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屠龙三部曲 第三部 Between Deaths险象环生【完结】──inameitlater

时间:2021-01-10 03:45:48  作者:inameitlater


Will在“Sounder of Three”的旅行之后,回到了坠崖的时刻并和Hannibal活了下来。
但是时间旅行改变了一切,Will和Hannibal不得不重新认识彼此。
Notes
inameitlater 太太的屠龙系列,前两部《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和《Sounders Of Three》均翻译完成可以站内搜索。
这是第三部,原文去年完成,本着不留遗憾的想法希望翻下来给更多人欣赏优秀的作品。第一次翻译,没有beta,虚心接受各种意见,当然最香不过原文,喜欢的话给原作者留下kudo吖
See the end of the work for more notes
A translation of Between Deaths by inameitlater


第1章
接《Sounders of Three》结尾,Will刚刚得知Hannibal也经历了时间旅行
事情接二连三发生,没时间好好休息,这一认知使Will深受打击。他伸出手,随之痛苦地意识到自己身上还带着伤,只能紧紧抓住Hannibal的胳膊。Hannibal随之停下说话。皱了皱眉,眯着眼睛看着Will。
他想把一切都告诉Hannibal,至少把关于自己的那部分说出来。但是他现在做不到。身受重伤使Will几乎无法言语。于是他伸手够了张纸,写着和Hannibal方才所说类似的字句,递了过去。Hannibal看的时候没露出什么表情,Will有些焦躁不安。但当他读完再次抬头的时候Will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
“你穿越了时空?”
Will点了点头。
"你... ..."Hannibal避开了Will的目光,紧紧地抓着字条,纸张发皱。 "你死亡之后有没有移动到另一个时间点?"
Will又点了点头。拉过Hannibal的手,字条上的力道随之放松。Will想问怎么了。
“我杀了你吗”
Will惊讶地眨了眨眼。
当然,他想,Hannibal当然杀死过他。
不过好在他现在不能出声。Hannibal叹了口气。从Will脸上已经读出了答案。
“我很抱歉”
听Hannibal说这话有点奇怪,他从未想过这人会道歉。
和我一起躺下,Will无声的比了个嘴型,无视这一动作牵扯的痛楚,再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这可是Hannibal,不应该觉得他很颓废,但是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起初,Hannibal没动。这使Will不得不拉住他的手,呼出微不可闻的"请",然后对方点点头,开始照做。
看着Hannibal支撑着身体从轮椅上起来再移到床上的场景很让人难受。Will为此感到十分内疚。他忍不住想帮忙,但又因太过虚弱只好作罢。Hannibal背上有伤得平躺着,Will不得不换成侧躺的姿势。 这张床对他们俩来说不够宽。 幸运的是他肩膀和脸颊的伤口在同一侧,这多少让他好受了些。
当他们最后总算躺好时,Hannibal已经气喘吁吁。 Will把手放在他的胸口,感受呼吸逐渐平稳。 Hannibal盯着天花板。 这么做是为了避免眼神接触,Will想。
他沮丧地抿了抿嘴。现在不能开口说话,Hannibal只能读他写的字条。但前提是对方得看着自己。 Will艰难地抬起手臂,透过衬衫捏了捏Hannibal左边的乳头。 Hannibal吓了一跳,视线总算转向他。Will得意地笑了,但这一动作引发了疼痛,他又很快畏缩起来。 脸颊上的伤口没愈合,不能做大幅度的面部活动。
“我之前从没想过你经历了和我一样的事”Hannibal解释道。Will点点头,用手指小范围的画圈,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告诉你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以免……我们之间产生混乱。”
我也是,Will不顾疼痛,用口型示意自己的想法。Hannibal笑了。
“我认为要想详细讨论各自的经历。还得等到你可以再次开口说话,”
Will蹙起了眉,即使那样很疼,又微微摇了摇头。他不想把这件事搁置。然而,他同样不知道该怎样和Hannibal沟通无阻。
最终,他只能点头表示同意。Hannibal温柔的抚过他的脸,又抚平了他的眉。Wil放松下来,感到疼痛有所减轻。
“你今后想和我在一起吗”Hannibal看着Will问道
“当然”Will微微一笑。又指了指他,挑起眉毛。
“是的,Will,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这样很好,Will想到。
他觉得应该继续推进他们的谈话,但身体着实有点筋疲力尽。
Will小心翼翼地把胳膊搭在Hannibal的胸前,再把他的头靠在对方的肩上。听着Hannibal的呼吸。感到心满意足。这意味着他还活着。Hannibal的身体在Will的触摸下逐渐变得愈发柔软和沉重。直到随后的某个时刻,他彻底睡着了。
Will打着瞌睡,直到听到开门的声音。视线越过Hannibal,看着Robert走进房间。对方先是看见他们的样子,笑了笑,但当目光转向轮椅时,微笑不见了,他叹了口气。Hannibal出乎意料的没有醒来,所以当Robert离开后,Will也没有试图把他唤醒。
Will思索了一会儿这次拜访。 为什么Robert走得这么快? 除了Chiyoh,Will认为Hannibal没有其他亲人了,她更像家庭中最小的孩子。 Will随即意识到他现在有机会深挖Hannibal的过去。他边这么想着,很快就睡着了。
