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大祭司》【完结+番外】──作者作者:老肝妈

时间:2020-12-31 21:36:45  作者:老肝妈

 

 
  致读者: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代入现实。源于薛定谔,全是莫须有。【加满狗头.jpg】
  【看到评论区有妹子问了,我说一下:日更的!小红花为证!卡文会提前通知,已完结四本。放心跳,在填了在填了!】
  排雷1:男人X男人,我不想分攻受,俩直男谈恋爱吧,能苟到一起就不错了。
  排雷2:爱玩梗,不喜点叉,谢谢绕行~~
  排雷3:不生子!不生子!不生子!俩大老爷们儿生什么孩子?!
  狗文案无法描述狗正文一言难尽的狗内容——
  来到地球之前,纪斯拼命拴住队友:“放着我来!你们温柔点,再打下去世界就核平了!”
  来到地球之后,队友拼命拉住纪斯:“放着我来!求你了!不要动手,你会把地球打穿的!”
  仙风道骨,嗨到入土。
  玄学救世,科学超度。
  南无阿弥陀佛,福生无量天尊。
  相遇是你我的命数,要是不信,你就点开本文的“开始阅读”。
  ***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斯┃配角:司诺城┃其它:狗队友大型蹦迪现场
  一句话简介:莫比乌斯环
  立意:寻求本真
  作品简评:
  轮回世界的满级大祭司纪斯降临在千疮百孔的地球,直面了物欲横流的世相。为偿还一段因果,为达成最终目标,他向这个沉沦谷底的星球伸出了援手,带领一叶障目的人类真正见识到世界之广大,宇宙之浩渺。本文语言诙谐幽默,通俗易懂,将惊悚悬疑的因素和思想升华的内涵结合在一起,使剧情高潮迭起。男主与友人面对重重险恶,依然不负本心,让人在爆笑和感动中领悟到寻求本真的立意,感受到积极为人的真理。
 
