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意外标记后我红了【完结+番外】──君无恙

时间:2020-12-02 17:54:16  作者:君无恙

 

 
  夏池也是个Omega演员,入行时遇人不淑,签了个辣鸡公司,每天与经纪人斗智斗勇,防止被卖,三年了还是个十八线。
  因为一场意外,夏池也被业内巨头公司的新晋总裁临时标记了,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总裁的地下情人,自此也开始走红,摆脱了十八线。
  
  明明只是包养关系,夏池也却得到了总裁夫人(?)的待遇,还突然冒出个总裁未婚夫要求他分手。
  夏池也: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jpg
  得知消息正值易感期的金主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撕了支票不说,还想搞羞耻play。
  夏池也:???
  
  心好累,没有想到做总裁的情人是一件这样累死累活的事情,是时候结束这段关系了。
  全世界都以为谢栩包养了夏池也,除了一个人。谢栩: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夏池也:???我怎么不知道?
  
  阅读指南:
  1.ABO设定,AO恋,双c,先走肾再走心,正文不生子,番外会写生子,私设一大堆。
  2.cp应该是:表面高冷禁欲实则人设崩成碎片的Alpha总裁攻x虽然没有超软但甜又乖的演员Omega受
  3.放飞产物,狗血满天飞,小白文笔。
  4.真的是甜宠文!小虐怡情!信我(认真脸)!
  5.我不是娱乐圈人士,所以相关内容都是参考网上的八卦新闻,然后瞎掰,没有原型!!!
  6.不是演员不懂拍戏,同上也是瞎掰,会尽量少写到这方面的内容。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池也,谢栩 ┃ 配角:一大堆 ┃ 其它:ABO
一句话简介:金主变老攻
立意:守护真善美,爱情事业双丰收
 
