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豪门寡妇后我和女主在一起了》【完结+番外】──空煜锦

时间:2021-01-04 03:02:06  作者:空煜锦


双料影后俞甜穿成豪门美艳寡妇,被迫绑定恶毒继母系统。
按照系统要求,她必须保持人设做一个愚蠢无脑蛮横无理的恶毒继母,以拆散男女主为己任,做一块合格的垫脚石。
看着眼前斯文俊秀的女主傅依茗,俞甜抬起下巴嚣张嫌弃的把支票扔了过去:离开我儿子!
不想傅依茗支票接了,转头温柔的看着她:现在我恢复单身了,我可以追你了吗?
俞甜:??
甩出去的支票又被傅依茗递回来:拿去,这是见面礼,随便花。
俞甜:!!
接着一摞剧本放到俞甜面前:都是大制作,随便挑。若是都喜欢那就挨个来。
俞甜:爸爸!!
*
所有人都觉得俞甜疯了,不光出柜,还公然和傅依茗出双入对。
两人一起参演双女主大剧,一起参加恋爱综艺,狗粮撒出屏幕内外。
霸总:你和她没结果的,她爱的只是我。
俞甜勾着傅依茗的下巴亲了一下:亲爱的,告诉他谁是世界上你最爱的人。
傅依茗满脸的宠溺:是你。
霸总:??!!
表面清秀斯文内里黑化女主x美艳无脑恶毒小后妈
本文将于8月29日从第29章 入v,入v当天发三章。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也请继续支持。
本文很甜,也很无脑,头一次写娱乐圈文不喜欢请默默关闭不要喷我,作者超级玻璃心。

第1章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不久前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儿就刮起风下起雨,电闪雷鸣也跟着凑热闹似的汹涌而来。不远处的海水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拍的人心都开始震荡。
【叮咚,本系统已为宿主自动开启恶毒继母模式,请按照系统给出的提示进行剧情。】
【在本书中原主是一个无脑愚蠢、飞扬跋扈的恶毒继母,请宿主严格维持本人设做一个合格恶毒继母!】
俞甜忽略掉脑中哔哔了许久都不停的机械声音,转而将注意力挪到对面说话的女人身上,心里不断的重复着俩字:tm,尼玛……
“照理来说我们该喊你一声大嫂,但你和大哥刚结完婚大哥就去世了,外头的传言很不好听。”
“当然,我们齐家是相信你的,你也年轻,未来的路也长,我们齐家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所以你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另找其他归宿。在这一点上我和耀天都是支持你的。”
女人坐在沙发上腰背挺直,染了墨绿色指甲的手指搭在膝盖上,说话时下巴微微抬起,看向俞甜的目光中了些许的不屑和怜悯,但说出口的话却冷漠又理所当然,“但是有一点,我们齐家的产业只能姓齐,你与大哥毕竟是结了婚的,我们也不会亏待你……”
脑海里叮叮咚咚的声音仍旧在告诫俞甜该如何维持人设,俞甜揉了揉眉心再看对面人时有些不耐烦,她再差也是个演员,还用得着这破系统教?
眼前正喋喋不休下巴快抬上天的女人是她如今这具身体的小姑子,曾经齐家总裁齐如海的亲妹妹齐妙音。旁边坐着的是她的丈夫,夫妻俩脸上都挂着势在必得的信心。
而在俞甜左手边沙发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是齐如海唯一的儿子齐耀天和他的女朋友傅依茗。
男的帅,女的漂亮,看起来天生一对,是她穿书的男女主角,男主也是她现在身份的继子。
“所以呢。”
俞甜没等齐妙音说完,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你的意思是给我一些钱然后让我滚出齐家,是这意思吗?”
