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再撒娇亲你啊[娱乐圈]/穿书后我和一棵草HE了》【完结+番外】─作者:但趁春风词笔

时间:2021-01-08 19:20:17  作者:但趁春风词笔

  

  文案:

  【高亮】一定要看阅读须知中的排雷。

  前世洪荒大佬今生骚话多会玩演员攻X前世含羞草精今生怂包撒娇精爱哭美人受。

  主攻,互宠,非典型穿书/娱乐圈。

  提前注明:攻是曲鸣,受是江初翎!

 

  会化形成撒娇软蛋小美人的含羞草精怪见过没有!

  穿书玩家曲鸣从没想到,看过小说全本内容的他,依旧败在捣蛋鬼含羞草精江初翎身上。

  万般无奈下,曲鸣破罐子破摔。

  靠着骚话和各种骚操作,一不小心让江初翎对他心动了?!

  捣蛋鬼变乖了!

  新闻发布会,记者公然挑衅:“据我所知,月隐系列的耳饰是情人节限定款,你和曲鸣……”

  江初翎沉着冷静,回怼:“和曲哥买同款违法吗?”

  剧组小生姜风月请求导演加戏,遭江初翎拒绝时。

  江初翎:“大家都是男的,说喜欢不掉价吗?拍个戏就把自己掰弯了?不至于吧!”

  只有对着曲鸣的时候,江初翎三天两头红着脸,撒娇卖萌样样上场,成了活脱脱的跟屁虫。

  “哥哥!我可爱吗!”

  “我给哥哥捂捂手!”

  “呜,哥哥来吧!吻我!”

  “……”曲鸣凛着眼沉默了。

  江初翎看红了脸,心底偷偷说:

  啊啊啊啊曲哥好帅QAQ!

  哥哥我又可以了!我好了!

  两人终于心意相通,和和美美。

  一人一草却发现这个世界荒唐至极。

  真相似乎直指前世:

  他和江初翎有一段未续的缘。

  多年后,有人问起这一段经历。

  曲鸣:“含羞草?糖水做的软糖吧,黏糊糊的,像蜜。”

  江初翎红着脸看看手:“。”

  在娱乐圈恩恩爱爱顺便找寻丢失的记忆的故事~

  神祇和含羞草精披着人皮谈恋爱!

 

  【阅读须知】:

  【高亮】主攻,互宠,极端攻/受控慎。

  【排雷】开篇几章受不懂事跟攻对着干,也许有点毒,十来章受开始改观重新做人。这部分剧情是受到前世记忆损失的干扰+有人故意为之的。之后江初翎就更加对曲鸣可可爱爱撒娇要抱抱啦,顺便对攻也很宠。接受不了的小可爱们注意避雷~

  1、含娱乐圈内容,作者不追星,本文无原型。

  2、涉及微量《山海经》和各路神话,大杂烩。攻受双失忆,前世今生,相互吸引,再次相爱。

  3、1V1,HE。互宠,非典型穿书/娱乐圈。

  原名:《穿书后我和一棵草HE了》~

 

 

第1章 

  “已经把详细人设发你邮件啦!上回那个稿件和我的预期不太符合,你抽空再改改。”

  曲鸣,漫画界罕见的男太太,以接小说改编漫画出名。他最近又接了本小说,好巧不巧,书中的男主和他同名同姓。

  音同字也同,就叫曲鸣。曲鸣怎么看怎么怪异,总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

  前几天他咬咬牙,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一口气看完了小说,干脆照着自己的模样给这同名纸片人画线稿。

  小修小改完发给甲方看了。

  居然不满意?

  曲鸣心想,这他妈又要重画?

