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杀花【完结】──可尧

时间:2021-01-06 03:20:33  作者:可尧

 

江南有位祁公子,体弱多病,终日撑着一把油纸伞。
有一天,祁家来了客人。
 
小有资产体弱多病受X家财万贯山庄庄主攻
 
超级短的小短文,几年前写的旧文,重新翻出来加了一点点细节。
梗是真的老,甜也是真的很甜。
 
 
  第 1 章
 
  
  “做天难做四月天,蚕要温和麦要寒。卖菜哥哥要落雨,采桑娘子要晴天。”
  ……
  杀花巷里,断断续续传来童谣和嬉闹声。
  江南多雨,可这雨已经下了数月有余。
  阴雨绵绵,总也见不到太阳。
  祁客倾换了守孝的麻布白袍,裹着披风,撑了把油纸伞,出了门。
  他祠堂待了一年。
  再次出门,祁客倾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墙角石块上的青苔颜色又重了几分,祁客倾绕远了,走的是往年不乐意走的永安街。
  他去了刚置办的铺子。
  沈休正抬着大小箱子往梨木桌上放。
  “公子,你怎么过来了?”
  沈休见他过来,着急忙慌地放下箱子,接过他手里的伞。
  祁客倾打开其中一个箱子。
  箱子是红木的,雕了繁复的花纹,里面内衬了绵软的锦帛,上面是各式各样的首饰。
  “我过来看两眼,铺子明日就能开张了吧?”
  沈休拿了旁边的一本厚厚的册子递给他。
  “可以的,这是铺子里现今所有首饰的式样和价钱,您要看看吗?”
  祁客倾翻开。
  铺子里采买的首饰大多是些素净的,寻常人家也买得起。
  翠绿点点、白玉莹莹。
  他抬头望街上看了一眼,雨停了。
  卖糖人的老伯推着他的老家伙从门口路过。
  糖浆的香甜顺着风飘到铺子里。
  江南条街叫永安街,横穿江南南北。
  城西有个小巷子叫杀花巷。
  杀花巷原来叫沙花,而非杀花。
  祖祖辈辈传了好多年,谁也不知道沙花前面是不是还有一个沙华。
  杀花巷有家姓祁的,娶了夫人多年,膝下无子。
  媒人隔三差五就要踩一次祁家的门槛。
  说的姑娘从城东到城西,从城南到城北。
  可这祁家没等来新夫人,却等来了个半大的孩子。
  这孩子病怏怏的,从他来的那天起,祁府便终日飘着药香。
  听府里下人说,倒药渣的那块地,原本附着层青皮,如今寸草不生。
  有说孩子是外面的女人生的,现在才领回来。
  也有说孩子是山脚上捡的。
  街坊邻居的说法换了一个又一个,这祁家人始终恍若未闻,自顾自过着。
  沿着杀花巷走到尽头,可以看到最大的那条河。
  记不得哪一年年前,河上多了一条画舫。
  轻纱袅袅,香风阵阵。
  江南的雨一场接一场。
  细雨、小雨、大雨。
  画舫上的纱换了一次又一次。
  如今上面的红漆也旧了。
  祁家那点事儿再也没有人提过。
  就像这条画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哪儿还有什么新鲜感。
  茶余饭后谈论的人家再换到祁家时,是祁家大丧。
  祁家家主病逝,夫人伤心过度,随他去了。
  早些年领来的孩子不过十二岁。
  平日素爱穿的红衫换了白袍,跟着家里的老管事忙东忙西,小大人似的。
  街坊邻居觉得新鲜,便总把他挂嘴边上,教训自家十四五岁还跟皮猴儿一样的不成器儿孙。
  时间久了,大半个城都知道城西有个姓祁的,父母双亡,年纪尚小,便知礼守道。
  可惜是个病秧子。
  祁小公子不爱出门,没有朋友。
  好些消息就困在不大的祁府里,再也传不出来。
  慢慢来,病秧子再次消失了。
  没有人在意,没有人留意。
  倒是街上新开的那家首饰铺子,提起来的人多了。
  江南阴雨连绵,那天是久违的晴天。
  祁客倾撑着伞,沈休跟在身侧。
  祁客倾生的漂亮,如今也才十四,脸上犹带稚嫩。
  平日里祁客倾多数待在家里,不常出门。黛青阁也进入正轨,不用他再操劳,只偶尔去看一看。
  上次出门还是一个月前,祁客倾纵是再老成,此时也是开心的,毕竟还是个孩子。
  看见路边捏糖人的小贩,祁客倾停了下来。
  沈休立马去掏了钱,依着祁客倾的意思,要了个小狐狸。
  卖糖人的换了人,老伯不再出来了,现在是他的儿子。
  东西做得没有老伯精巧,甚至有些憨态可掬。
  就在祁客倾拿了糖人,正准备走时,突然一个东西直直地朝他的脸飞来。
  祁客倾意识到的时候,东西已经近身,几乎不可能躲过去。
  沈休在他身后,察觉时也已经来不及。
  就在这时,一道墨黑的身影闪过来,徒手拦住了飞来的东西。
  祁客倾愣愣的,半晌才抬头。
  因着身高的原因,祁客倾往后挪了油纸伞,又抬起头,才看见他。
  是个身量很高的男子,样貌俊朗,不似江南人那般清秀。
  低头,伞下的小人呆愣愣的,手里拿着糖人,只盯着他看。
