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学渣和学霸成了同桌【完结】──福泥先森

时间:2020-12-03 02:38:26  作者:福泥先森

 
文案:
许昌懋是明阳中学的小霸王,绞尽脑汁想退学,在高三新学期的第一天搞事情,却被转学生南雾航搞黄。
许昌懋誓要报复南雾航,直接约战,放狗咬人……却发现南雾航坚不可摧,软硬不吃。
直到有一天,许昌懋发现南雾航这个死直男十分排斥和男生接触,于是决定假装和南雾航和解,趁机靠近南雾航来恶心他。
没多久,许昌懋发现非但没恶心南雾航,而且还发生了奇怪的化学反应。许昌懋栽进了南雾航手里,还莫名其妙的跟着学习,点火都不冒烟的柴废竟有了想考大学的冲动。
学霸带着学渣一路逆袭,双双考上理想大学的励志故事。
又作又怂撒娇苏死人的猫咪受vs又凶又暖人狠话不多的忠犬攻

  小剧场:
“哥哥,你喜欢我这么叫你吗?”
“滚……”
“哥哥,我就是喜欢你不喜欢我的那张冷酷的脸,特别迷人。”
南雾航低头望了眼身上挂着的许昌懋,手指骨骼揉捏的咔咔作响,要不是许昌懋长着一张娃娃脸,南雾航早就一拳捣上去了。
经过几个月的软磨硬泡后……
“航哥,你放过我吧,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
“喂,航哥,有话好好说啊,你干嘛扛我呀?”
“喂,航哥,你聋了,啊!”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
“闭嘴!”

