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彼岸花开【完结】──谪仙人丶

时间:2021-01-08 00:22:15  作者:谪仙人丶

   彼岸河边百里的彼岸花四季长盛,艳色燎原,河边人不知站了多久,久到魔界的生灵们快忘记了这位尊者。

  他说,我在等人。
 
 
第1章 前
  魔界与仙界交界处有一条河,传说是黄泉河,黄河之上有一座浮桥,没有人知道这座浮桥的来历,似乎它一直在那,而桥头一盏昏黄的孤灯常年终日的站着,不曾灭过。
  近三百年来,灯下站了一个人。
  若是在月黑风高的夜里,河流寂静无声,掠过的风似乎都阴森森的,若有摆渡人经过河流,除却划水的声音外,经过灯下人时呼吸都是听不到的。
  白天里,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黄泉河边一望无际的彼岸花艳色燎原,仿佛一片燃烧的原野,终年不败。
  这天一叶竹筏停在了桥边,竹筏上坐着的白袍男子拎了两壶酒。
  “黄泉河一直是魔界与仙界的边界,少有人踏足,可惜近几百年来也被世人津津乐道。奈何桥,黄泉水,彼岸花,这几个词听起来是不是差了点什么?”白衣男子似乎在自言自语,但是目光却是落在孤灯下的木桩似的人影身上。
  “这三百年,奈何桥边来了一位孟婆的事,可谓成了仙魔两界的一大奇谈。就是不知道,若是仙魔两界茶余饭后谈论的孟婆竟然是失踪了三百年的魔尊······你说大家会是什么感想?”
  那人影不动,仿佛就是一尊冰冷的雕塑。
  竹筏上的白衣男子容色极为清俊,似乎有一种游离于红尘之外的飘然,辨不出年岁。
  “我带了桃花酿,从佛渡那里讨的,你可要尝一尝?”白衣男子开了一坛酒,自顾自喝了两口,看着漫无边际的彼岸花海。
  “我昨日得了一个消息,从佛渡那里冲忙赶来见你。若是你愿意陪我喝了这壶酒,我不妨告诉你。”白衣男子又喝了一口,然后笑了一下:“他回来了。”
  这句话仿佛解开了什么封印,那雕塑动了一下,一身浮灰散尽,又是那个深不可测无限微风的魔尊。
  黑衣人翩然落在竹筏上,没有去拿那坛桃花酿,只是直勾勾地盯着白衣男子。
  索性白衣人也知道他等了多久,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
  “孟婆,你的命回来了。”白衣男子也没逼着那人喝酒,抬手抛出一面镜子,结了个手印给镜子注入法力。那镜子便悬在空中,画面里的景象模模糊糊变幻了半晌,最后终于清晰了一瞬,也只有一瞬。
  那是一个红衣男子的背影,墨青色的长发倾泻,红衣如火,身段高挑而瘦削,衣摆因为扬起而露出了一只莹白的玉足,脚踝上一根红绳与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明明只有一个背影,仿佛颠倒众生。
  那背影只有一瞬,镜面就又模模糊糊成一团,但是只那一眼,魔尊就没能错开眼,开口时因长久没有说话而哑得厉害的声线依旧带着磁性而显得魔魅:“是他。”
  “也许你当年,并非全然做了无用功。”白衣男子收了镜子,这才把另一坛还没开封的桃花酿递给男子:“嗯?”
  男子这次接了过来。
  “果然,还是重色轻友。”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修改一遍,应该还来得及,虽然目前只改了这一点hhhhhhh
 
