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日呼的坑兄之旅【完结】─作者:蓝珑琼

时间:2021-01-10 19:49:26  作者:蓝珑琼

   

 
 
文案:
《无敌的一哥是怎样炼成的》
【有了金手指,还是无法改变悲催命运的一哥,跟在哥吹路上一去不返的日呼,和谐友爱的兄弟情!】
*
成为灵界使者的日呼同志,决定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理想:向全世界证明,世上最强的剑士,就是我兄长大人!实现这个梦想的第一步,就从干翻所有强者开始吧!还有,兄长大人不要伤心,谁让你难过,我就让他全家不好过!
从小被坑到大,哪怕死了还是被坑的月呼一哥,就,很绝望。
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又……让我丢脸了啊,还丢到其他世界!住手,快住手啊啊啊!!!
*
#前置预警#
*
1. 《BOSS月刊少女化》的兄弟篇,内容无关联,人设相同。
2. 一哥视角为主,我开这篇文就是为了迫害一哥。
3. 白月光宰捞不回来,死了的宰才是好宰。
4. 全部只引用人物,原创剧情,没看过原著也能看懂。
 
 
搜索关键字:主角:日呼,月呼 ┃ 配角:扭扭捏捏的一哥,无敌的日呼,月光黑泥宰,咒术天花板5T5,屑老板真的很惨 ┃ 其它:搞文学文豪们,脑洞王者忍者们,鬼灭众柱,鬼杀队的猫头鹰,一二三哥,日柱,战国兄弟情,咒术,行走的O神小学生,辣个漂亮的团扇
一句话简介:无敌的一哥是怎样炼成的!
立意:悲伤哪怕不会随时间瓦解,爱也能战胜一切! 
 
