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瓶邪之猫【恐怖】──吴山居隔壁茶馆老板娘

时间:2020-12-03 09:13:51  作者:吴山居隔壁茶馆老板娘

 

 
文案:
 
吴邪不见了,吴邪失踪半年了。
所有人都在找他,找了整整半年。
就在张起灵即将绝望的时候,吴邪又出现了。
只是有没有人能告诉他……为什么现在的吴邪会变成这个模样?!
被张起灵捧在手心里的,巴掌大不到的,一身暖融融的橘色皮毛的,模样可可爱爱的,正无知无觉自顾自舔爪子洗脸的吴邪猫茫然抬头:“喵?”
张起灵托着小小的吴邪喵心情沉重:为什么吴邪会变成一只猫?!然而吴邪喵……居然还怪可爱的?
——
这是一个大邪因为意外变成了一只猫被张起灵捡回去的故事。
原著半架空,ooc全部属于我,所有美好全都属于三叔!
 
 
  第一节 猫
 
  
  古董这门生意,就算是把店铺开在繁华热闹游人如织的西湖景区也人迹罕至,三五天没人上门是常有的事,张起灵却喜欢这样,比起喧闹的人群他更喜欢与成堆的拓本为伴,每日打开店门,坐在门口的躺椅上,一叠拓本一杯清茶,从日头初升看到夕阳西下。这会让人的心足够宁静。
  只是这两天张起灵并不宁静。
  后堂哐哐当当地响,像是锅碗瓢盆什么的被撞翻了,接着“扑通”一声,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登登登登”一串小跑,声音越来越近,张起灵却低着头,像是没听见一样。
  一个小小的影子从门缝那边探出头来,机警地四处张望,确认没人发现自己,继续一路小跑“登登登登”地朝着敞开的大门跑去。张起灵眉头挑了挑,这小东西越发胆大了,以往偷了东西还知道跳窗,现在居然直接走正门了?真的以为这间屋子里没有人吗?
  事实证明这小东西是真的这么想,迈着小短腿一路轻快,旁若无人的从张起灵的躺椅边上过去,在经过躺椅的时候,嘴里叼着的小鱼“啪叽”一声掉了,小东西吓了一跳赶紧找地方躲,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一溜烟躲在了张起灵腿后。
  “……”
  张起灵无言以对,看着毛茸茸的小家伙躲在最大的危险背后探头探脑寻找危险,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没动。
  小鱼当然不会再动,确认“没有危险”后,小家伙才放心的从张起灵腿后出来,叼起小鱼继续跑,跑出门口,阳光照亮小家伙一身金橘色的绒毛和因为又一次成功获得一条小鱼而开心的不停摇摆的长尾巴,是只白底橘背的小猫。
  小猫叼着战利品得意的回头,正好撞上张起灵微微带笑的目光,小猫愣了一下,小脑瓜里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一闪而过,还没等它想明白,旁边就一声大喝:“嘿!这死猫!又来偷鱼!”
  王盟大步跑来,小猫吓得浑身毛都炸起来了,咪呜一声叼着鱼跳进旁边的草丛里去。
  王盟又一次扑空,气道:“这猫是把咱们店当自助食堂了!天天来天天来,小哥你每次看见了就不能管管吗?”
  张起灵合上拓本站起来,王盟早已习惯了他的沉默,得不到答案只能自己叹了口气:“算了,一只猫也吃不了多少,小哥你不想管就不管吧。”一边说着一边把外卖在桌上摆开:“小哥来吃饭吧。”
  “胖爷昨天打电话,说想来看看,说花儿爷和黑爷也会来,今天我就先帮你把二楼几间空房收拾出来再走。”在张起灵吃饭的时候,王盟就坐在旁边做惯例的事务汇报,“胖爷说了,他们明天一早八点萧山机场下飞机,小哥你到时候就去接一下,车和车钥匙你都有。”
  王盟比起当年要细心和能干了许多,众多事务都打理的井井有条,说完这些后还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生意上的事情,张起灵始终一声不吭安静的夹菜,王盟也不见怪,神色如常的汇报完就准备上楼去收拾客房,却被张起灵叫住:“明天,再去买些鱼。”
  张起灵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要小鱼。”
  王盟职业精英的壳子顿时裂开,他哀嚎一声:“不是吧小哥!那猫是来偷东西的!你不赶走它就算了你还专门买鱼?等着它来偷吗?”
  “一只猫也吃不了多少。”张起灵慢条斯理的将一上午他看完的拓本整理好,重新放回架子上,“是你说的。”
  王盟无言以对,只能举手投降:“是是是,我一会儿收拾完就去买!”
  王盟上去了,张起灵收完拓本,顺手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白底橘背的小猫在他脑海中跳来跳去,活泼可爱的样子,他已经沉郁半年的心竟隐隐有了软化的征兆。
  ——
  “咪呜。”
  被太阳晒得暖暖的草丛对于猫咪来说是最棒的餐厅,小橘猫挑了自己最喜欢的草窝趴下来享受自己丰盛的午餐,猫小胃小,一条小鱼就足够它吃得饱饱的了,吃完后猫咪满意的舔舔嘴,就地趴在草窝里晒太阳,眯着眼睛想到今天去“捕猎”的时候碰见的那个人,真是奇怪,他是看到我了吗?不应该呀,他怎么会看见我呢?我抓鱼出来的时候没发现有人呀,嗯,那他一定没有发现我,一定是我看错了。小猫坚定地想,然后很快思绪就飘到了美味的鱼身上,今天这条鱼真好吃呀,比在垃圾堆里翻出来的鱼骨头新鲜多了!每次去那里“捕猎”都能找到特别好吃的东西,嗯,下次还得去那里。
  暖暖的太阳晒在身上十分舒服,小猫想着就开始犯困,一双猫眼眯起,思绪断断续续,最后只剩下一条条的小鱼游来游去,嗯,好多小鱼,好多好吃的小鱼……
 
