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君不知情起【完结】──人间处处寻清欢

时间:2021-01-10 03:13:24  作者:人间处处寻清欢

 

  宋止兮是一只鹰,可黎初偏要他成为自己的掌中雀。
  黎初(末)X宋止兮(行之)
  【快乐看文,请勿较真。
  微强制爱
  有囚禁,注意避雷
  不喜勿入,谢谢配合(。ò ∀ ó。)】
 
 
第1章 宋之之在线求看屁屁
  此时初雪,宫殿的琉璃瓦上已银装素裹,雩晓宫少有人来,空寂得很。
  没有人敢在这时去触皇帝的霉头。
  年轻的皇帝遣退了宫人,独自伫立绮窗前,静静地看着初雪飘落。
  他薄唇轻启,喊了陈福德。
  陈公公正在殿外静候,闻声赶忙踏进殿门,轻手轻脚走到皇帝身边。
  许久,皇帝才说话。
  “你说,他心里是否……”有我。
  皇帝张了张嘴,眼神落寞。
  陈公公算是看着皇帝长大,自然清楚聚积在他心中的郁团究竟是什么。他垂着脑袋,恭敬地说:“依奴才看,宋大人不会忘当年旧情。”
  皇帝冷笑一声,道:“他当然不会忘,否则怎会到现在都不肯见我?”
  “朕倒是希望他忘了……”皇帝阖了阖眼,将眼里的恨意和不甘都掩去。
  “摆驾锦华轩。”皇帝撂下一句话,拂袖而去。
  陈公公叹了口气,待会估计又要闹人命。
  等皇帝离去,他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窗外,愕然发现,从这儿看去,正巧能看见被浓密树叶遮住的锦华轩一角。
  ——
  “末末——”仅八岁的孩童抱着枝丫坐在树干岔口上,脑袋上扎着小丸子,绑了根鲜艳的红绸带,“接住啦!”
  比他还要小的六岁孩童绑着同样款式的蓝色绸带面无表情地站在树下,两只手臂伸直兜着布袋,要去接上面扔下来的果子。
  红绸带小孩扒着树叶,一把一把地连着树叶扯下果子。
  老树只能发出簌簌的声音,被迫将自己的果子交了出去。
  扑通扑通,不一会,蓝绸带小孩的布袋里满是新鲜的果子。
  “末末,掉出来啦!”树枝上扒着的小孩指着蓝绸带小孩脚边的果子喊道。
  下面的小孩一手抱住满满的果子,一边蹲下来捡果子。
  突然咚的一声,一颗果子从蓝绸带小孩头顶弹开。
  红绸带小孩看着从自己手心滑落的小果子砸到人家,正要道歉,蓝绸带小孩却捂着脑袋蹲了下来,一声不吭。
  红绸带小孩慌了,立刻从树上滑下来,三两步跑到蓝绸带小孩面前。
  “你你……没事吧?很痛吗?要不要找太医啊?”
  他蹲到不声不响的小孩面前,不知所措地拉他捂着脑袋的手。
  突然对方手就松开了,他还没来得及查看他脑袋上的包,自己的脑门就被弹了一下。
  他痛呼一声,揉揉自己的脑门。
  蓝绸带小孩一手抱着满袋的果子收回手,转身要走。
  红绸带小孩眼珠子咕噜一转,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啪的一下。
  果子撒了一地,蓝绸带小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叫你作弄我!”红绸带小孩叉着腰笑。
  可他久久不见对方怼他,且沉默地坐在地上许久不起来,脑袋低低垂着,像是被欺负惨了。
  红绸带小孩有些怕自己又被作弄,所以这回谨慎了些,离他有些远地蹲下来歪头看蓝绸带小孩。
  这一看不得了,红绸带小孩被对方默不作声的眼泪吓了一跳。
  “你哭做什么?漠北的小孩都不哭的,你好娇气。”红绸带小孩凑近他要帮他擦眼泪,被用力挥开。
  “我不娇气!”
  “好好好,不娇气,哥哥娇气行吧?你给哥哥看看哪里摔疼了?”
  “……你!无耻!”
  “做什么?不就是看个屁股?给哥哥看一眼怎么了?”
  “……走开!”
  ——
  如今的老树枯叶落了一地,重新被霜雪覆盖,不复从前绿意。
  年轻皇帝只用镂空雕花的金冠束着头发,一身简衣,只有鹅群壹零捌伍肆溜溜捌肆捌袖口禄口缀着明黄缎边。
  他收回落在树干枝丫上的视线,拂袖踏进锦华轩。
  锦华轩仍是幼时模样,有些小时候的玩意儿还摆放在桌上,像是时光没有流逝一般。
  他上前捏起一只草团蜻蜓。
  “这是你做的,记得吗?”
  堂中有一人身着白色襌衣,一头青丝倾泻如墨,坐在窗边。明明身在堂中,却依旧不吭声。
  年轻皇帝不恼,反倒语调更加温柔,上前去握住他冰凉的手,道:“怎么穿得那么薄,你殿中的人是用来干什么的?”
  那人只抽出手,不语。
  年轻皇帝的眼神渐渐冰冷下来,阴霾渐渐浮起。
  “陈福德,把锦华轩的人都给朕带进来!”
  “黎初!”
  那人终于开口,掀起眼皮看他,声音中带着愤恨。
  才刚把一只脚踏进来的陈福德又立刻领着人退了出去,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还将门掩上了。
  “你不要动不动就归咎于下人。”他道,“你放我走吧好不好?”
  黎初神色微变,暴戾再也压抑不住,一张俊秀的脸上可怖得像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他蹲下身扣住那人苍白的脚踝,黑色的镣铐衬得黎初掌下皮肤更加雪白。
  “你逃不掉,宋止兮。”
  开文就是那么迅速!又是一个我i的疯批攻
 
