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屠龙三部曲 第一部 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昨夜屠龙【完结】──inameitlater

时间:2021-01-10 03:31:16  作者:inameitlater

 

  威尔记得坠落。
  他在杰克招募他的数月之前醒来。在初次与汉尼拔相遇的数月之前。
  从过去中解脱,他决定改变未来并且再次遇见汉尼拔。
  A translation of 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 by inameitlater
 
 
第1章 
  威尔醒来,伴随着坠落的记忆——汉尼拔的手臂庇护着他,冰冷海水的冲击……他尖叫着翻身坐起。黑暗围绕着他,但这黑暗有着熟悉的味道。威尔被汗水所浸透,坐在他的床上。
  狼陷,威尔意识到,他跌跌撞撞地翻下床。事情不对头。
  “汉尼拔?!”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或许汉尼拔把他们带到了狼陷。但是他不会的,不是吗?狼陷不安全。杰克会找到这里的,威尔困惑地想。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因为腹部的抽紧停下。月光下,他看到他的狗儿们蜷缩在房间各处。他的狗?但是它们应该跟莫莉在一起,而狼陷很久以前就售出了。
  威尔拨开电灯,环视房间。这里确实是狼陷,他的其中一只狗正在看着他。是巴斯特。他的目光扫过他的狗们然后意识到温斯顿不在这里。巴斯特站起来走到威尔跟前。威尔弯下腰抚摸着他,眉头皱起。巴斯特身上应该有一道从兰道尔·迪尔的袭击下留下的伤疤,但是威尔找不到它。
  “汉尼拔?”威尔再次问到,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中显露着恐惧。
  他跪到地板上,一只手抱起巴斯特,另一只手伸进它温暖的毛里。他不能呼吸,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巴斯塔呜咽了一声,威尔放开了它。
  恐慌发作,他想到,任凭自己跌倒在地。他无法呼吸,心跳加速并且肢体麻木。他颤抖,然后颤抖,在心中持续地呼唤着汉尼拔。
  威尔不知道他在地板上躺了多久,但那感觉上像是永恒那么长。狗狗们环绕在他周围,偶尔舔着他。
  某个时刻之后呼吸开始变得容易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和腿逐渐恢复了知觉。他仍然在颤抖,但是恐慌的情绪下降到了一个可以忍受的程度。伸手触摸巴斯特,它闻上去跟摸上去都很真实。
  他用另一只手触碰自己的腹部。T恤之下没有伤疤。他脱掉衣服,开始检查全身。从杰克那里得到的枪伤与在汉尼拔厨房里得到的割伤一样不在了。在他警察时期留下的刀伤还在,但没有红龙留给他的那些。他的脸颊是完整的,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他记得受到枪击,割伤和捅伤。他记得那场杀戮的盛宴,他记得汉尼拔还有那场坠落。
  或许他已经死了,这里是往世。或许这是他即将溺死之际的幻觉。如果这是一个幻觉,那它是自己有过的幻觉里最安静和最镇定的一个。他身在狼陷,在遇到汉尼拔、在明尼苏达伯劳鸟之前——温斯顿不在说明了这一点。
  威尔回头看向床头,表上显示现在将近早上五点。他站起来走向厨房,给狗喂食,把它们放出屋外。他站在门前,静静地看着它们在雪地上奔跑。然后他给自己弄了咖啡,开始找自己的包。它在门廊上,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在里面。他的老手机和笔记本 。它们看起来都很笨重,威尔花了一会来回想这部手机的PIN密码。屏幕上显示出日期,威尔困难地吞咽了一下。现在是距离坠崖七年半之前,距离杰克走进他的教室将他拉进疯狂之中九个月之前。圣诞节的两天之前。
  回忆笔记本电脑的密码更加困难,不过威尔失败了几次之后还是找到了正确的答案。笔记本开始启动,威尔拿着它回到床上坐下。床单仍然发潮,威尔无视了它。
  网络连接状况跟他记忆中一样糟糕,莫莉和他的家里的要好得多——不然沃尔特会闹脾气。他首先搜索了汉尼拔·莱克特,一些条目显示出来,不过只有社会新闻和出版信息。当他找到一张晚会上的照片,他久久地盯着屏幕不放。汉尼拔看起来年轻得多,而且气色非常好。
  搜索切萨比克开膛手出现的条目要多得多,最近一条是半年之前。弗瑞迪·劳兹写了一篇关于米里亚姆·拉斯的失踪与受伤的人的拓展文章。
  他继续搜索,先是莫莉和沃尔特然后是其他所有人。莫莉现在还没有寡居,奇尔顿已经掌管了BSHCI一段时间。梅森·维杰的父亲半年之前去世了,玛戈面无表情的身影出现在一些社会新闻上。阿拉娜发表了一篇关于创伤的文章。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真实,感觉起来那么真实,而距离他醒来已有数小时之久了。威尔的人生中有过很多严重的幻觉,但那些没有一个是如此的……平凡。没有噩梦般的雄鹿,没有温迪戈,没有龙也没有盖里特·雅克布·霍布斯,只有他的房子和他的狗。
  威尔的肚子提醒他距离他上次进食已有……嗯,要么是七年半,要么是很长一夜的时间。他笑了出声,有那么一点绝望的意味。据电子钟来看已经是午餐时间了,威尔检查了他的厨房,惊奇地发现它储备充足,然后记起圣诞节要临近了。他一定是为了不在节日期间出门采购了足够的物资。
  他给自己做了三明治但是吃完后还是很饿,于是他把一些冷掉的晚饭放进炉子里,去洗了澡刮了胡子。梳洗干净之后他坐下来一边吃一边思考自己现在的选择和可能性。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爆发一场精神崩溃。要么他做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长梦,要么他的意识不知怎么穿越时空到了七年半之前。
  要么他正在濒死之际,仍然在做梦。
  吃完之后,威尔洗掉了盘子。他需要搜集更多信息并且需要去见汉尼拔。他给狗狗们准备好食物和水,驾车离开。距离巴尔的摩有很长一段车程,他不得不两次停下来买咖啡。他的手在颤抖,不知道是由于咖啡,由于缺乏睡眠,或者由于(貌似的)这个现实。
  到达巴尔的摩已经是下午很晚,他在一家快餐店停车,买了又一杯咖啡并且借用了洗手间。回到车子里,威尔盯着他的手。这是一个坏主意。他刚刚把汉尼拔推下悬崖。他甚至都不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干。他是想杀死自己或者只是想杀死汉尼拔?