 
第1章
位于暖温带季风区半湿润地区的Q市,九月十分的炎热,正赶上开海的季节,尘封已久的渔船驶向汪洋中,海岸又热闹起来。
与海一同热闹的还有市重点的高中——明阳中学。
明阳中学是市重点高中,因为优美的环境和较高的录取率而闻名,许多家长挤破脑袋都想送自己的孩子来这儿上学。
然而,在不为人知的小角落里,依然有这样一个柴废。
“小喵,这样真的没事吗?”
临近停车场的二层小天台上,两个少年猫着腰向下探望。
早自习的铃声已经响了一会儿,同学们都进了教室,老师们的车陆续开了进来。
许昌懋身倚在废纸壳上,双脚搭在天台沿上晃悠,就怕别人瞧不见他。
手里正拿着一个小镜子,目注心凝的欣赏着自己的绝世美颜,根本就没听见荣生叫他。
“你们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完美的人。”
许昌懋弹了弹额前散乱的刘海,终于舍得抬头与哥儿几个说上一句。
“是,世界上像你这样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人不多见了。”
阿木尔蹲麻了腿,想起来和许昌懋打诨几句。
一旁的荣生一把拉住了他:“别乱动!”
阿木尔很好的继承了大草原健壮汉子的血统,180+的大个子,杵在天台上简直就跟个电线杆似的,一下就暴露了。
“喂喂喂,秃瓢来了!”
刚将阿木尔拉下,荣生眼尖儿的瞧见远处那辆小破桑塔纳。
已经停产的老爷车还十分敏捷,噌噌一会儿便到了眼前。
天台脚下的犄角旮旯里,就是高三教导主任陈天万年不变的停车位。
许昌懋急忙将小镜子收回口袋里,转身提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桶水,轻易一抡便抬上了肩膀。
常年习武的手臂线条十分的紧绷,提着水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台边,然后对着陈天头发少的可怜的脑门上撒手一抛。
“许!昌!懋!”
底下,一声熟悉的怒吼拉开了新学期的第一次战争。
许昌懋俯视着底下怒火中烧的陈天,嘿嘿一笑打了个敬礼。
“在打扫卫生,不好意思了主任。”
荣生和阿木尔猫在底下笑个不停,又不敢起来正面刚,他们可不像厌学的许昌懋,还想好好毕业呢。
“早就废了的天台,打扫你娘个腿!”
陈天每日一暴躁,而后迈开那两条跟竹竿似的大长腿,翻上了墙。
与许昌懋这样的不良生斗,除了要有海纳百川的气量外,还得有飞檐走壁凌波微步的本领。
老秃瓢要是爬上来,底下两个可就暴露了。
许昌懋见状不好,翻身跳了下去。
六米高的小楼,许昌懋踩了几下窗棂就着了地,然后撒丫子向教学楼跑去。
陈天穷追不舍,两个一前一后,一会儿就跑没了影儿。
“你猜这次小喵会不会被开?”
阿木尔露出半个头向外打探去。
“够呛。”荣生推了下眼睛,“喵爸肯定不会让小喵开除的,顶多给秃瓢递两条烟然后随便给个处分,反正他家又不缺。”
“他是不缺处分,可你不行,正儿八经考大学的人,非要跟着来趟浑水。”阿木尔生气道。
“小喵的事,我不能不管,你知道的……”
阿木尔语结,“好了,快回去上自习吧。”
揉了揉荣生的脑袋,阿木尔带着他回了教室。
……
初晨的太阳很快水汽蒸干,停车场依旧车来车往,一场闹剧落了幕。
另一幕,华丽登了场。
一辆亮黑色的大G声势浩大的闯进了这座本就不大的停车场内,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明阳高中周围都是居民区,学生也大多居住在学校附近,近的步行一条街就到了,远的做个公交专线也就来了,很少有这样大张旗鼓折腾来的,还不够路上堵车的时间。
早自习的铃声已经响了,这辆大G又这个点才来,简直就是嚣张。
本来准备离开的副校长啦,教导主任啦,班主任啦,管理员啦,统统驻足望着这辆大G,想看看来者到底是何人!
黑漆漆的玻璃后,一个少年平淡的望着窗外陌生的一切,成熟稳重的脸庞和健壮的身材,与他身上的校服格格不入。
副驾驶上的齐鸣向后探头。
“少爷,我们到了。”
紧绷的脸上露了一丝厌恶,南雾航理也未理齐鸣,推门下了车。
外头还在窃窃私语的老师们,见到极近一米九的南雾航后,都停顿了几秒钟。
眼前的这个学生长得十分的……威猛。
健壮的身材,一头乌黑的短发,仅是与他站在一起都能觉出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再配上那张冷漠的脸,哪儿像个学生,活脱脱的黑子模样。
一众老师们都害怕他下一秒拿出机关抢扫射。
还好又从车里出来一个人,将这大块头带远了。
南雾航走后,老师们又嘀咕起来。
“怎么没见过这学生?”
“好像是高三三班新来的转学生。”
“啊,怎么都高三了还转进来。”
“这就不知道了,看样子家里挺有钱的。”
“唉,这样半路来的学生可不好带,可别跟三班那个许小喵似的,老给小白老师捣乱。”
两个老师没聊上几句就匆忙回了办公室,都是高三年级的任课老师,对课业和学生格外的紧绷。
面对高考,各大高中的竞争十分激烈,明阳中学已经蝉联四年的Q市名校榜首,今年校长更是下了死命令,不许让任何一个人掉队,务必一定必须取得五连冠!
新的学期,从明阳中学开始,无声的号角在Q市各大中学吹响!
“这老秃瓢有完没完了!”
许昌懋蛇皮走位,七拐八拐进了教学区,没想到还没摆脱陈天。
“妈的,这样不是办法!”
许昌懋转了下眼珠,向一旁的小路跑去。
小路尽头是办公楼,许昌懋经常在两楼之间的小夹道里抽烟。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校长办公楼下抽烟从来不会被老师发现。
在夹道接近二楼的地方架着一块铁板盒子,刚好能钻进去个人,许昌懋打算在那儿躲一躲。
许昌懋加快了脚底速度,甩出陈天一条街,好腾出点时间躲避。
回头一瞧,已经不见陈天踪影,许昌懋一头扎进了夹道。
“哎呦我去,你谁啊!”
刚进去半个身子,许昌懋被一堵肉墙弹了出来。
“……”
对头,南雾航一动未动的望着眼前极其嚣张的“小孩”。
许昌懋长了一张娃娃脸,要不就接近一米八的大个子,出去骗张儿童票都有人信。
许昌懋溜溜的转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珠,望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南雾航后咽了一口唾沫,将一连串的脏话咽了回去。
“你挡路了,让开点。”
“……”
“同学,you挡着me的路了,听不懂人话?”
“……”
眼看着陈天快追上来了,许昌懋顾不得纠缠,从南雾航与墙壁之间的夹缝里挤进夹道,踩着凹凸不平的墙壁,三下两下的上了二楼,像一只猫一样钻进了铁盒中。
“小兔崽子!”
陈天气喘吁吁地停在办公楼前,将头顶上空起舞的头发向中间捋了捋,挡住那蹭光瓦亮的脑门。
见追不到人,陈天打算回教室守株待兔,忽而觉得背后一凉,陈天谨慎的转回身去。
迎着强烈的光线,陈天眯着眼望见夹道中一道庞大的身影。
陈天握紧双拳,紧张问了过去:“你……你小子不少早自习在这儿干嘛呢!”
看见南雾航穿了一身校服,陈天放松下来,作态的上前揪人。
南雾航丝毫不慌,站在原地等着陈天来。
忽而,头顶上方响起了一串笑声,南雾航抬头,直接看向了铁盒子。
许昌懋双腿盘在里头,朝南雾航口语:“你完蛋了。”
南雾航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而后讪讪别回头来。
陈天已经气势汹汹的赶回来。
“我问你话呢!你几班的?”
“你追的那只猫在上面。”
南雾航伸出粗大的手指,向上头的铁盒子指了指。
陈天听完,悄声迈步向铁盒那儿走去。
显然他对许昌懋的兴趣更大一些。
与陈天四目相对,许昌懋笑容逐渐消失。
哎呦,我艹了!
反应过来后,许昌懋麻溜儿地跃下地面,向壮他一倍的南雾航扑去。
“你小子还敢打架!”
半路,陈天熟练的揪住许小喵的后脖颈,轻松将他制住
陈天抬手弹了许昌懋脑壳一下。
“让你捣乱!”
许昌懋停下扑棱爪子,沉着脸威胁陈天。
“老师,我师从少林,习武多年,你可别逼我动手啊!”
“还敢威胁老师!”
陈天又给了许昌懋一击重重的弹脑瓜。
“我再警告你最后一遍啊!”
“崩!”
一个更响的脑瓜崩在许昌懋脑袋上响起。