 
第2章 黎初在线吃之之
  ——
  一切都在那一刻发生了变故。
  烈火燎原,流血漂橹,刀光与血光交相辉映,一瞬间,战士的嘶吼声、兵刃交接发出的铿锵之声陡然间在战场上炸开。
  宋行之仅七岁,被掩在一个父亲的得力干将身后。
  那侍卫抱起宋行之便要逃离。
  “爹爹……”
  宋行之不声不响地落着泪,火光中只遥远地看见父亲的身影,在战火纷飞中,他执剑砍下了敌人的脑袋。
  漠北的雪纷飞,血液与雪水几乎在地上汇聚成河。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父亲的喃喃响起在耳边,篝火的火光在沧桑的面孔上跳跃,宋行之看不懂他眼神中的情绪,却深刻感受到其中莫大的悲凉。
  那个夜晚很冷,漠北下着雪,将士们一盏浊酒,醉倒在地,将思乡之情尽数回馈于梦里与家人的相见之中。
  侍卫带着他快速在林间穿梭,宋行之看着渐渐远去的刀光火影,突然问道:“为什么没有援兵?”
  侍卫沉默了会,道:“兴许是来晚了。”
  宋行之摇头,昨夜他明明看到了父亲案上的书信,他自出生便天赋异禀,很早便已学会识字,如今更是能出口成章。
  他见父亲阅完信便连眼睛都灰白了些,心生好奇,趁父亲不备读完了信。
  那根本,就是朝廷已向胡虏妥协,达成和平协约,双方停战。可如今漠北却已进入战争戒备状态,胡虏狡猾,朝廷不可能不知道,唯一可能的便是皇帝容忍不了父亲在漠北一手遮天,因为在漠北,父亲已是民之所向。
  父亲早已料到会有这一天,便早早让自己学武防身。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连营的号角响彻天边。
  打破了漠北的宁静。
  ——
  雩晓宫内,面容冷峻的皇帝批改着奏章,而案前的地上已乱糟糟地堆了好些奏折。
  “啪”
  又是一本奏折被挥到地上。
  殿内的侍女奴才听着声音皆是一抖,生怕陛下大发雷霆将他们都砍了头。
  黎初憋着股气,下笔的力道都加重了几分,他忽地扔了笔,道:“陈福德!朕要你找的神医呢?”
  陈公公立刻道:“回陛下,前几日便到了,应陛下的话将他搁置在偏院。”
  “带他过来。”
  “是。”
  黎初看着一旁整齐叠放的奏章,一阵心烦,朝中大臣个个都是老狐狸,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压他?
  “哎哎,轻点儿!”
  神医被推着进门,一身白衣,却完全没有济世救人的模样,反倒浑身都是市井之徒的气息。
  他嘴里抱怨道:“好歹我也是个神医,你们态度极端恶劣!”
  陈公公一看陛下脸色,慌张地小声制止他:“别嚷嚷了,小心掉脑袋!”
  神医左耳进右耳出,大咧咧地看着眸色微沉的皇帝。
  “看来陛下最近心事很多呀。”
  黎初推开奏章,支着下巴道:“怎么说?”
  “陛下眉头郁结甚多,草民看这下面的奏折,便知是朝中大臣作怪,草民一算,此事恐怕与陛下的心上人有关。”神医端着副神棍的模样,把陈公公看得一愣一愣的,“而陛下的心上人,便是这奏折里所批判之人吧。”
  黎初嗤笑道:“你知道的还不少。”
  神医道:“草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草民还知道,陛下想要草民做什么。”
  黎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神危险。
