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反派的白月光炮灰替身后我成了万人迷【穿越时空】──公子寻欢

时间:2020-12-03 09:05:58  作者:公子寻欢

  

  

  文案:

  楚枫珏穿成《末代暴君的宫闱野史》里被献给皇帝轩冥烨的替身,随身附带穿越大礼包——祸国殃民系统。

  只要勾得君王神魂颠倒,秽乱后宫,天下大乱,就能获得各种美貌点,并有宫斗大礼包献上。

  看着镜子里肤若凝脂,眼若星灿的自己,楚枫珏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于是

  第一天

  系统:恭喜宿主获得梨花带雨大礼包,附加楚楚动人滤镜!

  楚枫珏跑到了王皇后的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被王皇后引为知己。

  第二天

  系统:恭喜宿主获得促膝长谈大礼包,附加敞开心扉效果。

  楚枫珏与法门寺住持促膝长谈,并套出了狗皇帝的黑历史。

  第N天

  系统:恭喜宿主获得妙舞飞扬大礼包,可以一舞动天下。

  楚枫珏对一群流民使用了妙舞飞扬,使得京中盛传天神降世。

  ……

  系统:恭喜宿主获得群臣敬仰大礼包……

  楚枫珏对一伙山贼使用了群臣敬仰,山贼觉得他简直太睿智了,聪慧如他自当拜为首领!

  ……

  系统:宿主大大天天作死,你的任务百分之百要完了。

  结果这时系统提示传来:恭喜宿主,暴君对您的好感值达到百分之百,您的攻略已成功。

  楚枫珏:……敢情这狗皇帝是个抖M,绿帽遍天下还能动真心?

  那人缓缓将人拥入怀中:哦,你算算朕有多少顶绿帽,我们……一顶一顶……的清算。

  

 

 

第1章 

  京城大雪封城的第四天,及腰深的雪窝里艰难的行来了一队人马。

  前面一行两队在匆忙铲雪,骑在马上的红衣将军抬眼望着笼罩在灰蒙蒙烟纱之下的京城。

  心中悲凉骤起,只觉得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离国破家亡不远了。

  马下的随从催促着:“快点快点,再铲快一点!”

  红衣将军身下的马打了个响鼻,终于,桀骜的男人开口道:“曾缨,去看看那伶倌醒了没有。”

  随从听后,忙朝红衣将军行了个礼,答道:“是,小的这就去瞧。”

  说着他小跑两步,跑到了位于随从身后的软轿旁,掀开轿帘看了一眼。

  轿中趴卧着一个涂脂抹粉的男子,男子一身奇装异服,头上还别着一朵红花,下巴上点着一枚硕大的红痣,看上去颇为滑稽。

  轿中人依然在沉睡,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曾缨又小跑几步来到那枣红骏马前,躬身行礼道:“大将军,还没醒。”

  大将军缓缓点了点头,又问随从:“绳子绑紧了吗?此人擅长逃遁,千万别让他跑了。”

  曾缨自信满满,说道:“将军放心,小的别的不行,抓人绑人不在话下!”

  大将军没再说什么,曾缨便又去催促前面铲雪的人了。

  茫茫大雪中,一行人如龟行蜗进,极其缓慢的靠近着京城的方向。

  却是一声哨箭破空而来,一声惨叫过后,一名铲雪小厮被射杀,赤目的红溅在雪上,鲜明的对比色让人心惊。

  小厮里一阵慌乱,将军翻身从马上飞了出去,打落几枚羽箭后大喊道:“别慌!戒备!”

  所有随从将软轿围了起来,曾缨也拿起了腰间悬挂着的□□,回报道:“大将军,是黑羽箭!”

  大将军怒喝了一声:“夷狗!”

  话音刚落,一队人马便冲了出来,来人黑衣黑帽全副武装,与大将军一行人缠斗在了一起。

  厮杀声渐起,软轿里趴卧的男人也醒了。

  他一脸迷茫的揉了揉眼睛,虽然身上盖着狐裘,却仍然冻了个瑟瑟发抖。

  他拢起手来哈了口气,一支羽箭便带着响动砰的一声射进了轿内。

  楚枫珏吓得惨叫一声,捂着心口半天没缓过劲儿来:妈妈呀这是怎么了?逃个课而已,犯不着,真犯不着!

  却见箭尾上挂着个锦囊,他立即把锦囊给拿了下来,收进了怀中。

  而在他把锦囊收进怀中的瞬间,外面的厮杀声也渐消。

  不过片刻的功夫,那些人便退得一干二净。

  楚枫珏刚要下轿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谁在给他恶作剧。

  便见自己双脚被铁链锁得结结实实,别说下轿,想动一下都磨得脚踝生疼。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楚枫珏的大脑思索着,昨晚他熬夜看,看到了天麻麻亮。

  一看手机五点半了,于是理所应当的翘掉了上午的课。

  一觉睡得十分沉,香甜无比,醒来便被困在了这轿内。

  轿外传来脚步声,轿帘被一个黑瘦的年轻男人掀开,和他对视了两秒后那男人转身喊道:“大将军,这伶倌醒了。”

  伶倌?

