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抱紧我的小师叔【完结+番外】──阿丸不吃番茄

时间:2021-01-06 03:24:13  作者:阿丸不吃番茄

 

以前有座无妄山,山上住了一群修仙的美男,掌门的是个上神,爱好偷听墙角看话本,某日串山头捡回来一个丑的不像话的小奶狗,改头换面后整天抱在怀里头,啥?其实上神是当儿子养的,别开玩笑,上神是直的。
周无落:“师叔,怎么不继续了?”
上神:“续你M个头,你这叫亵渎神灵!”上神赶紧捂好衣服。
 
*不是穿书,不是穿越,不是重生,这是养成系,养成系!
*精分二哈,人前高冷人后欢脱懵逼受,扮相可怜的凶神藏獒犬攻。
*男男CP两组,男女纯爱一组,总有一款适合你。
*无妄山出美男,所以这是一个自产自销的修仙大派。
*文风中二,一会儿正常,一会儿野狗脱缰,所以,这是一个古耽修仙日常……
*没有烧脑剧情,日常轻松小甜文,主角双商在线,主副CP在线发糖。
*最后,求收藏,新人一枚,求鼓励,谢谢大家,么么哒。
 
 
  第一章:丑的不像话
 
  
  哐铛一声,有什么物体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随即七嘴八舌的嘲笑声四散开……
  那男孩约莫十来岁,应声倒地,浑身青紫,此刻想站却站不起来,一只胳膊就那么耸拉在肩上,看样子是断了。
  “可真是个丑东西,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可别这么说,我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呢。”
  “长成这样,估计一出生就把他妈给吓死了!”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四落的嘲笑声。
  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那男孩强行起身,然后呐喊着上前想要为自己讨个公道,然而,换来的只不过是变本加厉的拳打脚踢。
  一伙人打累了,便搬出师尊的口令:“今天就到这,你,就跪在这里,没有他老人家的允许,不许起来!”
  说罢再补上一脚。
  虽然现在大雪纷飞,可他感觉不冷,也不知是雪花落到脸上化成了水,还是……
  他叫周无落,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在这个叫穹顶的仙山,他也不知道师尊当时为什么会收下他,又为什么从来不把他当人。
  “难道就因为我丑吗?可我是人,我不是畜生……”周无落喃喃道,因为难过,扯的脸上的肌肉像玻璃球一样,不是动,而是滚动。
  两只眼睛极不对称,甚至根本不能叫眼睛,一大一小的突的像鱼眼,一说话,嘴巴就漏风了。
  看背影知道他是个人,可一从前面看,那脸就像被车轮轧过一样,好似没有骨头支撑,看着分外可怖!
  ……
  无妄山巅,凉亭的榻子上斜侧了一位红色衣衫的俊美男人,此刻正闭目养神。
  池子里得仙鹤飞到他跟前,丢给他一个烫金的帖子。
  睁眼,抬眸,突的冷哼了一声,这一声很轻,但足够轻蔑。
  穹顶的拜贴,又是让他去撑撑门面么,行吧,毕竟阶品在哪摆着。
  可一想到麓野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心思,凤息顿时心生恶心。
  凤息来时其实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麓野在展望台上看着下面的选拔情况,其实很多人的家长也来了,毕竟孩子如果根骨不行,还可以钱财来凑,这才是麓野想要的,他贪财。
  但能入穹顶,将来孩子下山凭着这个名头,也能有一翻作为,是以每年都是人山人海,而真正有根基的没几个。