 
第1章 第一缕光
  纪斯,生于江南腐书网,蒙荫钟鸣鼎食之家。
  他品貌出众、气质卓绝,上承祖辈的手段教养,下启平辈的风骨榜样,是一名标准的世家嫡长子。
  如无意外,他将科举、定亲、成婚。往后几十载宦海沉浮,为家族的兴衰鞠躬尽瘁。
  然而,命运一朝手滑,不小心拖着他拐错了方向。之后,他的经历譬如一场雪崩,崩碎了他的人生,崩坏了他的涵养。
  事情的起始是在一个看似平常的腊月,失足落水的庶弟高热三天不退,侥幸苏醒,竟是性情大变。
  不爱读书倒也罢了,年仅十二就沉迷女色……那也算了。
  饶是庶弟跑出门结交三教九流,与人称兄道弟、拉帮结派,纪斯都能做到睁只眼闭只眼。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妄动世家的根基。
  庶弟喝到兴头,掷杯吼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是想做什么,嗯?
  落草为寇再举旗造反吗?你真不如淹死了干净!
  纪斯微微一笑,既然警告和提点都不顶用,庶弟又莫名其妙地对他恨之入骨,那他只能勉为其难地搞死了他。
  殊不知,庶弟的棺材板刚钉扎实,长辈便告知他一个消息,与他门当户对、以后有极大可能成为他正妻的莫家嫡小姐失足落水,醒来后性情大变。
  不情愿联姻倒也罢了,女扮男装溜出去做生意……那也算了。
  饶是莫小姐左牵东方大哥,右挽南宫少侠,前呼西门杀手,后拥北堂小弟,纪斯都能当作笑话看。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妄想拖他下水。
  莫小姐绣帕一抬,猛虎落泪:“我心悦你!但为了我的家族,我的夫君只能是纪家的嫡公子!”
  这是在暗示什么,嗯?
  让你的东南西北来刺杀我吗?你当初还不如淹死算了……
  纪斯微微一笑,既然对方非要拿他当挡箭牌,那他只能勉为其难地帮隔壁清理门户了。
  于是三个月过去,棺材铺子的生意愈发见好。
  可谁知这厢的头七刚过,重回书院的纪斯就听好友说道,跟他极不对盘的一名纨绔子弟失足落水,清醒后性情大变……
  闻言,纪斯难得陷入了沉默。
  将满十五的少年想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容易落水?这等落水必被救,清醒必定变,转性必然针对他的怪事,实属罕见。
  莫非是那水有毒吗?
  不过,水有没有毒,纪斯无法验证。纨绔子弟的脑袋有没有进水,他倒是能给出肯定的回答。
  当对方坚定地对拥趸说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又坚定地对花魁说出“有妻如此,夫复何求”,更坚定地对陪读说出“竖子纪斯,昨日欺我辱我,来日我必百倍奉还”时,纪斯就明白这厮跟前两只落水狗没有任何区别。
  得搞死。
  半年后,该纨绔子弟人一躺布一盖,在嘹亮的唢呐声中走得分外憋屈。而纪斯则差人收拾行囊准备上京,打算远离这方动不动就有人失足落水的江南水乡。
  小厮疑惑道:“公子,我们为何不走水路?”
  纪斯叹道:“我怕自己失足落水,醒来后性情大变。”
  北方水少,想来合了他的八字。遗憾的是,等纪斯入驻京城外祖家,当晚就得知了一个噩耗,左丞之女失足坠马,醒来后性情大变!
  纪斯:……
  贵公子的素养终是绷不住他心头的险恶了。他确实没想到,北方兴的不是失足落水,而是失足坠马。他拦不住北方人爱骑马,正如他拦不住南方人爱游湖一样。
  所以,死局?
  只是左丞与江南纪氏八竿子打不到一处,或许是他想多了。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左丞之女对他有天然的恶意。大概坠马的比落水的厉害些,此女像是开了天眼,给他使了不少绊子。
  让学子排挤他倒也罢了,纵容武生挑衅他……那也算了。
  饶是画作被毁、诗词被烧、暗探被拔除,纪斯都能平静对待。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妄图污蔑他科举舞弊。
  左丞之女心黑手狠扎小人:“你一日不死,我一日难安!”
  这是在打算什么,嗯?
  但凡那匹马的蹄子踩得精准些,你都不必如此难安了,真不如死了清净。
  纪斯微微一笑,开始了漫长的布局和反击。耗时一年半,刨出左丞贪赃枉法、通敌卖国的证据若干,直接把这一家子端入了天牢。
  此间事了,纪斯已被磨炼得淡定万分,哪怕小厮踉跄入内,他也能从容地品茗,问一句:“说吧,这次是谁失足坠马,醒来后性情大变?”
  小厮大吃一惊:“公子料事如神!”
  纪斯心头一声冷笑,他什么场面没见过。
  小厮悄声道:“太子失足坠马,醒来后性情大变。”
  纪斯捧着茶的手微微一抖,这场面他真没见过……
  深吸一口气,为求自保,也为了家族,纪斯不得不介入夺位之战。千挑万选,他决意栽培一个既不擅长骑马,也不会浮水的皇子,远猎场,拒泛舟,图的就是他这份“安全感”。
  落子无悔,暗斗三年。纪斯怼翻了前太子,捧出了新皇,将江南纪氏推向了大族顶峰。
  俗话说“飞鸟尽良弓藏”,纪斯不求封王拜相,只求远离这个动不动就有人失足坠马的繁华京城。
  他才刚及弱冠,七年来却过的像个耄耋老头。江南本家不愿回,京都府邸不想住,干脆自请去了西域。
  想来西域川江大泽稀少,骆驼牛羊居多,总不会再有失足落水和失足坠马的破事了。他可以安稳久住,修养身心。
  谁知抵达西域不到三天,老管家给了他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西凉王正妃失足堕崖,苏醒后性情大变!
