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太平长安》【CP完结】──盐盐yany

时间:2021-01-04 04:31:58  作者:盐盐yany


摄政亲王×新科状元 破案升官谈恋爱
天狩八年,先帝猝然离世,年仅六岁的新天子登基,手握兵权的宁亲王入朝摄政,楚太后垂帘听政,朝堂上党争激烈,入朝为官先得学会站队。
入京赶考的苏州才子少年意气,天性洒脱不受束缚,却阴差阳错夹在宦海浮沉中身不由己。
接连遇害的新科仕子,神秘失踪的棺内尸体,画中隐藏的绝世宝藏,山神娘娘的诡秘传闻……
李释就是他心里那座长安城,他趿趿半生而来,窥一貌而妄求始终,若有一日这城塌了,他就只能漂泊各处,再无安身立命之地。

  权势滔天万人之上王爷攻(李释)×风华绝代才貌双全状元受(苏岑)年上He
本文架空历史,求不考究
攻受年龄差十几岁
更新不稳定,但不会坑
谢谢观看!


第1章 茶楼
元顺三年春,长安城。
长安城里一条朱雀大街将整个外郭城一百零八坊一分为二,东边万年县,西边长安县,寓意万年长安。两县内各有一集市,分为东西二市,茶楼酒肆,胡商洋货应有尽有,货财二百二十行,邸邸林立,揽尽天下奇珍。
正值午后,东市一家茶楼里热闹异常,上至国家大事下至民生百态皆从一张张唇里翻吐出来。
一书生模样的青年人点下一壶龙井,不着急品,由着茶香弥漫,指节轻轻敲着桌面,睫毛呼扇垂下,根根分明,看似闭目凝神,却将一应声音都听进心里。
靠窗第一桌说的是张家的鸡啄了李家的菜,李家遂杀了张家的鸡,张家觉得几片菜叶子不抵自家的鸡,第二天寻着个由头打了李家孩子,李家不服气,当天夜里在张家院子里撒了一把发了霉的米……
苏岑摇了摇头换个面儿,转头去听里头一桌的话茬。
红绡坊里的姑娘芳心暗许跟着入京赶考的举人跑了,没过了两天却是这举人亲自把人送了回去,只道自己还要科考,便不要互相拖累了。那姑娘一身积蓄被骗了个干净,还被打了个半死,最后口口念着自己是状元夫人,怕是已经痴傻了。
有道这姑娘识人不清的,也有骂这举人冷血无情的,但众人也就当个笑话一笑了之,语气里皆带着淡淡鄙夷,没人会真去同情那姑娘,也没人会真去讨伐那举人。
事不关己才是民生常态。
苏岑微微睁了睁眼,一双眸子机灵地四周扫了一圈,最后定在两个青衫华裾的中年人身上,对这两人说的总算有了点兴趣。
老成些的那人道:“当今朝堂上有三个人不能得罪,一是当朝太傅宁羿,历经四朝,是先帝留下来的辅政大臣,人虽已有八十高龄,在朝堂上久不见其身影,却一言千金,仍是当朝举足轻重的人物;二是当今皇上生母,垂帘听政的楚太后,皇上年幼,一应事情都由楚太后拿主意,谁得了楚太后的赏识也便是得了圣心。”
压低了声音接着道:“第三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先帝的弟弟,当今圣上的四皇叔宁亲王李释。先帝驾崩时皇上年纪尚小,托孤于宁王,实则也是想利用宁王手里的兵权震一震四野,稳住他儿子的位子。几年过去宁王早已是威慑朝野的摄政亲王,手里有先帝御赐的九龙鞭,上打天子下斩群臣,连楚太后都得惧他三分。更有甚者,说先帝驾崩时留有密诏,若是当今天子无德,卿可取而代之!便是这封不知真假的密诏,使得如今朝中势力分作两拨,一拨是本着扶持幼帝的太后党,另一拨则是以宁王马首是瞻的宁王党。这入朝为官要做的头一件事,先得把自己拎清楚了是哪一党派的人,不然就得等着被两边敲打吧。”
苏岑敲着桌子不禁黯然,要当官先得学会站队。
“啊?”另一人焦急问:“那该选哪边是好?”
