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总有巨佬想让我告白【完结】──点点枫火

时间:2021-01-10 03:53:09  作者:点点枫火

 

  陆栖是天界的月老。但刚刚上任,手里的红线就没了。
  当月老当成他这样也没谁了,别人渡劫关他什么事啊,为啥还把自己吃饭的家伙给掳走了。
  于是为了把东西拿回来,陆栖只好苦哈哈地下界了。
  但是,等等?这人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被吸收的红线只有等对方动心的时候才会出现,可是那巨佬历劫的身份,都拥有天煞孤命的命,而且还心狠手辣无欲无求。
  陆栖:“……”
  可能我才是历劫的那个人吧。
  作者有话说:貌美颜控月老受 X 深情隐忍巨佬攻
  1.月老是一个职位。
  2.每个世界攻受都长一个样,且都有记忆,但是攻都假装自己失忆了。
  3.甜文,祝看文愉快么么哒~
 
 
第1章 
  忘川中河水流潺潺,水面上云烟氤氲。河边两畔上,彼岸花丛生。没有月色的黄泉中,除了花瓣映着的红色其余地方都是望不见边际的虚空和黑暗。
  一道穿着月白色长袍的身影立在赤色的花丛中,五官端丽甚至可以称得上漂亮的青年双眉紧蹙着,似乎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此处。
  尚未捋清现状,本来就云烟缭绕的昏暗地界忽然渐渐出现了亮光,漂亮青年抬头望去。
  冥界是没有天日的,但此时层层乌云中居然慢慢散开,而后一轮明月赫然出现在空中。月色倾泻而下,本来阴凉之地也被温柔的光笼罩起来。
  但被吸引注意力的不是这诡异的月光,而是一阵清脆铃声,以及那边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高大身影——他双手背在身后,穿着金边黑色华贵长袍,脸上还着青面獠牙的面具,以及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喘不过气的恐怖气息。
  这里是黄泉,黄泉中恶鬼横生,尤其是忘川河畔的彼岸花下均是无法转世的亡魂。而传说中冥界有一位尊者便栖息于此。
  青年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但照在脸上的月光忽然被遮住,他瞳孔紧缩,抬头怔怔地望向不知道又是何时出现的庞然大物。
  庞然大物就站在方才那高大身影一侧,它身上毛发有些旺盛,长着嘴巴露出利齿。似乎是看到了出现在花海中的月色青年,于是被长毛遮住的腿就朝着这边迈过来。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青年根本来不及反应,双脚也重得无法挪动。
  “师尊。”低沉还带着沙哑的声音传入耳畔,青年身体一僵,仿佛那两个字带上蛊惑,摄人心魂。
  “嗷呜~”庞然大物一边压过来,嘴边还发着低低的吼声。
  吼声里带着撒娇的意思,但青年只感觉到恐怖,他怔怔地看着它朝自己压过来,只要两眼一黑、意识全无。
  ……
  “嘶。”陆栖猛然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片绣着花纹的帷帐。
  还好,只是做梦。陆栖心里松了口气,他刚想下来稍微挪动一下,但双脚似乎被神明重物压到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刚刚的梦境再一次从脑海中出现,这他不会真的到了黄泉吧?但陆栖记得自己已经穿过结界来到了下界,而且周围并没有感应到瘆人气息啊。
  “叽~”一道软软的声音从脚下传来。
  陆栖后背有些发麻,他缓缓地往身下看去,只看到一团全身都是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慢慢爬上来。
  “醒了?”白团子停在陆栖的胸口停住,它原地甩了几下毛,然后才抬起头用着圆溜溜的豆豆眼看着他。
  “吓我一跳,原来是你。”陆栖顿时松了口气,脸上的神情也缓和起来,为了安慰还伸手把毛茸茸抱在怀里。
  “神君方才做了噩梦?”眼前的小精灵虽然外形可爱声音也是极为软糯,但性格意外地非常严肃。
  话音落下,陆栖就皱起双眉,他把毛茸茸举起来,然后细细打量着它:“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眼熟?”
  毛茸茸:“……”
  “我并非这个意思,方才我做的梦中见到了只与你相似的凶兽,当然还是容光你最讨人喜欢。”感觉到手里的小家伙不高兴,陆栖就赶紧解释。
  这毛茸茸叫做容光。下界前,天帝还是不放心让自家的小师弟一人出去,于是便照着陆栖的喜好找来那么个小精灵前来协助他。
  “吾以为神君连此行目的也忘了。”毛茸茸舔了舔毛。
  “那怎会忘记?临渊尊者历劫将我那红线掳去,我这不是要拿回来吗?”陆栖说了一遍。
  说起临渊尊者,陆栖手一顿,刚刚的梦中自己似乎还梦到他了,只是他带着鬼燎面具看不清模样。想到这里后背又开始发寒,好端端的自己居然会梦到如此阴森之事,实在是不详。