  “行吧……”曲鸣拖着鼠标,关闭电脑,看也没看新邮件一眼,伸了个懒腰对着手机那头说,“回头再联系你。”说完迅速地挂了电话。

  他起身去洗漱。

  镜子里,曲鸣眼睛底下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凌乱的头发胡乱生长,整个人很不精神。

  他最近总是睡眠不足。

  除了赶稿吃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小说内容影响。他最近总是做梦。荒诞无稽的梦,却似乎……每个梦里都出现一棵含羞草?

  记不清了。

  梦,做完就忘。

  曲鸣洗完后,呆坐在书房缓了缓神,抽了支烟,这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往卧室走。他的书房里堆满了颜料、画笔、画板,门口几瓶风干了的颜料罐险些绊倒他。

  曲鸣暗骂:得了吧,画画赚钱养活自个,金主爸爸要改稿,改明儿早点改完早安心。

  他这样想着,很快又入梦了。

  这次的梦居然是有颜色的。

  赤红色的江水边,寸草不生,腐烂的枯叶枯木铺满了整片江面。就像血的颜色似的。可是在水中,居然长着一棵含羞草,迎风摇曳。

  一滴血水顺着它的茎干流下,就好像漫江血红,都是它流的血。

  曲鸣心慌,猛地锦鲤打挺般坐了起来。然而,看清楚四周后……他居然坐在沙发上?!不在床上?他的视线又在卧室里兜了一圈。

  这是间陌生的卧室。卧室大,却十分简约干净。是黑白灰三色单线条风格。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连被子都叠得方方正正,被单上没有一丝褶皱。

  曲鸣愣了好久。

  半晌后,他身侧男人皱着眉,思虑良久,突然咬牙切齿:“你发什么呆啊!”

  面前的男人寸头黑发,鼻梁上架了副黑色眼镜框,看这脸最多也就三十多岁。曲鸣愣了愣,用手掐了掐自己,疼的。

  这眉眼……是他要画的小说里的配角,唐成?

  震惊之余,曲鸣的视线缓缓挪开,并不打算搭理他。他的视线锁定在面前茶几上摆着的手机……以及旁边的那盆含羞草上。

  手机屏亮着,正在播放视频。

  画面刚开始是漆黑黯淡的一角。

  正对着镜头的那位戴着顶黑色鸭舌帽,上身一件酒红色衬衫,袖口向上卷起,几乎露出整个臂膀。正在此时,他身前背对着镜头的那个棕色齐耳短发,身穿牛仔马甲的男生低头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的酒,接着做了个拥抱的姿势,勾着他的脖子凑上去。

  像是两个人含着酒接吻的姿态。

  距离太远且拍摄时倍数放大,两个人的脸都很模糊,看不清面容。视频的最后,拍摄者晃动手机,酒吧门口发光的招牌瞬间进入镜头,眼细的人一眼就能看到“Slide Bar”。

  短短二十多秒的视频刹那间播放结束。又自动进入下一轮重新播放。

  曲鸣震撼,喉间发不出声音。

  他盯着那棵含羞草。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穿书了!

  “哎!哎!你别他妈光发呆不说话啊!”又等了好几分钟,助理唐成熬不住了,顺着视线,望向茶几上手机边那株含羞草,无奈地拿手在他面前晃晃,“这草是能变成食人花还是咋的啊?昨天晚上为什么会去饭局还大大咧咧被拍啊!敏姐找了你大半天,手机又干嘛关机,你他妈找死吧!”

  这盆含羞草嫩叶繁茂,苍翠欲滴。又没有黄叶又没虫洞,有这么好看?现在根本就不是闲着心看风景的时候啊。

  唐成无能狂怒:“你不急我可急死了,好不容易熬出一点点小热度,路人缘就这么败了,你怎么能不急啊!”