齐妙音一愣接着心中鄙夷,不愧是暴发户的女儿,说话粗鲁行事粗俗,脑子又蠢,说话完全不过脑子,要不是这张脸委实好看,她大哥也不可能被迷的五迷三道的非得娶回家来。
以前大哥在的时候还装模作样一副温柔贤惠的样子,现在想来只是为了嫁进齐家了。如今大哥没了可不就露出丑陋的嘴脸了?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拦着大哥先去登记又结的婚。
齐妙音舒了口气将怒气压下,脸上精致的妆容抖了抖继续道,“我们的意思是你还年轻不应该埋没在齐家大院里……”
“我当然知道我还年轻,”俞甜听着脑中叮叮咚咚的声响更加不耐烦了,“我嫁给了齐如海,哪怕你的年纪能当我妈了你还是得叫我大嫂,齐家的产业是齐如海的,他死了,他的财产我难道不应该继承?按照法律来说你连第一继承人都不是,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的?至于我以后会不会埋没在齐家大院是你该管的?你是哪个茅坑里的神仙管到我身上来了!”
俞甜的话说完,客厅里一片寂静,齐妙音夫妻不可置信的看着俞甜。
冷不丁的,一声轻笑打破了可怕的尴尬,齐妙音恼羞成怒脸色涨红看向始作俑者,“连你也敢嘲笑我?”
被点名的傅依茗不怎么真诚的歉意,“抱歉,没忍住。”
傅依茗人美性子柔,在书中是男主齐耀天的白月光朱砂痣,也是文中的傻白甜女主,这样的女主和男主的感情必定不是一帆风顺的,所以绊脚石从来也不止一块,其中就有齐妙音。
齐妙音瞪了傅依茗一眼,看在齐耀天的份上没吭声。
傅依茗唇角还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双眸落在俞甜身上时却是意味深长。
然而俞甜并没有注意这书中的傻白甜,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脑中系统终于在长篇大论后做出最后的结论,【请宿主维持人设,做一名合格的垫脚石,为男女主的感情发展发光发热,为剧情的发展做出宿主应有的贡献。】
俞甜听着这没有感情的电子音不由说了句脏话,“艹!”
“你还敢骂我?”齐妙音被气的浑身颤抖,声音都不自觉的大了些,“你、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你怎么嫁给大哥的你不知道吗?”
俞甜被她尖刻的声音刺的耳朵疼,她作势掏了掏耳朵,嗤笑道,“你这是想和我比谁的嗓门大吗?”
齐妙音哑然。
要比嗓门大谁能比的过俞甜,白瞎了这好名字,人不仅蠢还飞扬跋扈,一哭二闹三上吊,哪一样是眼前的女人不会的,偏偏她的傻大哥看不见,还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认识没几天就领了证还大张旗鼓的娶回家来。
【按照剧情作为暴发户的女儿,恶毒继母舍不得齐家的家业,面对齐家人的逼迫,恶毒继母将同样心怀不轨的齐妙音赶出齐家别墅。】
俞甜试着在脑中询问:不完成怎么样?
机械音突然变得尖利:【警告!宿主不按剧情完成本系统给出任务,会死哟~】
后头的那个哟还拉长了尾音,就像在嘲笑俞甜一般。
俞甜收敛了心神,将双腿搭在定制版的紫檀木茶几上,神情傲然的看着齐妙音,劈头盖脸就道,“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有资格质问我?呵,难道该滚蛋的不是你吗?”
其实俞甜原本的个性挺佛系,但这破系统却要她维持人设做一个恶毒继母,为了活着,她也只能让自己看起来嚣张跋扈一些,无理取闹一些了。她说了这几句话之后竟然发现做一个无理取闹蛮横跋扈的人其实挺爽的。
齐妙音顿时气的浑身发抖,“你、你!”
她自诩有教养,自然拉不下脸来和俞甜一样对峙。
齐妙音不由看向齐耀天道,“耀天你怎么说?”
