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不谈情只卖鸟【火影】──木下浅葱

时间:2020-12-03 09:04:14  作者:木下浅葱

 

 
  文案
  我是卖鸟的,卖好多年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成了高危职业
  老有穿着绿色制服的监察者追在后面
  生意又被搅黄了,世界都穿好几个了
  不卖鸟没有钱吃饭啊,肯定要卖的
  抢劫又不会
  就是卖卖鸟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ps:看到有个小可爱的评论说讨厌师兄,前期不是师兄固执,而是出云确确实实是个危险分子,大家别被无害的外表欺骗了,但很快师兄会被自己打脸。至于主角为什么非要得到他人承认,那是因为现在严打,编辑再三强调三观要正,姑且来排个雷吧。
 
 
 
第1章 
  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蔽,世间万物都笼罩在漆黑的夜幕下,唯有树林深处,隐隐燃起两点火光,但透过深色的纸灯笼让光变得极为朦胧,在这样的夜色中,无端端生出一丝静谧的诡感。
  两个畸形的影子站在背着灯笼的榕树底下,仔细看竟然是佝偻着背的人类,较为矮小的那个用深绿色的方巾把自己的脸包的严严实实,并用帽子挡住头部,经过刻意处理过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像极了饱经沧桑的老人,“钱带来了吗?”
  对面的男人为了配合他的身高以及弓背的姿势只能竭尽全力弯着腰,长时间维持这个姿势别说还真有点累。
  矮个子飞快接过他从怀里摸出来的东西,掂了掂重量,确定无误后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也许是心理因素,也许是环境渲染的结果,总觉得周围的树木以及灌木丛中随时会跳出什么人来。
  未免夜长梦多,他解下系在腰间的黑色布袋递给男人,男人打开一个口子检查里面的东西,不太满意的说,“怎么有一只这么瘦,该不会活不过这个冬天吧?”
  他这么说矮个子就不高兴了,又怕他改变心意不买了,等着这笔交易做成去吃饭的人一着急就忘记了变声,严密的帽兜下竟然是一个干净清澈的少年音,“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职业道德!”
  听声音还很年轻,男人也是愣了一愣,随即解释说,“抱歉,咱俩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我当然不是怀疑你卖次货,我就是随口一说。”
  不管是少年还是青年,亦或是老者,男人只要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角色就好,至于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反正主公没有提要调查清楚,他们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矮个子这才满意,想着最近不断涨高的物价,也想要提一提货物的售价,但他不太习惯做这样的事,毕竟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个价格,迟疑了好半晌才清了下嗓子,“那个,我不是神仙,跟你们一样都要吃饭,最近……嘁,又来了!”
  男人正听得稀里糊涂,想让他说的简单粗暴一点,矮个子突然咂了下舌,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绕过他跑向旁边的纸灯笼,只见纸灯笼被提起的瞬间那片空地上凭空显现出一个庞大的黑影。
  夜风拂过,云随风动,露出了一轮皎洁的明月。
  男人看清了那个庞然大物的真貌,是一台诡异的轿撵,车前是一张巨大的脸,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像是涂了厚厚的一层粉,头发弯曲,怒目圆睁,仿佛有无尽的怨恨,辨别不出是男是女,唯有那凝聚了万念俱灰的表情令人梦魇般深刻。
  男人被这份强烈的情绪感染,产生了一丝动摇。
  “胧车,他们追来了,快跑!”
  翻身上去的身影唤回了男人的意识,边缘宽大的帽子因为动作被风吹开,露出藏在里面的脸,下半张脸依然被方巾遮挡,那双茜色的眼睛却让人过目难忘。
  他们追来了?他们是谁?
  男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朝身后看去,什么都没有看见。
  突然一股阴风自耳旁掠过,男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重新转过身时,轿撵已经离地浮起,转瞬间从空中飞走,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