  曲鸣白了他一眼:“你懂个屁。”

  话音刚落,台本“啪”一声,被重重地甩在茶几上。

  含羞草嫩绿细长的茎干跟着抖了抖。曲鸣尽收眼底,漫不经心地收回手机:“烦。”

  唐成连连点头:“你还知道烦啊?你知道烦还不赶紧跟我说说这视频怎么回事,你跟宋辞呈又是什么关系?!你捅了篓子一言不发还有理了你。”

  曲鸣挑了挑眉,却开不了口。不是不想告诉唐成,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没有正常人会相信穿书这种说法,这小助理能懂个屁,曲鸣在心里想。

  在这陌生的卧室里,他唯一熟悉的就是挂在墙壁正中间的照片。

  照片背景纯白,没有其他花里胡哨的装饰。像是有意要削弱穿搭风格带来的视觉享受,男人染了一头齐耳棕发,身上穿着再普通不过的黑色西装,镜头对准他的脸。

  他枕着手肘卧倒在灰色毛绒毯上,露出骨节分明的手腕。男人笑得极为狂狷潇洒,连带着眼角一颗泪痣都透露着霸道张扬的意味。

  他明明是在笑,却总有种居高临下的倨傲。谁看了不夸一句帅?

  嗯,他自己,确实帅得不行。

  事已至此,除了缘妙不可言,曲鸣实在说不出第二句话。

  按照小说的描述,茶几上这株含羞草是主角最宝贝的盆栽植物。

  还没出名时,主角路过花店,店长吆喝着推销,说这株含羞草跟《红楼梦》里的绛珠仙草一样,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能给主人带来好运势。娱乐圈大多都信这些神神叨叨的风水说法,主角一拍脑袋就买回家养着了。

  起初几年,含羞草和普通的观赏植物并无任何区别,主角事业也只是慢慢有了起色,半红不红。

  突然有一天,这含羞草成精,偷偷化形成人。只是这棵草没有自己的人形模样,每每化形,他都依葫芦画瓢,照着主角复制出一模一样的脸。

  可是主角是谁?主角是演员,是公众人物。这含羞草精什么都不懂,顶着主角的脸到处瞎逛,给主角惹了一大堆麻烦。一时间媒体和舆论都沸腾了,主角的各种风流事件更是口口相传,天天占据杂志和头条。

  主角知道真相后大怒。

  他和含羞草精的梁子就此结下。

  含羞草精明面上哭着说听话了、下次不敢了,再装模作样挤出两滴眼泪,下一次到来时原形毕露,屡教不改。反而因为主角一次次的惩罚和辱骂,含羞草精一不做二不休,故意把主角送上黑红道路。

  嗯……红是红了,就是黑红。

  曲鸣轻轻磨牙,越回忆越无语凝噎。

  唐成望着身边盯着含羞草咬牙切齿的曲鸣,气不打一处来:“明天采访你可千万悠着点。本来就是和宋辞呈合体采访了,他妈的今天还能出这种事,万一把剧热度搞没了,别说是你我,敏姐都要被骂吧!”

  “……?”啊?曲鸣愣了愣,“你说明天什么采访?”

  唐成恨铁不成钢:“合着你台本看都没看一眼啊?!不会吧,你别是高烧失忆了。还记得我是谁不?”边说,唐成边抬手摸摸他的额头,“儿啊,我是你爸爸!还记得不,明天爸要带你去《骨感》采访,给你的新剧《城春草木》宣传。”

  “……”曲鸣愁眉未展,一手拍开他。

  《骨感》采访……《城春草木》……

  这就是故事刚开端,含羞草精第一次顶着主角的脸被拍花边绯闻后。

  只是书中主角完全没发现含羞草精的存在。《骨感》采访的前夜,营销号爆料花边新闻。一时间,主角人设崩塌,所有人都觉得他私生活混乱,靠不正当手段拿资源。舆论持续到第二天,愈演愈烈,直接搅黄了新剧热度。

  主角以为是对家下手P视频。

  谁曾料,家贼难防。

  此刻茶几上的含羞草大抵还不知道他早就暴露了“作案”动机,正随着空调底下呼呼的凉气微微左右摇晃躯体。

  曲鸣看着绿油油的那一小盆,边忍不住啧啧两声。

  “到底怎么了?”唐成见状收敛了表情,正襟危坐。

  “你不懂,我马上红了。”

  唐成跟曲鸣好几年了,自认为了解他,当即反驳:“不是我搬石头砸自己家脚,就你现在被拍到这件事过后,再给你个十年也未必有什么大浪花。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看上人宋辞呈了?你可千万别没事想不开啊,你才刚有点起色,立马就想着官宣啊?”