齐耀天神色淡漠,看都没看齐妙音一眼道,“俞阿姨是爸爸娶回来的,那么俞阿姨就是齐家的女主人,姑姑是不该这样对俞阿姨说话。”
听到齐耀天的称呼俞甜嘴角抖了抖,这老儿子叫阿姨叫的还真是毫无压力。
齐妙音顿时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脸上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了她此刻的惊诧,“耀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齐耀天站起来朝俞甜微微鞠了一躬,“俞阿姨,希望以后我们能相处愉快。”
齐妙音居然被忽视了。
俞甜靠在沙发上,抬眸瞥了眼这便宜老儿子,也就是本书的男主角,霸道总裁齐耀天,果然如书上所说冷静淡漠、气势逼人,尤其那张脸更是如刀削斧刻,帅的人神共愤。
只是她领的可是恶毒继母的人设,要为了剧情的发展发光发热,不光不能舔颜还得对霸总心怀恶意,时时刻刻给霸总添堵。
但眼下,俞甜任务是将齐妙音赶出齐家别墅去。
她朝齐耀天露出一抹老母亲的欣慰微笑,得意的看向齐妙音道,“所以,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
齐妙音身形晃了晃,恨铁不成钢的瞥了眼齐耀天,然后哼了一声提着包气势汹汹的朝门口走去。
门打开了,外头风雨如注,齐妙音看了眼大雨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然而回头对上俞甜嚣张又恶劣的笑脸时,齐妙音皱了皱眉头又回来坐下了。
“这是我哥哥家,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俞甜:“……”
再不走她脸上的表情都维持不住了……
“外头风雨太大,是不该让客人这时候走的。”一直维持着笑容沉默不严的傅依茗温柔道,“耀天你说是不是?”
齐耀天点点头,目光扫过傅依茗时温柔又宠溺。丝毫没有察觉将自己亲姑姑定义为客人有什么不妥。
恶毒继母有些牙酸,凭什么他们就能谈恋爱,她只能当恶毒继母,不甘心~
俞甜心里全是吐槽,目光落在齐妙音身上,决定找回场子,“小妹脸色不好,可是生病了?”
齐妙音瞪了她一眼,很想说是被她气病的。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也好意思叫她小妹!
俞甜突然捂嘴笑了笑,“小妹还是绷着脸比较好,脸上的皱纹看不出来。不然让人看见估计得误会你是我奶奶级别的了。”
“愚蠢!”齐妙音懒得理会俞甜,讥讽的吐出俩字后便闭口不言。在她看来跟俞甜这样的女人说话本身就降自己格调,她是疯了才打算和这样的女人对峙,实在有失身份。
俞甜不可置否,破系统给她的人设的确又蠢又傻比。
但人设如此可不代表她乐意听别人骂她愚蠢,俞甜看着齐妙音嚣张道,“我就是蠢也是你大嫂,分分钟能让你滚出去淋雨。”
齐妙音脸顿时僵住。
傅依茗忍不住又笑了一声,齐耀天满含宠溺道,“别闹。”
俞甜拒绝吃狗粮,本着恶毒继母的人设她恶劣的看向齐耀天,“儿子,叫妈!”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开张,求收藏求评论,头一次写百合,不当之处多多包涵!


第2章
作为一个曾经得过影后奖项的演员来说,演好一部戏并不是很难,前期多揣摩剧情人物多提升演技都能做到。
但将戏里人设搬到生活中,让她照着戏里的样子去生活,俞甜觉得是有很大难度的。
尤其现在绑定什么恶毒继母系统,不保持人设按照剧情走还要死人,这可真是吓坏她的小心肝儿了。
以她对恶毒继母的理解来看,要想做一个成功的无脑愚蠢继母,首先就要体现在以势压人。如今这身份最大的优势是霸总他爹亲自登记娶回来的。
不管霸总出于什么原因反水竟然支持她,对于她提出的不合理要求都该接受,该做的嚣张事却不能少。
俞甜看着齐耀天脸上宠溺的表情慢慢皲裂感觉挺爽的。
让你撒狗粮,老娘让你噎着!
齐耀天看着俞甜慢慢笑了笑,“俞阿姨真会说笑。”
俞甜耸了耸肩笑眯眯的说,“没开玩笑,我是你爹的老婆,继母也是母,乖儿子,以后要孝顺我哟。”她现在拿不准这个便宜儿子的性子,为了狗命还是不逼迫他继续叫比较好。
说完她转身往沙发上一座,嚣张道,“人都哪里去了?我饿了!”