  意外标记
 
  
  如果时间能重来,夏池也肯定不会上他那个狗比经纪人的当。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他不仅来了,还上了经纪人的当,被诱导发/情了。
  夏池也趁着理智还在,一脚踢开了一脸猥琐想来扶他的刘总,慌乱逃跑出房间。走了两步,就闻到一股比房间里那个想潜他的刘总更强悍的信息素,他没出息的跪了,好巧不巧就跪到外散发出此信息素本人面前。
  理智还在的夏池也根据有限经验推断,这个alpha不是发情就是易感期。
  他跟夏池也一样,也是从房间里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很重的甩了门。
  很不巧,两人出房门的时间差不多,因为隔得近,夏知也没跑两步就跪在了人家面前。
  那个alpha出来的时候脸很黑,青筋暴起,双手紧握,牙关紧闭,即将狂怒的前奏。看到有个omega挡在了自己面前,脸更黑了,要不是极力忍耐,他很想一脚踹开面前的人,忍了忍,只呵斥了一句:“滚。”
  饶是脑子不清醒,他也听出了这个alpha是即将爆发的前兆。夏池也咬了咬嘴唇,让自己清醒几分,想爬起来,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又跌坐了回去。
  夏池也理智也就维持几秒,他又闻到了刘总那令人作恶的信息素,还有一句暴怒的喊声“夏池也,谁给你胆子跑的。”
  猥琐的刘总追来了,夏池也因为面前这人的信息素彻底发/情了,他现在站都站不起来,所剩无几的理智已经支撑不了他逃走。
  不知道是什么给他的勇气,哪怕被人骂了滚,夏池也还是一把抱住准备越过他离开的Alpha的大腿,仰头祈求的望着他。
  支撑夏池也这么做的并非是相信面前这个Alpha会帮他,而是觉得如果实在要失-身,那要找个好看的才不亏。
  面前这个就很好看,且信息素强大,怎么样都比那个长相猥琐,个子矮小,大腹便便,信息素还难闻的刘总要好。
  谢栩皱着眉,低头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的这个Omega。
  这个Omega身上信息素非常浓烈,味道很好闻,还带着催情的效果,不受控制的进入了谢栩的鼻腔。
  因为处于发/情期,这个Omega咬着嘴让自己保持清醒,唇都被他咬破了,还渗着血,唇上也因此有了一抹红色血迹;长得很俊秀,整张脸上还有因为发/情而无法掩饰的欲望,脸微微发红;衣衫凌乱,衬衫的扣子又两颗掉了,俯视的角度能清晰的看到他的身体;一滴汗从脸上滑下去,滑过双唇,滴落在漂亮的锁骨上,更添几分欲气;那眼睛更是泪眼汪汪,不掩欲色,正祈求的望着他,像被人欺负狠了,求他救赎,又更像求被他欺负。
  试问这谁扛得住,正处于发/情期的谢栩没扛住,将人拽起,拖向电梯,到了顶楼,开房门,关门一气呵成。
  这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其中有一分钟是花在等电梯上,一分钟是进出电梯等电梯,半分钟是走路,还有十几秒是开门关门。
  大概是过程太快,把追夏池也出来的刘总,还有因为两人过浓的信息素吸引过来的人都愣在了原地,等他们反应过来,人已经上楼了。
  两个被迫发-情的的人碰在了一起还有什么理智呢?夏池也早在等电梯的时候就软成一团,全靠谢栩抱着才没瘫在地上,他仅存的理智也就是问了谢栩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对象,得到谢栩冷冷的两个字回答:“没有。”之后就安心了,然后心态极宽的想:跟一个又帅又强还没有对象的alpha419一晚他不亏。
  进了房间,谢栩将人压在门上,舔了舔夏池也嘴唇上的血迹,随后重重的碾过夏池也的唇,又给咬破了一处。夏池也吃痛,松开了牙关,任人长驱直入,卷住了他的舌头,直到他被吻得喘不过气才被放开。
  发/情期的人本能的想要追寻令自己舒服的信息素。在放开夏池也的唇后,谢栩转而吻向了夏池也的后颈,先是撕开了腺体贴,在他的腺体上舔了舔,而后咬了下去,属于谢栩的信息素随着谢栩的牙关传入了夏池也体内,整个房间也填满了两个人浓郁的信息素。
  这不同与嘴唇被咬破,夏池也因为这一咬痛的快要窒息,又因为谢栩的信息素的注入而得到了抚慰,舒爽的他手脚都蜷缩了起来,也抚平了那股燥热感。
  他知道,他这是被谢栩临时标记了。
  有了猥琐刘总那个参照物,他在自己将被陌生人标记这事上心态没。
  当然,也是没有多余的心神让他多想。
  不愧是个强A,还是个被诱导发/情的强A,临时标记只对夏池也有用,对于谢栩来说这并不能消除他的发/情期,甚至还因为咬的那一刻夏池也迸发的信息素过多,还更激起了他的兽性。所以,谢栩咬完了夏池也的腺体又转到他别的地方,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又啃又咬的,在夏池也身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这一晚夏池也被折腾的很惨,从门边到床上,翻来覆去的反复折腾,最后怎么结束的他都不知道。
  第二天是谢栩先醒,醒来的时候夏池也还在睡,没有半分要醒的迹象。谢栩坐起身,帮怀里的人盖好被子,自己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原本是想找打电话解决一下昨天引诱他的那人,但看但怀中人睡觉都皱着的眉,谢栩改了主意,先打给了自己一位医生好友袁博怀。
  “什么?Omega?标记?”袁博怀听到谢栩问Omega发/情被标记后要怎么护理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问了一遍。
  谢栩也懒得跟他弯弯绕绕,直接说:“我昨晚临时标记了一个发/情的Omega,要怎么护理?”
  袁博怀被这直接的话呛到了,倒也信了谢栩的话,看来这是铁树开花了啊。再一想谢栩这禁欲了二十多年,突然开荤,那个Omega得被折腾的多惨,要不然谢栩怎么会问他怎么护理。再一看现在的时间,中午十三点半,谢栩说的是昨晚,这看起来像是折腾了一晚上的样子,不用看就猜得到那个Omega的惨样。
  “没想到啊,我们高冷禁欲的谢大竟然破禁了,不知道是哪家的Omega……”
  “我是被引诱发/情的。”谢栩不耐烦的打断了袁博怀的话。
  “啊!谁这么大胆,竟然使用诱导剂,你标记的是引诱你那个?”
  “不是。”
  说完,谢栩看了看夏池也,虽然那时候是夏池也主动抱住了他,但说起来,他被诱导发/情与夏池也无关,他那时候会答应夏池也,大概只是见色起意。
  夏池也那模样太诱人,等着他欺负似的,两个人又都在发/情,尽管他再克制,也无法在夏知也铺天盖地的信息素下能够毫无波动。
  他的信息素强大,夏知也的信息素也同样诱人。
  袁博怀继续八卦:“不是引诱你那个,那是谁,我认识吗?是上次追你那个……”
  “你不认识,别废话了,说正事。”谢栩不耐烦的打断了袁博怀的话。
  “行行行,我不问了,在你这里,我就是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袁博怀故作伤心的说。
  谢栩不吃他这一套,冷哼一声,“你知道就好,快说正事。”
  “好吧,知道你心疼了,不能让你的Omega受太多苦。首先,你别把人折腾的太惨了,要记得给人涂点药,要不然没几次就被你搞坏了,你的幸福就没了。再就是记得做完给人做清理,别给人搞感染了……”袁博怀也没继续八卦,给谢栩讲了一堆Omega和Alpha发/情期的注意事项,还强调一定要去他那里拿点药给人用用。
  谢栩等袁博怀讲完就挂了电话,没听他继续贫,转而打给了自己助理,让他去拿药。看了看地上被他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又让助理带两身衣服,一身他的,一身小一点的给夏知也。
  打完黄迪电话,谢栩又叫了客房服务,折腾一晚上,他也饿了。
  等餐期间,他想起袁博怀说的结束后要给人做清理,又抱着熟睡的Omega进了洗手间,给人做清理。
  给一个刚被自己标记还不着寸缕的Omega做清理简直是对他的折磨,更何况他昨晚被引诱发/情,那个引诱的Omega为确保万无一失,还在房里用了一支Alpha发/情诱导剂,他进房间的时候吸入了不少,如今还有一点点药力残留,也就是他的发/情期并没有完全过去,这太考验他的自制力了。
  夏池也还不老实,在他怀里乱动,加上还处在发/情期,迷迷瞪瞪的,一直往他身上蹭,身体也越来越热,信息素更是不受控制的乱放,很快就填满了整个浴室。谢栩自诩强大的自制力在夏池也在他身上乱摸乱亲的时候失效,终究是没忍住。
  袁博怀说他高冷禁欲,他现在只剩高冷,没有禁欲了。什么禁欲人设,都是因为没有尝过所以才能坐怀不乱,尝过之后就有些食髓知味了。
  等助理送药过来,再帮人上药的时候谢栩的自制力提高了不少,主要夏池也老实了,沉沉的睡着,没有再往他身上乱蹭。
 