  但也真是,他不过在天界寻了个月老的差事,只想着每日给凡人或者神仙们牵牵线好打发日子,谁知还没有开始连上一段姻缘,反而将红线给搞丢了。
  身为月老可不能没有红线,于是他去星宿殿一问,简直了,原是冥界的临渊尊者正在历劫,谁知神力过于强大,手上的红线竟然也被吸走。
  最终的解决办法便是自己亲自下界找到尊者的转世,然后从他身上把红线给拿回来。
  现在应是下界的第一天,陆栖心情愉悦地看着周围,这房间倒是布置得雅致,就连被褥也是极为柔软,屋内的熏香也是清雅无比。
  “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尊者吧。”说着陆栖就要下床,“尊者是传说中的前辈,即便成为凡人那必然也是人中龙凤,只是不知道会是哪位。”
  “神君这会还搞不清楚状况吗?”毛茸茸伸出小爪子压住对方的手臂,“神君进入尊者转世的地方,自然也成为这里的人物,这会神君不是应好好想想您现在是谁,和转世的尊者是什么关系,您该如何找到尊者。”
  不愧是师兄亲自挑选的帮手,关键时刻果然靠谱。陆栖脸不红心不慌地摸摸毛茸茸的脑袋后,开始按照它的提示来感应他现在的身份以及这边的状况。
  过了片刻,屋内一片宁静。
  “神君?”毛茸茸用小爪子推着陆栖。
  陆栖表情还是严肃,身体也一动不动仿若进入冥想状态。
  “陆神君若是想不起来,我可讲与你听。”毛茸茸语气深长。
  “容光,这……”陆栖脸上终于有了情绪波动,但他紧皱着双眉,表情也是十分纠结。
  “不过是身份罢了,神君也可将这当成历劫。”毛茸茸安慰说。
  陆栖回想刚刚自己得到的记忆,他此刻名唤容舟,是大禹朝明亲王府中的幕僚,同时也是外戚前惠国侯府养大的细作,进入王府的最初目的就是打探情报,但不久前惠国侯府就因为造反而被诛灭九族。
  在刚刚的记忆里,他的细作身份已经暴露了。虽然待在王府多年,容舟没有传递过任何情报,但这明亲王不知道啊,所以这会王爷准备对自己发落了。
  当今的大禹朝中,最有威严的并不是圣上,而是前太子,也就是现在的明亲王林思渊。近百年来,皇室式微,虽然林思渊即便身体有疾,但作为唯一嫡子仍是被立为太子,但也因此外戚权势越发强大。终于几月前,惠国侯府意图谋反,将整个皇宫围得水泄不通,甚至也将先皇逼死。
  正当大家以为大禹即将改朝换代时,平日因残疾之身被众人看清的林思渊,居然一手把惠国侯的势力瓦解,从而将皇权归位。但举国震惊的事,林思渊并没有立即登基,反而将皇位让给皇室有才能的其余皇子而他自己却做了个闲散亲王,远离朝政。
  这便是陆栖担忧的地方。虽然他出生天界,并未经历过这些。但曾经下凡历劫的仙人们回来都说,他们凡人上位者一般都是生性多疑且易怒,身有残疾者更甚。
  虽然容舟留在林思渊身边的时候,曾多次舍身搭救得到了极大信任,但现在被发现自己其实就是害得他落下残疾的政敌养大的细作,后果可想而知。而且那个人还是林思渊,平日见着默默无闻,但实际上是运筹帷幄的君主啊。
  “你说林思渊不会就是临渊尊者的转世吧?”陆栖紧张地问,“身世显赫还手段高明,而且容光你听听,冥界临渊尊者和明亲王林思渊听起来是不是很像?”
  “不知,见了才懂。”毛茸茸语气平静。
  “我还听说那位尊者向来嗜血,性情残酷,说起来林思渊极有可能也是这般。”陆栖边说便下床走到一旁随意挑了件自己喜欢的衣袍穿上,而后走到一旁的水盆处看看自己现在长什么模样。
  他脑海的记忆并没有大家的相貌只是对这些事情稍有了解罢了。但相貌这点陆栖是不太担心的,能被前太子喜欢的人那外貌定是极为出众的……嗯?
  “容舟就是长陆神君这模样。”毛茸茸蹲在陆栖的肩膀上轻飘飘地说。
  水中虽然不如镜子那般清晰,但也能看出水面上那张脸极为艳丽出众。陆栖沉默了片刻,用自己的脸去和凡人周旋,多少都会觉得奇怪。
  “现在还可以改一下身份吗?”陆栖说。
  “自然不能。”
  “不然我们先离开这里,随后再乔传打扮以另一个身份接近林思渊。”陆栖诚心建议。
  毛茸茸:“……”
  感觉到对方的嫌弃眼神,陆栖深吸口气。
  “行吧。”
  穿戴整齐后,陆栖端正坐在外屋端正坐着看向门外,安静等着林思渊派来的人前来捉拿自己。
  “看在容舟是林思渊救命恩人的面子上,他应该不会下狠手,顶多就是用点手段折磨吧?”陆栖跟毛茸茸讨论,“万一我一会就被他处死了,本君这下界的意义有什么意思呢?”
  毛茸茸沉默了一会儿,它才开口:“神君不能感应到红线的气息吗?”
  陆栖摇摇头:“它只有在尊者姻缘出现后才会显现出来,但据我所知,林思渊因为身体有疾,所以至今还没有迎娶王妃,更是不会对任何女子交心,自然是没得姻缘。”
  说完陆栖忽然想起来,他敲打着拳头然后一脸惊喜地看向毛茸茸。
  “我记得有一人,林思渊是特殊对待的。”
  毛茸茸眨着豆豆眼,它猜测道:“容舟?神君要亲自出手吗?”
  “本君可不敢,那可是林思渊也是尊者,本君何德何能入得了尊者的眼?”陆栖连忙摇头,他打了一个寒颤,“我说的自然是这里的凡人。”
  “惠国侯府谋反理应满门抄斩,株连九族,但还有一人至今无事,那便是小侯爷。”
  毛茸茸有不好的预感,果然陆栖下一句就是——
  “林思渊成年尚未娶妻,极有可能是喜欢男子,不然他为何要千方百计留下小侯爷一命?”陆栖暗暗点头,“等会他们传我过去见林思渊,我便想办法为小侯爷求情,顺便和他说说容舟跟侯府之所以有牵连完全就是因为有小侯爷的存在!”
  毛茸茸:“……”
 