Hannibal醒来时,他正紧紧地抱住他。他的肌肉有些抽筋,Will呻吟出声,他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正在愈合的脸颊不该乱动。
“你应该接受新的静脉注射,服用更多的抗生素和止痛药。” Hannibal温和地说道。如今就连额头上感受到的微弱吐息都让Will疼痛难忍“感染使你更加虚弱了。”
Hannibal从Will怀抱里抽身呼叫Robert,那人很快过来帮他坐上了轮椅。让Will有些恼怒的是两人再次用法语对话,但他实在太过虚弱没什么力气来抱怨这个。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左右,Will的记忆都模糊不清。Hannibal选择让他服用止痛药片而不是静脉注射药物,所以Will不得不就着水咽下去。他深呼吸,直到疼痛消失。之后,他们又为他注射了新的静脉点滴,还给了他一些小冰块。低温有助于缓解疼痛。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们会定期用过氧化氢溶液清洗你的口腔,”当Robert去洗手间的时候,Hannibal向他解释。门没关,Will能听见那人打开橱柜的声音。
“当止痛药开始起作用时,我们会带你去洗手间漱口,”Hannibal说着,仔细观察Will的表情。 Will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不要把脸上的肌肉移动太多。
“我还想拔掉导尿管”Hannibal补充说。Will忍不住畏缩了。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直到疼痛有所减轻,表情平和以免再次受伤。Will感到有点挫败,但还是点点头。他明白把导管拿出来不太好,但留在体内更不是长久之计。
他们取下了静脉注射器,但留下了插管。在Will示意止痛药起作用后,Robert把他扶进了浴室。 漱口水还可以,虽然尝起来怪怪的,但不算太坏。 吐出来才是最艰难的部分,第二次漱口时,他在Robert的帮助下,只是把头悬在水槽上,让水从嘴里自然流出。 这比直接吐出来少些疼痛。
当拔除导管时,Will没什么知觉。 那并不很疼,但他也着实不喜欢这样的体验。 在Hannibal查看他的身体状况时,感觉像是踏进了宁静的溪流。
“你现在可以回来了。”Will感受到他在抚摸自己的头发,意识逐渐回笼。发现Robert正好奇地看着他们。Will陷入沉睡前就想知道,Robert对他的疑问是否和自己对他的一样多。
“你能帮Will回到床上吗?”Hannibal头也不回地问他的叔叔。
“当然,”Robert表示同意。随即扶起Will,半抬着他进了卧室。
"Hannibal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当Will回到床上时,Robert带着一点法国口音小声说道。 "他走进自己的内心,旁人几乎无法与他取得联系。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Will不假思索地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慰。 Robert有些惊奇地扬起眉毛。Will想说可以理解他的感受。 走进Hannibal的内心的确很难,也不会轻易成功。 他朝Will笑了笑。像是Hannibal的笑容出现在了一张略微年长又温和一些的脸上。 Will认为喜欢Robert应该不会太难,毕竟,他喜欢这种微笑。
“你认为他愿意睡在你旁边吗?” Robert问道,眼睛扫过另一张床铺。 Will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点了点头。
“hummmm... ...”Robert想了一会说道,“那我大概需要Chiyoh的帮助, 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他离开后,Will想知道他到底多大。他看起来并不比Hannibal年长多少。他猜测他们可能相差15岁。Hannibal的父亲或母亲应该比他们的兄弟大一些。Will瞥了眼浴室的门。Hannibal把它关上了。Hannibal在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叔叔。这让他显得更有人情味。
Robert在Chiyoh的陪同下回到房间。Will和她眼神对上,她又很快移开了视线。他们一起把Hannibal的床搬到了Will的床旁边。正忙活的时候,Will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Hannibal滚着轮椅进来了,而当看着他们正在干嘛时,眉毛微微扬起。Robert随后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Chiyoh则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谢谢,”Hannibal在浴室门口说道。当Robert意识到Hannibal和Will正看着他时,便直起身子,有意识地尽量放慢呼吸。为了不向Hannibal示弱,Will想。他转过身来,带着一丝小小的希冀,微笑着望向Hannibal。Will想起了之前是他爱人的Hannibal和他们关于Hannibal叔叔教他画画的谈话。他教Hannibal是希望与他的外甥建立联系。至少有一段时间是出于这个目的。而如今他在了解Hannibal的为人,以及自己在帮助Hannibal做什么后,依然前来搭救,那他一定非常爱Hannibal。
“好吧,”Robert说着快速转过头去,像是怕被眼神抓住似的,“总比你们两个带着伤睡在一张小床上好点。”
他已经习惯了感情被拒绝,Will想。
Hannibal之后把轮椅推到床边,有些出乎意料的开口:“Robert叔叔,你能帮我上床吗?”