 
第2章 老板
  无涯客栈的位置并不是很显眼,甚至还有些僻远,地理位置上看处在无常镇的深远小巷里,经营模式里还有一个只让吃食不让住店的规矩,二楼以上都是空置着,据说是老板和两个小二的天下。
  外来的人好奇这个店规矩颇多但是客人却每天爆满,就算不是饭点,也有人愿意在这里慢条斯理地吃上一上午或者一下午。
  听说只是为了看看那个二十九岁的老板。
  无涯客栈的饭菜味道的确不错,厨子是何许人从来不曾露面,但是价格也是格外的贵,真正为了美食来撒银子的少之又少,为了一睹老板真容的却是数不胜数。
  无涯客栈的老板生了一副颠倒众生的好面容。
  老板鲜少露面,偶有人有幸见过,魂都飞了大半。
  长安帮的洛神上官云对此嗤之以鼻,说这不过是无涯客栈为了揽客所使的手段,传出来的流言罢了,那老板不见得有一副好皮囊。与之随行的上官桀深以为然,他向来对姐姐说的话奉若金科玉律。
  几番思量之下上官云还是去了无涯客栈,店小二十分热情地迎客:“两位客官里面请。”
  “两间上房。”上官云拿了两锭银子放在台上,那小二愣了下,才保持着笑颜道:“客官你们是外来的吧,那你们不知道我们店哪,不留人住宿。”
  上官云确实是外来的,但是对于这个规矩确实有所耳闻,没有思量就又拿了两锭银子放在台上:“这样也不能住?”
  这是摆明拿钱财砸,小二的笑有些挂不住了,看着更假了,但是还稳稳当当地挂着:“老板定的规矩,真不住。”
  上官云点头,再拿了四锭银子放在台上,那小二见状直接道:“姑娘,你若是想住店,出门隔壁街自有高大上的客栈,您想住云锦楼的上房都可以,何必来我们小客栈找不自在呢。”
  上官云挑眉,她就是要找不自在,又拿了八锭银子。
  上官桀有些不安,他骨子里到底是个乖孩子,觉得姐姐这样做不太好,但是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姐弟的天赋不错,模样也出众,在长安也是两个天骄,向来走哪儿都被捧着,想追上官云的世家子弟不计其数,所以姐弟二人自小没有受过委屈,性子骄纵。
  被捧着长大的,自然有资本骄纵。
  “这样,我们不住店,让你们老板来见我们一面,这些银子就给他了,如何?”上官云浅笑嫣然,明眸皓齿,店里不少食客的目光都落在了这里,听闻此言却都叹惋。
  来这里吃饭的人无一不是冲着老板来的,为了老板一砸千金听起来财大气粗,可人家还真不缺你这个一个人为他一砸千金,若是人家愿意收的话,砸银子的人排队都得排到明年去。
  “胖虎,收了。”一道慵懒的声音从二楼砸下来,那小二愣了一下,一脸的假笑都真诚了,乐颠颠地把银子拢走了,整个一楼的食客都随着声音齐齐地望向楼梯,表情凝滞,似乎都忘了呼吸。
  上官云和上官桀自然也看过去了。
  红衣少年站在楼梯口,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说不出的缠绵勾人,凉薄的唇畔微抿,似乎有些不悦,又似乎有些懒散,单手搭在护栏上,广袖滑下露出半截手腕,莹白玉润,只是看着就生出无边的风流来。
  上官云暗道一声卧槽。
  这特么还是人吗。
  那少年老板眉眼一挑就是无边艳色。
  原来这世上,竟然真的有男子,会一笑百媚生,上官云不自觉地摸了块手绢擦鼻血。
  小二胖虎对于自家老板的美貌并不能免疫,但是对于自家老板的脾性却很了解,老板早就习惯旁人见到他的那种痴汉表情,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老板受不了有人对他起什么奇奇怪怪的念头,比如此时刚进门的那个男子,看着老板的表情就太过淫邪。
  刚进门就遭受暴击的凉战暗骂一声操,看着溁烬的神色就很不善,眼睛里透出来的欲念太强,强到店家小二看着老板抿着的薄唇勾起一点弧度,桃花眼越发潋滟。
  这个男子完了,胖虎默默退了一步。
  他们老板勾人不自知就算了,偏偏是朵食人花,万望这位公子知情识趣一些,带着被老板撩起来的火气走远一点,不然血溅一地收拾的还是他胖虎和猴子。
  上官云也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到门口的男子,纤眉一挑,慢慢明晓了什么,脸色就有些难看。
  这个人是凤凰儿凉战,朱雀世家的宝贝,因为含有凤凰血脉而被称作凤凰儿,又因为凤凰火不纯的缘故,□□盛烈,受不得撩。如今看来,怕是对老板动了心思,怕是不好善了。
  这位凤凰儿在朱雀世家被骄纵得不行,抢去的人可不算少。
  “没想到在这无常镇一个破镇里,还能看到如此绝色,当真是我运气。”凉战舔了一下嘴唇,笑得有些放肆,狼子野心半点不加掩饰。
  上官云开始不那么淡定了,她尽管骄纵,但是没什么坏心,若是凉战看上了这老板她也做不了什么,更何况她跟这老板仅一面之缘,没必要帮着老板来得罪凤凰儿。
  老板看着凉战的目光越发潋滟,甚至慢慢露出一个笑来,开口对着一脸假笑的小二道:“胖虎,门口那位公子,请出去。”
  凉战闻言仰头大笑,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盯着少年的目光也越发不加掩饰,气势也随着一变,两道仙气护体,看都不看胖虎一眼:“我倒想看谁拦得住我。”