第2章
“走,跟我回去!”
陈天拎着许昌懋向巷外走去。
许昌懋憋瘪着嘴,一米八大个子不情不愿的被比自己矮的老秃瓢牵制着。
路过无所事事倚在墙上的南雾航时,许昌懋眼珠一转,望见了脚底下昨天刚抽完的烟把后,停下了脚步。
陈天毕竟比许昌懋矮一些,力气也比不上在少林寺呆了十几年的血气方刚少年,只要许昌懋不想走,他也没有办法。
问道:“怎么了?”
“主任,他在这儿抽烟,你怎么不管管啊。”
许昌懋挤着眼睛给陈天示意地上的“证据”。
陈天瞥了一眼地上几根烟把,又抬头望了望人高马大一脸凶悍的南雾航。
“你,也跟我回去!”
南雾航拧着眉头向脚底下望去,明白了陈天生气的原因。
再看向一旁捧腹大笑还朝自己挤眉弄眼吐舌头竖中指的许昌懋,明白了自己被陷害的原因。
“走啊,面瘫脸,还傻愣着干嘛!”
许昌懋站在老秃瓢身后,耀武扬威的朝南雾航喊道。
南雾航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紧盯着许小喵。
那道目光明明没有丝毫的敌意,却压迫的人不敢直视。
许小喵被盯怂了,自个儿乖顺的出了夹道。
扔给陈天一句:“老师,我这就去你办公室喝茶,但你可别执法不公偏袒这个面瘫脸,一定要带他回办公室哦。”
“小兔崽子!”陈天望着许昌懋离去的背影骂了一句。
又独自面对着南雾航,气氛不觉紧张起来。
陈天问道,“你是几班的?”
“……”
“问你是几班的?”
陈天提高嗓门,想嚇一下南雾航。
对面,面无表情的脸上写满了五个大字:我不想回答。
“哎呦,我还治不了你了。”
“他是三班的。”
巷外,齐鸣带着一份文件来到陈天面前。
陈天抽出文件:“哦,原来是转校生。”
“你就是陈主任吧。”
齐鸣上前,递了一根中华烟。
陈天望了一眼,没接。
“我先提前跟你说下,现在是高三特殊时期,任何打扰学习的事我都不会手软,希望家长在这方面能理解。”
说毕,陈天瞟了一眼南雾航。
“你放心,他很省心的。”
齐鸣将那根中华烟点上抽了一口,又掏出一张名片递上前,“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陈天接过看了一眼。
眼前这个看上去圆滑的男人原来是老港湾集团的老总,的助理,那身后这小子是……
“他是我们老总的儿子,麻烦你照顾好他,要是有什么事,记得call我。”
齐鸣点了点天手上的名片。
听见老港湾后,南雾航还平静的情绪烦躁起来。
听见齐鸣介绍他是钟天琪的儿子后,恶心的快要吐了。
“我先去教室了。”
南雾航抽出齐鸣手中的文件夹,撞开眼前的两人后向教学楼走去。
“少爷,你等一等!”齐鸣急忙追上去,又转回头与陈天嘱咐了一句,“记得call我。”
“kaokaokao,靠你个大头鬼!”
陈天收回名片,憋着那股气回办公室教训……教育许小喵去了。
……
朗朗背书声自教室飘出,一声震过一声,生怕落别人一秒。
燥热的天气也没能抵消一丝背书的热情。
这样争分夺秒的时刻,教室外头的小操场上,三个身影也在卖力的做着蹲起。
许昌懋甩了甩脑袋上的汗,恼火着与身后的荣生和阿木尔喊道:“对付老秃瓢我一个就够了,你们下次不准再跟着我了。”。
“你还想有下次啊。”
阿木尔放下手中高举着的凳子,拱了许昌懋屁股一下。
许昌懋一个趔趄坐倒在地,差点摔个狗吃屎。
骂道:“艹!摔坏老子这张帅脸,你可赔不起。”
“就你那张娘炮脸,有什么可看的。”
“老子这是娃娃脸,你一脸横子肉懂什么!”
“一米八的巨婴儿。”
“木头,你欠揍了是吧!”
“来啊!”
“不要再闹了。”
荣生柔声喝了一句,急忙去扶许昌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