  “那倒没有,这就是借位,我跟宋辞呈好哥们罢了。我就趁机黑红呗,立马红到发紫。”曲鸣嗤笑不已,声线淡淡的。边说他边从沙发上站起来,手指凑到含羞草面前碰了碰,“说个事,下午四点左右敏姐会给你打电话,聊的内容跟宋辞呈有关,还是你绝对想不到的类型。”

  含羞草的茎干细细长长,被触碰到的那一刻,叶子如同羽毛般纷纷软软地贴在茎干上。

  看起来倒安分……曲鸣没忍住,指腹再次蹭了蹭,凉凉的有点毛茸茸的触感。

  宋辞呈,就是含羞草精招惹来的第一个绯闻对象,也是《城春草木》的男一号。当然,更是视频中带着黑色鸭舌帽的那个身影。

  助理一直在曲鸣家坐到下午。

  直到敏姐,曲鸣的经纪人魏敏睿一通电话,喊他去了经济公司。

  唐成离开后,曲鸣和含羞草面面相觑。

  嫩绿娇小的茎干一动不动。

  曲鸣哑然失笑,伸手碰碰含羞草:“你当我不知道?少装,你根本不是棵正常含羞草。”

  相顾无言,毫无反应。

  曲鸣只觉得无趣,哼了声。

  唐成和曲鸣再见时正值下午六点。

  “你小子很行啊,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他们趟浑水。”唐成脸色阴沉,终于沉不住气了,联想到上午的种种,一脚踏进屋来就是破口大骂,“操!敏姐都快杀人了。你说你没看上人家干嘛上赶着被拍啊!”

  曲鸣还没来得及反应,唐成把胳肢窝里夹着的文件夹往茶几上一甩,恨铁不成钢地道:“你诚心让我吃不了兜着走,在你屁股后面擦屎!”

  含羞草在客厅的储物柜上窸窸窣窣,一排嫩绿的叶子齐溜溜地张张合合,像个幸灾乐祸的小孩,抢着点头附和。

  曲鸣余光瞥见。

  含羞草:“……”

  不知道含羞草精是不是在树叶上长满了眼睛,曲鸣这一瞥,含羞草的叶子立马耷拉下来,一动不动。

  好一个装模作样的小白脸。曲鸣在心里冷笑不已,面上波澜不惊地转头看向文件。

  文件夹里是洗印出来的照片。一男一“女”面对面侧着头,仔细看还能发现“女艺人”的手仿佛勾着男方的脖颈,完全是一副激吻的场面。只是这一张照片的地点不在Slide Bar,更像是游乐场的旋转木马。

  那照片上的穿着衣装,跟酒吧激吻视频以及当天路人偶遇曲鸣后爆在网上的街拍一模一样。发表时间前后只差了半个多小时。这一对比,照片里的“女”人可不就又是曲鸣嘛。

  曲鸣幽幽叹了口气,已经能想到评论区骂得该有多热火朝天。

  穿书而来的曲鸣有苦说不出——照片、视频里被拍到的人就是复制了主角脸的含羞草精啊!

  退一万步,含羞草精也并没有真的和男人接吻。狗仔掐着角度随手一拍,母猪都能给他拍上树。

  唐成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语重心长地说:“你以前也不这样啊,怎么大摇大摆地出去!这回算是全网嘲你模特出身私生活不检点了。”

  “……”曲鸣说不出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