  胖虎脸色变了一下,他跟着老板几年了,自然知道这两道仙气意味着什么,于是假笑变成了苦笑:“老板,他是修者。”
  “哦。”少年敛了眉眼,收了搭在护栏上的手,一步一步走下来。衣衫明明一丝不苟,但无端的带出几许旖旎风流来,尤其是赤脚踩在地上时一朵彼岸花悄然绽了又谢。
  凉战直直看着少年下楼后走过来,眼睛里的光越发炽盛,嘴角隐隐露出一丝得意,以为老板这是要认命了,就要去抓少年的手:“跟老子双修,绝对亏待不了你。美人儿嘛,老子最喜欢怜香惜玉了,必定不会弄疼你······”
  凉战伸过来的手还没能抓到老板,就被另一只手挡住,上官桀挡在少年身前一字一顿地警告道:“凉战,何必强人所难。”
  凉战没想到上官桀会敢拦他,愣了一下才冷笑:“强人所难?怎么,你以为他这般容貌,觊觎的人能少到哪里去?无权无势的,能好好站在这里,你当他还是什么干净货色吗?”
  这话说得极其有道理,欺男霸女的事哪里都有,这个老板的容色不是一般的过人,如果没有人护着,怎么可能好好的开店。
  若是有人护着,无论男女,怕都只能图老板这副绝色。
  少年本来看到上官桀出头怔了一下,听了凉战的话又极浅地笑了下,胖虎眼角的余光看见后不由躲远了些。
  以往见色起意的人可不少,但老板的客栈还是这么开了下来,其中缘由无常镇的人大多知晓,可惜凉战不是无常镇的人。
  少年轻轻拍了一下上官桀的肩,靡丽慵懒的声线似乎就在耳畔响起:“这位小友,让让。”
  上官桀耳根一红,默默收了手机械地往旁边走了一步。
  凉战见状越发张狂,但是轻佻的笑还没有散去,上官桀就懵了。
  谁也没看清少年怎么动的手,似乎只是挥了下袖袍,又似乎什么都没做,凉战人已经横飞出去,倒在了客栈外,在他手上一朵彼岸花刺破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绽放——
  “啊!!!!”花根扎进血肉,凉战杀猪般的叫声响彻一条街,客栈里的人才回过神来。
  少年倚在柜台上,眼皮都懒得抬,依旧是眉目惊艳,让人脸红心跳,但也让人,敬而远之。
  以往有人招惹老板,就是揍一顿了事,最多生气了就打得狠些,但像今日这般见血的情况少之又少,因此客栈里的食客也有些安静,老板的实力他们又一次有了认知。
  那彼岸花开了也没有败,反而在小臂上方又开了一朵,极致的艳,顺着花瓣滴落的,是血。
  美极,艳极,又带着血腥。
  少年垂着眼,对于凉战惊天动地的嚎叫不为所动,而凉战猛地拔出自己的佩剑,竟想把自己胳膊砍断,反正断臂还能再生,而断臂之痛也比这样彼岸花从自己血管里扎根生长来得痛快。
  “我劝你把刀收起来,或者往我这里砍——黄泉花既然在你血液里扎了根,自然是哪里都可以长的。若是下一刻你头上长了一朵,岂不是要自己砍头?”少年手捻着一朵盛开的彼岸花,漫不经心地把它放在柜台上:“断臂再生,断头还能再生么。”
  说着,凉战另一只手开始剧痛,那痛撕心裂肺,整个人脸色都变了:“美人向来都有几分脾气,老子理解。是我冒犯了你,我不打你注意了,你给老子把这术法解了!”
  少年老板手顿了一下,抬眼看着门口若有所思,直接无视了凉战。
  凉战惊惧又进退两难,害怕这个容色无双的少年,但是口头上还硬气得很。
  “黄泉花开了自然是要送你进黄泉的,不然它开了做什么?”少年瞥了一眼滴落在地的血,然后吩咐胖虎:“该打烊了。”
  座位上的人闻言竟也没有丝毫不满,看着老板急急忙忙地扒饭,开始收拾东西走人。
  “打烊了?”一道声音似乎含着笑意,低沉又魔魅:“老板,要一间上房。”
  客栈里瞬间安静下来,收拾东西的人也都停了一下看向门口,就连少年老板也不得不看向来人,微勾的唇又抿起,许久没有说话。
  小二胖虎和客栈里的众人都被震了一下,且不说这个男人挑衅老板,但是这个男人本人就让人瞩目——这男人生得一张鬼斧神工的脸,俊美无俦,看着少年的眼神直接而炽热,不加掩饰。
  上一个这么看着少年老板的人此刻还在门外鬼哭狼嚎,满身开花,众人瑟缩了一下。
  上官云默默退了一步,做好这个男人飞出去的准备。
  他们还在想这个男人会怎么死的时候,老板的目光终于放在了男人身上,长眉一挑,略微偏头对着小二道:“胖虎,等会儿让猴子收拾一间上房。”
  嗯?
 
 
第3章 神魔战场
  是他们听错了吧?
  说好不住店呢?
  凉战率先卖惨,即使痛得龇牙咧嘴也不服软:“美人你怎么能以貌取人,他——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还没说完,那个男人转眼看着他,一双墨瞳里情绪幽深晦暗,叫人看不真切,袖袍中指尖一缕黑焰闪逝,凉战就开始惨叫起来,那惨叫仿佛杀猪一般,旁人都只以为老板又生气了,但溁烬能看到凉战身上破皮而出盛开的彼岸花上一层黑焰并不是很显眼,更显得诡秘。
  老板状若无奈:“没办法,我打不过他。”
  “还打烊吗?”男子目光游移了几圈,终于落在老板身上时,似乎凝在了他身上,半晌都不错开,溁烬本想嘲讽两句,对上男子目光时却瞬间无言,只得转开了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