“这两方势力旗鼓相当,”那人接着道:“楚太后有右相,宁王便有左相,太后这边有礼吏户,宁王那边就有兵刑工,文臣们大都本着匡扶正主站在楚太后这边,武将们却信奉当年与他们并肩作战的宁王,表面上看太后党虽是要压宁王党一头,实则宁王手里却攥着北衙禁军的节制权,是把宫城内人的性命握在手里。两方不相上下,在朝堂上斗得如火如荼。”
“那皇上呢?皇上虽年幼但总该有个倾向吧?日后接管大统这两方势力不就立显高低了吗?”
那中年人左右环视了一周,趴在那人耳边耳语了一句,那人登时脸色大变,茶水都洒了出来。
“不臣之心……”苏岑敲着桌面轻声道。他虽听不见两人说了什么,却略懂一点唇语,再加之一点揣摩,轻而易举就读出了其中寓意。
他每到一处地方就喜欢找个热闹的场所去听那些当地人谈话,虽不见得都是真事儿,其中难免有情感偏倚,却也能窥得个大概。
像方才那两人所言,宁王有没有不臣之心不好说,但两党争斗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二少爷,咱们回去吧?”趴在一旁的小厮一脸怏怏地抬起头来,“抓紧时间还能再把四书五经看一遍。”
明个儿就是科考的大日子,别人家的仕子都是恨不得不吃不睡一头埋在书里,他家这位爷可倒好,跑到茶楼里闭目养神来了,这要被老爷知道了,指不定又得气的卧床不起。
“你要是觉得无趣便先回去罢。”苏岑挑眉看了他一眼,眼角眉梢宛若二月春风。
阿福却是心头顿寒,头摇的像拨浪鼓,老实趴在桌上不说话了。
上次二少爷这么笑还是在三年前,春风满面地辞家而去,奔赴科考,结果没等出了他们苏州地界就换了行程,全国名山大川访了个遍,就是没涉足长安城。一年后回到家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哭诉,自己在赶考途中被山上的一伙土匪掳回去当了一年文书先生,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演的那叫一个绘声绘色娓娓动听。老爷夫人一通怜惜,好吃好喝伺候了一年,直到一年前一纨绔子弟找上门来,问何时两人再结伴出游,这才泄了底,被老爷吊在树上一通好打,如今身上还有没消下去的鞭痕。这次再来赶考,便派了他随身跟着,扬言再整什么幺蛾子父子俩就断绝关系,这才一路顺遂地到了长安城里。老爷更是直接在寸土寸金的长安城里给他置办了一套宅子,长乐坊内,毗邻东市,离着兴庆宫就一条街,虽只有二进二出两个院落,却足抵万金。苏老爷虽是商贾出身,却一心想着让自己儿子从政,光耀门楣,下这血本的意思很明确,这次考不中便住在长安城里,三年之后再考,什么时候考中了什么时候作罢。
话说这二少爷也确有读书的天分,其他同龄孩子还在“人之初,性本善”之时,这人便已经中了县里的秀才,更是在十六岁那年一举拿下乡试解元,再然后……人就跑了。
一张人畜无害的面皮下,掩盖的却是一颗蠢蠢欲动的心。
如今能把人送到这天子脚下已实属不易,阿福也不敢再奢想让人回去看什么四书五经了。
本是百无聊赖趴在桌上看着自家公子在那闭目养神,一阵茶香飘过,阿福不由抬起头来。
一个伙计模样的人正提着个长嘴铜壶挨桌添水,只是这人穿的虽像个伙计,身段脸蛋却都不像这种店里的伙计该有的,一副杨柳腰扭的比那女子还多几分韵味,一双桃花眼更是有意无意上挑着。借着添水的契机,几个人不轻不重在他身上揩一把,人也不恼,嬉笑着打闹回去,被人抓住葱白腕子轻轻一扯,便轻若无骨地倒在那人怀里,拉拉扯扯一副雪白肩头便露了出来。
只怕不是来添水的,而是来添情致的。
阿福目瞪口呆。他知道长安城里民风开放,但断没见过光天化日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小倌。心里一边叫着非礼勿视,一边却又移不开目光。
一回神正对上自家少爷一副了然的目光,挑眉看着他:“出门左转两条街好像有家小倌馆。”
阿福面色一红,再不敢抬起头来。
只闻一股茶香倾至,再是一只芊芊玉手提起茶壶盖,小声咦了一声,话里含着笑:“这位公子莫不是觉着我家茶不好,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怎么点了茶又不肯喝,水都凉了,多暴殄天物呀。”
苏岑抬眸看着他:“暴殄有之,天物却谈不上,我点的是明前龙井,明前茶一叶一芽,冲泡起来颜色虽清淡茶香却幽远,你这明显是雨前茶,初春茶树一天一个样,你这茶比明前茶足足晚了半个月,何来天物之谈?”