  嗯,是个漂亮的小孩。
  等这人转身离开的时候,祁客倾才回过神来。
  “谢谢。”
  有些急切的声音,透着股江南特有的软糯。
  他听见了,却没有回头。
  一身玄色长袍,墨一般隐入人群。
  “公子,惊扰了。”
  沈休走上前上下检查了一番,确定他没事儿才松了口气。
  沈休是管家的儿子,在外多年,武艺也算高强,从祁客倾来江南就一直跟着他。
  沈休暗了神色,刚才他离公子那么近都不能拦下来。
  刚才那个人,很厉害。
  祁客倾收回目光,一口咬掉小狐狸的尾巴。
  大街上依旧热闹,没人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祁客倾整理好思绪,来了黛青阁。
  “公子,您来了。”
  管事一见祁客倾来了,连忙迎上去,在屋角的桌子上摆了蜜饯。
  祁客倾坐在那想刚才那个人,想来应该是外地人。
  看他周身气度,不知道会不会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哥。
  祁客倾待在府上的时间太久了,这一点小插曲,足以让他觉得很有趣。
  沈休在一旁询问铺子近状。
  坐了一会儿,祁客倾收了思绪,拿起一旁的棋书随意翻看。
  祁客倾生得极好,红衫外披,书册在手,不动声色便吸引了周遭人的目光。
  正陪着小娘子看珠钗的华服男子眼睛眯了眯,不怀好意地在祁客倾腰身处偷看。待看到那张极美的脸时,□□熏心的他也顾不得身边还有个小娘子,捋了一把头发,抬脚就要往这边走。
  “呦,小公子。”一个轻佻的声音扰了祁客倾的安宁。
  祁客倾抬头,神色淡淡。
  “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娘亲呢?”梁淮手里拿着一把扇子,自诩风流。
  祁客倾幼年身子弱,吃了亏,如今看起来比同龄人瘦弱许多,坐在一边不说话的样子,倒真像个小孩子。
  祁客倾神色更冷,垂眸不再理会。
  梁淮抬眸往他身后看了一眼,眼底冷得吓人。
  男子一惊,若无其事地搂了旁边小娘子的腰,再也不敢往这边看了。
  “围棋?小孩子家家看得懂吗?”梁淮不依不饶,他这会儿闲得发慌。
  “不如哥哥教你?”说着就要动手。
  祁客倾气急,面上一片冰寒。
  他不常与人往来,一来便是个不看眼色又话多的,一时有些气恼。
  “沈休,拿棋盘来。”
  唤来沈休,祁客倾决定跟他玩一玩。
  只是这架势,看起来不像是要棋盘,更像是要拿刀。
  梁淮乐开了花,嘴上更是不饶人。
  “等下哥哥赢了你,可不要哭鼻子哦。”
  理所当然的,祁客倾输了。
  “哈哈哈,说了哥哥很厉害的。”梁淮笑得前俯后仰,一副放浪公子的模样。
  “不如添个彩头,再来一局。”祁客倾看一眼沈休,沈休立马知会,收拾了棋盘。
  “还来?哥哥都不忍心欺负你了。”
  梁淮说着疼人的话,眸中带着兴味。
  “若我赢了,把你手里的扇子给我。”祁客倾抬眸,不动声色。
  “若我赢了呢?”梁淮打心眼儿里觉得自己不会输,毕竟祁客倾还只是个孩子。
  祁客倾神色不变,轻声轻语道:“黛青阁任你拿走一样东西。”
  梁淮神色惊讶。
  “你家人不会揍你吗?你平时都是这么挥霍的吗?”
  祁客倾皱眉,这个人真的太聒噪了,比着夏天窗外的蝉还要恼人。
  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纤细的手指执一枚棋子落下。
  梁淮叹气,亏他还为他着想,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
  这一局,出乎梁淮意外的是,祁客倾赢了。
  梁淮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输了。
  “扇子。”祁客倾伸手。
  梁淮回了神,拿了扇子给他,叨叨着追问他刚才是不是故意输给他的。
  “小公子,你多大?”
  “你跟谁学的下棋?”
  ……
  祁客倾忍受不了他的聒噪,起身准备离开。
  沈休斜一眼梁淮,跟了上去。
  祁客倾心里烦躁,脑袋里也乱乱的,走到门口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沈休来没来得及伸手,祁客倾就落入一个怀抱。
  戚良寻低头,是他。
  祁客倾睡梦中,婶娘微笑的脸挥之不去,等他醒来,已经是傍晚。
  沈休伺候他喝了药,才说梁淮他们在外室等着。
  祁客倾眼睛红红的,梦里哭得太狠了。
  祁客倾出来的时候,梁淮赶紧迎上来。
  “小公子,你没事吧?该不会真是我把你给气着了吧。”
  再次听见这个聒噪的声音,祁客倾刚平复的内心,又烦躁起来。
  正欲开口赶人,却见一旁坐着戚良寻。
  戚良寻看他眼睛红红的,客气地问:“小公子好些了吗?”
 