  在高空飞了一晚上,出云拍了拍被风吹得冰冷僵硬的脸,盘腿坐在胧车的车厢顶部,“那群人还真是纠缠不休,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再来吗?”
  他掏出刚捂热的钱袋,拆开来一连数了三遍,可怎么都没让钱的数量多出来一些,不由叹息道,“现在吃碗最便宜的拉面都要三百元,这些钱都不够过十天的。”
  吃不起饭,天天风餐露宿,还要被追赶。
  越想越觉得生活没意思,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
  远远看到前方有个村落,出云拍了拍胧车,没有经过斟酌的力道让胧车前面的那张脸喷出一口血,眼中的绝望更甚。
  望见血珠下雨般从空中散落,出云借把钱袋揣好的动作收回手,一脸的平静,自我欺骗什么都没有发生。
  胧车在落地后就重新隐身去身形。
  出云把帽子往下压了压,确认不会被人看清脸后走向那个村子,路两旁都是田地,时值初春,绿油油的一片,风过麦浪,荡开一层层的绿色涟漪。
  村里的人民风淳朴,虽然奇怪出云密不透风的打扮,却也没有表现出排斥和恶念,拉面店的老板见他瘦瘦小小的个子还异常热情的多添了一块叉烧。
  得知不用钱后出云毫不吝啬的一番夸奖。
  等真正吃到嘴里发现刚才的称赞实在是太过平面,没想到一碗简单的味噌拉面居然能吃出这么美妙的味道,“真好吃……大叔你的手艺可以封神了,比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拉面还好好吃,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慈眉善目的拉面大叔哈哈笑了,“这是用自家种的黄豆做的味噌,至于配方是祖传秘制的,就算小哥你夸我也是不会外传的哦。”
  祖传秘制。
  这个词让出云如醍醐灌顶,瞬间找到了什么诀窍,所以大叔的拉面才会比别家的贵上一些,如果不是村里只有这么一家拉面店他是绝对不会来吃的,现在倒是有些庆幸。
  要说当然也是当然的,好东西自然会贵,那如果他的商品也能提高品质的话是不是涨价也是理所当然的,可要怎么才能提高呢?
  若有所思的出云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位置来了客人,依然大大咧咧的霸占着大半张桌子。
  “萝卜鲑鱼。”
  一道低沉却带着清贵的嗓音自左边响起,然后是拉面大叔爽朗的笑声,“嗨嗨,萝卜鲑鱼味噌拉面,要加鱼卷和叉烧吗?”
  “不用了。”
  回过神的人下意识朝身旁看去,入目便是一张冷峻的侧脸,面上毫无波澜。
  发现他的坐姿有些拘束后,出云后知后觉的看到自己的手臂占据了人家的一半位置,连忙把手收回来,老老实实的放到大腿上,“抱歉。”
  “没什么。”他总算不再往旁边避让,安安静静的坐着等待拉面端上来。
  出云的视线在他鲜有表情的脸上转悠一圈后缓缓下移至衣服和腰间的佩刀上,轻轻发出一个单音节,“啊。”
  这个人身上的队服以及日轮刀再眼熟不过,没想到在这样偏远的山区居然还能看见鬼杀队的成员,难道说附近有鬼出没吗?
  不过这队服不像是他见过的普通队士,这身气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难道是“柱”?
  不管怎么样能吃得起萝卜鲑鱼这种奢侈物的人比只能精打细算过日子的自己手头肯定宽裕很多,昨晚被人打扰没能提涨价的事,既然赚不了鬼杀队老板的钱,赚员工的钱也一样。
  富冈义勇完全不知道对方只一个照面就开始打自己钱包的主意,不过富有侵略性的目光让他皱起了眉头,正想说什么,一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过来,似乎一下子没能找到目标,盘旋一圈后才落到他肩头。
  取下绑在乌鸦爪子上的竹筒,里面装的是最新指令,说东南方向的一座山头出现了专吃小孩的恶鬼,需要他立即出发去退治。
  瞥了眼拉面大叔忙碌的背影,犹豫了几秒终于还是放弃了萝卜鲑鱼,不过钱还是要付的。
  他掏出一张大面额的纸币放到桌上,“老板,不用找了。”
  这句壕气的话瞬间点燃出云的热情,他忙不迭叫住准备离开的人,“你的鎹鸦年纪很大了吧?”
  义勇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而且鎹鸦是鬼杀队内部才知道的称呼,于是面沉如水的注视着他,“为什么你会知道鎹鸦?”
  “知道不知道的,你们平时用的鎹鸦都是从我这买走的。”就在刚才,出云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提升商品的品质了,作为传信用的鎹鸦,如果落入敌人的手中,书信内容太过容易泄露,但是“言语”呢?
  他终于找到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他要教乌鸦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时间定在晚九点整,立个flag,断更就让咱被屑老板裁员【握拳】
  老规矩新文评论区撒红包,这年头红包都送不出去太惨了
 