  纪斯:……
  没了水和马,还能有悬崖?失足、失足、失足!你们一天天的连路都走不稳,不如我帮你们把腿砍掉吧!
  事实证明,堕崖的比坠马的更强。
  当西凉王正妃呐喊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抬手一把火,挥手一片虫时,纪斯就明白,虽然他不落水不坠马不堕崖,但他现在也想性情大变呢……
  他拔剑,拼到就剩一口气,可算刺死了这老妖婆。
  随即大雨倾盆,泥水和鲜血混在一起,蜿蜒而下。纪斯力竭,一个踉跄往后摔去,失足堕下了悬崖。
  疾风掠过,失重传来。矜贵了二十年的纪家公子再也想不起任何圣人言,有且仅有一句粗鄙之语从齿缝中传出:“娘的!”
  纪斯失足堕崖,苏醒后……谢天谢地,他的性情一点也没变。
  变的却是整个世界,它名为“轮回”,似乎自成一个空间。生活在这儿的人被称为“天选者”,他们能飞天遁地、移山填海。
  彼时,重伤的他躺在一块空地上,身边挤着一群惶恐的男女。外圈围着很多“仙人”,他们语速飞快地说着什么。
  每当“仙人”做出决定,空地上的男女就会消失一些。纪斯艰难地转头,发现消失的男女已站在那些“仙人”的身边。
  原来是挑选吗?
  “那个躺着的要不要?”
  “半死不活买回来干嘛?浪费我的积分点吗?”极度不耐烦的声音,“手脚健全的还能充当一下有用的炮灰。”
  空地上的男女越来越少,外圈的“仙人”尽数离开。到最后,只剩下纪斯一人凄凄凉凉地躺在那里。
  日落月升,体温渐冷。意识模糊之际,他仿佛回到了新皇登基的那天,看着钦天监供奉的巫祝戴着面具在皮鼓上舞动,白袍翻飞,犹如云鹤。
  “队长,这里就剩一个了,要吗?”
  脚步声传来,有人靠近他的身边。是谁?谁来了?
  “你会什么?”冷质感的女声传来。
  纪斯没听清楚,只知陌生人照面多半询问姓名、家住何处,便有气无力地回道:“纪斯……”
  “祭祀?祭司?”女人顿了顿,转过头,“一分钟,我要这个职业的全部资料!”
  半晌,男声亢奋:“队长!‘大祭司’是一个全能型职业,远程近战、通灵占卜、补血群攻都行。”
  “卧槽!买他!不亏!”
  从此,纪斯成为了这支队伍的大祭司,从名不符实到名副其实。
  最初他不懂,明知他什么也不会,他们为何会找台阶下,还尽心竭力地救他?直到他发现他们对脸长得好看的人没多少抵抗力……
  纪斯:……
  突然操碎了心。
  ……
  在这方桎梏他们的空间里,百载千年的光阴也不过尔尔。
  相处日久,纪斯与他们成为了过命的挚友。
  他和他们一起逐风踏浪,于波涛汹涌间看旭日东升;他和他们驾驶星域战舰,于光影轮转中反复跃迁;他和他们抵达银河边缘,于生命之花的魔纹中窥探生命树卡巴拉的奥秘……他与他们鏖战诸神黄昏,结束这一场声势浩大的轮回。
  至此,身心灵已臻化境,抵达圆满。
  “轮回结束了,空间层会坍塌,大祭司想好去哪儿养老了吗?”友人问道,“是回到你的原点,还是……”
  纪斯温和笑道:“我想去你们的世界。”
  “即使末世会到来,我也想去看看。”纪斯的法袍翻飞,发丝扬起,眼神化作一片空茫,“你们的给予,我的偿还,这是一段因果,也是相遇的意义。”
  他“看见”无数星子的轨迹交错又分离,他“看见”神性与人性的融合与沉淀,他“看见”新生和死亡,也“看见”了他该去的地方……
  “大祭司,我们的世界一言难尽,你保重啊。”
  “保重。”再一言难尽,也好过回到失足落水的原点,呵。
  纪斯开启星门,蹁跹一跃,投身进入毁灭日到来前的地球。无论落地点是深海还是火山,是兽口还是魔渊,他都不会畏惧分毫。
  流转的极光缓慢淡去,晕染成星点洒落身前。甬道的涡流瞬息扩散,化作向上翻涌的气流,吹得他衣袍飞舞、猎猎作响。
  先是白底金边的云纹靴点地,再是脚尖到前趾的着陆,既有力的收放自如,又有柔的优雅有度。
  伴随着“啵”一声轻响,翻飞的雪袍落地,再是如水的云袖,最后是泛光的发丝。
  浅淡的光晕环绕在他身周,纪斯缓缓睁开眼,手中的大杖落地,好巧不巧地戳进一坨绵软的污秽中。
  声音涌入了耳朵,是一片嘈杂的“咯咯哒”、“咯咯哒”……
  光线进入了眼睛,是一群疯狂拍打着翅膀的老母鸡,它们惊恐地在他身边飞来跳去。
  纪斯:……
  他屏住呼吸,鼓起勇气往下看去,发现满地的鸡屎和倒扣的鸡饲料。
  他的法杖、法袍和法靴,甚至他储存力量的及地长发,还来不及发光发热,就直接被废掉了吗?
  这一刻,纪斯宁愿失足落水。
  作者有话要说:
  PS:久等了(*  ̄3)(ε ̄ *)!本文的CP我无法用攻受去定位他们,所以角度标了“不明”。
  PS:纪斯: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的落地点是鸡圈?
  司诺城:可能是夸你美吧。
  纪斯:???
 
 
第2章 第二缕光
  农家的鸡圈建在院中,用简陋的木栏围起,泥泞潮湿、秽物堆积。
  一身白的纪斯落地,浑身僵硬;二十只鸡连锁腾空,堪称绝景。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女音划破夜空,气氛陡然变得焦灼。
  “抓贼啊!”民宅二楼灯光大亮,“偷鸡啊!有贼偷鸡了!”
  呐喊就像烽火,点燃了整个村的狼烟。许是村子太平日久,难得有热闹可看,谁也不肯落后。老辈叫骂,小辈拿棍,呼啦一片四面包抄,手电筒的光交织成网。
  近了,更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