“公子懂得好多呀,”那小倌面无愠色,反倒含笑拿那铜壶长嘴挑了挑苏岑下巴,语气轻佻:“只是公子不喝,下次我便不来给公子添水了。”
苏岑倒是会意地一挑眉,斟了一杯递到阿福面前,“喝了吧,别辜负了人家一番美意。”
那小倌一笑,添了一杯茶的水量,提着铜壶去了楼上。
“二少爷……”阿福皱眉看着那杯茶。
苏岑自己拿过来一饮而尽,茶香幽韵,是明前茶无疑。
作者有话说:
开个新坑,谢谢大家观看
本文架空历史,因为背景设在长安城,一些东西还是按照唐朝的规制。架空朝代为大周,下面是这个朝代的一些信息,后文可能会用到,做个参考。
庙号→年号→在位者→在位时间→简介
太祖→武德→李成→二十六年→开疆拓土,创立朝代
太宗→永隆→李彧→二十三年→手段狠绝,雄才伟略
神宗→天狩→李巽→八年→体弱多病,英年早逝
中宗→元顺→李濯→六岁登基的小天子,当前在位者


第2章 刺客
苏岑顺着那小倌身影往楼上看去,楼上皆是套间雅座,小倌上了二楼直接往里去,进了靠近扶栏这边的一个小间,垂着一片轻纱帐子,隐约可见帐内人形,里面情形虽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却总觉那帐后有副目光在对着他。
“二少爷……”阿福小心翼翼唤道。
二少爷对这小倌一刻不离地盯着,该不会是……看二少爷这势头,今年能高中的几率不大,到时候再在长安城里养起小倌来……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他都该考虑给自己攒钱买棺材了。
苏岑回了回头,笑问:“你看他怎样?”
“?!”果然!
阿福吞了吞口水艰难道:“二少爷,路上我有什么照顾不周的您尽管打我骂我,阿福十岁进苏家,一日未敢偷懒,日后定然也一心一意好好伺候您,求二少爷饶我一命吧!”
话至最后已然涕泪横流。
苏岑:“……”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忽闻楼上一阵脆响,杯盏落地,苏岑刚一回头,就见那小倌被从楼上一掌推下,楼下众人一声惊呼,只见那小倌直直坠地,贴近地面身形诡捷一翻,竟是稳稳落地。
再见楼上一人飞身而下,直直冲着那小倌过去。
小倌侧身一闪,避开有力一击,紧贴着打来的一拳身影诡异地闪到那人身后。但追来那人却也不是吃素的,电光火石间利刃出鞘,剑柄向后一抵,重重顶在那小倌腰上。
小倌吃痛地皱了下眉,好在反应依旧迅速,在剑锋扫来之际急急后退,心下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余光一撇,一个侧身闪到苏岑身后。
正在一心品茶的苏岑下一瞬脖子一凉就抵了利刃边缘上。
苏岑:“……”
“让开!”那持剑人冷冷道。
他当然想让开,若不是腰间也抵着一柄暗箭的话。
他今日出门定然没看黄历,如若不然如今应该在家沐浴焚香斋戒一日。
只见身后小倌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娇声道:“公子救我!”