  2 失踪
 
  
  早上八点的萧山机场依旧繁忙,胖子下了飞机,远远的就看见穿着连帽衫的男人站在接机的人群之中,喧闹的额人海之中唯独他所在的一片是安定的,就像是汪洋之中矗立的一块礁石,任凭风吹浪打,依旧岿然不动。
  “小哥来的早啊。”胖子哈哈一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他娘的,想死胖爷我了!”
  黑瞎子黑墨镜黑皮衣黑皮鞋一身的黑,看上去标准的□□做派,后头还拖着个黑皮箱,鬼魂一样飘到前面去,嘿嘿怪笑:“哑巴好久不见啊。”
  张起灵惯常的没什么表情,眉眼中却还是带了笑意的:“嗯。”
  “哑巴张,我们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来看你,你不得给我们摆桌宴席接接风?”小花是标准的低头族,一边低头玩手机一边说话,张起灵点头:“定了楼外楼。”
  胖子揽住张起灵的肩膀哈哈地笑:“楼外楼感情好,胖爷好久没吃他家的菜了,正馋着呢,走走走,吃饭去!”
  ——
  席间是很热闹的,王盟早就贴心的给订好了包厢,几人刚一落座菜肴就如流水一般上来,几人有半年没见过面了,这一次见面都很高兴,就连小花都暂时放下了他的手机和众人举杯,胖子海量,咣咣咣地灌下去几瓶子酒才意犹未尽的咂咂嘴:“还是跟兄弟们一块儿喝酒痛快!”
  “这喝酒啊,讲究个氛围。同一杯酒,一个人喝那就是闷酒,和敌人一起喝,那就是苦酒,而和兄弟一起喝,那才是真正的好酒。”小花摇晃酒杯,他几年前就已经不再唱戏了,对烟酒就没了忌讳,不过比起白酒啤酒,解大老板还是更喜欢红酒一点,他举着杯子对胖子遥遥示意:“胖爷您自便,我喝口红的就行。”
  黑瞎子嘿嘿怪笑,带着皮手套的手端着红酒杯怎么端都端不出小花那种财大气粗的味道来,不过他当然也不在意这个,学着小花的样子朝胖子一举杯:“花儿爷不喜欢瞎子一身酒味,这回就不陪胖爷你喝酒了。”
  胖子当时就怒:“他娘的大花!瞎子!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真喝起酒来一个比一个怂!咋的,陪胖爷我喝一杯都不肯?”
  小花耸肩表示无能为力,瞎子则直接掏耳朵假装啥都没听见,胖子气结,只能把目光转向一直没说话的张起灵身上,然而怂恿张起灵跟他划拳喝酒?胖子只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就狠狠的打了个哆嗦,呵呵,还是算了吧,让小哥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只手领着一瓶子酒吆五喝六的跟自己划拳喝酒,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就算小哥肯他也不敢啊。
  胖子只能憋屈的忍了:“得,他娘的这笔账胖爷记着了,居然晾着胖爷不陪胖爷喝酒,大花你信不信下回你再来胖爷这儿进货的时候胖爷十万的东西卖你二十万?”
  解大老板是谁啊,怎么可能在乎这点小钱,一扬手表示你随意:“随你,我这么大的家底儿,你就是卖我三十万也没问题。”
  “嘿。”胖子乐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张起灵打断了他们的玩闹:“找到了吗?”
  气氛在他一句话之下降到了冰点,鸦雀无声,沉默了好一会儿胖子才咳嗽了一声,一点没有刚才喝酒胡闹的模样了:“小哥……”
  他欲言又止,实情就在他嘴边,可是他却迟迟不敢说出口。张起灵没什么表情,安静的抿着杯中的酒,一口一口将那辛辣的液体喝完,放下杯子:“说吧。”
  胖子叹气:“我们到处都找了,还是没消息。所有人都说没见过他。”
  小花放下了酒杯:“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都没有他的踪影。就算有线索的,也是一年一前的事情,而那时候他还没有失踪,去那些地方我们都是知道的。近半年内的消息,一个都没有。”
  “什么消息都没有,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小花说,“真的,一点关于吴邪的消息都没有,对不起。”
 