 
第1章 他的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  高能预警:白月光开局杀。
  *
  前几章有些艰涩,是想从一哥视角体味那种苦涩与伤痛。后面缘一登场会放飞起来(不素!)
  *
  最后还是决定全文统一那么一下人称,毕竟一哥是我老婆当然要宠着他。ε=(-o-*)唉
  *
  【其他同系列兄弟姐妹文包括:《Boss月刊少女化》《童磨大人在线等》《幸来与‘女’磨磨头[鬼灭]》欢迎欣赏】
  有关命运,一直是一个哲学的话题。
  如果知道了未来,是否能改变?如果饰演同样的角色,让不同性格的人投入其中,是否产生变量?一个人的一生,对于历史的洪流来说,是区区一块落入海洋连浪花都无法掀起,无可奈何的小石子,还是能让世界未来改变的蝴蝶羽翼?
  ……对这个命题,他其实有自己的看法。
  这源自于他的国文老师,太宰治。
  太宰老师很喜欢这种‘可能性’的想象,与其说他是在教国文,其实更像是在教哲学。
  “也有这种可能,成为文学家的太宰治,成为黑手党的太宰治,成为华族的太宰治,成为侦探的太宰治,还有像我这样,成为国文老师的太宰治。”
  有着柔软褐色头发,与赤褐色眼睛的老师对学生这样说道。
  “不是赤褐,是鸢哦,yuan,老鹰的一种,它羽翼的颜色,就是这样的呢。”
  仿若读心一般了解到自己学生内心之中的描述,凑到他面前的老师这样注解。
  当老师用双眼凝视着你,面带笑容的轻声这样说时,哪怕明知只是他习惯性的虚伪,还是不免失神片刻,陷入他其实重视你,爱护你,双眼只看着你一个人的假象。
  “就像是,说不定也有成为武士的岩胜,成为将军的岩胜,成为哲学家的岩胜,成为食人鬼的岩胜,还有成为我学生岩胜。有种种的可能性呢,岩胜君。那样的世界,或许就存在于我们的隔壁。”
  ……现在想来,老师的话简直犹如预言,或者诅咒一般。但那时候倾听者却毫无警醒,将他的话全部当做举例的一部分。
  很快,太宰老师一个旋身,如跳舞一般回到讲台上。能把别人做来滑稽可笑的动作,完成的如舞步一般优美,也唯有他这样的男人了。
  “所以说,我只是举一个例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可能性,但是其本质,最根源的东西并未改变。正因为本质并未变动,整体的历史流向也不会改变。只要是同一个人,哪怕拿着剧本,尝试个十次,二十次,三十次……成百次上千次,都可能难以改变注定的结果。”
  一如既往的悲观主义,只是这一回,太宰老师转头在黑板上画出了很多线条,仿佛无秩序的凌乱线条,却构成一个巨大的杯子——不,如同什么塌陷了一般的奇妙形状。
  “用庞大的数据来冲刷,终究有一个说不定会命中吧?从偶然命中的那一个来看,说不定就是脱离了必然结局的‘变量’。”
  ……之后他又说了很多,没人能记得住,全部都是没营养的废话。
  或许是国文老师的缘故,太宰老师太喜欢用修饰词。听他说话很累,往往要把那些夸张的修饰与大段无意义的形容全摘掉,才能抓住其中真正要表达的意思。
  然而很久以后,你又会发现,那些被你当做无用修饰摘掉的部分,竟然隐藏着犹如预言一般的重大信息。仿佛你都能看到他活灵活现在你眼前,一脸戏谑的说,看啊,我都早告诉你了。
  ……扯远了。总之太宰老师告诉自己的学生,过去跟未来,其实是早已注定的。因为输入‘世界’这一数据的所有变量,并非真正的变量,其核心本质全都没变。那么这些变量会发生的变动,其实也都是有固定轨迹,互相碰撞之下所形成的轨迹最终也是固定的。
  只不过,偶尔,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极为可怕的渺小的几率,因那些变量并未固定的因素,偶然的偶然,也会有不同轨迹发生。
  ……只不过,哪怕如此,整体的历史的洪流都是不变的。
  他管这个叫,‘历史的必然性与弹性’。
  就好比将皮筋的一端跟另一端分开,皮筋的两端是固定的,这就是必然性。将皮筋随意拉扯,意味着从一端达到另一端有很多不同可能性,这就是弹性。固定,是因为我们的本质不变;弹性,是因为我们本质之外如外在环境的变量引起的变化。
  除非将皮筋扯断,否则初始跟终点始终一成不变。
  ……非常,太宰治式的悲观主义。
  哪怕皮筋换成了绳索,两端也是固定的。因为由其他人形成的,很多微小水滴所汇合而成的庞大的洪流是不变的。所以投入其中的一小滴,无论是水还是油,无论本质是否改变,也是会随着洪流而动,无法改变洪流的朝向。
  “好比有人认为,哪怕暗杀了希特勒,还是会发生战争,因为在那个时间,那个节点,哪怕没有他,也会有另一个人带领他们的国家走上那一步。在那个时间点,必然还是会有战争爆发。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调和,又不是动漫的世界。”
  太宰老师的观点一如既往的悲观,他不认可英雄,也不相信个人能改变历史。或者按照他的话,哪怕真的有那样的事,也是亿万分之一的概率,这样的好事不会发生在他,或者诸如他学生这样的普通人身上。
  “就好像哪怕吉田松阳不是普通人而是非常强大的非人类存在,他也会注定为了保护学生在那个时间点被杀害。嘛,虽然是银魂里的情节,但你们懂这个意思。”
  ……哪有用漫画当例子的。
  不过,他的学生终于明白了他想表述的想法。
  或许世界真的有蝴蝶的翅膀这一说,一个小的改变,能影响整个世界未来的进程。但很遗憾,大部分的时候,大部分的事,都如太宰老师所说,起始跟终点是固定的。
  就好像……
  ……岩胜自己,跟他的弟弟,继国缘一。
  继国岩胜的家是传统的武士家族。后来武士没落,转为靠教授他人剑道维持生计。后来获胜了几次全国比赛,哪怕只有个几次,也声名显赫起来。明明算不上多富有,却已经又拿回了武士时期的架子,想办法把他们兄弟塞入了这所历史悠久修炼剑士的‘鬼灭学院’。