苏岑斜睨了一眼紧贴着自己脖子的利刃,小心翼翼用指腹推开了几寸,这才仔细打量了一眼眼前人,身高足有八尺,眸光浅淡带着琥珀色泽,一身侍卫打扮,身上的凛然气息让苏岑不由吞了口唾沫,小心道:“这位兄台,有话好好说,动刀动枪伤了无辜就不好了。”
阿福这才回过神来,上前一步刚待理论,被人一个眼神吓退回去。
侍卫冷声道:“这人刺杀我家主子,把人交出来。”
小倌从苏岑背后探头出来辩道:“明明是你家主子光天化日对人家欲行不轨,恼羞成怒还想杀人灭口,大家给评评理,这长安城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鉴于这小倌方才在楼下走了一遭,那脸蛋身材也都是有目共睹的,众人纷纷就信了这小倌的话,不敢大声言语却都私底下小声对着那侍卫指指点点起来。
那小倌越过苏岑对那侍卫挑眉一笑,说不出的风情却只换来一个眼刀。
苏岑借机往楼上看了一眼,那人依旧隐在幔帐后头,不动如山端着一只杯盏,虽看不详细,却还是觉得那人像在看着他。他甚至能从那影影绰绰的身形中读出一抹饶有趣味的笑意来。
一股无名火无由而起,苏岑收回视线,原本只想着尽快脱身,却突然梗着脖子上前一步:“你道他要暗杀你主子,他却道是你们欲对他施暴,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之前,人我不会交给你。”
小倌一愣,悄悄收了手里的暗箭。
阿福却暗叫一声糟了,东市这边因毗邻皇城“三大内”,住的多是些达官显贵,房顶掉片瓦都能砸死好几个当官的,更何况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等闲人家,楼上那位主子指不定是什么大人物,忙在后头扯了扯苏岑衣袖,却被人一甩手挣脱开来。
苏岑接着道:“你道他行刺你家主子,那他与你家主子何仇何怨?是投毒还是暗杀?凶器何在?有何证据?”
“凶器是寸长的钢针,射入房顶没了踪迹,至于何仇何怨,”侍卫眼神一眯:“抓回去审了自然就知道了。”
“那也就是说你没有证据,”苏岑挑唇一笑,“人若让你带回去了,那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把人糟践完了再屈打成招,到时候是非黑白还不是全凭你们一张嘴,他有冤屈向谁申去?”
众人纷纷称是,小倌在人身后忙不迭点头。
侍卫冷眼一扫,周遭瞬间没了言语,沉声道:“这人身上应该还有发射暗器的机栝,扒了他的衣裳一看便知。”
苏岑一愣,回头看了那小倌一眼,只见人一副惹人怜的模样,拿袖口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大家伙儿看看,这人竟还想光天白日扒人家衣裳,我虽不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也断没有任凭你们这么侮辱的道理!”
侍卫不为所动:“要么扒衣裳,要么人我带走。”
那小倌求助地看了苏岑一眼。
苏岑暗自叹了口气,东西这人肯定还带在身上,被搜出来只怕难逃一劫,心想自己这是跟着上了贼船了,无奈回头道:“这人方才我已经验过了,身上没东西,”再扫一眼周遭的人:“你若信不过我,这里好些人都替你验过了,那些方才动手动脚的兄台们麻烦出来做个证,可曾摸到这人身上有什么机栝?”
几个人摇了摇头,一想这便是承认了自己是个浪荡子又纷纷不动了。
但就方才那几个已然够了,苏岑笑道:“你看,我们都说没有,你若还是不信硬要扒人衣裳,难免惹人遐思,莫不是觉得自己主子没能得手便先让人睹上一眼为快罢?”
那侍卫剑眉一横:“放肆!”
“祁林。”
一声低沉嗓音自楼上传来,如一坛陈酿打翻在浓浓夜色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