  第三章 英雄救美(猫)
 
  
  “不用向我道歉。”张起灵摇头,“不是你们的错,吴邪……一直没找到,也许他真的已经死了。”
  一片沉默。
  其实这个消息在半年前就已经可以肯定了,但是那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人承认。胖子对下面的人从来是笑呵呵的,那天却勃然大怒,抓起来传消息的手下的衣领子把人提起来怒吼:“你他娘的说的什么屁话!天真怎么可能死了?!”
  那人脸色灰白:“胖,胖爷,我们找遍了,哪儿都没有小佛爷的踪迹,而且现场那个沾着血的背包确实是小佛爷的,我我我,那个出血量,小佛爷真的凶多吉少啊!”
  “他娘的!”胖子怒极,就要一拳打死这个说话不吉利的手下,却在挥出去的一瞬间被人牢牢抓住,胖子的手打在闷油瓶手上如同砸在了墙上,张起灵不像胖子那样明显的愤怒,眉眼深处却涌动着让人心悸的情绪,他看着那个手下道:“再去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然而半年了,终究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说起这件事所有人都沉默了,最后是小花打破了沉默:“还得找,就像哑巴张当初说的那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声音低沉,“吴邪这小子命硬着呢!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只要一天没见着他的尸体,就不能说他是死了!”
  一场聚会潦草散场。花儿爷在场当然来之前就让秘书订好了五星级的酒店,张起灵开车把他们送过去,自己再开车回去。此时已经是黄昏,王盟早就走了,铺子的大门紧锁着,一栋小楼掩映在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美,却显得孤零零的。
  自从吴邪失踪后张起灵就暂时做了吴山居那小铺子的店主,他不通人情,纵使是经营这样来客稀少的古董铺子也颇有些吃力,更别提这铺子背后吴家吴小佛爷名下庞大的生意。好在那十年里王盟跟着吴邪沙漠里来来回回打了好几个生死一线的滚,如今也是相当得力的一把好手,吴邪失踪了,他作为吴邪的副手就帮着张起灵扛起了偌大的生意链条,帮张起灵解决了不少麻烦。
  吴邪失踪前这铺子是两人一起住的,如今只是少了一个人,这屋子却很快的冷清下来,孤零零的,鬼屋一般凄惶。
  “咣当!”
  “碰!”
  “喵呜~”
  突如其来的杂音强势的打破张起灵心里刚刚才升起的伤感,橘色的身影“倏”地一下从没关好的窗户缝里窜出来,轻巧落地警惕的张望,一眼看见正站在它对面盯着它的张起灵,顿时炸毛,喵呜一声转身就跑。
  哦,他都忘了,除了他这里还有一个小住户呢,只不过这个住户比他更潇洒些,从来只将这里当做自助食堂,而不是夜里留宿的处所。不过这小猫今天怎么嘴上空空的,什么都没带走?张起灵一想,在心中说了声糟,今日他在外面跑了一天,王盟自然也不会再给他带饭,家里今天什么吃的都没有,这小猫今天怕是什么吃的都没找到,要饿一天肚子了。
  张起灵有心去给这小猫弄些吃的来,然而小猫咪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他也只能作罢,算了,之前叫王盟买的鱼明天就送来了,流浪猫饥一顿饱一顿的很正常,饿一天也不打紧。
  ——
  小猫咪今天很生气,它跳进草丛,扑倒一根狗尾草使劲撕咬,用爪子和牙齿把上面的绒毛全都扯下来来发泄怒气,哼!昨天才觉得那个新找到的捕猎地点十分的好,今天就什么都没有了!别说鱼了,居然连个剩饭都没有!可怜它费尽力气才找到个窗户缝能进去,结果找了一天什么都没有!
  肚子在咕咕的叫,小猫叹气,算了,只能饿一天了,明天再去别处找找。
  小猫想要趴下睡觉,远处的草丛中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常年野外生存的警惕心让它“噌”地一下站起来警惕地瞪着前方草叶摇动,相对于猫咪的身形来说过于高大的草叶一阵晃动,露出一对幽绿的眼睛。一只灰白花的,比它足足高了半个身子的凶恶大猫从草丛中钻出来。
  “喵!”
  小猫浑身的猫都炸开了,警惕的盯着陌生的来客,野猫之间也是存在竞争的,身强力壮的大猫往往能比瘦弱的小猫找到更多的食物,野猫间打架争地盘的时候也能争到更多的地盘,同样这样的猫自然比别的野猫要更凶狠,这只猫小猫认识,是这一片的老大,整个这一片的绿地都是他的,小猫觉得不妙,低头往下一看,心里叫了一句糟糕,完了完了,之前没注意,这这这,这里是这只大猫的窝呀!
  猫咪也是有领地意识的,一只公猫闯入另一只公猫的窝,这是对这只公猫的尊严的挑战,是要引发一场大战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