  麓野此人,表里不一,寡廉鲜耻,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可因为无妄和穹顶本是一家,凤息还不得不顾着一点他的面子,否则,真是连看都懒得看这个人一眼。
  见凤息一路走来,不由冷笑。
  明明他入师门修炼什么的都比他早,可是这个人却早早就飞升了,只留他,还是一介下仙。
  仙为君,神为尊,光是人前人后的称呼,他就落了下风。
  他麓野不服!
  凤息为人寡淡,不喜这些,但麓野总把他当成穹顶招牌顾问,以此收徒敛财,可凤息却偏偏要反其道,是以麓野对他可谓一直都是一肚子怨气。
  谁让自己修为不如人呢!
  可怨归怨,一见凤息来了就赶忙狗腿子似的迎了上来,毕竟还得指望他。
  满脸堆笑道:“师弟来啦,快来一起看看,有中意的苗子就和师兄说……”麓野说到一半就被凤息打断了。
  “我来,是想来告诉师兄,下次这样的帖子就不要往无妄送了,挺无聊的。”凤息语气寡淡,那狐狸一般细长的眸子瞅着麓野,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直气的麓野牙疼,可碍于面子又不好发作,还只能一直堆笑。
  一些下界的名门小派是知道凤息的阶品的,此刻直接忽略麓野殷情的想着让凤息给他们的娃娃摸摸根骨,以便能留在这里将来好有一番成就。
  麓野在旁边疯狂咳嗽,疯狂暗示,奈何……
  “不行!”
  下一位。
  “没有根骨~”
  下一位……
  “啊,这都成年了吧还没筑基,别修了回家种地去吧。”
  麓野白眼一番,卒。
  凤息也不是特别的没人情味,他还是给麓野挑了几个根骨各方面都是上佳的,只不过,都是男的。
  麓野刚缓过来,又死了过去,没错,他还好色。
  真正刷新了凤息对麓野的印象值的,是他看见被麓野罚跪在雪窝里的那孩子。
  他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很想把这个丑的一塌糊涂的小家伙带回去。
  可能,大概,是因为曾经他为人的时候也这样过吧。
  见他冻发抖,便把身上的袍子扔给了他,周无落愣在原地,突然眼中一热,但却极力忍耐着。
  “知道我想干嘛吗?”凤息上前把人拉了起来,像个邻家大哥哥一样蹲在周无落面前,那神情模样和刚才看麓野时可谓一天一地。
  周无落愣住,睁着两只眼睛看着凤息,面前的人真是好看极了,五官精致无比透着一股阴柔,让人一见就心生欢喜。
  “不知道。”声音稚嫩。
  “嗯,丑是丑了点,不过声音还挺好听。”凤息不自觉的笑出声来:“我想把你拐走,你可愿?”
  周无落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他说,带他走。
  “为什么?”
  他没有欢呼雀跃,也没有马上就点头,而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他害怕,他一点头就跌落另一个地狱。
  可凤息偏偏……
  “因为你丑啊。”
  闻言,周无落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凤息见他扯着嗓子哭出了声来,顿时舒了一口气。
  “这才对嘛,被人骂了,痛了,就要大声的哭出来。”说罢转身把他背了起来,这下周无落倒是不哭了,甚至连呼吸都慢了半拍,凤息周身的气息散开,将风雪挡在一步之外,周无落就这么趴在他的肩上,渐渐的身上的疼痛慢慢的得到缓解。
  有股淡淡的味道钻进周无落的鼻子里,他说不上来,但是真的好闻极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无妄山,往来随行的弟子见凤息背了一个人回来,本来没什么,可一看见那张脸,便作鸟兽散了,到底丑成啥样子啊?
  可不丑,凤息大概也不会注意到他吧!
  周无落一路无话,他被这个好看的人从穹顶带到了无妄山来了,他原本对凤息还有点防备心理,可一想到自己是他背回来的,便再没有任何顾虑。
 