  杀死红龙曾经感觉如此之好,当威尔驶向去往汉尼拔家那条熟悉的路时想到。月光之下黑色的血于他而言不过才是一天之前发生的事情。汉尼拔有可能也记得那些,对吧?他们是一起坠落的。如果这是——虽然听上去难以置信——时间旅行的话,那么或许汉尼拔也记得那些。
  现在还不到晚上,但是房子一片黑暗。威尔盯着它看了一会然后回想起了汉尼拔过去的日程,现在是工作日,假期还没有开始。所以,如果他不在家那么他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
  威尔重新打火。
  他梦到了未来数年这个选项似乎不太可能,他开车的时候意识到。在杰克介绍他们之前他从未听说过汉尼拔。他甚至没有读过他关于社交排斥的文章,或是任何其他出版物。那么他的意识是怎么创造出他刚刚在网上见到的汉尼拔这个人物呢?或许他应该把他记得的关于未来的事情记下来,以便确定他的意识不是在愚弄他。如果他把一切付诸纸上,他就能确定自己是否经历过那些尚未发生之事。
  他开到办公室,那里的灯亮着,不过那些红白色相间的窗帘是落下的。威尔停进他通常用的那个车位,望向窗户。一股强烈的渴望感支配了他。他想走进去坐定,再次嗅闻那些书籍的气味,与汉尼拔交谈。他想听汉尼拔解释发生的这一切。当然,汉尼拔帮助他理清思绪的方式通常涉及到很多鲜血,刀子和死人,但是当前威尔并不在乎这个,并且……杀死红龙曾经是那么美丽。
  威尔闭上眼睛召唤回那些回忆。月光之下汉尼拔的身影疾如闪电,那些黑色的血泼洒在弗朗西斯周围。
  威尔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双手。它们不再颤抖,他觉得镇定下来。视界的角落里他看到有人在移动。某个汉尼拔的病人离开了汉尼拔的办公室,是那个在托拜斯·巴治的事件中死掉的那个男人。
  漫长的二十分钟之后汉尼拔出现了,穿着西装和一件敞开的大衣,系着围巾。他镇静地漫步向他的本特利,随后驾车离开。他看起来不像世界观刚刚翻天覆地的样子。威尔呼出了他屏住已久的那口气。
  我们昨夜一起杀死了一头龙。
  他用前额抵住方向盘。
  “你还记得我吗?”他问到,嗓音喑哑而粗砺。
  威尔在薄雾中掉头驶回狼陷。他把狗放出屋外,倒满它们的水碗之后试图入睡。这并不容易。他试图走入溪流之中,一个他过去用以平静心境的练习,但那并不管用。最终他找回杀死红龙的那段记忆。
  他梦到了坠落,以及汉尼拔环绕他的手臂。
  照看狗狗与维护房屋的老习惯占据了第二天的早晨,令人惊异的是这有多快令他感觉回到了家。这感觉让他不舒服,好像他背叛了与莫莉和沃尔特一起的生活。这很可笑,因为跟一个食人魔连环杀手一起逃亡显然是一个比搬回他的老房子更大的背叛。威尔想到此处笑了起来,然后被自己的笑声吓了一跳。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他都在准备新鲜的狗食,思绪在他的易地而处徘徊。他希望他能跟……什么人,谈一谈这件事,但是他不能,不是吗?威尔皱了皱眉,把剩下的准备好的狗食放进冰箱里,走到客厅坐进他的一把椅子上。他盯着房间里的另一把扶手椅看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将它挪动到自己对面。
  威尔再次坐定,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或许不止一点点疯狂,但是他要么精神不稳定到幻想出了未来数年的生活,要么他的意识穿越时间到了过去。因此相较之下,用他的想象力捏造出来一个人与之对话就没那么疯狂了。
  威尔闭上眼睛让钟摆划过。他想象那种气味,一种香料和昂贵古龙水的混合。他让自己想象某个人在扶手椅上坐下、交叉双腿的声音,当他睁开眼睛,汉尼拔就坐在他对面的扶手椅上。他的头发经过了在监禁中的剪短,不过他穿着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高领毛衣。威尔看向他的腹部,因为没有看到弹孔而松了一口气。
  “你想恢复你的治疗吗,威尔?”
