。
  一般,每一代的最强者,会成为部落是大头领,之后会继任首领。
  每个狩猎大队的头头,叫小头领,其他部落称为猎首。
 
 
第2章 杜木
  于是杜木顿时收敛了,呐呐的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白犀想了想,“我没听过你说的部落,你要不要加入我们部落?”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尤其对于幼崽来说。外面随便一个生物,就能轻易的碾死没有大人看护的幼崽。
  白河部落很警惕也很排外。若不是巫同意,即使是杜木这样的幼崽,也不给加入部落。
  若是杜木不同意加入,部落就不会给她住……更别提给她食物,养她长大了。
  在赤卢,食物从来是珍贵的东西,容不得肆意挥霍。这对于地处偏僻的白河部落更是如此。
  一个还未成年的崽子,根本无法在这里活下去。外面随随便便一个野兽,就能要了她的命。更别提凶兽,以及其他更难缠的生物了。
  杜木表现的非常像一个小崽子,适逢大变,不知所措。“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满眼茫然的模样。
  白犀理解的点了点头,“你跟我去见巫吧。”
  ……
  “轰轰轰……”
  普通的小木门,被白犀拍的轰轰作响。门边还有木渣子往下掉。
  杜木眼角抽了抽。
  里面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进来!”
  这是一个普通的木屋,木屋有着一种独特味道,似是药草混合的味道。
  巫恼怒的看了一眼白犀,懒得和他计较。“什么事?”
  白犀接受到巫的眼神,呐呐的把原委说了出来。
  “赤炎?”巫喃喃自语。
  她猛然站了起来,佝偻的身影矫洁了起来。满屋子转悠,不一会儿,一大堆皮质纸张被她从各处翻了出来。
  巫边念叨‘赤炎’,边翻找着。
  “找到了。赤炎部落!”巫猛然出声,语气惊喜。
  “你是河对面的人!”
  老人猛然转身,眼神犀利的看着杜木。哪有刚刚那副半只脚踩进棺材里的老朽模样。
  杜木茫然的看着她。
  巫也发现自己失态了,这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于是柔声道,“你便安心留下来吧!”
  又面向白犀,“这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不可委屈了她!”
  白犀乖乖的点了点头,拎着杜木就往外走。
  巫又有点牙疼。相比先祖记载的河对面部落,这继承人才是大问题,这孩子太实诚了。
  临出门前,巫又道,“叫你爹过来。”
  白犀乖乖的点了点头。
  ……
  三天之后。
  杜木也算在白河部落安家落户了。因为还小,所以并没有单独出来住,而是被安排与白谷一起住。
  “什么?你想过河?”
  “你知不知道河里有多危险?尖牙鱼、剧毒的河蟾、水巨蛇、体长数十米的大鱼,还有各种路过的海兽。”
  白河很大很大,大到白河部落千百年都只能被隔在这一面,遥望着先祖曾经所居之地。他们远离文明。
  无数想要回去的先祖,被这白河挡住,用生命和鲜血,描绘着白河的可怖。
  每到夏季和冬季,白河就会出现大规模的异动。强横而可怖的气息时不时的路过,大量的凶残河兽成群结队的路过。
  其中不乏水陆两栖的生物。
  好在,它们似乎有既定的目的地,没有上岸落脚的兴趣。
  即使是这样,部落里的大人们,都会在河岸上严阵以待,这样的日子要很久。
  而后河流变的平缓,人们才会放松下来,继续为下一季存储食物。
  不仅白河部落如此,杜木记忆中的赤炎部落也是如此,每到那两季,都严阵以待。只不过赤炎部落不像白河部落这样,远离人烟,以至于处境要艰难的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