  第二章:我是你师叔
 
  
  无妄山峦叠翠,四季变化明显,半山腰是无妄的主殿,最顶端则是凤息的住宿,但也有很大的一块空地,因他喜静,所以弟子们都自觉的搬到了半山腰的主殿去了。
  入眼望去,池水一片涟漪,几只仙鹤停在上面,凤息的宅子旁那颗超级大的枫树,此刻尽数挡去了全部的风雪。
  是以凤息将周无落放下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再觉得冷。
  凤息去厨房弄了一桶热水,亲自上阵把周无落给扒了个干净,然后扔进热水桶里,再囫囵的洒了一些他也不知道的名字的药材进去。
  一串动作,行云流水,不见丝毫的拖沓,平时不离身的红色外袍此刻安静的躺在地上,他卷起袖子随手拿了一只水瓢舀了满满当当的热水从头给周无落淋到脚。
  本来好心想给他洗洗头,却不想这一举动竟让他像一头受惊的小兽一样差点就要跳出浴桶!可能感受到了水温,又重静了下来。
  凤息见状将他按了回去:“本来就不好看,再脏兮兮的,更不讨喜了。”凤息低头笑意盈盈得看着周无落。
  见他也愣愣的看着自己,又是一阵笑声:“不光丑,还呆呆的,麓野那人当初咋会收你的!”
  “我也不知道!”周无落说的小声,语气里尽是委屈,却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再哭出来。
  “以后你就在无妄山吧。”说罢出门给周无落留了点私人空间,他在,估计那孩子也不好意思。
  麓野贪财好色,这两点这娃都没有,若是猜的不错,就是因为他丑的让人恶心麓野才要的,要了干啥?当然是拿来□□出气用!
  晚上外面还是风雪呼啸的,周无落裹着一层薄薄的纱衣瑟瑟发抖的敲了凤息的门。
  见凤息开门,他吸了吸鼻子,声音颤抖:“我,害怕。”
  凤息不禁好笑,他拿了衣服给他,他居然不穿,然后抖到他这里来了。
  “进来吧。”凤息说道,然后身子往旁边挪了一点,
  周无落便低着脑袋从他胳膊下面钻了屋里。
  房间里很暖,茶壶咕嘟嘟的冒着热气,那股好闻的味道又钻进了他的鼻腔,这味道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
  凤息经常去到下界玩耍,加之一个人独居惯了,居然忘了自己还捡了个娃回来的这件事。
  是以,周无落再见到凤息时已经是开春后,此刻凤息拿着锄头在挖地,周无落见到他,心中一阵欢喜。
  凤息看到来人是他,笑了起来:“是你啊,小东西。”
  听见那久违的声音,周无落埋头微不可查的勾了一下唇角,虽然是低着头,可余光却忍不住的看向凤息。
  “我……我来挖!”周无落拍了拍他那排骨一样的胸脯,自告奋勇道。
  凤息蹲在他面前突然想笑,半晌,还是把锄头给了他,然后坐在田埂上晒太阳,周无落余光看去,发现他今天没有穿红色衣衫,而是着了一身方便干活的白色短袍。
  嘴里还叼了一根茅草,哼着他没听过的小调!
  良久,周无落低头跑到他跟前跪了下来:“多谢师尊那日救我回来。”这句话真的隔了好久,一说完,脸色通红,他长高了不少,却瘦的可怕。
  可凤息听见这话却并不高兴,半天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才起身把嘴里的茅草扔了,一本正经道:“我不是你师尊,真若唤的话,也该是师叔。”
  谁要做你那恶心的师尊,麓野为人他最不耻,三两气力,思想肮脏,行为龌龊。
  周无落闻言,眼中的光芒暗了下去,“上神他,是不是也是嫌弃我难看?”想到此处,周无落包裹在宽大的衣服里面的身体,不住的发抖。
  许是下嘴唇用了力,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涌进了嘴里,他只觉得透心冰凉,凉到发苦。
  良久……虽不情愿,但也恭敬的喊了一声:“师叔。”
  凤息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应得高兴,抬手在他头上轻轻的拍了几下。
  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又转身对周无落道:“你挖累了就上来,我这次去下界带了几个小玩意儿,现在看来,倒是适合你。”
  他终于想起了这娃还需要吃饭,他还捡了个孩子。
  周无落闻言点了点头,等他挖完山下那块地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满头大汗的扛着锄头哼哧哼哧的往无妄山上跑。
  哪怕此刻他饿的已经快要倒了,可一想到可以见到凤息,于是咬牙坚持的往上爬,可师叔他,住的真高啊。
  周无落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凤息房里,炉子上的紫砂水壶冒着热气,这说明,他师……师叔,真的回来了。
  旁边放着一张睡榻,屋子里一尘不染,几件红色的袍子随意的挂在衣架上,书案上放着不少古籍,还有几本小话本。
  以及在地上放的端正的摇摇马!
  周无落原本就不对称的脸,现下直接开了一条裂缝,师叔他就是说的这个?认真的吗?
  穿鞋下床,外面太阳已经挂的老高,凤息将翻好的地里撒上花籽。
  凤息听见声音回头道:“你居然没有一点灵力。”
  周无落点头,他上山后除了挨打,便没人再问过他什么,是以,他确实什么都不会,唯一会的那几招,还是在无妄山学的,这也是他喊凤息师尊的原因之一。
  凤息起身,但看他的眼神却和以往不同。
  这孩子,大有来头呢!
 
  第三章:仙君骨折了
 
  
  午后夙玉送了一筐土豆上来,顺带带了不少肉食,夙玉是凤息收的最正儿八经的徒弟,也是无妄的劳模,大小事情凤息从不过问,都是交由他办,当然也包括这种送土豆的体力活。
  夙玉生的玉树临风,风姿卓越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因而,是隔壁山头姑娘们的梦中人,凤息简单的问了他功课后,便打发他下了山。
  走时看见地里正在喂鹿的周无落,不由得愣了一下,心道,师尊不喜人打扰,怎的这家伙在这里,一想到自己送上来的土豆,瞬间明白了,师尊是不用吃饭的,可这丑八怪需要。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他有什么特别,瞧见周无落那张堪比车轮碾过的脸时,他突然觉得,可能就是因为他丑吧。
  别说,还就猜对了,就是因为他丑,凤息才注意到他的。
  日落西山时,麓野恬不知耻的不请自来,自顾自的坐到凤息对面,然后和他一起吃起了花生米。
  “怎么不递个帖子过来?”凤息一脸嫌弃的问。
  麓野道:“烦!反正我都来了,你就别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