Will看到Chiyoh皱起了眉头。眼神锋利地看着两人。Will猜测她或许很困惑,因为Hannibal的举动和她预期不同。
旁观他们间的互动,并进一步解更多关于这三人间的关系十分有趣,但也很耗费精力。 当Robert帮助Hannibal躺下时,Will闭上了眼睛。 他本来打算等Robert和Chiyoh离开房间后再睁开,但因身体状况最终事与愿违。
当Will再次醒来时,身体各机能十分模糊。Hannibal不在。但是抗生素、止痛药和水被放在床边。Robert坐在扶手椅上照看着他。当止痛药开始起作用时,他帮Will去了洗手间。Will依靠自己上厕所十分吃力,洗手也很费劲。
“Hannibal说最好再漱一次口,”Robert隔着半开的浴室门出声。 Will叹了口气,靠在水槽上。 漱口水就在手边,所以他又漱了一遍。 动作依然很艰难,但至少后来嘴里不会感觉那么恶心了。 他本来想刷牙的,但是没有帮助做不到。 当他从浴室出来,Robert扶他回到了床上。 他让Will多喝水,并告诉他Hannibai正在和Chiyoh一起做伸展运动。同时 Will在入睡前尽可能多地喝了水。
之后的生活单调重复。 起床后,不管Hannibal在不在他身边; 先服用抗生素和止痛药; 然后在Robert或Chiyoh的帮助下去洗手间; 小便,每次都在变得更容易; 漱口,疼痛可忍受时轻轻刷牙; 以及更多的睡眠。 有时候Will会静脉注射,有时候则没有。 两次睡眠的间隔时间也在逐渐变长,几天之后,Hannibal给了他准备了一些肉汤。 里面没有需要咀嚼的东西,味道也很淡,但是咽下去还是很难。 Will吃了一半就停下来了。 他想要更多,但吞咽使他痛苦。
“没关系的,Will。”Hannibal安慰道。“你吃得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Will握紧双手,试图抑制住向Hannibal扔勺子的冲动。 从重伤和伤口感染中恢复过来需要时间,他知道这个道理。 当年Hannibal把他的肚子划开后进食也是痛苦至极。
“我们得再给你打一次静脉注射。”。Hannibal说,这些话让Will对自己的身体更加沮丧,他能感觉到泪水在眼眶里越积越多。Will用那只健康的胳膊捂住眼睛。 当然,Hannibal也明白他状态不佳。
“Will,受伤后变得虚弱并不羞耻。”
如果情况允许的话,Will想对这话嗤之以鼻。他当然他妈的知道这个道理。
“虽然你可能感觉不到,但你恢复得很好。”
当Hannibal说话时,Will神经有些紧张。 理智上,他知道Hannibal是对的。而在感情上,他想用结实的东西东西砸自己的脑袋,或者撞墙; 但他最终释然了。毕竟,Hannibal并没有让他失望。 Will把手从眼前移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们必须马上转移” Hannibal这么说道,Will看着他,自知还不能够离开。对方能从他脸上看出他的想法。
“我也希望能有一个更长的恢复期,”Hannibal说。“但我们坠崖的结局饱受公众质疑,很可能当局也有所怀疑。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分头离开这个国家。”
Will疯狂地摇着头。他不想和Hannibal分开。他伸手抓住Hannibal的手臂。想说点什么,但开口依然很难。他试图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Hannibal的表情有所软化。
“我也很想和你待在一起,”他告诉Will,拍了拍他的胳膊。“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认为有必要分组行动。你想听听具体的计划吗?”
Will一点也不想听。 他只想Hannibal改变计划,让他们继续在一起。但这不太可能。他最终屈服了,Will点点头表示愿闻其详。
第二天,准备工作开始了。Will坐在浴室的椅子上,Robert剃掉了他大部分头发。 由于他的伤势和体重下降无法隐藏,他们只能决定把他伪装成一个癌症患者。 Will盯着镜子,不得不承认看起来的确很像这么回事儿,尤其是他的头发剪断,外加部分颅骨还被剃掉过。
“Hannibal不会喜欢这个的,”Robert的话音带着几分狡黠,同时完成了对Will的改造。Will忍住笑意。 承认他说的没错。
“他一向喜欢卷发,就像……Bo”Robert突然不说话了,当Will抬头从镜子里看过去,那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苍白。
《春》(Botticelli)Will想。 正如Botticelli所描绘的那样,Robert想说的大概就是这句话,而Will也知道这话对他的痛苦所在。 在Hannibal的听证会上,他过去作为“恶魔”(Il Mostro)的行径即便没被证实,但也已经被公众所知。Freddie和Frederick均在书中提及。 Will想知道Robert是否读过这些报道,或者从新闻中获知一二。 他仔细观察年长者的表情。 他本想安慰他,或者问他一打的问题,但现在还不行,何况他还不能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Robert似乎冷静了下来,便把Will扶回床上。 Will将静脉注射器放回插管中,喝了更多的水,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打着瞌睡,听见Robert进出房间。 等他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又开了,Hannibal把轮椅推了进来。 Will半闭着眼睛看着Chiyoh扶Hannibal上床。当她离开的时候,Will睁开了眼睛。Hannibal看起来和Will一样疲惫不堪。 当他们的目光相遇时,Will抑制住嘴角即将成型的微笑。 Hannibal正看着他的头发,皱起了眉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