  楚枫珏皱起了眉心,这称呼……

  不是吧不是吧?

  不会是真的吧?

  伶倌在古代是戏子的意思,刚刚那小厮打扮的人叫他伶倌?

  他再抬眸,果然看到了自己身上花花绿绿的戏服。

  再一摸脸上,厚厚一层铅粉。

  头上重重假饰,还别着一朵不伦不类的小红花。

  他把那小红花扔到一边,心里砰砰直跳。

  这场景何其熟悉,莫不是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穿进了昨夜看的那本书里?

  其实,那并不是一本,而是一本宫闱野史。

  所谓野史,就是正史的对比。

  历史上,书写历史的都是胜利者。

  他们会用春秋笔法,将一些自己不想说给世人听的东西去掉。

  而野史就不一样了,它们往往更加真实,也更加有趋向性。

  比如他昨晚所看的那本书,就是写周朝末代皇帝轩冥烨的宫闱秘事。

  一般这种秘事,基本写的都是风花雪月。

  再配以写实的插图,非常受闺阁青年男女的喜爱。

  周朝末,南蛮北夷东狄西戎四虎窥伺。

  皇帝却是大肆享乐,劳民伤财,兴建华府宫殿,甄选美人入宫。

  内忧外患重重,如一千疮百孔的巨堤,只差一只洞穿堤岸的议穴,便能倾刻间将这一巨堤覆灭。

  楚枫珏身为豪门私生子,对正史不感兴趣。

  他之所以会看这本书,就是把它当成小黄文来撸的。

  有一说一,小黄文都没有周朝皇帝爽,上千名美人藏于后宫,想日谁便日谁,开心了还能开一个百人趴体,岂不快哉?

  不过这野史却不按套路出牌,主人公除了周帝外,竟然是另一个男的。

  楚枫珏自认为自己直得不能再直,对男男那点事儿没什么兴趣。

  但人人都是有猎奇心态的,在翻过第一页后,便忍不住翻开了第二页,第三页……第一百零八页。

  虽说他解锁了男男十八式,但是心里总觉得缺了那么点儿什么。

  他心道轩冥烨你他妈是不是傻?

  一后宫的美人你不日,天天晚上召幸一个男的。

  召幸一个男的也就算了,还是个低配版的替身。

  就因为他长的有三分像他那幽幽白月光,就对那具柔软的身体不断的征战挞伐。

  嗯,倒也可以理解。

  每一个末代皇帝都是心理变态。

  而且他也了解过这个周朝的亡国暴君,经历过他所经历的一切后,想不变态确实也挺难。

  轿外传来动静,轿帘又被粗鲁的挑开。

  一把利剑就这样杵在了自己眼前,吓得楚枫珏一个西子捧心。

  乖乖,这可是真的剑,冷兵器时代的兵刃,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怖。

  那大将军冷眼睨了他一眼,说道:“楚枫珏,我知道你的本事,别给我耍花招。”

  楚枫珏瑟瑟发抖,说道:“不不不不不会的!”

  他无比惜命,而且无比识时务。

  书中也介绍过楚枫珏的身份,不过是一个民间杂耍艺人。

  自小在街头卖艺,练就了一身遁逃之术。

  只不过这遁逃之术,在蒙狄大将军的祖传连环扣锁之下,也无法发挥分毫的威力。

  身后的曾缨问道:“蒙将军,要不要再给他喂点迷药?”

  蒙狄轻蔑的看了楚枫珏一眼,说道:“不必,他逃不掉。”

  不过是个卖艺的,若是这样的人都能逃出他蒙家的连环扣锁,那这大周,也将覆灭了。

  曾缨没再说什么,继续指挥着前面的人铲雪。

  楚枫珏却是扣击着软轿包着厚厚绒毯的轿壁,心思百转千回。

  他与这楚枫珏,神奇的重名。

  说起来就很操蛋,他看那野史的时候,总觉得在轩冥烨身子底下被十八般花样怒搞的那个人是自己。

  他这个名字其实并不多见,却意外的和野史中的人物重名了。

  难怪他会穿进书里来,这大概在冥冥之中都是注定的。

  好在,他虽然被绑住了双脚,双手却是自由的。

  他摸了摸刚刚那箭尾上取下的锦囊,从怀中掏了出来。

  打开锦囊,里面竟是一枚狼头状的戒指。

  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人大废周章,只是为了给自己送一枚戒指?

  而且野史中,自己也不过是名民间杂耍艺人,为什么又会有一堆人跑来给自己送东西?

  还是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拼死相送?