  第 2 章
 
  
  戚良寻身量高挑,比梁淮还要高上半头。容貌上乘,脸色沉静平稳,周身气质更是脱俗。
  一天见了两次,没想到竟是这个话很多的人的朋友。
  祁客倾觉得事情巧得令人惊奇。
  他微微一笑,思及白日里的恩情,心里的烦躁也去了一大半。
  “好多了,多谢公子挂念。”
  梁淮凑过来又要闹。
  “小公子偏心啊,怎么良寻问了就答呢?”
  祁客倾不理,转身对着戚良寻。
  “天色已晚,不如在这里用晚膳,公子意下如何?”
  不等戚良寻开口,梁淮就急忙应了。
  “可以可以,小公子所言极是。”
  戚良寻也笑了笑,点头应下。
  祁客倾因着身体的缘故,素来口味偏淡。借着少有的机会,他吩咐了府上厨子,给客人做一些口味重一点的菜。
  趁沈休不备,祁客倾悄悄夹了一点加了辣子的菜,默不作声地红了脸,喝尽了杯子里的茶水还不够,又吃了好几口米饭才压下去。
  戚良寻余光注意到他的动作,微微勾了唇角。
  江南多雨,只一顿饭的功夫,外面就又飘上了绵绸的细雨,打湿了院子里那棵老槐树。
  这棵槐树很早就在了,听说至少有五百年。
  祁客倾来的时候它就这么大。
  婶娘说她嫁过来的时候比现在要稍微小一些。
  但叔父说她骗人。
  叔父从小在这里长大,槐树在他出生的时候就这么大。
  祁客倾听她们拌嘴,总是乐呵呵地笑。
  祁客倾望一眼压了层雾似的夜晚,抬手招来沈休。
  又对着戚良寻两人说:“这雨势看样子今夜不会停了,若是两位没有要紧事,就在府上歇下吧。”
  一向喜欢抢答的梁淮闻言没有说话,反而看向了戚良寻。
  戚良寻垂眸,神色似是有些为难。
  “我们二人初来此地,还未找到住处,今日便打扰小公子了。”
  梁淮看了戚良寻一眼,也跟着说。
  “打扰小公子了。”
  祁客倾掩面咳了一身,说不打扰,然后让沈休收拾了两间厢房出来。
  入夜,梁淮进了戚良寻的房间。
  这府邸不大,但收拾得雅致,连这临时整理出来的小厢房都挑不出毛病。
  戚良寻只着内衫,倚着床榻,拿了本架子上的书翻看。
  梁淮走过来摸了两下床上的帐子。
  “良寻,这地方真是不错,难怪你要住下。”
  戚良寻垂眸看得认真,翻了一页书,淡声说:“我们对这里不熟悉,晚上也不好找住处,明天一早出门找。”
  他随口一句,梁淮却上了心。
  “你说得极是,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等到事情办妥了我们再走。”
  说着,梁淮还拍了下手,显然很满意这个决定。
  戚良寻沉吟片刻。
  “不可,若是引来那些人就不好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