  威尔不由自主地直起身,然后意识到他被自己创造的人物吓到了。汉尼拔的唇角微微弯曲。
  “不,”威尔回答道,“但是我想谈一谈。”
  汉尼拔靠向椅背,将手指在腿上相扣。“你想要谈些什么?”
  威尔感到自己微笑起来,放松了自己的肩膀。
  “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非同寻常的境地,”他说,“我觉得你或许能给我一些见解。”
  “在你将我们两个推下悬崖杀死之后?”汉尼拔无动于衷地问。
  “你看起来对此并不难过……而且——”威尔犹豫了,将视线放低。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又抬起头。
  “你任由我推下我们两个。你可以轻而易举地阻止我,但是你任由我推下我们然后你……”他再次犹豫,“你在我们下坠的时候护住我。”
  汉尼拔的脸没有显露任何情绪。
  “而且你不是真正的汉尼拔。你没有生气的理由。部分的我担心汉尼拔可能会生气。而你他妈的根本不记得我,或者关于我把我们推下悬崖的事,”威尔说到,他的声音最后变得越来越大。
  汉尼拔因他的措辞而皱眉。或许是因为那句脏字。
  “抱歉,”威尔呼了一口气说,看到汉尼拔的皱眉因此放松。
  “我知道你在紧张的时候会变得粗鲁,”汉尼拔说着向后靠回去,“但你没有必要因为我的观点而紧张。”
  威尔哼了一声。“我不用吗?我要么正在濒死幻觉,或者幻想出了接下来的七年半,或者穿越时间到了过去。而且我还弄不明白究竟是哪一个。”
  “结果如何会造成什么不同吗?”
  “不好意思?”威尔因汉尼拔镇定的提问而皱眉。
  “如果这是一个濒死幻觉,那你对此无能为力。如果你经历过的未来几年是一个幻觉,你马上就能发现,因为不管你的移情发展得有多高,世事会变幻。你无法预测全球性事件。如果你穿越了时间,那么你对此依旧无能为力。”
  威尔眨了眨眼睛,思考着这些话。“那么至少我可以证实或者否定第二项,”他得出结论,站起身走向书桌。
  “是的,”汉尼拔在他身后说。“当然如果你证实了它,那么你正处在一场重大精神危机之中。”
  威尔转过身为自己辩护,但是汉尼拔已经不在了。
  “我猜我现在不需要你了,”威尔喃喃道,但是无法抑制地感觉受到背弃。
  他慢慢走到汉尼拔的椅子前屈膝,将便条簿放在椅面上,看了看空白的纸张然后开始写。他一直写到半夜,记下了他记得的全球性事件,罪案新闻,科技发展和政治。
  之后他上床睡觉然后早早地被自己的狗吵醒了。照料过它们之后他拿过他的笔记。上面被各种各样的注释和年表搞得很混乱,当他回顾这些时他想起了一些新的细节。他花了一整天将所有的信息敲在电子表格上,添加上日期以便他能分类整理。这感觉上像是整理犯罪事件的时间线,威尔发现自己回想起了自己参与调查的时候。鉴于汉尼拔关于精神危机的话,这种练习让人感到安心。
  “圣诞快乐,”第二天早上威尔醒来的时候汉尼拔说。他正倚墙坐在威尔身旁。威尔睡意朦胧地眨眼看着他。
  “我没把你制造出来,”他哑着嗓子说。汉尼拔微不可见地笑了而威尔发现自己很难不去回应它。
  “不,你没有'把我制造出来',”汉尼拔确认道,向威尔靠近了一些,“但我们都知道你并不总是能控制你所见,不是吗?”
  威尔伸手试图触及汉尼拔的脸,但是阻止了自己,任手臂落下。他的眼睛没有离开汉尼拔的。
  “彼得莉亚,”他说着吞咽了一下。“她认为你爱着我。”
  “你认为呢?”汉尼拔问道。这让威尔记起这不是真的汉尼拔。
  他别开了视线。
  外面铺上了新雪,狗狗们会非常高兴。他能感觉到汉尼拔正在注视着他。
  “这没有关系,”他决定。他从床上起身,抓过搭在椅背上的裤子穿上。“不管现实是我们讨论的哪一种情况,我都不会再见到汉尼拔了,所以他的想法是什么无关紧要。”
  “唔……”
  他听见汉尼拔也站起身。他没有听见脚步声,但他知道汉尼拔走近了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