  “有时知道太多也不是件好事。”
  “难道陛下不是冲着草民这失魂粉而来?”
  黎初终于肯正视他,道:“都退下。”
  很快,诺大的殿堂里只剩二人。
  “你胆子倒是不小,叫什么名字?”
  神医飒然一笑,啪地打开手中折扇。
  潇洒的“神医萧禾”四字落在白净的扇面上。
  黎初:“……”
  ——
  雪洋洋洒洒地落了好些日子,宋止兮总坐在窗边,披着白色狐裘一瞬不瞬地盯着雪花看。
  “大人,该喝药了。”
  宋止兮闻声接过药碗,轻声问送药的侍女:“你可知这是什么药?”
  小姑娘受过教训,低着头看脚尖道:“回大人,不知,应该是治风寒的药。”
  宋止兮见她讲话都带着害怕之意,便仰头饮完苦得舌根发麻的药,叫她退下。
  侍女退下后,他又静静地看雪。
  门合上后,小侍女跑到陈公公那里交了差,才去一同居住的姐妹那儿唠嗑。
  “我见宋大人这些日子话越来越少,有时在窗边发呆就能一整天。”
  “是呀,宋大人不会真生了什么病吧?看近日送来的药越来越勤。”
  “唉……多好的宋大人啊。”
  在雪停的那日,宋止兮终于不堪重负倒了下去。
  锦华轩一阵兵荒马乱。
  昏迷的宋大人用狐裘大衣包裹着在半夜被抱到了皇帝寝宫。
  烛影摇曳,紫檀木镂空雕花的通顶木床罩下躺着一人,面色些许苍白。
  黎初已脱了外袍,坐在龙榻上。
  他端过一旁的药碗,将其中黑色浓稠的药一口喝进,又俯身噙住昏迷不醒的宋止兮紧闭的嘴,渡了进去。
  药的苦味和辛辣让昏睡的宋止兮本能地皱起了眉,黎初撬开他的牙关后便肆无忌惮地长驱直入,苦味渐渐在两人口腔中被冲散。
  “唔……”宋止兮喉间软嫩处被抵到,下意识地轻哼一声。
  黎初登时忍受不住,喘息声渐渐加重,更加发狠地吮吸宋止兮无处安放的舌头。
  身下人不断挣扎起来,黎初才温柔了些,放开了他,忍耐着较重的呼吸。
  一根丝绦被扔到了地上,宋止兮身上衣物瞬间便松垮散乱,黎初颤抖的指尖落到宋止兮胸前,触碰到那雪白得几乎发亮的皮肤,黎初再也忍耐不住,掐着他的腰便俯下了身,含住了他胸前嫩红的一点。
  “啊……”宋止兮眼珠在眼皮下不安分地左右转动,挣扎着要醒来,可强大的睡意终究是淹没了他,只能任由他人摆布。
  啧啧的吮吸声暧昧地充斥整个空间,烛影晃动了一下,似是也为那帷帐里的春事而害羞不已。
  黎初的亲吻从他胸前一路落到腹下,先是舔咬着宋止兮腿根的嫩肉,留下一个个如红梅般的印子,再是含上那秀气的玉茎贪婪地上下套弄。
  宋止兮面色潮红,被玩弄地喘息不已,架在黎初肩上的腿无力地颤抖抽搐。
  被进入时,宋止兮因为疼痛泪腺自动分泌泪液,从眼角滑到鬓发。
  黎初怜爱地抱起他,让他坐到自己身上,边轻吻他湿润的眼角,边将他上下抛起。宋止兮像只小船般被抛进波涛汹涌的海面,在浪花上翻滚许久,无力地将自己交代给海洋。
  “哥哥……别哭。”
  ——
  (捂脸)害羞……我就是那么容易被评论鼓励,谢谢评论的宝贝们支持,我又忍不住交代了一章存稿
 
 
第3章 宋之之在线委屈
  “你便是宋将之子?”老皇帝居于高位,声音如同被沙子磨砺般沧桑沙哑,皱纹遍生在他眼角,头发花白,似是花甲之年。
  宋行之跪在殿上,小小的身子看起来格外单薄。
  “回陛下,是。”
  “听说你五岁便能背诗,如今更是能出口成章,不如让朕见识一下。”
  殿内众大臣皆认为这是噱头罢了,不料宋行之当真开了口。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