  第2章
 
  
  夏池也是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全身酸痛,不想起床,继续躺在床上挺尸。
  闻着屋内还没散去的信息素味道,夏池也不自在的脸红了,回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也想起了那个跟他一夜荒唐的Alpha。
  只是床的另一边已经没有人躺着了,他伸手摸了摸也没有了温度,估计人已经走了很久,心里有些想怅然若失。
  他原本还做好了被彻底标记的打算,大不了去洗一下标记就好。现在洗标记的技术逐渐成熟,已经成为时下非常热门的行业,只是多少有点副作用还很贵。夏池也全身家当都不够洗一次标记。好在这个Alpha还有点良知,并没有彻底标记他。
  就是力气太大了,禽兽两字都不足以形容那个Alpha昨晚的兽-性程度,他不看都猜得到自己身上什么情形了,反正见不了人的那种。
  躺了一会,夏池也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翻了翻没找到自己的手机,倒是看到一身干净的衣服放在床边,似乎是给他准备的。
  人虽然走了,还记得给他留一身干净衣服,还不算太绝情。而且他还发现自己身上非常清爽,被清理过了,还有某个被过度使用的地方被上了药,很清凉。
  其实谢栩给他做清理的时候他有点印象,似乎他那时候醒了,但是迷迷糊糊的不太清醒,貌似在浴室还被压着做了一次。
  好在做归做,做完了还是给他做了清理的,还给他上了药,并非爽完就跑。
  夏池也心情好了不少,伸手将衣服拿了过来。
  “醒了,饿吗?”
  夏池也拿着衣服还没穿,就听到了一个磁性的男声。他抬头看去,正是折腾他的罪魁祸首,此刻穿戴整齐,站在房间门口望着他。
  看到人,夏池也有些惊讶,还有些欣喜,原来人没走呀,点了点头,回他“饿了。”
  出了声夏池也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特别嘶哑,还是昨晚放纵的结果。
  谢栩听到夏池也的声音微微地愣了愣,随后继续说:“那你先穿衣服,穿好了出来吃点东西吧,现在已经晚上六点了。”
  谢栩说完得到夏池也肯定的回复就转身出去了。
  昨晚发生那事的时候应该是晚上十一点左右,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六点,也就是他已经快二十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又经历过几次剧烈运动,难怪会饿的前胸贴后背。
  夏池也应了声好,后知后觉自己没穿衣服,所以刚刚被他看光了。虽然该做的做了,但是此刻无比清醒的夏池也还是害羞了。
  而再看到自己身上这大片青青紫紫,那害羞又变成了气恼,这人太野蛮了。
  快速穿好衣服,又去洗漱了一番,夏池也去了外面的客厅。
  这间是一个很大的套房,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客厅,这会谢栩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玩手机。
  虽然两人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完了,但说到底两人还是陌生人,清醒了的夏知也看到谢栩还有些尴尬,走进客厅也不知道说什么,想打招呼都不知道人家名字。
  倒是谢栩比他坦然的多,听到脚步声就抬头望向他,没什么表情,只说了句:“餐桌上的保温盒里有粥,你先吃一点垫一下肚子。”
  谢栩主动说话打破了他的尴尬,夏知也松了口气,应了声好,又道了声谢,没再看谢栩,径直的走到餐桌旁打开了保温盒,开始喝粥。
  是非常清淡且营养的八宝粥,微微的甜,大概是饿的狠了,很快一碗粥就见了底,而且还没吃饱。
  放下勺子,夏池也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说,然后离开这里出去觅食。
  听到放下勺子的声音,谢栩转头,看着刚喝完粥的青年,说了句:“我还叫了餐,等一会送过来,你待会再吃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