  这里虽然有文化课,但其实以剑道为主。在和平时期训练成批这样的学生,按理讲有豢养私兵的嫌疑,但据说这里的校长跟上面关系很好,毕业的学生之中很多被国家机构、军队、特务机关等挑选走,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岩胜的父亲,当然是看不上这些的。
  继国家的家主将岩胜与缘一派遣进来,也不是为了让他们上学这么简单的事。他多半是希望两人能在学校中,跟同学建立友好关系,跟这些未来的‘国家栋梁’建立关系网。
  现在的年头,武力至上早已是被淘汰的概念,人人都是靠关系,哪里都一样。双胞胎被送入学校,就是为了这一目的。说不好听话,这里就连授课的老师背后都有非常可怕的关系网。混个脸熟总是没错。
  一开始,继国岩胜不太喜欢这个学校。但是后来,他发现这里的老师很不错,还算有深度。之后……发生了一些事,他又不再喜欢这所学校。
  “兄长大人!”
  一下课,就能看到他那兄弟,用与他相同,却毫无阴郁,如阳光照射万物一般的笑容朝他挥手。
  岩胜却不由沉下了脸。
  其实只是探究这里的关系网,派他一个就够了。父亲大人却让缘一与他一起。
  “比起缘一,你的武力值还略显不足,岩胜。可惜他与你不同,不善言辞又不经常与人沟通,不然这个任务光派他就可以。我不得不让你们一起,就是为了让他补足你武力上的不足。不要浪费掉你弟弟的心血,你一定要获得成果。”
  其实岩胜明明知道,父亲大人不是在嫌弃他,父亲大人就是习惯这样,当着他的面夸奖缘一,当着缘一的面夸奖他。父亲大人就是不会说话,如果把同样的话换一种说法,譬如我让你们一起是因为你们兄弟互补,那样要好上许多。他明明知道父亲大人可能并非有意,事实也并非父亲大人所说的一样。
  但是现在,看着朝他走来,眉眼间都是快乐的他的弟弟,以及本来走在缘一身旁,因看到了他有些退缩停留在原处的几名同学,一种怨愤与委屈还是让他喉咙紧绷。
  ——根本不需要我,你将他一个派来就好了啊!他不是跟那些人关系很好,如鱼得水吗?反倒是我截至到现在,也只有老师们记得住我的名字,其他人都叫我‘啊,那个继国缘一的哥哥’,这样的称号,简直让人感到羞于承认。
  “兄长大人,我——”
  “老师叫我有事,放学你跟你的朋友一起走就好。还有,多大的人了,不要每次都来班上找我,以后放学你也自己回去。”
  与岩胜所想不同,缘一没有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还以为,他给缘一充足的理由自由行动,能跟朋友一起去玩,缘一应该开心才对。
  他的弟弟露出一副如同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他。
  如果换一张脸,哪怕是太宰老师那张脸,这样的表情他或许都会感到内心惭愧,悔不当初。
  可那偏偏是一张跟他一样的脸。
  ——好恶心。
  这是他的唯一感想。
  他不想看到这张脸,这样的表情,太恶心了。
  双胞胎就是这点不好,容易把同样的面孔当做自己的镜像,进而映射到自己的身上。这样的代入感,难以让人生出同情与怜悯。就好比你看着一个极端OOC版本的你自己,做出你完全不可能做的表情跟动作,你绝对不会认为他可怜,只想早早换台,换一张舒心的脸看一看。
  “岩胜君,快点,快点,我等你半天啦!”
  岩胜转头看向他们的新老师齐木空助,老师笑嘻嘻冲岩胜摆着手,示意他快点去帮忙。
  于是他头也不回的走向老师。
  *
  这,就是继国岩胜来到这个世界前的前置记忆了。
  他不清楚,是齐木老师的实验让他来到这里,还是说,他本就是从未来去往过去,与历史流向逆行的灵魂,在这个时代想起了‘前世’关于未来的记忆。又或者,是齐木老师通过实验,将未来的他的记忆复制到过去的某个他,也就是现在的这个人的脑海之中。
  ……现在想起来,完全没有问齐木老师实验成功率就同意参与,自己也太过大意了。
  总之,现在的他,这个身体,这个灵魂,是战国时代的继国家的继承人之一,继国岩胜。
  是的,之一,这个继国岩胜,一直以为自己是独子,直到有人偷偷告诉他,他还有一个叫缘一的兄弟。
  后续发展就是常见的漫画桥段,两个小孩私自相会,一起玩耍觉得很开心。之后缘一展现了他的武术天赋,把岩胜的武术师傅一剑放倒。继国家的家主立即改变了主意,他想让缘一继承家族,让岩胜出家做和尚。
  觉得不忿吗?
  并没有。他甚至理解继国家的家主。战国时代是怎样残酷,大家都知道。武力被当做第一衡量标准,就是因为在残酷的战争之中,唯有强者才能活下来,保存家族势力跟血统。在明知道两个孩子相貌相同,却一个远远强大超过另一个的时候,作为父亲,他能怎么选?
  这就跟两个人同时溺水,一个人身体强壮一个人身体脆弱,医疗人员先抢救哪个?
  “情理上应该是选脆弱,但实际上,却应该选强壮的一人。”
  若是太宰老师,恐怕会这样回答。
  因为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同样有限的时间,抢救脆弱的一个,很可能最终两个都会死掉。脆弱的那个生命力太弱,抢救了也会死,而本能活下去的另一个未得到营救也跟着死了。相反抢救强壮那个,最起码能保证至少有一个存活。这是极为现实的生存概率。
  继国家的家主是正确的,他必须选择更强大的一个成为家主。将另一个孩子送去出家也是正确的,因为两个孩子长得太像了,几乎注定会起萧墙之祸,那倒不如一开始就分开,送一个去寺里还能保证血统,万一死了一个还有另一备份。
  ……道理他全部都明白。
  但他依然觉得悲哀。为他自己。
  获取了有关‘未来’的记忆,只是让自己作为被舍弃者的愤怒跟不甘略微平和而已,并没有抹除掉他身为人的自尊,与身不由己被舍弃的屈辱。
  而比起那些,有其他的事占据了他的脑海。
  岩胜想起了,那一天他去交国文作业,发现太宰老师不在办公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