 
第2章 
  “容公子,这边请。”长长的廊道中几名穿着侍卫装的人将月色长袍的清冷青年围在中间,其中为首的中年男子恭敬地给青年带路。
  “嗯。”陆栖轻轻颔首,脸上不见一丝情绪波动。
  但实际上他一直在跟蹲在肩膀上的毛茸茸讨论关于怎么在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的前提下,怎么让林思渊和小侯爷喜结连理的事情。
  [本君的灵力已经封印,暂且无法与天界取得联系,不然容光你找找这边的土地神?若是本君真的生了意外,也好照应照应。]陆栖认真地提出方案。
  毛茸茸倒是不慌不忙,它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
  [这里是临渊尊者历劫的幻境,已经不是我们天界的管辖范围内。]
  陆栖暗暗叹了口气,这次的考验果然艰难。
  明亲王府环境极为幽静,除了府中的侍从和侍女们,几乎鲜有人来拜访。但确实如此,在容舟的记忆中,林思还是太子的时候,朝中大臣向来都去惠国侯府或者其余有能力的皇亲处,至于他这个身体有疾的皇储是不被重视的。
  而现在大家不来拜访的原因则是不敢,生怕会惹他不快。即便现在已有新皇登基,他们可不认为林思渊真像当初那么平庸。
  穿过长长廊道后,陆栖随着他们总算是到了林思渊所在的望月阁。
  方才来的路上,他试图用当初下界时天帝留给自己的一个神通,那便是可以随意知晓凡人们的想法。
  现在他的目标是林思渊,自然要知己知彼。但目前他只能从容舟的记忆中稍微知道些林思渊的事情,并不算十分了解,所以多从别人眼中稍微看看。然而这些侍卫们理智得很,一直都在认真走路,根本不想其余事情。
  又是在心中叹了口气,陆栖硬着头皮跟进去,顺便思考待会要怎么为自己解脱危机感。
  望月阁中装潢极为华丽,极其符合林思渊的身份。但此时的陆栖并无心欣赏,穿过前厅后便上到了二楼的观景台,入眼的就是一块极大的屏风。
  “殿下,容公子到了。”一道清脆的少年声从里面传来。
  [是他。]一直没开口的毛茸茸忽然开口,它爪子牢牢抓着陆栖的肩膀,圆溜溜的豆豆眼满是认真神色。
  见毛茸茸那么肯定,陆栖不动声色地打量从屏风里只能勉强看到的两道身影,站着的那个应当是刚刚说话的人,而旁边的自然就是传说中的林思渊了,只是他背对着坐着,完全看不清模样。
  “见过殿下。”陆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然后对着林思渊行礼。
  说完,他还用余光观察一起跟进来的侍卫们,他们恭敬对里面行礼后就主动离开观景楼。陆栖松了口气,他生怕这些侍卫就是要来抓自己进地牢或者处置自己的人。
  “容舟公子,请进来吧。”屏风中说话的人直接走了出来,和声音一样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脸上泛着笑意,看起来极为活泼。
  “有劳。”陆栖对着过来扶起自己的少年轻轻点头,表情还是有些淡漠。毕竟容舟性情向来冷淡,即便是在林思渊面前也是如此。
  同时来自少年的声音也传到脑海中——
  [太好了,容舟公子总算来了!这两日殿下心情便不太好,定是公子没来的缘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