齐耀天嘴角抖了抖,有些不确定这继母是真蠢还是假蠢了。
这时陈管家和一女佣迅速过来,躬身问道,“太太,离着饭点还有一段时间,若不先准备一些甜点?”
俞甜偏不,“不,现在就做正餐,我喜欢吃的都来一份。”
管家的脸上有些僵,“太太喜欢的……”
“怎么,我喜欢吃什么你们都不知道?”俞甜看着眼睛一个劲儿往齐耀天那里瞟企图寻求帮助的管家冷哼一声,“你被解雇了!吃里扒外的东西,你怕是忘了我的名字还在我死鬼男人的户口本上吧?你是忘了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我男人刚死你们就合起伙来欺负我是不是?”
“太太!”陈管家顿时大惊,连忙道,“我这就让厨师安排,不过为了担心太太饿着我这就让甜点师父先做一些甜点过来给太太垫肚子。”
说完这话陈管家转身离去,敬业的态度令俞甜都佩服。
齐耀天和齐妙音等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微妙。
俞甜耸了耸肩,笑的一脸无害,“看看,有些人不给他点颜色瞧瞧都不知道这家是谁在当了。”
被指桑骂槐的齐妙音气成河豚,脸上的粉都要往下掉了。而齐耀天却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小继母,眸中一抹异样闪过。
适应最良好的反倒是傅依茗,她笑着道,“俞阿姨做的对。”
俞甜目光挪到她脸上,一脸的嫌弃,“你是哪里钻出来的?长辈说话也轮得到你插嘴?”
傅依茗脸上笑意不减,轻轻一笑,“俞阿姨教训的是。”
俞甜:“……”
这就是女主吗,圣母?傻白甜?
她怎么感觉这女主是个傻子呢,受虐狂吗?是觉得她说话说的太温柔了?难道还要再恶毒一点?
“哼。”俞甜下巴抬的老高,不屑道,“别以为你巴结我就能让我改变主意,我是不会成全你们的!”
傅依茗脸上闪过无奈的笑容,“俞阿姨不要这样说。”
一旁的齐耀天目光扫过傅依茗的脸,看清她脸上表情时眉头挑了挑,他似乎看见了宠溺?
什么跟什么。
齐耀天握住傅依茗的手道,“依茗,今日大雨,要不你留下来?明日周末正好不用上班。”
他说话时双眸深情款款的看着傅依茗,但在俞甜看来就是粘腻的宠溺,让她看的好不心烦。
俞甜怒瞪着齐耀天道,“你爹才刚下了葬你就想着泡妹,你敢对着你爹的在天之灵再说一遍吗?”
齐耀天的脾气处于爆发的边缘上,忍着一口气平静的说,“依茗住客房。”
“哼,别以为你们小年轻打的什么主意。”俞甜翘着二郎腿一脸的鄙夷,“不就是明面上住客房然后晚上的时候再搂到一起吗?当我不知道?”
傅依茗温柔的摆摆手,“俞阿姨,肯定不会这样的,您放心,在长辈家里我们会谨守礼仪的,若是您还不放心,我可以给您写一份保证书,结婚之前肯定不会睡在一起。”
“依茗你……”齐耀天有些惊讶,转瞬又有些气闷,他留着这蠢继母是为了牵制姑母,可不是用来牵制傅依茗的。
傅依茗轻轻的摇摇头对齐耀天道,“耀天,俞阿姨是你的长辈就是我的长辈,我们要孝顺她。”
语气义正言辞有理有据,果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白甜!
俞甜对这女主竟然挺满意了,她脸上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模样欣慰道,“耀天啊,多学学人家傅小姐,这思想觉悟就是高,你这觉悟要是搁在六七十年代都找不到对象。”
“多谢俞阿姨夸奖。”傅依茗面上露出欣喜,开心道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