 
第2章 
  平时的交易虽然有专门的人员负责,但鬼杀队甲字级及以上的队员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绿衣绿帽,似乎对绿色十分执着,个头不高,少年人的模样,内在是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怪物,当然他不是鬼,但一定的戒备还是需要的。
  这是主公的原话。
  当面前这个人说出“是从我这买走的”时,义勇把他和脑子里的形象一一对应,据说鬼杀队刚成立那会他就主动找上门来做推销,也就是说他一直活到了千年以后的今天。
  如秋日沉寂湖水般的眼神在出云脸上扫过,这长脸实在太有欺骗性了。
  除了鬼,居然还有这样不老不死的存在。
  感受到他的打量,出云赶紧系上绿巾遮住自己的脸,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清了下嗓子继续说,“你的鎹鸦,我可以帮你治好。”
  治好?
  义勇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词的意思,鎹鸦在他十三岁的时候就陪伴在自己身边,鸟类的寿命跟人类不同,这么多年过去,它已经到了随时都会寿寝正终的年纪。
  治好是指治好它的视力吗?
  出云抬起右臂,鎹鸦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发出一个昂扬的啸声后稳稳落在上面,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原本连飞行都有些吃力的鎹鸦突然恢复了精神,一身羽毛被墨汁洗涤过一般乌黑发亮,最让人惊讶的是它居然口吐人言,对着义勇一遍遍的叫他的名字。
  义勇没想到所谓的治疗居然是让鎹鸦恢复年轻活力的状态,就是不知道是表面上暂时的精神,还是连内在都……回到了过去。
  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个人真的很可怕了。
  真的不是鬼吗?
  义勇瞧了瞧日头正好的太阳。
  “义勇义勇义勇。”
  鎹鸦欢快地叫着,不时拿毛茸茸的脑袋蹭他的脸。
  长时间的相处让一人一鸦默契十足,即使只有这两个字,义勇也能感受到鎹鸦的想法和情绪,不管怎么样,救了鎹鸦的这个人他是真心感谢的。
  “原来你的名字叫义勇吗?”
  很熟悉的名字,出云拧眉苦思。
  暂时没有感受到任何敌意或者威胁,义勇沉声道,“富冈义勇。”
  听见完整的名字,出云更觉得熟悉了,偏偏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但想不起来不影响他套近乎,“我叫出云,听8823号说你要去东南方向猎杀鬼吗?”
  义勇拿不准他想表达的意思,而且8823号是谁,鎹鸦吗?这样的叫法就像鎹鸦只是传信用的道具一样,“不是8823,是鲑子。”
  “什么啊那个跟鲑鱼差不多的名字,而且8823可是雄鸟啊。”笑了两声发现对方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出云便笑不出来了,怎么说现在都有求于人家,还是别惹怒他的好,鲑子就鲑子吧。
  “拉面大叔,我的面钱义勇兄弟一起给了,快走吧,那个鬼不是已经吃了很多小孩了吗?”前半句由于第一次做这样死皮赖脸的事而显得不自然,说话的语速非常快,后半句出云就恢复如常,催促起义勇来。
  义勇听着这话不太对劲,该不会是要和自己同行吧?
  “鲑子带路。”
  在义勇拒绝之前,出云先发制人,索性鎹鸦认得他这个老主人,很给面子的飞到前头去带路。
  事成定局,义勇不好再说什么,但和出云擦身而过之际低声纠正,“不是鲑子,是鲑太郎。”
  “……”原来你很在意啊。
  出云走了没多久就走不动了,捧着肚子喊饿,义勇无言地回头看了眼道路尽头的村口,才走出村子没几里路而已,那么大一碗拉面这就消化完了?
  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出云尴尬的别过头去,试图挽救自己的形象,“你要体谅七天没好好吃过东西的人!”
  “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义勇那双幽蓝的眼眸十分平静,这倒显得出云有些小题大做了。
  糟糕,跟这个人完全处不来,但难得遇到土豪就这么放走又不甘心,至少得榨干他的钱包才行,在心里腹诽了几句后出云慢吞吞的跟上。
  鲑太郎说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两人天黑之前就赶到了山脚,常年的迷雾把这座山疏疏密密的隔离起来,只剩下依稀可见的深色峰尖,仿佛氤氲着神鬼莫测的瘴气。
  在空气中嗅了嗅,出云毫无征兆的停下了脚步,后背撞在一个温热的胸膛上,义勇赶紧退后一步,扶住被顶歪的日轮刀。
  他突然抽身离开,出云差点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站稳后略有些埋怨的往后扫了一眼,正对上他古井无波的眸子,反倒自己有些没理,只能以手握空心拳放至唇边用干咳掩饰,“咳咳,那个,我饿的走不动了,我在这边等你吧。”
  义勇凝视他好几秒,最终没有说别的,只点了点头,一个人进山了。
  出云也没说谎,饿是真饿,要不是之前被那群人追的太狠,他也不至于连着那么多天吃不饱。
  这么一想就更饿了,随手捡起一颗石子往旁边一丢,“咚”的发出一个闷音砸到什么东西后弹到地上,轱辘轱辘滚了几圈,隐没在半膝高的杂草从中。
  “去给我抓些野味来,这么大的山总有野猪野兔吧,这都是不用花钱的。”
  对于主人强人所难的命令,胧车任劳任怨的飞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