  轿外血流成河,蒙狄正指挥着下属清点着尸身。

  曾缨回报了一句:“回将军,尸体上都刺着狼尾刺青。”

  蒙狄收剑入鞘,说道:“把尸体带回上听司!”

  随从齐应一声,马车又缓慢的行进起来。

  雪仍在下,这场大雪似乎要将整个京城埋在雪中。

  路边有倒卧的乞丐,尸体被冻得僵硬,肢体扭曲,面部表情诡异的笑着。

  这里是蛮荒的大周,不再是有暖气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

  放下轿帘,楚枫珏才有了穿越的不真实感。

  他裹了裹身上的狐裘,思忖着该怎样活下去。

  根据野史中的介绍,他是周朝的末代暴君轩冥烨的男宠。

  此行,他是要被大将军蒙狄献给皇帝的。

  他的目的很简单,希望能用这张神似的脸,唤回皇帝早已不复存在的血性。

  蒙氏世代忠将,不想让整个大周朝,毁在自己这一代手上。

  楚枫珏却是欲哭无泪,一想到野史中那十八般体位,便觉菊花生疼。

  又想到插图里那电钻一般的那啥,更是撕裂般难耐。

  逃?

  怕是不能。

  这蛮荒之处,落后之境,他这个纨绔少爷怕是过得还不如这个玩杂耍的。

  在纠结了十几秒后,楚枫珏决定,躺平等日。

  而且他心中还有一些疑惑,为什么刚刚那些人,会费尽心机的给自己送一枚戒指过来。

  说不定日后的日后,他能等来答案。

  于是,他将那戒指戴在了自己的中指上。

  却是眼前闪过一阵亮光,虚空中浮现出一片浮光掠影。

  浮光掠影散而重聚,凝现出一个古色古香的竹简。

  竹简自动翻开,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恭喜宿主触发祸国殃民系统,已进入安装界面,请问是否确定安装。”

  “已开始安装,请稍后……”

  楚枫珏:……等等,我同意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旅行归来匆忙开文!

  希望能有个好的开端!

  新文福利,所有留言的小伙伴都可以获得小红包一个!

  记得打正二分,记得字数多一点呀!

 

 

第2章 

  现在楚枫珏知道了,原来那些人想方设法的把锦囊带给他,是为了让他绑定这个系统。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是书里的npc?

  楚枫五有太多疑惑,但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脑容量大概是想不明白的。

  不过戒指已经戴在了他的手上,想摘下来似乎并没那么容易。

  因为他快把自己的手指皮撸秃噜了,那戒指仍稳稳的戴在中指上,且开始隐形。

  而他竖着的中指,仿佛在无声的嘲讽着什么。

  罢了,楚枫珏向来有阿q精神,很会随遇而安的去生活。

  比如他八岁那年知道自己是豪门私生子,便毫无心理压力的回豪门了。

  任凭那些婚生子怎么嘲弄他,他也不生气。

  只要每个月给他打生活费,他就乐意叫那个老头做爸爸。

  只要轩冥烨能让他好好活着,他也愿意张开大腿给他日。

  只要这戒指能给他带来好处,他并不介意把它戴在手上。

  人生哪儿那么多抵死不从,在楚枫珏这里是不存在的。

  系统安装好后,那个声音又跳了出来,他一开口就是老pua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帝位上的皇帝,残暴嗜血,荒淫无度,让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里……”

  楚枫珏的头皮发麻,他开口道:“你等等,你们系统能不能换一个画风稍微欢脱一点的npc给我?”

  那声音怔了几秒,随即消失了。

  几秒钟后,又一个声音重新上线:“你好呀小帅哥,我是你的新ai解说员,你可以给我取一个名字,任何你喜欢的名字都可以哟。”

  楚枫珏想了想,说道:“你出生在这萧瑟的雪国,……就叫妲己吧!”

  ai:……这二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下一秒,他的命名便由系统改成了妲己。

  ai还想试图反抗一下:“我是男的……”

  楚枫珏:“我知道,我还是男的呢。”

  还不是照样被当成玩物献给皇帝,谁还不是委屈巴巴呢?

  ai沉默,大概是认命了。

  楚枫珏又道:“你们这个系统是干什么用的?事先声明,没有好处我可是不干的。”

  他从小的生活环境非常恶劣,他妈妈生下他几乎不管他。

  记事起那美艳的女人都在不断的换男人,而他要管各种男人叫爸爸。

  只要对方给钱,给他们母子生活费,他就愿意开这个口。

  但前提是男人要对他们好,还要给钱。

  在八岁以前,楚枫珏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八岁以后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是换了个固定的爸爸。

  爸爸依然对他不管不顾,但是会给他很多钱。

  这些都不重要,能活下去就好。

  因为那个美艳的女人死前说过:你要好好活着,活着才能看见希望。

  虽然直到他二十岁他都不知道所谓的希望是什么,但他活的依然很快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